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胜神洲纪 > 正文
第十三章 摩诃池天尊点孔雀
作者:紫月冰枫  |  字数:2815  |  更新时间:2018-04-16 10:51:07 全文阅读

 第十三章 摩诃池天尊点孔雀 紫禁阁文豪秀笔墨

大光明山大光明寺摩诃古池苑

  一位身着素衣的老者,盘膝坐于古池中央的莲叶之上,垂眉闭目,不悲不喜。阳光静静的洒落在他的身上,映起一圈微微的光晕。一阵微风吹来,那莲叶随风轻晃,引起一波波涟漪,如诗如画,引人入醉。

  不动明王使—阿迦叶来到池边双手合什,眼中带着深深的崇拜,目光崇敬的望着池中的那位老人片刻,尔后低首垂目,面带严肃的缓声道:“天尊,摩乎威耶他…圆寂了。”

  老者缓缓睁开双目,一缕精芒自眼中闪过,不带一丝感情的道:“摩乎威耶终有此一劫,此事谁都无法拯救,我也无能为力,此后便让月黡尊继承降三世明王使之位。”

  阿迦叶低首领旨。

  老者沉思片刻后又问道:“摩利罗阎现在怎么样了?”

  阿迦叶微微皱眉道:“天尊,此子似乎太过于狠辣,依我看来他不太合适做使者!恐怕要辜负天尊大人的一番栽培之心了。”

  帝释天轻轻叹息一声:“即刻招他回山,佛宗已经把《大孔雀明王经》的下半阙送了回来,待他归来,让他继任大孔雀明王使。”

  阿迦叶双目微睁,不可思议的望着莲叶上的长者,仿佛眼前的尊主不再是那个在位一百二十年未曾犯过一次错误的长者,他语音微颤,不可置信地道:“天尊!万万不可!历代孔雀明王使皆是悲天怜人的使者,是我密宗宗主-天尊之下最尊贵的长者,如何能让一个只有十六岁的青涩少年继位,况且他心中没有丝毫的慈悲。”

  “我辈皆是双手沾满血腥之人,何来慈悲可言,只是心中尚存一念而已。

  而他!

  只不过是一念未存罢了。”

  “可摩利罗阎确实不适合继任大孔雀明王使的衣钵,请天尊三思。”

  帝释天微微一笑,低头望着池水中在莲叶间嬉戏的鲤鱼,用一种空明悠远的声音缓缓道:“阿迦叶,你继位也有五十二年了,你这些年在中央明王的位子尽心尽力.

  你可知,那年我自贫民窟见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的未来,还记得我告诉你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么?!”

  阿迦叶眼中闪过一丝感激,恭敬道:“属下当然记得,那句话属下今生今世永远不会忘记,那年我才六岁,天尊当时说‘吾帐下尚有不动明王使之位虚悬,本座观你之前途不可限量,你可愿随我而去,长伴我左右么’。”

  帝释天点了点头道:“那时我便知你是不动明王使的最佳人选,而今已然又过了六十四年,你以为我这几十年会寸步未尽么?

  那年我的《大光明金刚乘》才仅仅只炼至第三乘,而如今我已经将本宗的这本圣典修炼到第八乘的大成之境,距第九乘只有一步之遥,本宗一生从未看错一个人,又怎会将本宗至关重要的大孔雀明王使之位当成儿戏呢,所幸我之传人与大威德明王尊即将接替,吾亦可了却一桩夙愿,你且退下吧。”

  “谨遵天尊法旨”,阿迦叶俯下身子无比虔诚的行礼,转身离去

  跨过月门之前,阿迦叶心里默默道:“就算真个世界都荒芜,我也将是您最虔诚的信徒。”

  站在附近的剑柒听到小兰的喊话不由多望了她一眼,继而他转身对诸葛清流抱拳道:“剑柒还有要事,就此别过二老爷。”

  诸葛清流道一声珍重,望着追随两位剑士远去的小剑客皱起眉头,看那小剑柒似是与那二人是旧识,但观此二人剑路不似是剑冢门下,那二人剑法去其糟粕简单而犀利,似是,似是得了东海碧游一脉一剑破万法的精髓,女子一方许是得自云霄剑阁人剑合一的真传。

  是了,江湖传言当年剑冢老祖与那云霄剑阁阁主本都是东海碧游一脉的剑侍,两派立派到现在相斗了数百年,如今看来当是还有牵连才是。

  剑柒飞身而起,自窗口直接飞上了酒阁的楼顶,接着向着那远去的两人追了下去,此时的围观群众已经顾不上看他了,只因林管家已经招呼着下人们开始将酒阁门前两根廊柱上的红绸布摘了下来,只见外面左侧廊柱之上的匾额写着“陈酿美酒迎风醉,”右侧写着“琼浆玉液透坛香”。

  众人欢呼一生“好,好字”。

  这幅对联乃是上官琼用的宋徽宗的瘦金体书写,瘦金体运笔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其大字尤可见风姿绰约之处,这可是皇帝独创的字体,本身就带着一股富贵之气。

  这个世界的文字仅仅演变到隶书楷书草书字体,于文学一道差古中华何止千里。

  立在楼上窗口的诸葛清流看了这对联之后也情不自禁的连叹三声好字,接着又道:“这字笔法追劲,意度天成,非可以陈迹求也,好,好联,好字。”

  围观的众人也都具是叫好之声,上官琼在旁边听的美滋滋的,一旁的婢女小兰看着他那悠然自得的模样,用手指挎了挎脸腮,意思是说他好不知羞。

  小兰如今被他宠的不行,上官琼当年虽是独生子,但长大的时候屁股后面跟着个邻家的跟屁虫小妹妹,可惜搬家之后再也了无音讯,所以他把小兰现在当妹妹养。

  这时林管家又将酒阁门柱的红绸布摘了下来,众人又见那左侧匾额上写着“人生得意须尽欢”,右侧写着“莫使金樽空对月”。

  这则李白的诗词他又用的是颜真卿的颜体,颜体的楷书结体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笔力雄强圆厚,气势庄严雄浑。

  这字体一出众人又是惊叹不已,直说这是那家文豪开的酒肆,这字迹厚重雄浑,就算是文坛泰斗都可当得。

  这时候林管家才命人将门上正当中匾额的红绸摘了下来,上书“紫禁酒阁”,这四个字可是上官琼用王羲之的行书所写,此时这九州大地早就有行书草书的出现,但却从未有人能将行书写至如此的意境。中华有句古话,文武第一,武无第二,但王羲之的行书《兰亭集序》说是中华第一行书任何人都不会有异议的。

  立于上官琼身后处的诸葛清流又是一阵连叹好字好诗,这酒阁的对联有富贵有厚重更有潇洒飘逸,每一字体都算得上可以开山立派之书,也不知其背后是哪位不世出的文豪,这字若是被自己那嗜字如痴的大兄见了还不直接跪地求师。

  上官琼暗笑,还好只有门上好门前四根廊柱,要是再多几根,自己将什么飞白体、赵体、仿宋体、微软雅黑全都搬出来,还不得震死你们。

  林管家见场面已经按照少爷的吩咐已将气氛炒的差不多了,招呼下人们开始卖酒,就是一句话“十两纹银一坛,童叟无欺。”

  当时上官琼跟林管家说这酒卖的是十两银子一坛的时候,林管家差点没把舌头咬掉,这算酒的成本就算比自己酿的酒高出几倍,但成本再多也多不过一千文钱吧,这要卖十两怎么可能卖的出去啊。

  上官琼嗤笑一声道:“少爷我卖的可不止是酒那么简单?”

  “啊?少爷卖的不是酒吗?那是什么?”

  上官琼气结道:“少爷我卖的是天姥仙山的飘渺,卖的是江湖高手的刀光剑影,卖的是文人骚客推崇备至的诗酒风流,卖的是这美酒清冽如许的晶莹剔透,卖的是我紫禁酒阁的雍容富贵,少爷我卖了这么多东西给他们,只要十两纹银你居然说贵了,我可告诉你,十两银子那就是贱卖,十两银子是处理你些这回炉再造的酒的价格,以后按照我的工艺新酿的酒俱都是五十两一坛,而且以后这酒坛要小一些,现在这坛子还是太大了些等我有暇再多创出几种美酒,卖他个千两黄金一坛,你还不要被吓死?”

  而此时的林管家正一边笑眯着眼睛收钱一边招呼着:“每日限售一百坛,开业前三天翻倍,手快有,手慢无啦。”

  金陵乃是黎阳最繁华的都城,可谓自得天下七分财富,八分风流意气,虽然以前最贵的酒水也超不过一两银子,但是有两位江湖高手做托的情形下,又有着如此绝美的对联及诗句,自然有那些不差钱的豪掷百两纹银就为了买那一份诗酒风流的潇洒与超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