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浴传奇 > 正文
16章 竞价
作者:绿江居士  |  字数:2374  |  更新时间:2018-04-17 19:17:23 全文阅读

“味道不错,咸淡正好!”

独孤寒声音其实不算太大,但此刻却被厅中众人听的清楚,姜琳琳脸上抽搐,她现在开始怀疑起来,这个家伙莫非不喜欢女人,而好男风不成,要不然怎么见到石丹丹那么漂亮的女人一点也不动心呢!

独孤寒这才发觉周围的异样,赶紧放下肘子,伸舌头舔了舔满是油渍的嘴角。台上的石丹丹嘴角微微一翘,哂道:“丹丹见过各位大爷!”

所有人的目光又被吸引到了台上,纷纷鼓掌叫好。姜琳琳小声嘀咕道:“骚狐狸一个。”

独孤寒笑道:“姜姑娘好像很讨厌台上那个女人!”

不知道为了什么,姜琳琳对独孤寒很有好感,她是第一次见到像独孤寒有礼貌温文尔雅的男人,苦笑一声,心说道:“还管自己做姑娘,自己不过是个低贱的风尘女子罢了!”

看姜琳琳心情有些低落,独孤寒忙安慰道:“姜姑娘不要难过,站在台上不代表她比你好呀!”独孤寒白吃了人家一顿饭,怎么也得奉承几句。

姜琳琳展颜笑道:“那是,其实论身材相貌我也不差,只不过没她高,没她白而已。”

独孤寒点头道:“而且你看她病怏怏的,一点也不健康。”

姜琳琳嗤之以鼻道:“那个石丹丹就是个骚狐狸一只,你不知道她在床上多么的风骚呢!说什么这几天偶感风寒,实则是被魏爷包下罢了,为了不破坏她清纯的形象才对外如此说的,她只不过是供上流人士消遣的玩物罢了!”说到这里,姜琳琳才惊觉过来,忙捂上自己嘴巴,自己也太大意了,怎么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一旦被老鸨知道还不杀人灭口。

独孤寒含笑道:“放心好了,我刚才什么也没听到。”

姜琳琳松了一口气,幽幽叹道:“你是个好人,我不该带你进来的。”

独孤寒纳闷道:“我们不是来找岳锵吗?”

姜琳琳低头道:“对不起,上官公子。我骗了你,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岳锵。”

“这……”独孤寒面色一暗道:“那你为什么要骗我。”

姜琳琳低头道:“我是为了招揽客人,才骗你进来的。”

“招揽客人?”独孤寒纳闷道:“原来大城市的酒楼都这样招揽客人的。”

“上官公子,这里不是酒楼。”姜琳琳低语道。

“不是酒楼,那这里是?”独孤寒眉头皱起,饭菜做的这么好吃,竟然不是酒楼。

“这里是妓院!”姜琳琳叹气道。

“妓院是什么?”独孤寒好奇问道。

“就是……”姜琳琳附到独孤寒耳边轻轻说着。独孤寒的面色一点点下沉,最后豁然站起失声道:“原来妓院干这个的。”

他又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台上的老鸨见到独孤寒站了起来,笑眯眯问道:“瞧这位大爷急的,竟然都站了起来,不知道您愿意出价多少呢!”

“啊!”独孤寒一时间呆住,什么出价!

原来刚才独孤寒与姜琳琳交谈之际,台上已经开始竞石丹丹价钱,邻座的几个富商被石丹丹美色所迷惑,刚把价格炒到五千金币,独孤寒忽然站起来嘟囔了一句,好像竞价一样。

“刚才刘井臣刘大爷出钱五千金,不知道这位大爷要出多少金呢!”老鸨笑眯眯道。

独孤寒一时间愣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坐在前方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露出不屑表情,敢跟我竞价,不怕我拔了你的皮,鼻子重重哼声道:“六千金币!”

“哇!”老鸨笑的满脸全是褶子,惊叫道:“刘大爷已经出价六千了,已经出价六千了。”

众人移开了落在独孤寒的目光,姜琳琳忙将独孤寒拉回到坐位上,道:“真的好险。”望向呆住的独孤寒道:“对不起上官公子,我也没有办法,如果没有客人光顾,晚上我怕连饭都吃不上。”说着话眼圈微红,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

独孤寒立刻手足无措起来,他是最受不得女人哭了,安慰道:“别哭呀!我从来没有怪你!”

姜琳琳用衣袖擦着眼泪道:“上官公子,你帮我赎身买下我吧!只要十个金币即可,我洗衣烧水做饭,什么累活粗活都能干。我真的不想在留在这里了。”

看着姜琳琳一脸期待的表情,独孤寒嘴角一阵抽搐,他真的是很难张口对女人说个不字,他唯一的缺点就是难以拒绝女人。如果平常在家中,别说十个金币,就是十万个金币都能拿出来,每年光是来送礼的人,呈上的差劲礼物都价值上万以上,可今非昔比,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连这桌子上的菜都没钱付账。

姜琳琳久居红尘,懂得察言观色,看独孤寒久久没有表示,并一脸无奈之色,立刻神色黯然道:“我不过一区区窑姐,早已是残花败柳之身,公子又怎么会为我这种人赎身呢!”

独孤寒芒出声安慰道:“姜姑娘说的哪里话,人虽然有贵贱之别,但却没有高低之分。不管你是大富大贵,还是穷苦百姓,最后还不是化为一堆黄土吗?所以姜姑娘不要见坏

怀,我绝对没有看轻你的意思。”

姜琳琳挑眉道:“那上官公子愿意买下我了吗?”

独孤寒长叹一声道:“跟你说实话吧!我其实是身上没带钱!”

“啊!”姜琳琳吓了一跳,小声道:“没钱你也敢进来!”

独孤寒一脸无辜道:“我本来是打听人的,是被你拉进来的。”

姜琳琳面色变得糟糕道:“对不起公子,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骗你进来的。如果被妈妈知道,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独孤寒不解道:“你妈妈也太凶了。”

姜琳琳摇头道:“她并不是我亲生母亲,她是这里的老鸨,妈妈只是称呼而已。她是个嗜血的鬼,心比锅底都很,眼里除了钱没有别的东西。如果你没有了利用价值之时,她会毫不犹豫将其舍弃。我们的命在她眼里连狗都不如。”说着话瞅着台上那老鸨,眼里竟是怒火。

独孤寒望向台上道:“她就是你口中说的妈妈吗?”

姜琳琳咬着嘴唇点头道:“就是她,害了我的一生。她逼我接客时,我才十六岁。我永远不能忘记那天,她对我拳打脚踢,还放狗吓我。”

姜琳琳越说越激动,眼泪止不住流淌,独孤寒忙抓住姜琳琳肩膀道:“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带你离开的。”

“真的吗?”姜琳琳破涕为笑道。

独孤寒喟叹一声,自己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了,反正这顿饭也是吃白食,老鸨肯定不能放过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人一并带走算了,等那天有钱在一起还上吧!

这时候台上石丹丹的竞价已接近尾声,最终刘井臣要价八千金币,在也没人敢往上加价。正当老鸨喜笑颜开要宣布结果,一道阴冷声音响起道:“老子出一万金币!”

众人一阵惊呼,刘井臣面色一沉,抬眼望去,就见门口站了一个壮似铁塔的大汉,正是他开出了一万金币的天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