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浊

更新时间:2018-05-18 01:39:34字数:3029

“被侵入的人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浊也自然而然死亡了。如果你想去除这东西,有一个办法是用尸油点火烧外部的浊,但要把表层神经都烧死才行,有很大的危险。因为烧灼的力度不好控制,至今没有人敢尝试。”

秦文泽的表情很严肃,但我却看不出绝望或是无助。他肯定有其他方法!

秦文泽道:“其他现成的办法就没有了,不过你想把浊取出来,也不是不可能。这个东西既然出现在世界上,就一定有克服它的办法。浊,就像慢性毒素,只能缓慢吸收人体内的精气,而它本身却看不见摸不着,是古代政局动荡时期用来征战的好武器。如果战争时期任何一方得到浊的培育方法,饲养出大量幼浊,再投放到敌军中,不出三年就能准备收城掠地了。

但是历史上却从未记载有浊的存在,更别提用浊来当武器了。所以肯定是有人掌握了浊的克星,能阻止浊侵入人体,或者驱除已经在人体扎根的浊。”

虽然是威胁到我生命的大事,我却没有丝毫慌张。可能是两三年离我还有点儿远,或是心里觉得秦文泽肯定能把浊给弄出来。

秦文泽已经有些累了,身子由直坐靠到沙发背上。我突然想起在地下室里,秦文泽消失的时候,我把打火机点着的一瞬间看到了一张人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问秦文泽:“我之前在地下室里,看到一张人脸,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秦文泽闻言“啊”了一声。我透过月光看到他挺意外地看了我一眼。他道:“地下室里没有别的脏东西,你看见的应该是那小孩。那孩子刚出生就被分尸了,魂魄也跟着躯体四分五裂,所以你只能看到他的脑袋。至于他后来为什么不出现,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本身就不想被你看到,没想到自己还是被发现了,自然就藏了起来,不可能再露面。二是因为浊有压制阳气的作用,我在水缸里的时候,阳气被压住,地下室里的阴气又太重,你借着这些阴气才能看见那只小鬼。我从水缸里出来后,两个男人的阳气能让小鬼隐藏自己,我们就看不到他了。”

尽管我是个阳气旺盛的男人,在这种似鬼屋非鬼屋的地方和另一个人讨论“鬼”,还是让我有些冒冷汗。更何况这还是个凶宅,外面是死人用的纸马纸轿,二楼有一个可能会诈尸的尸体,地下室还隐藏着这么恐怖的秘密,再加上突然不知所踪的何莹,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经历过于丰富了些。

“啧,孩子别哭,有秦叔叔在呢。你既然已经看到那小鬼了,就别再担心那么多。小鬼死得早,智商还停留在婴儿阶段,一般不会对人造成伤害。而且他要是想害你,在地下室的时候就动手了,何必再拖到我出来?你见过污秽,身上的运势大减是一定的。最近最好不要出远门,看见乞讨的人要给点钱,多做善事才能增加气运。”可能是见我脸色有些不好,秦文泽安慰了我几句。

我看他恢复的不错了,就催问什么时候上二楼。他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让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矿泉水瓶。

我有些奇怪,不知道他要矿泉水瓶干什么,但没有多问。秦文泽虽然说话不太靠谱,在大事面前还是挺有分寸的,不该胡闹的时候不会和我开玩笑。

我刚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突然浑身一哆嗦,想到了失踪的何莹,不知道她会不会就藏在里面,等我进去了偷袭我?我竟然有些犹豫,不敢进去了。秦文泽见到我站在厨房门口不动,问了句:“怎么了。”

我心里一横,偷袭就偷袭吧,一个柔弱的女人再厉害,也架不住我力气大。于是我不再犹豫,回头说句“没事”,就推开厨房门,先探一个头看了看里面的情况,确定没有人,我才敢进去。

厨房不大,没多久我就翻了个遍。何莹家还真没有矿泉水瓶,连类似的塑料瓶子都没有。我翻腾了半天,才终于在垃圾桶里找到一个空的可乐瓶。

等我拿着可乐瓶回到客厅时,沙发上坐着的秦文泽竟然不见了!连他怀里的仲秋也消失了踪影。我瞬间觉得背后一股凉气,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脖子后面吹气似的,回头一看才知道是幻觉。

但秦文泽的消失绝对不是幻觉,本来我以为他去了厕所,但一楼的洗手间门半开着,里面别说人了,连个鬼都没有。

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站在原地,不敢靠近那张沙发,生怕沙发背后藏着什么东西。就在我的神经高度紧张时,二楼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那声音很有节奏,不紧不慢,就好像你到别人家做客,敲门都显得彬彬有礼。我紧张地冒起冷汗,敲门的是秦文泽,还是何莹?他们在搞什么鬼?

我不敢上去一探究竟。万一发现敲门的不是秦文泽,而是长着一张苍白无色的脸的女鬼,算是自己惹祸上身,恐怕我的下辈子都会含冤度过。

敲门声消失了,不知道是门被打开,还是敲门的人自己放弃了。何莹家的装修质量很高,开关门的时候不会发出半点声音。

我刚想放松一下,又想到一件事,神经再次紧张起来。万一门没有开,敲门的人肯定会下楼离开,要是他看见客厅里还站着我这么个手无缚鬼之力的人,心情不畅杀人灭口,到时候我怎么办?

可能是被自己的想象力吓到,我大气不敢出,连忙四下看看,躲到沙发后面。

我不知道鬼走路有没有脚步声,但目前的情况是客厅一片寂静。时间逐渐流逝,我心念秦文泽的下落,在这里躲着太过被动。万一秦文泽真的在楼上,不小心中招了,我是唯一可以救他的人。我打算去楼上看看,在心底安慰自己,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难不成还能被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吓到?

就在我跃跃欲试,想从沙发后面钻出来时,玄关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我心中一惊,不知道是有东西想从别墅里出去,还是外面有人想进来,一时间也不确定自己是钻出去看一看,还是再躲在这里等等。

愣过神后,我还是决定出去看看再说。从沙发后面钻出来后,我才发现玄关的门已经开了,月光从外面撒进来,照在一个人的背影上,把那个人的影子拉出很长。

外面有人!我惊了一下,竟然一甩手把可乐瓶扔了出去。就在瓶子快要砸到那人时,他突然半面转身接住了瓶子,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小枭枭,乱扔垃圾可是不好的哦。”

是秦文泽!我松了一口气,心里埋怨他出门不打声招呼。

秦文泽把门关上,手里拿着可乐瓶,朝客厅走过来。可能是心里受到刺激,过于紧张,我突然觉得这个人不是秦文泽。秦文泽的身材瘦长,脚却出奇的小,鞋码大概只有42,和他接近1米9的身高完全不匹配。眼前的黑影虽然个子很高,却穿了一双毫不突兀的大鞋。

这么一想,我刚晾干的冷汗又出来了。眼看着秦文泽越来越近,我不禁后退一步,说道:“秦文泽,你刚才出去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之前在尉缭墓里你昏迷的时候,你脸上的手印是我趁机打的。看在你今天这么卖力保护我的份儿上,我就不瞒着你了。”

秦文泽听完我的话,停住脚步。他一直背对着月光,让我看不清他的脸。只听他道:“是吗?我说那时候脸上怎么那么疼呢,原来是小枭枭不乖了。既然你这么诚心地求我原谅,那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等这件事完了再收拾你。”

虽然这个人说话的语气和秦文泽一模一样,我还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人绝对不是秦文泽!我坦白自己在尉缭墓里扇他耳光,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而且秦文泽说过他那时候是有感觉的,就算我真扇了他,也不会到现在才知道。

眼前的人还在一步步朝我逼近,他借着月光,能够看到我的表情,可能猜到我已经看穿了他的诡计,再次开口的时候已经变了声音:“陈枭……没想到你也卷进来了。要是让那个人知道了肯定很高兴。”

我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能一个劲儿地往卫生间的方向后退。眼看我就要靠到卫生间墙上了,那人冷笑一声,说道:“要是知道你死在我的手上,他会更高兴的。”

虽然不清楚眼前这名男子的身份,但我心中隐约有一种预感,何莹一家发生的事肯定与他脱不了干系,叶玉良的诈尸,何莹孩子的死和地下室的浊,有可能都是他在暗箱操控。

我后背一凉,感觉到靠在墙上了,心里也跟着凉了下来。刚才楼上的神秘敲门声,让我对二楼有了一种抵触,不敢往那个方向后退,只能退到卫生间。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铸陵录》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铸陵录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十八章 浊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铸陵录”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