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青锋煮雨 > 第一卷 冬月的云烟雪
第零章 美人计
作者:雪中红  |  字数:7078  |  更新时间:2018-10-04 15:22:20 全文阅读

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天边,我举杯欲与青天对饮,不知道天上宫殿,今夕何夕又何年?

我想乘风扶摇而去,又害怕明月宫殿太过繁华,人在高处不胜寒风侵袭。

于是只有对着自己的影子寂寞起舞,这哪里像人间那般热闹?转下朱阁,低绮窗户,明月照着倚栏听风的不眠之人。

明月啊,你不应该有恨,为何我一分别你又弯月成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自古以来都难以被成全,只愿那远方故人安好长久,与我千里共赏这当空的一轮圆月!

……

三月的春风,六月的雨,九月的落叶,冬月的雪。

一年四季的轮回总是那么美好与短暂,对于某些人来说,醉卧美人膝,在半梦半醒之间一年恍过一年……实话实说,这样的日子谁都愿意去过上一辈子。

可,

天与地,生与死,明与暗,笑与泪,欢喜与悲愁,相思子与断肠人,拥抱美人与醉卧沙场……世道对立又平行,短暂却又永恒,它是谁也惹不起,只是人生短短数十年,弹指瞬间——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岁月也无法抹去眼前的伤疤。那么故事就先从此凄凉地带开始吧。

这里三月是腥风,六月是血雨,九月开填万人坑,冬月白雪寒尸骸!

毫无疑问,除了打仗之外何来如此腥风血雨?

九月。

让人难过的九月。

秋天到了,落叶成枯,一将功成万骨枯!

对于农民来说,秋天是丰收的季节,硕果累累,皆大欢喜。付出之后的回报当然是欢喜的。但对于多愁善感的人而言,秋总是悲的,树叶辞别枝头,花凋零,草枯萎,迤逦成悲满城伤。

多愁善感的人分很多种,但这些行军打仗之人一定一定是其中之一: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成就一场巨大的胜利,却直白残忍来说,流了很多很多血,死了很多,很多,很多人。

……

秋初,剑门关。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关也被火药炸成残垣断壁,大小剑山之间架筑飞梁阁道也残破不堪,不过有人正修补的及时,他们不是工匠而是穿着战甲的兵卒。

此道不修理,如何上那金牛蜀道?

不知不觉,落日残阳,是秋后的黄昏。这里的山实在太高太多,它门挡住了残阳落日,只留一点儿余晖供人惋惜。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想爬上去欣赏个够,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不现实的。而对于他更万万不可能——他坐着轮椅,静静地停在剑门关的残垣断壁下,是个身着青衫的年轻人,弯眉毛,大眼睛,高鼻梁,是个很好看的人,最特别的还是他的嘴巴,嘴角不笑的时候也是微微上扬的,还是个喜庆的人呢!

可当下这喜庆的人却愁眉苦脸地望着眼外的群群剑山……偶尔间一片落叶慢悠悠地从空中荡下,恰巧他的手心中央,他眨巴眨巴眼睛,才长叹一声道:“总算是结束了。”

从去年落下大雪的第一片开始,白云城出征罚蜀,直至今年落在手头的第一片树叶,整整一年了。

能在一年之内就将易守难攻的蜀山所平推,那定是君王卓越,将士勇敢,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有个聪明的军师。

诸葛三生,天下第一聪明人。

“我聪明,诸葛家好似没有哪个男人是笨的。”诸葛三生眼睛一转,自夸道。

“但据我所知,诸葛家没有男人二十三岁便坐在轮椅上的。”

这一语从何而来?

诸葛三生左顾右盼也摸不着头脑,可有人却在前头敲了敲他的脑门,取笑道:“第一聪明人,你可真笨,我在你前头呢!”

来人似一支白色的箭羽,落下却如一根轻悠悠的鸿毛,白来白去,白里乘风。

白成风十分洒脱地落在了诸葛三生跟前,叉着腰,揉着鼻子,一副玩味的态度。

“你这臭小子,若不是我腿脚不方便,我跳起来打你!”诸葛三生挥着拳,可是打不着。白成风不以为然,竟点头挑衅道:“欺负的就是你腿脚不方便,你若不服,来打我呀?”

诸葛三生咬牙发狠,却笑着威胁道:“你给我等着,我总有治你的法子!”

白成风却‘噗呲’一声笑出,赶忙从腰间取下一个酒袋,丢给了诸葛三生算是赔不是,他又纳闷道:“哎,我说,你这天下第一聪明人就是这习性啊?一点儿都不矜持呢?”

“咋叫矜持?老学究模样啊?蓄一把青须,终日不苟言笑,活得才叫他娘的累!”诸葛三生边说着边接过酒,先扒开瓶塞闻了闻,再摇了摇,又口头嘟囔了几句,却道:“这是什么酒?我怎么从来没喝过,闻起来像是马尿的味道……”

白成风嘴角微翘,道:“从雪月楼里带出来的,花酒!”说着他又挑了挑眉梢,坏坏一笑:“楼里的那些姑娘就是拿酒灌你,酒烈,三口下肚便会冒上火气,后劲儿大,你劲儿也大!保证是让你翻云覆雨缠绵到天明……”

“去你的,你才需要壮阳!”诸葛三生虽是骂着,但酒却未丢还给白成风,只见他舔了舔嘴唇,举着酒袋先道:“老子先尝一小口试试看……”

善饮之人只要手里有酒,开口少不了三大口,诸葛三生仰头倒灌,鲸吞之势,几大口下去喝了整整半袋!

这半袋子酒数不清是几斤几两,那三口便能销魂一夜,这半袋子是看来……

“真得劲儿!好久都未喝上这么烈的美酒——老子竟喝出了一百个女人的味道!”他抹去嘴角余迹,心也有余迹,不过他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真的要醉了。

他还没醉呢,眸子还清明得很。

他又将瓶塞摁紧,将酒袋丢还给白成风,才说道:“咱现在还是年轻人,做不得多愁善感的事,那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事就留给三十岁后的自己。”

白成风接过酒袋,犹豫着是否喝上两口,可最后想着是算了,于是将酒袋捌回腰间,闲谈道:“那这么说来我们都还有七年的时间足以去洒脱——你呢?怎么打算?”

诸葛三生欠了欠身子,伸了个小懒腰,指着前边儿还在修补栈道的士兵,道:“战事才刚刚结束。蜀道若不修补好,那此战完全就没了意义,更重要的是将士们的遗骸要寻回来,人嘛,总是要入土为安落叶归根的……”

说完,他的眼眸中落下了些许悲意,即使看惯了也觉得悲。

白成风摇头叹道:“燕青叫我来此地问你,要多久,具体是多久。”

“他急了?”

白成风又叹:“我哪有心思去揣测他?”

诸葛三生稍有不屑:“哼,他就急了!”

白成风凝着眉,沉默了片刻才细声道:“我想你是误会他了,他或许是想看你凯旋而归的模样,为你接风洗尘呢。”

“那你得叫他等上一年半载了,”诸葛三生说着,又抿了抿嘴,思绪了小会儿也才轻叹一口气,道:“唉,那就准确说是一年零三个月,来年开春的时候我一定回去,”他睁大眼又嘱咐:“你回去告诉他,到时候老子可要跟着他吃不重复的山珍海味,喝遍天下不一样的酒!”

白成风却指着他的腿,笑劝道:“那你赶紧养好你的腿,否则想找姑娘下盘不稳可不行!”

诸葛三生道:“燕青这辈子怕是连大姑娘的手都没碰过,他绝不会找姑娘消遣的。”

白成风眯了眯眼:“你碰过?”

“切。”

他也没碰过。

“哈哈哈……”白成风大笑着拍了拍自己胸膛道:“老子碰过的女人比你碰过的男人还多,我带你去找姑娘,各式各样的都有……要是你还不满意,找南宫书,他身边的女人必定不会差!咱是兄弟,捞上几个准儿得行!”

诸葛三生嘿嘿一笑,摆手道:“不讲究,不讲究……”

言语间,夕阳西下,塞雁南飞,蜀地日落得很干净,黑也黑得很利落。

诸葛三生借着最后余晖望了一眼剑门关内,落寞地抽了抽车轱辘,又对身旁的白成风道:“推我回去吧,今儿我特地嘱咐石勇上山打野味了,而且军中今夜会摆庆功酒,留下来吃。”

白成风推他回,竟笑道:“石大将军还会听你的话?怕是人家自愿上山捞油水的吧?”

诸葛三生‘切’过一声道:“他就算英勇神武,最终还不得折服在我的聪明智慧下?这是我的本事,他佩服老子!”

白成风耸了耸肩:“那小子仗着有三两莽力气,在学校可没少欺负我,待会儿遇见他打脑壳得很!我还得躲着点儿先。”

诸葛三生却道:“你怕啥子?他喝酒易醉,醉了就开始出洋相,上次还脱衣服大唱将军令,调侃调侃,没啥大毛病。”

白成风似有诉苦:“听你这一席话,军营中里可真好耍,哪儿像我们也许过不久咯还要去北方杀几个人,还是公孙羽的鹰犬。”

诸葛三生皱眉轻斥:“真是一天没事找事做……”

白成风叹道:“怪不得他,若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若你换做是我,也会这么去替他做。”

诸葛三生轻呵道:“我现在就在替他做!况且咱这军营里的兄弟都是刀口血海里淌出来的,劫后余生,该纵情就得纵情!”

白成风接二连三地直顾叹气,不想言语,也不知所言……诸葛三生却忽然搭着椅背上的手,坚定道:“燕青是个什么人我一清二楚,你们再奔波上一年,把自己的命看好咯!等老子回来重组聚散流沙!”

这不是一个聪明人表现的轻浮,是自信!他又道:“而今蜀山已灭,后顾之忧已平,来年归去,结世家传承,组聚散流沙,内修政要,外邦各城,以白云城为主,三步定天下,以再还一个盛世南国!”

白成风只道:“挺好。”

“这么敷衍么?难道你不相信我?还是认为我诸葛三生纸上谈兵?哼!”诸葛三生拗着嘴,三连问还带着一声不服。

白成风赶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方才是走神了,我在想燕青的事呢,”他顿了顿,再道:“你不知道现在他整日都把自己关在城墙上,看不尽自己的天下呢,再这样下去我怕你出师未捷,他先变了。”

诸葛三生倒不反驳此话,他扭头神秘地望着白成风,脸上挂着一展坏笑道:“嘿,老子倒觉得他是寂寞了……”

白成风咬着唇与之目光交错,思绪良久后他‘啪’的一鼓掌,心领神会,凭空惊呼道:

“英雄难过美认关!”

诸葛三生也拍手叫好:“是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于一身——再强的男人也需要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若是给他伺候好了,头天脚杆子打闪闪,还有力气站在城墙上看风景不成?”

“这才符合他白云城主的身份嘛,那就这么着了!”

诸葛三生赶忙提醒:“哎对了,你可得悠着点儿,这蜀山刚破,矛头与骂名都指着他呢,杀他的人肯定多得很,小心美人计。”

白成风拍了拍自己胸膛,潇洒肯定:“这种事,我拿手,你放心,交给我,准儿没错!”

……

一年后,整整一年,落叶辞树,百花杀,是满城的凄凉,是秋末了。

这里是白云城,白云镶边儿上,青瓦上琉璃,丹青墨色之景,嫣然是一座刻在画中的美丽城市。

此刻城墙上站着一个人,身材高大,气宇不凡,最为特别当属他那双剑眉下的眸子,深邃中还有若隐若现的悲和寂寥。

一身鎏金贴边的丹青回龙袍,由此可见,是君王矣。

“咻!”

有人来了,从天上来,如一根带着羽毛的箭。是个年轻的男子,白袍,腰间捌着一把剑,他就飘飘然落在君王身旁。只见他颔首,微微行礼道:“城主,我要给您说个有趣的事。”

城主手中正把玩着一记酒杯,杯中是无酒的,也许是酒被喝光了,他并未瞧身旁的年轻男子,依旧放眼望着城外的大好山河,从这里百里开外都是他的,而一百零一里以后也会是他的。

忽听他轻声反问:“你觉得我对什么有趣?”

男子与他同看白云城外的大好山河,道:“无可厚非,你对权利感兴趣。”

他犹豫了片刻,会心一笑:“如此天下,谁又不想要?谁又看得厌?”说着他又问:“还有呢?”

男子指着其手中的酒杯道:“你还对酒感兴趣。”

    “人生无酒,就无人生。”说句实在话,没有酒他真的活不下去。

男子眼睛一转,又道:“有酒就必须得有陪酒的女人,所以你一定还对女人感兴趣对吧?”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对女人感兴趣,”他一声浅笑,却又摇头道:“但我这人比较挑剔,若不是漂亮的、倾城绝色,我是不会对她感兴趣的。”

男子拍手叫好道:“巧了!我说的这件有趣的事是关于一个漂亮的女人的。”

他挑眉:“你每次都说那些女人是漂亮的,可我一个都看不上眼。”

“这次的女人不需要你看上眼。”

“哦?一个看不上眼便能让我感兴趣的女人,”燕青用余光瞥了身旁的男子一眼,似有问道:

“……她该不会是来杀我的吧?”

男子目光一怔,几分不安从眼中稍纵即逝,过后他干笑了两声便从怀中取出一把闪闪发亮的轻钢小刀,他递给城主道:

“她的确是来杀你的,喏——这把刀,是她用来杀你的刀,上面涂了毒,剧毒!”

他接过刀,微眯双眼,又动指弹了弹刀身,轻钢颤音,浑厚沉韵。他大赞道:

“好锋利的一把刀,好毒的一个女人!”

男子道:“不过你放心,我已将她生擒,正等候城主大人随时发落!”

他深深了吸了一口秋末的清气,嘴角微翘,淡声道:“今晚将她送到我的房间来。”

“啧啧……”男子砸了砸嘴,献声又问:“需不需将她洗净?再用轻纱遮羞,并灌下两包能使她浪荡一夜的面面药,最后将其裹在鸳鸯绣被中给您送来?”

不知为何,他只是轻声一哼,摆手道:“趁人之危是小人所谓,堂堂一城之主怎能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你只需将她原模原样的送来即可。”

“然后呢?”

“你就这么想知道然后?”

男子颔首,谦卑请罪:“这……小人只是见城主大人头一回这么中意一个女子,稍稍关心而已,是我不该多问。”

不知为何,他又笑得胸有成竹,且执着刀细说道:“你这么想知道然后,我就告诉你——我要将她用麻绳绑在床上,先羞辱一番,再为她松绑,并将刀还给她,手把手地教她来杀我,”说到这儿,他摇了摇头遗憾道:“她必然杀不了我,反之精疲力竭,最后我再握其手,搂其腰,轻吐一口气,她必定吓得头一回——头一回必定撞进我的胸膛,她自己投怀送抱的,这就怪不得我了,那时我便能理直气壮地替她褪去衣服,然后一切都会变得顺理成章……”

“哈哈……”年轻男子扬天大笑了两声,但两声,只有这么两声。两声过后,她的喉咙还仰着,但那把闪闪发亮的,涂了毒的刀已横在了她白皙的脖颈上。

他再也笑不出。

他却笑了,笑得是那么轻蔑。

“你这是做什么?”男子心头不解,可两颗眸子却无常闪烁起来。。

他微笑,温文尔雅,城府极深,一锤定音:“你不是白成风。”

她身子不由一颤,纵使心头不服,但很快便妥协了,她也没有必要再谦卑下去,只是鼓着腮帮不屑道:“我易容得如此完美,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我有火眼金睛。”

“我呸!”

“扮成谁不好你偏要扮成白成风,他会在我面前那么谦卑,除非天塌下来,”他的眼中跳动着异样的火光,再次睥睨道:

“女人?你就是那个美丽的女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自落在你手中就是死,”她眼睛一闭,“你杀了我吧!”

他摇了摇头,悠悠感慨:“女人的确是世上最危险的凶器,比这把刀还要毒。白成风这厮最喜欢的便是漂亮的女人,你一定是勾引他,然后迷晕他,然后假扮着他来接近我,”话说如此,他抿了抿嘴又道:“所以这一切都白成风风流犯下的过错,你不过杀人未遂,这是小罪,只是小罪,罪不至死的。”

她却坳着嘴,英雄气长,又听大义凛然道:“呸!懒得听你王八念经,花言巧语。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不杀老子,老子也会自寻死去,你别想从老子口中拗出任何信息!”

这连续三声‘老子’,迫得他稍愣了片刻,小一会儿后他才拍手叫好道:“好好好,果真是个有趣的女人,这西南女儿家的十分火辣脾气,你烧得是淋漓尽致!”

他将刀抬得更高,以至托起她的下巴,再瞟了两眼其脖颈,笑问道:“小泵娘,你可知男人和女人有着很大的差别,特别是在身体上。”

她不屑去猜,可脸上却稍起了一分疑惑,于是狠狠地她瞪着眼,眼眸中有烧不尽的怒火。

可她眼眸中明明是装了一颗闪闪发亮的星,虽是隔着一张人皮.面具,但还是美,美得不像话,美得拨人心弦。

美人很多,有万花盛开之势,人的一生也许会遇见好几朵这样的花儿,但至始至终都只会选择让自己心动的一朵。它会绽放,仅为你而开。

恰巧的是,他的眼睛会读心,而她的眼睛能动人。

于是他有些心软,道:“你猜吧,若你是猜出来了我便放你离去。”

“哼。”她闭上眼,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他是成了心要为难这个姑娘,只见他竖起一根手指,道:“一次机会,一个提示,你且听好了——就是女人身上没有的,男人身上有的,突出的!你可懂了?”

她似懂非懂,眼里却朦胧了,但想了一阵子才恍然大悟。她也许猜出了什么让她难以启齿的东西,她宁死都不愿说出这个东西。只听她厌恶骂道:“我呸!原来白云城主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

“嗯?”他微微扬起下巴,用手摸了摸自己下喉结道:“这是喉结,男人才有的,突出的,白成风虽然像个女人,但他再怎么也有喉结,而你没有。我常用这招识破那些女扮男装之人。”

听此一言,这个女儿家瞬时羞愧地低下了头,她的脸应是红了,红自己的无知和愚昧。

“废话少说,赶快动刀子吧,老子士可杀不可辱!”

“刀就在你脖子上,你若要死,动一动脖子便可满足,不过我可告诉你,这刀上的毒只要沾上便会浑身溃烂,长脓疮……我见过很多女人,她们肤色稍稍黑了一些便会发牢骚,你若是长疮,那……”

“哼!老……老子不怕!”她若真的有骨气也不至于这么没底气了。

“老……老子不怕,”他如鹦鹉学舌,彻底反讽了她一把,其后又心头暗道:白成风这次送来的女人倒是可爱有趣得很,只是这野花虽美毕竟带毒,还得了解一番再去欣赏。

他最终将刀收了起来,又在她的胸前点了穴道,拦腰轻盈一捧将她抱在怀中——她只能扯着嗓子叫唤:“放开老子,别碰我,老子要杀了你……”

他不理会,伸出两指,轻渡一丝内力,在她喉咙前轻轻一抹,封住了哑穴。

没了咻吵后,他在偏头凭空一声唤:“来人!”

话音未落,三道黑影从天而降,是三个黑衣人,持着刀剑蒙着面。他们颔首微礼,只问:“城主大人有何吩咐?”

“把白成风找来。”

“白大人他……他……”三人是相互打量,支支吾吾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又为难你们了?”

“倒不是……只是白大人说了,若是城主要找他,就推辞转告您他忙得很,有空自然会来相见……”

他嘴角一抽,要怒却不知从何怒起,只是撒气道:“究竟是他架子大了,还是我这城主没了威严?”

“城主您先别生气,白大人说了,倘若你生气的话,就想想他给您送来的女人,他还说这女人得劲儿得很,凭你的性子一定喜欢。”

“这家伙总是这么自信,”他还有怒,不过又看怀中那欲言却说不出的她,心头莫名一笑,脸上也不由一喜,怒气更消散得差不多。

“罢了罢了,你们去通知他一声,若是忙完了就来见我。”

三人皆有些为难,听一人道:“城主是要我们去找白大人么?他一向来无影去无踪,属下却不知从何寻起呢。”

他冷哼:“哼,除了青楼他还能去哪儿?”

三人会意后不敢怠慢,言礼一句:“属下告退。”带着几缕轻风,留下三道残影,很快便消失不见。

他勾头又看怀中的她,并在其喉间轻轻一点,解开哑穴——

“无耻之徒,你我生死一战,可敢?”

“好,咱们就去床上生死一战!哈哈哈……”

……

雪中红
作者的话

我不知这书的结局究竟喜剧还是悲剧。在构思中我曾想过将它分成三部……再续吧,希望各位书友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