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X病毒 > 正文
第一章 骇然
作者:一支烛光  |  字数:6978  |  更新时间:2018-04-01 14:43:08 全文阅读

Z国J市边境名为黑森林的地方,此地是一条走私偷渡频繁的地带,贩卖人口、黑吃黑、枪战在这里可谓发生频繁,Z国边境辖区内的驻守军人巡逻队每年都在不断扩编,捕获的毒品与枪支弹药也不在少数,只是这阻挡不了寻求巨大利益的走私犯,Z国可是一块国际市场上未尽开发的大蛋糕,双方的遭遇战时常发生,有许多巡逻士兵中枪受伤,甚至殉职。

正午时分,夏天最热的时刻,一辆改装过的吉普车碾着茂盛的草丛一路开到黑森林外停下,身材高大的古峰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提着沉重的挎包下车后望了下眼前茂盛的树林,树林上方被阳光照射的一片金黄,光线却穿透不了茂盛的枝叶,导致树林里较为阴暗,视线严重受影响。古峰闭着双眼闻着清新的空气,内心感慨道:“回来了。”

驾驶位上坐着的高大白人嚼着口香糖打趣道:“兄弟,祝你一路顺风,可别被前面出现的小羔羊逮住,到了指定地点有车可以直接让你走完剩下的路程。”

古峰背对着白人挥了挥手走进树林,周围静悄悄的,阴暗的环境中隐约听见汽车发动远去的声音,半过多小时后,已经进入Z国地境的古峰绕开走私犯们经常经过而形成的小路继续前进,突然前方的草丛剧烈晃动了一下,古峰迅速警觉的蹲身靠近一个大树后申头仔细的打量着前方,右手下意识的慢慢拉开左手中的挎包从中掏出一把装有消音的手枪。

古峰一动不动,紧盯着前方草丛,这时伴随着一声断断续续的嘶吼声,一位穿着破烂布条完全看不清原来什么品牌衣服的男人冲了过来,披头散发下的面容让经历过这么多年枪林弹雨的佣兵生涯的古峰也不免心中一惊,前方男人散乱的头发下是一张严重腐烂破败的脸庞,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缺少眼珠的空洞双眼下张开的大口中布满了根本不可能是人能长出来的狰狞利齿,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嘶吼声冲着古峰的方向扑来,随着距离缩短到二十多米,古峰甚至能清晰的看清其口中飞溅出的粘液。

就在古峰准备举枪射击的档口,远处传来密集的沉闷声,古峰凭着声音就能断定这是两把配有消音的冲锋持续不断的全力扫射,怪异男子在冲锋枪的扫射中,向前飞奔的身躯因持续不断射入体内的冲击力偏移前冲方向侧身倒下,随后草丛中陆续传来脚踏野草的碎碎声。

古峰飞快的扫视了一眼后赶紧收回目光偏头不再看向那方区域。

随着声音的接近,古峰隐约听到一声略显稚气的男性声音小声说道:“吴队,目标已被击毙”

随后前方十五点方位传来一声厚重沉稳的男性声音道:“小胡留在原地,其他人警戒”小胡用着略显稚气的声音回复到:“是”

草丛前方陆续传来响动,片刻后就没了动静。

这时吴队说道:“小刘联系大队,任务已达成,请求车辆前来装载撤离。”前方警戒的小刘应了一下摸出通讯设备:“大队大队,目标已被二小队击毙,请求派车辆前来装载撤离,地点是走私3号道中段向左偏移60米,收到请回答”见到通讯设备毫无反应,小刘又再次叙述了多遍,这时吴队走了过来到:“你这兔崽子怎么回事?这么重要的外出任务居然不检查设备是否正常?”

小刘憋红了脸小声道:“吴队,出发前我多次检查过一切正常啊,与兄弟们校对时吴队你可是知道的。”吴队说出那话后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看了看小刘手中通讯设备上闪烁的运行灯,拿出自己的联络了一遍,一样毫无反应,这时经验丰富的吴队心揪了一下,警觉的小声道:“小胡,赶紧拿出裹尸袋把任务目标装起,该区域有人埋伏,通讯信号已被屏蔽,危险程度提升到一级,不想把命丢在这的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大家赶紧撤离”

听着吴队严肃的话,小胡装尸体的动作僵了一下,接着又快速动作了起来,体现出了Z国军人优秀的综合素质。

草丛中的动静渐渐远去,十来分钟后不远处的古峰扭了扭因持枪戒备状态而略显僵硬的右手,皱眉细想了一下见到恐怖男人的一幕,枪林弹雨的经验使古峰直接断定了那已经不是活人,可不是活人又是什么?难道Z国开始了惨无人道的生化试验?还是人体生化试验?从那群训练有素的士兵口中已经明白对方Z国军人,而且此次任务目标就是那个恐怖男子。想了想,古峰摇头,就算Z国在做生化研究,那和他又有何关系?古峰蹲着前行了二十多分钟后,终于在指定地点发现了一辆破旧的摩托车,看着这辆破旧的摩托车,古峰内心感慨了下:果然蛇有蛇道,一次性用品还算厚道的加满了油。

一天后,J市祥和陵园一处写有方志国的墓碑前,古峰在这已经站了1个多小时。

“方哥,我回来了,你别担心静怡,一切有我在,安心的歇息吧。”

说道这,古峰不禁回想起那难忘的一幕:在枪林弹雨中,饿狼佣兵团的古峰因上级情报有误导致被目标埋伏一路潜行拼杀至林中时,在山上负责掩护的狙击手方志国与叶华汇合后赶来支援,在三个方向都有敌人不断收缩围剿的情况下,三人都已经明白其他同伴已经牺牲。

不断回枪射击的古峰朝左右不断奔跑的两人怒吼道:“你们干什么吃的,有埋伏居然都发现不了,随我一起的兄弟们都已经牺牲了,牺牲了。”最后一句已经是大声怒吼。

就在此时,方志国凭着多年的狙击经验飞快的扑向古峰,随着一声子弹突破音速的狂野风啸声入耳,古峰感觉到左胳膊一痛,接着方志国身上的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两人的身体,古峰睁大了布满鲜血的双眼望着方志国渐渐无神的双眼,瞬间反应过来一个反扑抱着方志国滚入旁边的小土坡后面,抱着方志国的脑袋声音急促道:“老方,老方,你会没事的,醒醒,千万别睡过去啊,方哥,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你天天挂在嘴边的漂亮女儿还等着你回去照顾呢,你可别丢下她不管啊。”

古峰一边说道,一边看着方志国左胸口不断喷涌出的鲜血,急忙用手按住方志国左胸上的伤口,可是怎么按都有鲜血不断涌出,说的话到最后变成啜泣的颤音,方志国的心脏明显被狙击手击穿后继续射入古峰的右胳膊,这样的伤势能有口气交代遗言都已经是生命力顽强了。

可能是听到女儿的字眼,虚弱的方志国渐渐睁开双眼,死死的盯着古峰,缓缓的举起右手扯下胸口的处项坠,握住古峰的右手后不断颤抖着,接着目光祥和的转望向蓝蓝的天空,接着嘴角慢慢弯起,眼中露出一抹慈爱,好似已经看到了青春靓丽的女儿飞奔向怀中喊着爸爸的情景,渐渐无神的双眼充斥着不舍与遗憾的缓缓闭上。

古峰呆滞的顺着方志国的目光看向天空,反握着方志国无力垂下的右手,这时叶华灵敏的翻滚过来急促道:“老方,伤势怎样?峰,老方他”话语随着目光迅速的下移到方志国左胸一个硕大的洞口时停顿了下来,那明显是只有狙击枪才能造成的伤势,叶华满脸的不可置信,经验丰富身手超凡的方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倒下?这次任务过后就打算退休回国陪伴女儿的方鬼就这么倒下了?古峰收回目光,迅速焦距在方志国的脸上坚定道:“方哥,我欠你一命,这命我会还的,一定!爆狼,走,我们杀出去。”平复思绪,古峰湿润的双眼目光坚定的看了墓碑一眼后大步离去。

J市,充满着青春气息的华大科技大学像往常放课一样进出着各色青春靓丽的青年与少女,三三两两的步入不远处的各家餐馆。一位打扮帅气时髦的青年陪着两名靓丽女子不断诉说着什么,不过看长相可爱的少女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并不待见这位小帅哥,另一位容貌精致淡雅女子以保持距离的微笑时不时的看向旁边这位小帅哥,希望他能读懂其中的意思知难而退,可是容貌精致淡雅美女忽略了她自身的魅力,笑容看在小帅哥眼里却成了一种动力,更加卖力的说着一些笑话以博取美女芳心。

“静怡,听华大的哥们说这附近又新开了一家特色餐馆,环境优雅,菜色一流,我亲自品尝一次后那叫一个赞不绝口,今天我们就去那用餐吧。”

可是两名美女根本就不接话,按常理,其他男生遇到这情况只能灿灿的借口离开,可是小帅哥厚着脸皮跟着两位美女前行,口水飞溅,那叫一个热情。

就在可爱少女快要发飙的时候,突然发现身边的静怡突然站定不动,不由顺着静怡的目光看向一位打扮普通,身材高大的男人,简单的黑色衬衫绷紧的印出一身充满爆发力的腹肌,又不显得夸张,均称的高大身材配上黑色紧身长裤和黑色皮鞋,配上一副黑色墨镜,这样简单的穿着和校园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但是又不像黑色会混混的风格和气质,随着可爱少女仔细的看清对方一双剑眉下高挺的鼻梁与菱角分明的五官时,不由小呼了一声,接着赶紧双手捂唇紧张的望向身边的静怡,发现静怡还是一动不动的望向对方时才慢慢的恢复心跳。

旁边早已停止口水飞溅的小帅哥已经忍不住的上前追问静怡:“他是谁?”静怡没有回答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墨镜男子,盯着墨镜男子胸口的项坠问道:“他在哪?”

墨镜男礼貌的摘下墨镜露出明亮有神的双眼,尽量使语气轻柔的说道:“你好,我叫古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是我的联络方式,我等你电话。”

说着递出一张纸条让方静怡收下后迅速的离去。追上来的可爱美女夸张的嘟啷到:“哇,哇,哇,静怡你毫无动静的就拿下了这么有型的大叔,连我都瞒着,太不够意思了,难怪你平时对其他男生正眼都不瞧一下呢。”

旁边听到这话的小帅哥脸一下就绿了,自己辛辛苦苦半个学期每天按时来到华大追求的心仪女神居然已经有男人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没有换来女神的几句对话,可笑的是自己还认为这才是让自己死心塌地放弃一大片森林的心仪女神应该拥有的气质。小帅哥憋红了脸怒声问到:“方静怡,他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然而早已思绪不宁的方静怡哪还管的了身边某男的问话,匆匆对着可爱美女说了句:“香儿,我有急事先走一步,回头再跟你解释。”然后匆匆搭车离开了。望着方静怡急匆匆的离开后,可爱少女怒视了一眼小帅哥后哼的一声独自离去,留下一脸愤怒的小帅哥停留在原地。

此时的方静怡脑海一片混乱,送给父亲贴有自己头像照片的项坠为什么会落入一个陌生男子手里,父亲远在M国,加上近期始终联系不上父亲,已经与父亲断了联系的方静怡心系父亲安全快速的拨通了墨镜男子的电话号码,手机嘟嘟两声接通后,静怡毫不犹豫的快速说道:“我爸爸现在在哪?你想怎么样?”听着方静怡急切的问话,古峰说道:“我在帝皇酒店9056号,来了你可以知道全部。”听到对面回答的静怡紧追着问道:“什么?嘟嘟。”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一阵忙音,“混蛋”一向安静文雅的静怡这时也不由得怒骂一声,又转头向司机道:“师傅,帝皇酒店,快点,谢谢”旁边的司机又再次仔细的瞧了瞧旁边靓丽的美少女,估摸着其年龄后摇了摇头加快速度驶向帝皇酒店。

帝皇酒店9056房间,古峰站在90楼层高的全景玻璃窗前俯视着眼前的高楼大厦,握着红酒的左手有规律的轻缓的摇晃着,没多久门铃声响起,转身开门的古峰望着静怡稚嫩精致的面容柔声道:“静怡,进来吧。”

方静怡一愣,小心观察的走进房间后问道:“你从哪知道我名字?你又是谁?我爸爸怎么样了?”

古峰走到落地窗户前的茶桌椅上坐下后道:“把门关上,过来坐下, 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静怡依言关门进入后坐在古峰对面打量着对面的男子,内心捉摸不透时。古峰已经轻柔的说道:“我和你爸爸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是性命相交的兄弟,和他相处的时光听到最多的字眼就是小静怡这三个字,时常能从他的眼中看出对你的思念。今年5月份,方哥说他准备回国退休了,我很是为他高兴了一阵,谁知道突然来了一笔利润非常大的订单,方哥决定做完这笔生意后再准备回国退休。就在我和他完成生意的途中,方哥为了推开快被车辆撞上的我而不幸撞飞,将方哥送到医院急救时,方哥亲手把这项坠交到我手中并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你后就去世了。”

“你骗人”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时,方静怡内心犹如晴天霹雳般,身躯摇晃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认为不可能,从小那么爱她宠她的父亲怎么会去世?怎么可能就这么残忍的丢下她?

“不可能,你骗我,你是骗子,这绝对不可能,呜呜。”一边说着,方静怡一边站起摇头缓缓后退,泪水已经挂满了脸庞,抽泣中,静怡猛的看向坐在椅上的古峰,冲过去拼命捶打着,还我爸爸,你这该死的骗子,还我爸爸,边打边叫喊的方静怡崩溃中一把被古峰心疼的搂入怀中,轻拍着静怡的背部柔声道:“静怡,对不起,我原本可以隐瞒一段时间,可是那对你太过残忍”

哭泣中的方静怡本能的挣扎起来,脱离古锋的怀抱后恨声道:“你还我爸爸,为什么死的是我爸爸而不是你?我恨你,我恨你!”说完方静怡转身开门跑了出去,古锋听着方静怡那声:为什么死的是我爸爸不是你时,心中一痛,是啊,为什么死的那个不是他?为什么死的那个反而是拥有这么一位漂亮女儿的方鬼?

“啊”古锋仰头狂吼了一声,吼出了近段时间压抑在心中的悲愤。

方静怡离去时没关门,一位中年西装男士怀抱着精心打扮过的浓妆美女路过时吓了一大跳,暴怒道:“吼尼玛比啊,哭丧都没你这么大声,小爷的兴致全被你毁了,信不信小爷一个电话立马有人过来把你丢”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发泄中的古锋听到哭丧两字立马从椅子上暴起,野兽般通红的犀利眼神看得中年男士心中一惊,正打算丢下狠话开溜时就看到对面身高最起码一米八的古锋迅速冲到身前一手掐住其喉咙。

“咳咳,放手,你这滚蛋。”中年男士双手拖住古锋掐住喉咙的右手使劲想掰开,可是这手就像钢筋一样坚硬,怀中女人早就在古锋冲来时下意识脱离中年男士的怀抱向后退开,看到古锋掐住中年男士的右手肌肉鼓胀,慢慢将其提起时,已经开始缺氧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士眼看着快要翻白眼时,“啊”的一声尖叫后,浓妆女子惊慌的大声喊到“来人啊,要出人命了,你快松手啊”尖锐的声音加上刚才古峰的一声大吼,终于有许多人打开房门查看究竟,此时满脸凶锐的古锋慢慢恢复冷静,手一松,中年男士直接摔坐在铺有厚厚地摊的过道上,毫无形象的扶着脖子剧烈喘气着,古锋皱眉看着周围陆续前来看戏的群众,转身回房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中年男士这时喘过气来,愤怒的看了一眼房门上的9056,挣扎着起身,这时浓妆女子赶紧上前搀扶。“滚开”被一个自己玩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女人看到这么丢脸的一幕,身为男人应有的尊严好似被这女人羞辱了一般,大声向女人怒喝道。

女子还不知道男子为何会对自己发怒,继续上前关心的问道“王总,您没事吧?我扶您回房帮您揉揉”

这话一出口王总就怒吼到“我叫你滚没听到?这事没完,今天这杂种别想走出帝皇半步,到时我要让他知道在老子面前狂的代价”王总凶恶的放出狠话后又瞪了女子一眼,气势汹汹的走向电梯口离去,留下满脸委屈的女子不知如何是好。

J市陈氏集团天宇科技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年近五十的陈浩一身蓝色西装端着一杯顶级咖啡站在落地窗户前,透过光洁的钢化玻璃反射可以看出虽然年近五十依旧不失英俊的面容此刻满脸忧虑的沉思着什么。

此时传来两声敲门声,接着一位高挑的年轻女秘书进来躬身道“陈董,外面有两位自称军官的先生找您,证件我已看过,没有问题”前凸后翘的高挑身材配上还算漂亮的年轻脸蛋,刚才微微躬身时乍现出的深深事业线,散发着浓厚的诱惑力。

陈浩转过身淡淡道“让他们进来”然后坐回总裁椅上的陈浩整理思绪,看着女秘书开门引入的两位中年军官连忙站起身客气到“赵将军,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旁边这位是?”

陪同赵将军进来的中年清瘦男子带着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此时听到陈浩问话不等赵将军回答直接斯文的回应道“范中才,国家科研单位”陈浩看了看此刻表情并无异常的赵将军,内心已经对范姓男子身份有了一定的评价,忙笑道“陈某很高兴认识范先生,请坐,快请坐,我们坐下慢慢谈”

陈浩忙走到范中才身前与之握手后又指引两位军官坐下。此时高挑秘书又再次进来单手拖着一精致茶盘,三杯上好的热茶被其躬身放在茶桌上后又自觉的退了出去。

这时赵将军才慢慢的开口道“现在情况不容乐观,各国高层已经在第二次秘密集资开始囤积各种物资”

陈浩听到这话,哪怕再有心里准备也惊慌道“为什么会这样?它们虽然可怕,可是只要阻止其扩散范围,并加以利用,在能源上可是一重大突破”

旁边观看室内陈设的范中才听到这话呵的一声道“阻止?轻飘飘的一句话,背后国家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经过国家科研组加班加点的研究调查表明这种比真菌还渺小的生物,不,是怪物,他们更本就不是地球上变异而来的,他们属于地球之外,在宇宙中不断吸收一切射线为能量来源,不断扩散到各个星球上寻找宿主以便更快的繁殖,再扩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陈浩听完范中才的话语后皱着眉头望向赵将军。赵将军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根据实验结果确实如此,不过这么长时间的研究也让我们发现了一丝曙光,人被这种代号为x的宇宙病毒感染后虽然会很可怕,可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具有免疫该病毒侵袭的抵抗机制,让该病毒处于静止状态”

陈浩听到赵将军的话心中一松,可是随后赵将军下面的一句话如一颗惊雷炸响在陈浩心中,“另外据航天部门的信息反馈,已经证实地球外不远的星空中出现一股异常的晨雾景象,随着不断探查研究已经证实为x生物聚合在一起显示出的景象。”

赵将军说完这句话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喝尽,又道“离到达地球时间约六个月时间,这是五个月前的机密,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呵”赵将军最后苦笑一声。陈浩全身的精气神仿佛随着赵将军最后一声苦笑而流失,“赵将军此来何意,不会是专门来看陈某现在样子的笑话吧?”陈浩悲切道。

赵将军还未开口,旁边的范中才已经把来意道出:“陈先生说笑了,非常感谢陈先生第一次国家集资时的慷慨,也感谢陈先生一直以来对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这次中央派我来是希望陈先生尽快召集集团的科研力量,并拟好名单交给赵将军,虽然情况非常严峻,可是国家也有相应的措施,陈先生请尽快准备,时间只有三天”说着范中才起身又道“时间紧迫,我们就不打扰了”陈浩看着和范中才一块起身的赵将军,赵将军侧身向陈浩点点头后直接与范中才出门离去。瘫坐在茶椅上的陈浩看着手中的资料,接着迅速的拿出手机开始联络了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