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千钧一发

更新时间:2018-04-19 08:53:07字数:4359

且说在射阳宫外,八位护法披挂应敌,那黑灵、白灵、怨影、噩颜、螭龙、墓童、劣犬、公卷、和宓妖往日不敢胡作非为皆因惧怕神龙威力。而今,神龙饮咒长眠,况且又有邪灵“混沌”为它们撑腰,这九个妖魔,也都有百万年的修为,都有高强法力在身,根本不把八位护法放在眼中。

那螭龙骑在铁老虎上,首当其冲,大吼一声,从铁老虎背上一跃而起,约有十丈之高,双手把巨斧往空中抡起,朝着写有“射阳神宫”四个大字的横匾,从空劈下。

八位护法当中,一位护法大喝一声“放肆!”,循声望去,这位护法,乃是身穿蓝金铠甲,足蹬蓝金虎头靴的中宫天心护法,天心护法提起他那根玄铁杵天槊,从地而起,于半空之中直取螭龙,只见天心护法,右手单手横槊,去接螭龙从空劈下的巨斧,就听的“咔”一声巨响,地动山摇,那螭龙的斧子,竟然被天心护法单手举槊架在空中,那螭龙凿牙磨齿,哇哇怪叫,天心护法右手架住巨斧,左手提起他那根判官笔朝着螭龙的腰间狠狠地凿了过去,螭龙一看不妙,急忙撤斧,从侧面将那只判官笔顺势接住,谁知天心护法变实为虚,将那根玄铁杵天槊,由防变攻,单手举槊,反向螭龙的脑袋狠狠砸下,那螭龙还没来的及接住那根判官笔,这朔又给砸了下来,来不及将那巨斧抬起,只有委屈将身底下,半跪于空,将巨斧的铁杆抬起迎接,又听的“咔”一声,那螭龙浑身怪肉狰狞,使足了劲抵挡那根玄铁杵天槊,天心护法一直将螭龙从空中压至地面,就听“嘭”一声响,螭龙喘着粗气,被天心护法压在地面,单腿跪地,膝盖之下砸了一个深坑,那根大铁朔还是重重的压在螭龙的斧头把上。

这时,“嗖”的一道蓝光打从妖魔阵营射出,直取天心护法,天心将朔一收,竖在面门前,嘴里念到“临”,打从朔身纹的十八罗汉图里,映射出来一位金身罗汉,盘腿闭目,双手持佛印“无畏印”,挡在天心宫护法面前,那道蓝光打在这个罗汉上,罗汉又回到了朔身,而天心全身无恙,横笔提槊,威武的站在“射阳神宫”横匾之下。

原来,那道蓝光是九个妖魔中“怨影”所发,本想暗箭伤人,却不料被天心发觉,当过这招,怨影大怒,双手举起那双护手鬼头刀,刀刃上,闪着幽兰的鬼火,急速飘移过来,直取天心。

这时,还未等天心动手,从八位护法中,又跳出来一位,身穿红金铠甲,足蹬红金虎头靴,右手倒背一根绣龙点金枪,此乃震宫天辅护法。天辅护法越过天心,直奔怨影。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那怨影持的是双刀,而天辅乃是一根长枪,未等怨影刀来,那天辅的龙舌枪已然朝着怨影的面门“扑棱”刺去,怨影将双刀一架,将刺来的枪推了上去,然后分开二刀,刀刃朝外,飞速转起,在怨影身旁形成一道蓝色锋利的圆光,朝者天辅就旋砍过来,天辅单手将枪竖在面门前,就听“嘡嘡嘡嘡......”那怨影刀刀砍在天辅的绣龙点金枪的枪身之上,冒起阵阵石火电光,天辅“嗨”的一声,将枪使劲往前一推,镗住了怨影的鬼头刀,然后天辅往后一撤,右腿在后,左腿在前,双手将绣龙点金枪往怀中一收,暗暗蓄力将右手捏住枪纂,然后猛地一蹬右腿,右手将枪旋转着,狠狠的刺了出去,天辅护法顺着劲,用力将身子一拧,整个法身,成为这条金枪的后力,枪头忽然变成一条龙头,枪身也变成一条金龙之身,吐着芯子,直扎向怨影,怨影见对方来势汹汹,一纵身跳出圈外,双刀一举,在空中一并,又聚一团蓝光,朝着金龙打了过去,那条金龙旋转刺去未中,忽而在空边旋边再次变成天辅护法,天辅护法单腿着地,左手将枪身一握,回身将枪头对准那团蓝光,叫一声“碰!”,从枪身里出来一个龙头,朝着那团蓝光一吐,吐出一团红光。那蓝光和红光在空中一碰,“咔”的一声巨响,二人三个回合,未分胜负。双方各举法器,准备厮杀。

这时,就听九个妖魔的身后有人再嚷,“先别打,先别打。”众人回身望去,乃是一个人身狗脸的怪物远远的跑来,这怪物穿着灰袍子,袍子后头,露着狗尾巴,一摇一摆,那叫声又细又窄但却很响亮。此妖名叫“睚眦”,早年前,宇宙中“混沌”当道,睚眦就是混沌的爪牙。后来,神龙命盘古开天辟地,劈开了混沌,将混沌的精魂,守在封印里,“睚眦”也就没了主人,于是他逃往噬妖岭,投奔宓妖旗下,寻找机会,以图再举。也就是他,遁隐身形,跟踪后羿,偷取血符,放出混沌。

此妖一蹦一跳,来到众人面前,点头哈腰,诡笑着,对八位护法往自己身后一指,说道:“先别打,我主来也。”众人顺着睚眦的手指望去,除了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天空,和满天的妖气,空空如也,八位护法,未曾见到什么东西,疑惑的相互对视。正在这时,从一块石头后面出来一个三四岁的娃娃,红光满面,光穿着一个红肚兜,光着腚,光着脚,脖子戴着银项圈,右手的腕子上戴着一副银手铃,咿咿呀呀,一蹦一跳的来到众人面前,九个妖魔,看见这个娃娃,纷纷把法器放在腰间,这个娃娃蹦跳着跑到睚眦身边,对睚眦说:“那个.....那个.....那个坏银(人),抓到了吗?”睚眦俯首跪地:“启禀我主,张思佳就被藏在这里,你瞧,这几个大坏蛋,他们不把张思佳交给咱们哪。”

霎时间,狂风骤起,飓风把射阳宫门口的铁老虎吹的“咕噜咕噜”的动,那孩子的脚一前一后,撒泼似得,大喊一声;“我要撕了你们。”说话间,那孩子的肉身之上约有百丈之高,出现一个巨婴,巨婴后边那只脚,踩着神龙箴山峰峰底,前边那只脚踩在射阳宫门外,也是光着屁股,穿着肚兜,戴着银项圈,银镯子。话音刚落,这巨婴抡起一只手从八位护法中,捏起一位护法,捏起的,正是站在“射阳神宫”四字匾额之下的天心护法,然后举起另一只手,用食指和拇指要把天心护法的脑袋给揪下来。

众人大惊,这时就听天空一声大叫“勿伤天心,俺巽宫天柱来也”说话间,巨婴的面门一道金光,那天柱身穿灰金铠甲,足蹬灰金虎头靴,右手提一条乌金降魔禅杖,左手的手腕上带着一串一百单八降魔舍利珠,呈阿弥陀式摆放于前,于巨婴面前现形。巨婴性子被激起来,哇哇怪叫,那叫声似将天地搅浑,震得神哭鬼泣。巨婴抡起欲要揪天心护法脑袋的手,又去捏天柱护法,天柱护法将一百单八降魔舍利珠往空中一扔,从空出现一百单八个字,即三十六天罡:

魁、罡、机、闲、勇、雄、猛、威、英、贵、富、满、孤、伤、立、捷、暗、佑、空、速、异、杀、微、究、退、寿、剑、 平、罪、损、败星、牢、慧、暴、哭、巧。

七十二地煞:

魁、煞、勇、杰、雄、威、英、奇、猛、文、正、辟、阖、强、暗、轴、会、佐、佑、灵、兽、微、慧、暴、然、猖、狂、飞、走、巧、明、进、退、满、遂、周、隐、异、理、俊、乐、捷、速、镇、稽、魔、妖、幽、伏、僻、空、孤、全、短、角、囚、藏、平、损、奴、察、恶、丑、数、阴、刑、壮、劣、健、耗、贼、狗

那一百单八个字,将巨婴围成圆圈,然后天柱护法一纵身,跳出圈外,将降魔禅杖往空中一扔,双手合掌,大叫一声:“唵嘛呢叭咪吽!”

说话间,那一百单八颗降魔舍利珠在空中轮番炸开,如霹雳般震撼,炸了三十六个天罡之后,一声雷鸣,七十二地煞一起炸开,被捏住的天心护法从这巨婴手中脱落。

那天柱护法,一手从天接住降魔禅杖,一手接住飞至面门而来的降魔舍利珠,从空落地,两只大脚,依然如铁柱一样稳稳扎在“射阳神宫”四字的匾额之下,呈阿弥陀式。

紧接着,天心护法从空中掉下,被众护法左右搀住,天心“哇”的一声,从口中吐出拳头大的一团淡蓝色的精气,脸色灰白,似受了重伤。

那巨婴往后趔趄了一步,被烟呛得咳嗽,那咳嗽声一出,神龙箴的山上就纷纷往下掉巨石,巨婴双手去揉眼睛,那如萝卜一样白胖的身体,也黑一块,灰一块的。

过了半晌,那巨婴“哇”的一声哭了,疯狂的用手捶打地面,地震如簧,睚眦与九个妖魔见状,纷纷去往隐蔽处躲了起来,那巨婴用一只手“咔啪”一声惊天巨响,把神龙箴左边的一座山掰了下来,举过头顶,要把射阳宫和这几位护法,砸得粉碎。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射阳宫内,万道金光,一个巨人从射阳宫宫殿拔地而起,那巨人左手从天际之上一扯,拉下二十八星宿,即:

东方青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

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

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觜、参。

南方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

双手一握,把二十八星宿握成弓星,然后大叫一声“九宫护法何在?”,那九个护发听到,纷纷一跃而起,手拉着手并成一线,打头的乾宫护法用手死命拉住东方七宿的头星“角”,最后一个是兑宫护法天禽,用双脚死命勾住南方朱雀七宿的尾星,“轸” 巨人将二十八星宿,用力一握,握成“弓形”放于面门,右手往天际北端一扯,扯下北斗七星,即: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

将北斗七星,搭在这张巨弓之上,用右手拉开弓弦,开弓如寰宇,那北斗七星的最前端,乃是瑶光,尖锐无比,闪闪发亮,直逼巨婴面门。

这幅场景,自从后羿射日起再也没有出现过,今日在此显现,惊的地动山摇。

那巨婴一见此状,将神龙箴山峰丢在一边,把法身再次增高百倍,然后左手把项上的银项圈取下抛在空中,右手摇着手上的铃铛“叮当叮当”,那项圈在巨婴面门前形成一个大黑洞,环宇中起了一阵巨大的龙卷风,将近处的各星辰星宿,一并吸入项圈之中,不知往何处去了,远处的星辰被巨大的吸力吸的摇摇欲坠,那后裔也被这股子吸力吸的的脚跟不稳。

就在这时,听睚眦在下面大喊:“我主,我已将射阳宫搜遍,那张思佳不在射阳宫内!”

闻听此话,那巨婴从空而降,又变成一个不到三尺高的小娃娃,那后裔也将二十八星宿以及北斗七星,各自散去,收了神通,立在射阳宫门,九位护法也从天而降,各持法器。

原来,趁巨婴与后羿等人交战之时,那睚眦趁虚钻入射阳宫内,将射阳宫里里外外搜了一番,未见张思佳,急忙出来禀报。

那混沌说道:“我来问你,那个坏银(人),藏到哪里了?”

后羿说道:“混沌!我劝你早回封印,不要惹祸,若不然,早晚也将你收了。”

那婴儿哈哈大笑:“就凭你?”忽然收了笑容:“爷爷我当(刚)从封印里出来,还有些累,等过些时日,定要撕了你们,我劝你早日将那张思佳送来,还能免你一死,如若不然......”,那孩子用手往射阳宫一指“下次要是爷再来,定要踏平射阳宫!”,那孩子左右看了看“睚眦!睚眦!”

睚眦连忙哈着腰跑了过来,小孩一伸手,那睚眦从怀里取出一个蜜糖棒子,那小孩将蜜糖棒子往嘴里一塞,一一蹦一跳的往封印殿的方向走了,睚眦回身对着后羿诡笑一下,说道:“我劝你们还是投奔混沌大神吧,免得自找苦吃。”说罢,点头哈腰的跟着混沌去了,那九个妖魔,各执法器,腾空一跃,驾着阴风怪影,同混沌一起去往封印殿了。

霎时,乌云阴风踪影全无,神龙箴此事已是黑夜,天空万里星辰。

后羿回头看着九位护法,半晌无言,最后从嘴里憋出来一句:“张思佳哪里去了”。九位护法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后羿心乱如麻,当即下令:“兑宫天禽,震宫天衡,二位护法听令!”“在!”兑宫与震宫二位护法不约而同上前一步,“命二位尊神前去寻找张思佳,务必在三日内找到此人。”二位护法异口同声“尊法谕!”。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神龙箴》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神龙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章 千钧一发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神龙箴”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