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千霞百灯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眼泪
作者:百世小生  |  字数:4951  |  更新时间:2020-02-11 20:50:18 全文阅读

密密麻麻的红步甲,蜂涌般的爬了过来,章寒天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郭正庭本想救他,可发现三个人已经占据了铁链的长度,多余的部分已经不够长了,况且现在的铜棺被拉扯的倾斜起来,这一根龙脚是否还能再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大家的心里,都是没底的,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红步甲吃掉。

李念咬紧牙关,将手上的铁链松开,朝着血木红棺的位置跳了下去,杨德贵大喊:“李念,你疯了!你这样会死的!”

是的,李念何尝不知,可不管怎样,他都不能不救章雪敏,至于为什么,用李念的话讲,这就是本能。

李念跳下时,身体的惯性冲击力,将血木红棺的棺盖震动了,但他无心观看,立即站起身,踩着脚下的金银珠宝,朝章雪敏被困的地方走去,刚到边缘,李念愣住了,围住章雪敏的红步甲,全部都停了下来,在距章雪敏不到半米的位置一动不动的。连站着的章寒天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李念简直是不敢相信。

“她体内有大祭司的血液,红步甲是鬼域饲养的灵物,能感知大祭司的气息。”郭正庭有些高兴的说。

“大祭司的血液?”李念的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难道她体内的另外一个人是,邪恶的祭司?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确足以让人胆寒。

思绪混乱的李念,突然想起刚刚的血木红棺,那活动的棺盖,引起了他的警觉,也许那里面藏有真正的秘密,想到这,李念便迅速转身过去,谁知,血木红棺的棺盖已经被移开了!这才一转身的时间,李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空空的血棺里面,只剩下一滩红色的液体,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爬出去了。

这一切太诡异了,李念抬头问郭正庭和杨德贵有没有看到什么,两个人都摇起了头,刚才,大家都在担心章雪敏,注意力全都在下面,被李念一问,这才看向上面,见到那没有棺盖的血木红棺,郭正庭紧锁双眉的说:“不好,它跑出来了!”

李念的心里此时涌出了无数的疑惑,再也忍不住了,说:“郭老,你说的是什么东西?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郭正庭见自己说漏嘴了,看了一眼章寒天说:“唉,我只能告诉你,血木红棺里是有东西的,具体是什么,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这东西很危险。”

上面的杨德贵愣住了,左右都看了看,说:“打断打断,我插句话,你们这是在说什么?什么危险不危险的?”

章寒天听出了异样,似乎怕郭正庭言多必失,转身看了看棺椁,神情立马就紧张起来,说:“杨德贵,你居高临下,赶紧看看四周,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这一提醒,几个人立刻就警觉起来,都在各自的位置向四周查看,冥冢内的灯光是靠墙壁上的长明灯照亮的,所以,墙沿的角落和一些阴影的位置并不是很清楚,而四周的地上又布满了红步甲,现在是寸步难行,即使是发现了有东西,也是无计可施,李念开始焦虑起来,铁链上的杨德贵和郭正庭还停在上面,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是担心万一有个疏忽,那可是上去容易下来就难了。

而恰在这时,地上的章雪敏,渐渐的苏醒了,只见她微微的睁开双眼,整个人的表情显得有些虚弱,看了一眼章寒天说:“我这是在哪?头好痛。”那额头上已渗出了大颗的汗珠。

李念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将眼睛看向别处,他不想别人看到他的表情,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地上的红步甲竟开始慢慢的往后退,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铁链上的杨德贵和章寒天见状,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一半,可仍担心红步甲去而复返,并不敢直接下来。

章寒天见已解围,这才放心的照看章雪敏,而她的表情,依旧痛苦。在短暂的分神后,杨德贵见李念抓起了几块金砖,捏在手里,他还以为是李念贪财,便想出言讥讽,还没开口,李念就把m9掏了出来,杨德贵瞬间就意识到了危险,顺着李念注视的方向看去,正是棺椁的底部,难道这就是灯下黑。

刚开始,大家都以为那东西是躲在昏暗的远处,而忽略最近的地方,并没有想到,其实它一直都没有离开。此刻李念最担心的是章雪敏,一个虚弱的女人,一旦被袭击,那将是非常危险的,李念顾不得思考,直接跳了下去,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此时的红步甲已越退越少,李念蹬在地上,仔细查看起棺椁的底部,这才发现,棺椁与条石接触的地方,原来有一层木制的砌层,厚度约有30公分,上面被刷上了漆黑的颜色,如果不是蹬下仔细观看,并不明显,面前漆黑的木层上,有两条细爪一样的痕迹,伴随着还在往下流动的液体,证明,有东西就在附近,李念紧握m9,示意章寒天赶紧挪一挪,郭正庭刚好从铁链上下来了,两个人搀扶章雪敏正准备起身,李念猛的将m9的枪口指向他们,犹如事发突然,章寒天没有心里准备,心里大惊,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李念屏住呼吸,扣动了扳机,m9呼啸而出的子 弹打了过去,谁知,那东西竟如鬼魅般,一闪而过,子 弹从章雪敏的背后击向了远处的石墙,声音清脆而沉闷,近距离的射击竟然打空了,李念简直不敢相信,快速的跟了过去,章寒天和郭正庭抬起人也闪到一边,让出了足够的博斗空间,李念把手里的黄金砖扔掉,全神贯注的双手握枪,准备随时再次扣动扳机!

顺着条砖的边沿,李念绕到了棺椁的另一头,奇怪的是,没有寻到任何踪迹,便示意杨德贵利用高度,赶紧再向四周看看,而杨德贵现在的位置其实很尴尬,正处在棺椁的对角,也就是悬挂铜棺的龙脚下方,仍有三分之一的棺椁侧面是看不到的,李念的视野刚好与他重叠,所以,这个制高点,并不能看见全貌,没一会,李念就意识到了,便继续向前寻去,杨德贵也认真的盯向另一边,因为双手紧抓铁链,所以腾不出手给李念火力支援。

就在李念即将走到对面的棺椁侧面时,那满是黄金的内棺缝隙里,一个红影像风一样窜上了铁链,杨德贵防备不及,只觉得背上有什么东西爬过,那毛骨悚然的接触感,让他恐惧至极,双手一松,整个人从上面掉了下来,摔的是'嗷嗷'惨叫。

李念来不及理会,连忙调转枪口,只见那龍纹铜棺只剩下轻微的晃动,棺角处下沉的铁链,因为失去了杨德贵这个重物,也恢复了平稳,悬棺的四周已看不到任何的踪影,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血木红棺里的东西就在龍纹铜棺上面,只要守住上方,暂时应该没有大的危险。

李念这才想起章雪敏他们,这女孩的身体真让人担心,便走近看了看,章寒天和郭正庭正守在两边,见李念过来,郭正庭说道:“我们要想办法把铜棺上的东西赶下来,时间久了,怕是要变异的,还有龍纹铜棺,如果里面有尸身就槽了。”

“郭老爷子,恕我多嘴,您刚才的话还没说完,这东西到底什么来头,你为什么这么惧怕,还有,章雪敏的身体里,是不是有大祭司的灵魂?”

“这...”

郭正庭一时语塞,竟说不出话来。

章寒天站起身,说:“李念,确实有一些事你是不知道的,但眼下不是解释的时候,如果能脱离险境,我会如事相告的,但是眼下,需要把那东西赶下来,还要擒住它,不然,一切都是白废。”

“眼下我们四个人都困在冥冢里,可谓是生死未卜,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擒一个怪物?难道我们不能先想办法出去吗?”李念十分不解。

章寒天看了一眼章雪敏说:“小敏只有这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救她。”

李念突然想起了三十而终的预言,花一样的年纪,确实太残酷了,如果就此出去,怕是会后悔一辈子的,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特别是...,算了,李念不再反对了。

可那鬼魅一样的东西,像是有智慧一样,难以捉摸,如何才能擒住?在铜棺之上还悬有四根铁链,全部都通向屋顶,即使没有铜棺,那通顶的铁链,就足以让它逃之夭夭,况且,我们也没有如此敏捷的身手,李念把这些顾虑都说了出来。

郭正庭突然伸手拍了拍他,“李念,你身上的八门玉,可以引它出来。”

“八门玉?为什么?”李念完全的糊涂了。

“唉,你身上的八门玉,其实就是地脉之石的碎片,那逃出去的东西,应该是地脉之石的精灵,当初,地脉之石碎裂的时候,大祭司把它封在了血棺里,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重塑地脉之石,恢复鬼域的繁荣,但它其实还有一个用处,就是解除鬼域的咒诅,相传地脉之石,是鬼族立于天地的契约。它所蕴含的能量是巨大的,所以大祭司才会生出邪念,妄想用它燓天。”

“什么,八门玉是地脉之石的碎片,那我们李家所传承的,一直都是鬼域的东西,难道鬼域真的是神族?”李念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章雪敏咳嗽了两声,用极为虚弱的声音说:“李念,你没必要为我冒险,鬼域其实不是神族,用科学的话讲,鬼域只是一个比较老的族群,因为拥有地脉之石的特殊力量,所以才会被神化,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人的欲 望,鬼域就是没有看透这一点,才会毁灭的。所谓的藤妖也是因为被地脉之石的能量辐射,所产生的异化,这些,在棺椁上的漆饰,有断断续续的记载,所以,这一切皆是贪欲所造成的。”

说完,章雪敏让父亲别再为难李念,就让自己听天由命,顺其自然。

李念低下了头,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微微一笑,一把就扯下了八门玉,掏出匕首,在手上划了一刀,然后握紧掌心,让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门玉上,顿时,八门玉泛起了微微的红光,随着血液越来越多,八门玉也越来越鲜红,将李念整个人都包裹在红雾里。

其余的几个人都极为震撼,杨德贵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他开始为李念担心起来...

龍纹铜棺的边缘,一个雾蒙蒙的影子,正紧紧的注视着下方,看到越来越大的红雾,直接纵身就跃了下来,李念一直警示着四周,看到那纵身而下的东西,迎面一个侧扑,将它紧紧的扑在怀里,大声的喊大家过来帮忙,岂料,那东西竟化做红雾,随着周围的雾气全部进入到八门玉里面,李念眼看着从手里消失的东西,心急万分,却无可奈何,只见八门玉已经变成了一块通透的玉体,里面有一个若隐若现的红色胎儿!

郭正庭跑了过来,看到如此的八门玉,顿时眉开眼笑,章寒天也是冷冷一笑,李念正觉奇怪,只觉得头被敲了一下,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剧烈的疼痛,让李念的头像炸烈般的难受,他用力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被绑在三足鼎上,面前章寒天和郭正庭正注视着他,杨德贵则坐在棺椁底下,一言不发,李念不解的问道:

“章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念,谢谢你带我们来到这里,下辈子投胎做个聪明人!”章寒天冷冷的说。

“我们都被困在冥冢里,你这样做算是自相残杀吗?还是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哼哼,小伙子,你太稚嫩了,等我们完成冥冢最后的献祭,神门自会重新开启,而你,就是最好的祭品!谢谢你帮我们擒住地脉精灵,哦,忘了告诉你,地脉之石还藏着不死的秘密。”

“哈哈哈”郭正庭和章寒天一起大笑起来。

“哼...”李念苦笑一声,眼睛看向一边,看来世间险恶,人心难测啊,没想到他们竟是一群披着羊皮的豺狼,现在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陷阱,都是他们算计好的。李念万念俱灰,但是又纠心一样的痛,难道她...

李念环顾左右,却没有看到章雪敏的身影,正想开口问,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清脆且甜美,“李念,对不起,你是世上唯一能开启八门玉的人,所以,你也是大祭司一直等待的祭品,别怪我。”

李念苦笑,眼中多了些泪水,听声音,章雪敏并无大碍,看来,所有的人都在演戏,而他,就是那个看戏的人,有时戏太真了,人就入境了,命运无常,可是谁又能预料。

“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开始吧!”郭正庭说完,将附有胎盘的八门玉,置于三足鼎里面,拿出一把奇怪的利器,上面蟒蛇缠绕,狼形开口,阴冷的刃口在寒光的反射下,有一个细致的符图,那是鬼符!最邪恶的东西!这利器本是郭正庭祭祀莫洛河时用的,没想到,此刻是用来结束李念的生命,只见他双手举起利器,猛的扎了下去。

利器刺破肉体的声音,传遍了李念的全身,冰冷而无情,在鲜血喷涌的瞬间,疼痛也剧烈起来,这是一种失去灵魂,掉下万丈深渊的恐惧,呼吸越来越急促,李念双手紧握,痛苦的挣 扎着,眼前模糊的视觉里,他看到章雪敏正从后面走了出来,李念的眼角湿润了,其实他的心里清楚,之前的沉默,让他想通了一件事,为救章雪敏,他愿舍弃生命,只是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

章雪敏抬手抡起一根东西,砸向了李念,他立刻就失去了知觉。

祭祀的仪式开始了,郭正庭将那双玉眼放在手里,大声念着鬼域古老的献祭词,

“燓烧万物的火神,张开吞噬星空的眼睛,遥望远古四方的魔灵,开启混沌世界的大门...”

突然,冥冢顶上,一个白色影子,呼啸着扑了下来,郭正庭和章寒天猝不及防,吓的后退了两步,定晴一看,正是在铁链桥上的白影血尸,只见它单手抓起李念,跃到棺椁之上,顺着下垂的铁链爬上铜棺,然后,从龙脚的悬链上,直奔屋顶,几个人这才注意到,头顶的绿色琉璃瓦,早已被掏出了一个窟窿,白影血尸凭借身体敏捷,'嗖'的一声,消失在屋顶!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千霞百灯之重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