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之冥王重生 > 正文
第十章 崇山道士
作者:天毋语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18-04-16 22:16:45 全文阅读

男人总要经历磨难才能成长,越是一个成大事的人,经历过更大的苦痛后才会成长的更快。整理行装的时候,李润特意找到了杨总,向他感谢从自己进入公司以来,他对自己的照顾。人各有命,生不由己,他做这样的事情,自己并不怪他,但是今此一别后大家互为路人,也就不念之前的共事之情了。

丁佳怡原本打算来这里帮李润收拾些东西,可是发现他就带走了一张同事聚餐的合照,不由得嘟了嘟小嘴,“当初那个时候,你这些同事没有一个出来挺你的,你干嘛还要记住他们的好。”李润笑了笑:“他们能找到一份安稳的生活来之不易,如果换做是我,恐怕也不会那样轻易的挺身而出。”丁佳怡撇了撇嘴:“那我呢?”李润宠溺着揉了揉她的头:“你跟他们不一样啊。”小丫头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哪里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李润没说话,大笑着向前走去。这下小丫头可急了,紧跑两步,拽住李润的胳膊,撒着娇道:“你说嘛,你说嘛。”

翻开手机,上面是一条来自李润的短信:这次谢了,等我赚钱之后,再吃饭的时候羊肉串啤酒管够。

林晓笑了笑,合上了手机。旁边埋头看书的蒂亚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从这个角度而言,你的做法是对的,他原本是条被性格拴住脚链的蛟龙,现在你替他拆下了镣铐,以后期待他腾飞就好了。”蒂亚指了指头顶上悬浮的书籍,示意林晓帮他取下来,“年龄大了,总不能像幼年时初获神力那般无所顾忌的飞天遁地了。”林晓瞧了瞧,取下一本来,向他摇了摇,蒂亚点了点头,林晓一跃下来给他递在手中。

“相传冥王不是拥有永恒之力吗?你既然曾经与他有旧,何不去寻求一些,他能用永恒之力打造不死军团,相必分些给你也不在话下。”蒂亚没有抬头,专注着写画着什么,只是略带感慨的说道:“你知道永恒的尽头是什么吗?是孤独。”林晓沉默了一刻,随后笑着开口:“除了万神之母盖亚以及后来的冥王哈迪斯,再也没有人拥有过永恒之力。您又从何得知永恒尽头呢?”蒂亚指了指带着林晓的眼睛:“有些时候,世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仔细想想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拿起了手中的一卷羊皮纸,“把这个带在身上就可以了,老了老了,往常这些都能记住的,如今还要翻书。”林晓将它卷起来绑在自己的手臂上,向蒂亚挥了挥手:“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倒想品尝一下永恒的孤独。”

今晚的浦江很平静,只是偶尔在微风吹过时,泛起一丝波浪,虽然已是深夜,但繁华的魔都还是依旧喧闹,一辆正在行驶的卡车从浦江大桥上经过,司机打了个哈欠,一天烦劳的工作结束了,想想马上就能回到家中,贤惠的妻子应该正在等待自己回来,可爱的女儿恐怕已经早早入睡,不由得油门加快了几分。

突然,他看到大桥边的护栏上站着一个人,心里一惊,浦江大桥年年都有人跳河自尽,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新鲜了,连忙将车在路边停靠好,准备下车劝阻,可是一瞬间,人便消失不见。司机心头暗叫不好,连忙向下看去,可是空荡荡的江面并没有人落水的声音。

司机有些困惑,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吗?不可能啊,刚刚明明有个人的,停靠的大卡车堵住了后来车辆的道路,鸣笛声打断了司机的思考,对着后面来人歉意地笑笑,司机连忙上车启动,嘴里嘀咕着:“真是撞鬼了。”

羊皮卷的法力为林晓创造出了一个正方形的空间,让他可以在水里自由移动与呼吸。林晓在江底寻找着波塞冬遗失的三叉戟。然而就在他专注于江底的淤泥时,身后的水暗暗移动。

突然一股湍急的水流向他冲击而来,一声闷响从空间壁上传来,林晓转身说道:“你是头皮痒痒,还是觉得自己头够铁,菲瑞?”渐渐地原本空荡荡的喝水,逐渐显露出一个半人半鱼的身形。人鱼面无表情地说:“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你还算有点见识,有这样的本事,何必要来这寻死。”林晓无奈地说:“讲道理,这东西要是以前送我都不愿意要,只是现在神器本来就少,而且散落在世界各地,再加上神佣会的那群人疯了一样的搜寻,能找到一件主神的神器已经是不易了。”

人鱼的鳃微微张了张,看样子似乎是对林晓有些狂妄的话语有些恼怒。“无论你是为什么原因来到这里,现在离开还能活命,一旦你对神器动手,我就不会放你活着回去,我不能让神器的所在被更多人知道。”林晓笑了笑:“你在等什么?等波塞冬自己来取回他的神器吗?别开玩笑了,他没那个胆子。”人鱼面色阴沉了下来:“皇只是回去休养而已,等到他重整旗鼓,他会亲自杀了那些修士,拿回属于他的东西。”

然而面前男子却轻蔑地说道:“休养了两千多年?你们的皇真是娇弱。”这一句话终于触怒了人鱼,鱼尾一拍,四下的水压骤然增大,空间壁已经有裂纹生成,高压的河水如同利剑一般喷涌入羊皮卷创造的空间之中。

眼看着浑浊的江水逐渐灌满了空间,菲瑞眼睛眯了眯,摇身一摆向江底游去。在一片淤泥中,一柄鱼叉静静地躺在其中。人鱼在它的周围徘徊,空洞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感伤。

“你就不能把它清理一下吗?原本威武的神器看起来就跟废旧的渔叉一样,你不觉得这是对主神的一种玷污吗?”菲瑞转过头去,发现林晓安然无恙的站在另一个空间壁中。有些吃惊,但并不意外,能够来到这里的人相必都是各怀绝技,如果连那样的法术都抵挡不住,也不会有胆子敢下江了。菲瑞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些瘆人。“没有皇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触碰他的神器。”

林晓笑了笑:“霸道,蛮横霸道,蛮横,权力感十足,这确实是他的性格,所以他如今被宙斯囚禁也是咎由自取.”菲瑞瞪大了双眼:“不可能,皇是神王的兄长,宙斯不会这样对待他的.”林晓脸上泛着诡异的笑容:“只能怪波塞冬太蠢了,当宙斯联合他一起将他们的大哥哈迪斯打入虚空时,波塞冬就应该知道这一点了.”

菲瑞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不,不,哈迪斯是与虚空之地的魔妖勾结,主动遁入虚空的.”林晓已经不想再与它解释什么了,“好了,你已经入魔了,波塞冬为你许下的承诺迷惘了你的心神,你再也不可能再跻身神位了.”

菲瑞双目变得通红,好似要烧灼起来,尾部一摆,如同一道利剑一样向林晓冲来.林晓叹息一声,右手的神戒微微发亮,一团鲜红的火焰竟然在水中绽放开来,而后如同有生命一般悦动起来,瞬间将菲瑞包裹.

这样的景象惊动了水里的鱼群,一生在水中的鱼儿从未见过火焰,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让鱼儿四散而逃,这样的举动似乎挑起了火焰的兴趣,就在火焰准备追击鱼群时,林晓淡淡地说了声:“回来.”火焰似乎有些不开心,在江中打了一个转,还是慢慢地回到了戒指中.

林晓跳到江底,从淤泥中提起了海王三叉戟,林晓用手握了上去,整个神器开始剧烈地抖动,表面的垢渍逐渐被剥落,神器原本的光芒重新闪烁,照亮了整个海底.第二天不少在江边夜钓的人都表示自己曾经在江底看到了金色的光芒,甚至还有录像与照片作为证明.然而在科考队的几次下潜后,表示并没有发现任何奇异的东西.这件事也就如同风一般,随之过去.

此时,崇山的一处道观中,一具人鱼的尸体被摆在院落中央,说是尸体其实有些不妥,因为他一切的生命体征都存在,然而意识却永远的被剥离了.

一位中年的道士蹲在它的旁边,经过一番检查后,道士转过头去说道:“魂魄被夺走了,以后恐怕是个废人了.”他身后站着两位仙风道骨的老人,旁边黑发的老人看起来年轻一些,低头思索了一会说道:“师兄,这样的摧魂夺魄的法术,我可是闻所未闻.”旁边白发白胡的老人也是眉头紧锁,“修士中确实没有这种邪术,那么就只能是西方神族的法术了.但是我对这些也了解的不是太多.”

屋里走出来了一位年轻人,身上的道服松松垮垮的,“所以吗,师爷,要我说,你们就得多跟国际接轨,这都开放多少年了,咱们道门也不能自闭家门吧.”蹲着的道士脸上一惊,连忙说道:“是我教导不善,又让这劣徒口出不逊,还望两位师伯容我将他带回去好好训导.”

白胡的老人摆了摆手:“不必如此,王冶,既然你说出这样的话,想必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既然如此你就来说说吧.”

王冶从袍服中拿出一本古书,跨坐在地上,语气懒散地念到:“诸神史诗记:天神纪年一五七年,哈迪斯执权杖以一人之力步入地狱之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