第一卷 迷茫·现在

第八十二章 荒唐

更新时间:2018-05-18 01:00:01字数:10354

4693年2月13日、盖伦特首都星系、撒拉法卫星基地、指挥中心

“杰夫,你瞧他们这是怎么了?”一名雷达兵戳了戳旁边的同伴问。

他的同伴看了眼围坐在会议桌旁的两名元帅和六打将军们,几个小时前,他们收到了一份加密的通讯,然后,这些高级军官就变得不正常起来,先是集体笑成一团,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中间刚刚升任元帅的布雷德利校长和艾贝丝元帅多次下令‘继续开会’,但是连他们两个人都无法控制自己,最离谱的是刚刚从战时上将转正的洛克将军,他竟然掏出几瓶酒跟一群高级军官分着喝,就连布雷德利上将也分了一指高的一杯烈酒。

没搞错吧,这是海军的高级军事会议啊!可怎么看都像是庆祝酒会,但是好景不长,紧接着喜气洋洋、勾肩搭背的酒会就变了味,海军军官们开始脸红脖子粗的争吵起来,要不是两位元帅在场,恐怕联邦海军高级军官的‘第二次撒拉法卫星基地格斗赛’就要上演了。

“不知道,通讯中心的人来过后,他们就成这样了,我好像听到他们说赏金什么的。”杰夫摇摇头说。

“赏金!你听说了没有,过年的时候,跟元帅一起空降的那些装甲空降兵都发了。”

杰夫点头:“小声点,韦兹,还没跟你说呢,我妹夫就是,他在第44舰队服役,就是装甲空降兵,空降首都星后,一天就赚了600多万仙。”

韦兹吓了一跳:“一天就600万?我的天啊,那他直接退伍得了,这么多钱,足够他们两口子100年吃穿不愁了!”

“我也这么说啊,你猜他怎么说?人家打死不退伍,说是跟着白羽元帅还能捞一笔!”杰夫小声说。

“哎,可惜白羽元帅退役了,现在是临时大总统,要不然也能轮到咱们发财。”韦兹抱怨道。

“你还不知道吧,前两天我值夜班,听到布雷德利校长跟那个莫德熊,哎,就是伦纳德首席士官长说,白羽元帅早就不在首都星了,跑去艾玛那边了,你猜怎么着?元帅去接收舰队了,米玛塔尔远征军和艾玛的皇家海军,还有泰坦战舰呢!过几个月就要跟咱们的舰队组成联军,一起进攻加达里。”杰夫爆料道。

韦兹靠着杰夫更近了:“你是说三个国家的舰队都归白羽元帅指挥?这怎么可能?”

“去,你还不知道啊,通讯中心的那帮家伙都传遍了,白羽元帅可不是一般人啊,人家是艾玛女王的亲生妹妹,帝国亲王,在咱们联邦那是海军元帅,就是在米玛塔尔也是说了算的,听说那帮土包子还给她封了个大元帅的军衔,统帅全国所有战舰。”杰夫小声说。

“真的假的?艾玛贵族怎么可能到米玛塔尔当元帅?”

“我听艾贝丝元帅也这么说,她亲口告诉布雷德利元帅的,假不了!”

“明白了,我明白了,难怪元帅这么有钱,这下都说的通了,我估计刚才他们说的赏金,就是打加达里的时候要发的,要不这些将军各个急成这样,要求参战呗,嗨!快瞧,那个洛克将军,连军装都脱了,这是要动手啊。”韦兹悄悄指着身后说。

“管他们呢,你说咱们要不要打申请转到舰队去啊?”杰夫问。

“嗯,打,回去就打申请,你可别告诉别人,要不然都申请去舰队,咱俩就悬了。”

“那是,那是。”

就在两个雷达兵交头接耳的考虑跳槽的时候,会议桌这边快吵翻了天。

“洛克将军,如果你不想再被人称为洛克上校的话,就把你的军装穿上!”艾贝丝元帅指着洛克威胁到。

“别来这套,你就是把我降成上尉,也得先把我编进联军里面,不然老子立刻辞职,自己搞条战舰找组织去,老子生是白羽元帅的兵,死是白羽元帅的鬼!”洛克虽然嘴上硬,但还是把扔在地上的军装捡起来穿好,毕竟艾贝丝是元帅,他是上将,但‘四年战乱’的时候他跟艾贝丝都是中将,只不过艾贝丝一路高升,他却一路被贬,毕竟后来有太多的故事发生。

“你就是个土匪!海盗!雇佣兵!”艾贝丝元帅骂道。

“随便你怎么说,‘海因丝家的小姑娘’,老子这条命,‘四年战乱’刚开始那会就是白羽元帅的了,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给句痛快话,让去不让去,不让去我就回去写退伍报告了,反正罗伊那里有的是位置。”洛克将军一点没给艾贝丝元帅面子,连奥拉以前私下叫她的绰号都带出来了。

“你,你,你等着,校长,您说怎么办!”艾贝丝元帅只能放句狠话,然后把麻烦推给布雷德利校长。

布雷德利校长摩挲着空酒瓶,欣赏着酒瓶上的标签,漫不经心的说:“要说战斗力嘛……那都是主战舰队,不过联邦刚刚平定叛乱,也不能把大家都派出去,这样吧,一半舰队,我看就让一半的舰队加入联军。”

“还是老校长说话痛快,您说派谁去,我们都听您的。”谢尔盖将军的话赢得了一群老兵痞的附和,毕竟这群将军中有一大半都算得上是他的学生,老校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者说,白羽元帅的赏金摆在那里,拿不到参加联军的名额,自己回去不好跟下属交代,说哗变那是夸张,但严重打击部队士气绝对是最轻的状况了,到时候其他舰队吃的满嘴流油,耀武扬威的回来,自己的手下那绝对是退伍的退伍,跳槽的跳槽,没办法,人心散了,舰队不好带啊。

“都听我的啊?”布雷德利看着众军官,大家应声点头,洛克将军一句话又把艾贝丝元帅给得罪了:“谁不听您老的,谁就是个娘们,以后穿裙子上战舰!”

“那好,抽签吧!”布雷德利校长近乎儿戏的说。

“抽……抽签?”艾贝丝元帅看着布雷德利,不敢置信的重复道。

“嗯,抽签!”

“抽签,抽签,这个方法最公平。”

“那个中士,对,就你,找些纸笔来,还有,把你的头盔也留下。”

“现在就抽!谁赖皮大家群殴他!”

……

众将官开始闹哄哄做抽签的准备,布雷德利校长对洛克将军晃晃手里的空酒瓶:“还有吗?”

就这样,4693年2月13日14时22分,堂堂盖伦特联邦海军,整编后的200多支舰队,通过一名陆军中士的头盔,产生了参加联军的110支舰队的名单,顿时,有人欢呼万岁,有人痛哭咒骂,有人将军帽抛上房顶,有人将其抛在地上狠狠跺踏,洛克将军则满面春风,再次给布雷德利元帅斟了满满一杯酒,而后者则看着海军将军们以各种方式演绎人生的大喜大悲:“洛克,去我房间吧,我那有点下酒的干果,顺便有点事情跟你说。”

“乐意之至,元帅阁下!”洛克高兴的答道。

“哦,艾贝丝,让他们把桌子收拾一下。”布雷德利指了指桌子上的头盔和周围散落的一堆纸条。

艾贝丝点头,招呼那名咧着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陆军中士。

陆军中士走上来,把桌子上拆开的一堆纸条扫进头盔,拿去垃圾焚化炉烧掉,艾贝丝看着那些近乎精神失常的同僚,小声嘟囔道:“海军的脸这次真的要丢光了。”然后快步离开会议室,刚走出门口不远,她发现地上有一张纸条,明显是那名中士不慎掉落的,她捡起来,打开后随便扫了一眼,顿时愣住了,纸条上应该是布雷德利亲手写的某支舰队指挥官的名字,不过,布雷德利元帅的字迹十分潦草,根本不可能有人看得懂,艾贝丝撇撇嘴,把纸条揉成一个小球,然后揣进口袋,恍然大悟的自语道:“我说怎么白羽的旧部都被抽到了,就这种鬼画符,谁能认识!他说谁去,就是谁去!作弊的老狐狸!”

后来经联邦史学院统计,这次带有严重作弊性质的抽奖活动,一下子破了三个联邦历史记录,第一,作弊者军衔最高即联邦海军布雷德利元帅,第二,受害者人数最多,多达114支舰队,包括飞行员、装甲空降部队、舰队后勤等部门,共146万多人,第三,波及范围最广,据不完全统计,盖伦特联邦因为海军的这次抽奖活动,很多民间行业都受到了极大的促进,首当其冲是银行,其次分别是女性奢侈品行业、酒水酿造业、房地产开发与承建装修业、交通工具制造业、证券交易所等,另外还有一些政府部门的政绩也有显著提高,如联邦海军征兵部、联邦海军学院招生部、联邦海军战舰制造局下属的招标办公室等等,不过,联邦陆军对此则持严重反对意见。

-

艾玛帝国边境、多美星域

就在盖伦特联邦海军,军史上最大规模的抽奖即将开奖的同时,裁决号泰坦战舰的战前会议室已经乱成了菜市场,第一次联军高级军官战略会议,在盖伦特-米玛塔尔方面军,集体缺席的情况下召开了。

30多个小时前,为了避免艾玛帝国和刚刚抵达的米玛塔尔远征军之间,由来已久的矛盾冲突,白羽决定把联军分成了三个方面军,第一方面军是艾玛皇家海军,下辖两支严重超编的皇家舰队,第二方面军为米玛塔尔的多美星域远征军,下辖米玛塔尔远征军中三分之二的舰队和地面部队,第三方面军是即将开始集结的盖伦特-米玛塔尔舰队,下辖盖伦特联邦海军舰队及米玛塔尔远征军中剩余的三分之一的舰队和地面部队,这支米玛塔尔舰队是由于联邦政变提前结束,而改道进入联邦的,同时,白羽毫不客气的征调了‘裁决’号泰坦战舰,作为联军总指挥部。

白羽自知不太了解各国的战术风格,所以直接放权,一口气认命了四名联军副统帅,其中艾玛帝国巴尔克元帅,全权指挥艾玛皇家海军,米玛塔尔的德里安元帅,指挥米玛塔尔在多美星域集结的舰队,米玛塔尔的夏佐元帅,指挥米玛塔尔地面部队,艾贝丝担任第三方面军,盖伦特和米玛塔尔的混编舰队指挥官。

撇开艾贝丝不说,其他三位副统帅和一干参谋在白羽制定的战略框架下,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完成了一套互不干涉,但是又连锁效果极强的推演预案,在2月13日上午得到白羽认可后,便召集了所有的舰队高级指挥官和地面部队的军团长进行战略推演讲解。

同日下午15时,白羽看着自己面前听众席,一千多个座位中,左边全是米玛塔尔的将官,而右边则是艾玛帝国的将官,中间的座位却空出一条接近5米宽的间隔,白羽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所座的指挥官席位,同样,左边是米玛塔尔的两名元帅、4名大将和8名上将,右边则是包括巴尔克元帅在内的12位帝国高级军官,白羽使劲揉捏着自己鼻梁,想缓解头部的疼痛,但是发现根本没有效果,因为近千人同时大声说话的嘈杂声还在持续,这不是米玛塔尔和艾玛之间的唇枪舌战,因为双方的各级指挥官根本就没正眼看过对方,引起白羽剧烈头痛的噪音,全是由双方内部强烈的意见分歧制造出来的,或者说争吵更恰当一点。

白羽回想着会议刚刚开始,那段美好到近乎恬静的时光,各舰队指挥官们纷纷有秩序的入场,自觉但是尴尬的把会场分成两部分,白羽让两个方面军的副统帅和参谋长依次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然后,白羽进行了不到五分钟的战略意图概述和短暂的士气鼓舞,紧接着,巴尔克元帅宣读了联军指挥部一个小时前,由双方代表共同签署的‘分赃协议’,全场寂静了足足1分钟,接下来……接下来就是这样子了。

白羽转头看了看背后硕大的星图,上面已经标明了两个方面军各自进攻的航线、战略要点,以及一份粗略的进度时间表,这些都还没有进行战略推演的讲解,会场的情况就已经不受控制了,至于两个方面军的副统帅和参谋们,要么在闭目养神,要么时不时偷偷摸出酒壶抿上一口,都对面前的混乱无动于衷,最离谱的是指挥米玛塔尔地面部队的副统帅,夏佐元帅,他竟然从怀里掏出一盒烟丝和烟纸,熟练地卷了根土烟,抽了起来,要不是白羽和他中间还隔着浑身汗味的德里安元帅,白羽觉得自己一定会被能呛活死人的烟焦油气味搞到窒息,正当夏佐元帅续上第6根卷烟,并且拿着烟盒开始推让旁边的阿尔杰将军时,白羽终于爆发了,她想喊可是发现自己的嗓子疼的几乎喊不出声来,于是摸向自己的枪套,等摸了一个空时才想起来,奥拉提醒她今天最好不要配枪,因为她的手枪是魅影送她的,艾玛皇家海军将官配枪,上面有令米玛塔尔人极为反感的艾玛皇家海军的徽章,白羽只好拿起面前的水晶凉水杯,开始盘算这玩意摔在接近一寸厚的纯毛地毯上,能发出多大声音的时候,两支手枪被一左一右推到她面前,左边是一支磨的烤蓝都快掉光的射弹手枪,看枪口,口径绝不低于15毫米,它的主人是满脸皱纹的德里安元帅,虽然看起来比老杰克还要年长,不过白羽知道他的克.隆体年龄才32岁,他正眯着眼睛向白羽显露着一脸和煦的微笑,但是白羽觉得这更让他显得像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右边是一支普通的激光连射手枪,明显是艾玛制造,它的主人是更重视实用性能,而不是它用来彰显身份的巴尔克元帅,不过巴尔克元帅正一本正经的目视前方,严肃的看着快要升级成骚乱的场面,好像那支手枪压根就与他无关。

白羽抄起两把手枪,同时对着天花板扣动了扳机,不得不承认,耀眼的激光束和大口径子弹被击发时产生的巨响,效果极其完美,会场立刻安静下来,白羽深吸了一口气,把两支枪拍在桌子上,活动着被后坐力震得发麻的左手,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马后炮的喊道:“都闭嘴,再吵吵,统统滚回去!”

显然,白羽这个联军统帅沙哑的怒吼,外加两名正悄悄把配枪插回枪套,想掩盖自己曾经助纣为虐的副统帅,震慑效果还是蛮好的。

“我知道你们在讨论什么,既然来了,就不会让大家空着手回去,人人都有机会!”白羽吼道:“现在,进行各方面军战略推演!巴尔克元帅,你先来。”

白羽近乎直白的保证不会出现分赃不均的情况后,巴尔克、德里安两位元帅分别进行了联军舰队推演,之后是夏佐元帅对地面部队的装备和战术要求,至此,会议总算是圆满结束。

众军官离开会场后,在奥拉无奈的眼神中,我们的联军统帅一口气灌了3罐冰镇的酷菲,她看着三名副统帅说:“如果战略上有什么修改,你们三个讨论后在找我,这种会议以后还是别开了。对了,伊莱将军、阿尔杰将军你们两个的补给协调的怎么样了?”

伊莱将军点点头:“空缺都补上了,巴尔克元帅向女王陛下提出了追加物资的申请,不但增加了各星域调运物资的货舰数量,还额外调拨了地方舰队储备的给养物资,不过按照战略部署,所有舰队轮番上阵的话,60天后还会出现短缺的现象,尤其是米玛塔尔舰队的弹药,体积和数量实在太庞大啦。”

白羽摆摆手:“弹药优先,物资嘛……夏佐元帅,这就看您的了,第三方面军在跟我们会师前,是不能为我们提供补给的,如果从联邦直线运过来,必然遭到加达里的阻截,如果绕道,时间太久。”

夏佐元帅轻松地笑着说:“舰队拿下各星球的轨道制空权后,我的小伙子们就能给您搞来任何东西,只要加达里的仓库里有。”

白羽点点头:“好的,那就这样,诸位,请记住,5月6日8时,也就是联军各国对加达里宣战的日子,那将是我们的胜利的开端。”

众人纷纷应和,这时,一名‘裁决’号值班的通讯官跑过来报告:“报告,刚刚收到一艘自称是‘姐妹共济会’的民用舰船的讯息,他要求与统帅直接会面,说有重要情报向您汇报。”

“知道了,准许他的请求。”白羽说道。

“是!”通讯官敬礼后转身离开了。

“好了,诸位,先解散吧,我去见见姐妹会的人,说不定他们会传来什么好消息。“白羽微笑着对众人说。

众军官敬礼后离开了会场,白羽对奥拉说:“给这里通通风,夏佐元帅抽的烟实在是太呛了,让姐妹会的人来这里见我吧。”

“知道了,姐妹会的舰船已经入港,正在做安全检查,一会就能过来。”奥拉说话的同时,白羽明显感觉到一阵很强劲的气流迎面吹过来,她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重新坐下来,等待姐妹会的人过来。

时间不大,一名穿着太空常服的中年男子,在八名皇家卫兵的带领下,进入了会议大厅,白羽看到他们进来,马上皱了下眉头。

“亲王殿下,人已经带到。”领头的是一名皇家卫队的十夫长,艾玛皇家卫队的编制很奇怪,据说是完全保留了艾玛帝国的古老传统,每八个人为一个小队,指挥官称‘十夫长’,每10个小队为一个百人队,指挥官称‘百夫长’,每六个百人队为一个大队,指挥官称‘千夫长’,每六个大队为一个军团,指挥官为‘卫队长’,这些人的制服用料极为考究,样式华丽而统一,肩章没有军衔,全是艾玛皇家徽章的纹饰,没有任何区别,巴尔克曾说他们胸前的金色绶带,编织方法是有区别的,通过这里可以辨别出军阶,不过白羽研究了半天也分不清谁是军官,只能作罢,最有意思的是,所有艾玛皇家卫队以小队为单位活动,无论是吃饭、睡觉、站岗,甚至你让他们取个物品或传个命令,都是八个人一起行动,绝对不会分开,他们只服务于艾玛皇室,如果你没有宫廷头衔,这些家伙绝对看都不看你一眼,相应的,他们拒绝改口叫白羽为指挥官或联军统帅之类的称呼,而是固执的称亲王殿下,奥拉前两天开玩笑的说:让他们干什么都行,哪怕是端茶倒水的活,但是让他们改口,想都别想,因为那等于侮辱他们。

白羽点点头,但是没有让这支皇家卫队离开,问道:“你是姐妹会的人?”

“是的,我叫哈默德,萝丝会长让我来负责您与其他姐妹会成员的联络。”哈默德用余光看了看身后的八名皇家侍卫:“我有重要的情报告知您,能否让您的卫兵先离开?”

白羽微笑的点了点头,却说道:“把他抓起来。”

八名本来像石雕一样的皇家侍卫,瞬间掏出武器围了过来,其中四人排成人墙挡在白羽和哈默德之间,另外四人则合力将哈默德按到在地,戴上手铐,白羽看的眼花缭乱,不敢相信这八个人的动作这么快。

【嗯,果然名不虚传,反应时间0.4秒,人墙完成用时1.6秒,抓捕动作1.2秒,厉害,厉害,不过你抓这个哈默德干什么?】奥拉问道。

白羽笑了笑,站起身走到哈默德面前:“说吧,谁派你来的?”

哈默德一脸茫然:“萝丝会长派我来的,您为什么抓我?”

“你说谎,带到审讯室,我亲自审问他。”白羽挥了挥手。

哈默德还想挣扎辩解,可是被那个十夫长掏出电击棒击晕了,十夫长转身向白羽行礼后,和他的小队架着哈默德出去了。

“他有问题?”奥拉奇怪的问道。

“当然,你不会没看出来吧?明显就是个间谍,说不定还是个刺客。”白羽得意的说。

奥拉越发不明白了:“这我真没看出来,我马上联系萝丝,核实他的身份。”

白羽快步追上架着哈默德的皇家卫队,往审讯室走去。

来到审讯室,白羽马上认出了以前帮她刑讯几名联邦海军军官的那个中士,“你好啊,中士,好久不见了。”

中士正和自己的几名手下打牌,桌子上还放了几十根没有包装的香烟,看他的表情手里的牌似乎还不错,听到有人叫他,他回过头,发现是白羽,立刻站起来,激动地敬礼道:“是的,亲王殿下,好久不见,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白羽倒是不怎么在乎他们几个‘赌博’:“啊,没什么大事,给你带来个‘标本’!”

白羽挥了挥手,皇家卫队将昏迷的哈默德架进来,解开手铐后移交给审讯室的两名士兵,两名士兵立刻把他架到审讯台上,捆绑好。

中士看了看哈默德说:“嗯,很强壮,亲王殿下您想问什么?”

“从哪来,往哪去,在想什么,要干什么,知道什么。”白羽微笑的列举道。

中士点点头谄媚道:“包您满意,你要在这里观刑吗?还是想……亲自试试?”

“哦,您是专家,还是您来吧,我就在这里听。”白羽拉过椅子,坐在他们刚才打牌的桌子前,还把中士顺手扣在桌上的牌翻起来看了下,发现其实是一手烂牌。

“那个,我们是在训练,顺便……玩两把。”中士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白羽更奇怪了:“训练?玩牌训练什么?”

“读心术啊,您可别以为会使刑具就完了,很多人可都是祖传的手艺,祖祖辈辈都是干这行的。”中士开始指挥手下张罗刑具,并且走到门口的控制面板前,按了几个开关,把房间里的光亮被调低了,而且白羽感觉非常阴冷。

“读心术?有意思。呃,你把这里的温度调这么低干什么?”白羽奇怪的问。

中士从储物柜里拿出喷雾器,对着房间的四角随意的喷了几下,白羽立刻闻到一股血腥味和霉变的味道,中士把手里喷雾器放回储物柜,小声解释道:“这是心理战术,审讯前都要先布景,制造昏暗的视觉效果,潮湿、阴冷的触觉,像我刚才喷洒的那些气味药剂,都是刺激嗅觉的,能营造出一种令人恐怖的气氛,如果是一般人,会对这些产生极为负面的心理压力,能增加审讯效果,就是抗压能力特别强的人,也能起到慢慢瓦解心理防线的作用。”

“厉害,不过上次您怎么没用这些方法?”白羽好奇的追问。

中士摇摇头:“上次?使不得,那些都是职业军人,血腥场面司空见惯,反而能起反效果,增强他们的心理戒备,而且他们都是联邦海军,战舰里呆惯了,要说黑暗、阴冷什么的感觉,能比太空里更严重吗?所以只能用突然袭击的方法,击垮他们的心理防线,不然时间长了就麻烦了。”

“哦,那你怎么知道这个人不是军人?”白羽笑着问。

中士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哈默德:“他不是,肤色和脸色都很红润,说明经常见阳光,腹部有赘肉,腿部肌肉很松弛,手指白皙没有磨损和老茧,指甲还仔细的修剪过,这都能说明他不用干体力活,而且生活条件相当不错,还喷了香水,这种香水应该是……加达里富商们才用得起男士香水,价格可不便宜,最后一点,他的头发……”

白羽仔细打量着哈默德,发现确实如中士分析的一样:“我也估计他是加达里派过来的间谍什么的,呃,头发,他头发怎么了?”

中士指着他的刘海说:“留这种发型,需要经常修剪,刘海是微烫定型的,虽然不伤头发,但很不容易保持,需要经常维护,以上这些都说明,他是混迹于加达里的一名富商,至少表面上这样。”

白羽惊叹道:“真是隔行如隔山,哦,还没请教过您的姓名?”

“不敢,您叫我汉斯就行了,托女王陛下的福,在这里当差,混口饭吃,呵呵。”汉斯中士笑着说。

“您刚才说的‘读心术’是怎么回事?真的能读心吗?”白羽感兴趣的问。

“怎么会,只是个比喻,我们通过突然而强烈的刺激来迫使人释放出本能反应,再通过这些微小的本能反应,来判读他说的是不是实情,或者有什么隐瞒,要不然审出来一堆假话,可没法向上面交代。”汉斯中士说。

白羽看了看桌子上的扑克牌:“打牌怎么练习呢?”

“举个例子,任何人拿到一手臭牌,都会装作是好牌,来欺诈对手主动弃牌,为了达到目的,就会使用一些小动作或者言语,向其他人宣布自己的好运,比如得意洋洋的点上一根烟,或者冷笑着看看对手,反之,则会假装担心的看看自己剩下的筹码,以欺骗对手下更大的赌注,这些都是心理战术,为了看穿这些,就要让他释放自己的本能动作,这些本能动作,通常都无法隐瞒,比如你故意问他:‘你手里的牌不错?’他或许会回答,或许只是点头或摇头,但是,人在撒谎时,或多或少的都会做些自我防御的动作,手臂收拢于前胸,双腿微微并拢等,违反肌肉松弛状态或者重力方向的动作,反过来,则手臂打开,两腿自然分开等,当然,还有很多连自己都不注意的小动作。”汉斯比划的解释道。

白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真是很有意思,等有时间,你可要好好教教我。”

“十分荣幸,差不多准备好了,开始吗?”汉斯问。

白羽点点头,汉斯给哈默德注射了一针,然后开始轻轻拍打他的面颊,哈默德很快醒了过来。

汉斯看着他的眼睛,关切的说:“怎么样,感觉好吗?你刚才昏过去了。”

哈默德立刻发现自己被捆着,挣扎了几下,又看了看面前的汉斯中士和他身后坐着白羽:“你们要干什么?”

“别紧张,别紧张。”汉斯中士故意把脸凑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安慰道:“这里是审讯室,我是汉斯,只想问你几个问题,你放心,如果你如实回答,我们不会伤害你。”

哈默德紧张的咽了口吐沫:“我真的是萝丝会长派来的联络官,我没撒谎……”

“嘘……我不是要问这个,你是加达里的商人?”汉斯制止他,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哈默德点点头:“是的,不过我也是姐妹会的成员。”

“你经商,这很好,比我们当兵强多了,能赚不少吧?”汉斯明显偏离了话题。

哈默德莫名其妙的承认:“是……是的。”

“卖什么?我当兵前做过一些小生意,不过后来赔光了老本。”汉斯微笑的耸耸肩。

“奢侈品,手工雪茄烟什么的。”哈默德说。

“嗯,听起来不错,利润很高吧?我倒是卖过香烟,不过是些廉价的牌子,可是艾玛的宗教税太高了,几乎没赚到钱。”汉斯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烟,点燃后吸了一口,愁眉苦脸的说。

哈默德难看的笑了笑:“我们也不喜欢做艾玛的生意,交完海关税和商业税还得交什一税,加达里就好得多,税很少,而且那里有钱人多,销量也大。”

“那是,要说你们加达里人经商的头脑,那是谁都比不上。”汉斯笑着说,他突然用极小的声音对哈默德说:“那你来这个鬼地方干嘛?找死啊,瞧,身后那位,把你当间谍了,我建议你找个借口糊弄过去,你有克.隆体吧?”

哈默德瞥了一眼白羽,发现她似乎专心玩弄桌子上的纸牌,然后点点头。

汉斯眨眨眼,继续小声说:“一会我问你什么,你就随便说两句,然后我痛痛快快的杀了你,送你回去,不过你得……”汉斯把手按在他胸口,偷偷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哈默德麻木的看着面前的汉斯,完全没反应,汉斯白了他一眼,走到旁边,用手拂过桌子上的排列好的刑具,挑选出一件造型古怪的刀具大声说:“你瞧,这把刀是用来剔骨的,能把你体内的骨头一根根取出来,而且身体表面的创口还很小,我建议先从你的锁骨开始,这样你也能清楚地看到整个过程。”

“不不!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哈默德快哭了。

汉斯开始用手指摸索着他的肩膀,似乎在找下手的位置,他悄悄说:“怎么样,考虑好了吧,她可是要把你活活折磨到死,你给我点好处,我手歪一下你就解脱了。”

“我真的是姐妹会的联络员……”哈默德,哭了。

“你跟我说没用,亲王殿下可不认为你是,她说你是间谍,你就是间谍,除非你有证据,否则光用嘴说可不行。”汉斯拍了拍他的肚子,摇头道。

“联系萝丝会长,只要你们联系萝丝会长,就知道了,求求你。”哈默德眼泪和鼻涕都流了下来。

汉斯叹了口气,手指重重的按了按他右肩的锁骨:“你个商人,不老老实实过日子,趟这摊浑水干嘛?提供假情报?还是刺杀亲王殿下?干这行当能赚多少钱啊?你也不是这块料,等着受罪吧,马上就开始,哎……”

“不是假情报,我是联络官,联络官啊,负责联系加达里各星球的姐妹会成员,配合联军煽动贫民暴动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哈默德哭喊着剧烈的挣扎起来。

汉斯突然把刀放下,快步走到白羽身边,低声说:“亲王殿下,我建议您还是再核实一下他的身份,他不像是在撒谎。”

白羽猛地把头抬起来问:“怎么看出来的?”

“呃,心跳过速,瞳孔放大,我吓唬他的时候,他的腹部肌肉已经紧张的严重收缩起来,而且我告诉他无论如何都会受酷刑,还利诱他给他个痛快,可是他完全没考虑过,如果是间谍,多少都会受点拷问训练,身体反应不会这么强烈,而且应变要灵活得多,他……很可能就是个……普通商人。”汉斯解释说。

“没错,刚刚已经核实过了,是萝丝的人,这次你真冤枉好人了。”奥拉跳到白羽手臂的终端上,叉着腰翻着白眼说。

白羽看着在那抽泣的哈默德说:“可是姐妹会……不都是女的吗?”

汉斯听完立刻尴尬的挠了挠鼻梁,奥拉身体表面的数据流短暂的停滞了一下:“我去,你这理论……荒唐!那辛迪加兄弟会都是男的了?”

“放人,快放人!”白羽跳起来吼道。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EVE之回家的路》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EVE之回家的路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八十二章 荒唐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EVE之回家的路”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