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持刀问剑 > 上卷 举头三尺的气概
第十二章 月下老人的仇人们
作者:醉卧笑美人  |  字数:3214  |  更新时间:2018-04-17 23:31:00 全文阅读

乌云压城,好像天快要塌下来了一样,不过塌下来也没关系,反正有高个子的人顶着,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似乎每个皇帝都喜欢建造这样一座台子,西阳王朝自然也有这样一个皇帝。

高台上围着帷幕,中间有一个小圆桌,四周有几个小凳子,旁边还放着一个火炉,此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最起码仅凭肉眼就只能看见这些。

皇帝陛下独自站在那座高台上,身旁只站着一位侍候多年的寺人,卑躬屈膝的站在一边。

皇帝陛下今天穿了一身常服,面容不怒自威,好一副皇帝气派。

西阳高氏皇帝陛下伸出左手,指着远处的那片黑云问道:“张云良,去把那些老家伙们都叫来,朕要好好与他们谈谈。”

那位老寺人恭敬退身,独留皇帝陛下。

高英站在这高台上,胸中纵有千般不满,可脸上仍是笑吟吟的,谁让他是西阳皇帝呢。

只是你们江湖人做江湖事我不管,可你们牵扯到我西阳王朝的百姓,这咱们总得说道说道吧,老寺人行事很快,或者说那群“老家伙们”早就在家里惴惴不安了,又哪里敢好好的待在家里呢?

高台上一下子就多了好些人。

六部尚书,左右丞相,所有朝堂大官全来了,也算是一个小朝会了。

……

小朝会开得不温不火,甚至还不如高台上那对小火盆的炭火旺盛,不过是皇帝陛下拿出一些大朝会的未定事宜,又重新颠了颠而已。

在座的各位在官场跌爬滚打了大半辈子,大家对于这类寻常朝政事务,早已熟捻于心,很快就依次通过决议,相信很快就会迅速从都城各部传达到各地方。

等到大事落定,皇帝陛下喝了口尚且温热的莲子羹,所有人都精神一振,知道重头戏总算要来了。

皇帝陛下放在杯盏,环顾四周,笑道:“怎么,诸位爱卿,都在等着看朕的笑话?”

左丞相钟老虽然古稀高龄,不过却也老当益壮,依旧精神焕发,端坐椅子上,不怒自威,但是此时也有些难堪,四王爷倒是显得踏实,直接挪了挪屁股,大抵是等起身的时候方便。

西阳皇帝看到几个同时想要起身请罪的大臣,笑着伸手向下虚按数下,“不用起身,坐着说话便是,朕今天不是兴师问罪来的,只是想知道一些不是三人成虎的事情。你们是不知道,现在大街上那些个老百姓都怎么变着法的骂朕。”

众人相视一眼,个子最小的礼部尚书只得缓缓起身,将大致经过捋了一遍,说得不偏不倚。

西阳皇帝笑了笑说道:“那确实是江湖人打扰了朝堂事?”

礼部尚书点头道:“确实如此。”

西阳皇帝嗯了一声道:“朕知晓了。”

然后他就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在座的西阳重臣,没有人幼稚到以为皇帝陛下当真什么都不清楚,真当西阳的谍报是吃素的?

光是为了应付大金朝廷的死士、谍子的渗透,西阳户部每年的秘密开销,那就是花钱如流水一般,只不过没个响声而已。

只不过西阳王朝一向重文轻武,文官都是这样,更别提朝廷的武将了。

西阳皇帝缓缓回过神,笑着对左丞相在内的几人说道:“那就这样吧,既然他们插手咱们的事,那就拿出咱西阳王朝的气度来,陈为,朕命令你派三千除金军,立即前往晴远城,捉拿逃犯月下老人,剩下的那就先这样。”西阳皇帝挥挥手。

然后小朝会就这么散去。

大隋皇帝单独留下了右丞相,那个枯槁老人。

杨归鸿看到这位君主站起身,去往火盆那边搬了两个小凳子坐下,还亲自拿起铁钳拨动炭火,守在门外的老寺人并没有代劳,老人也不觉得奇怪。

西阳皇帝放下小铁钳,伸手放在炭火上方,轻声道:“都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西阳王朝一直活在忧患里,也没觉得活的好啊。”

丞相大人喉结微动,额头有汗水渗出。

西阳皇帝自嘲一笑,转过身朝老人招了招手,右丞相快步走过去。有些尴尬地坐在皇帝陛下亲手给他拿的那个凳子上。

西阳皇帝笑问道:“你的那个弟弟,真的成了清流大门的门主?莫不是大金王朝故意安排在江湖上的后手吧?”

这个问题,右丞相大人反正是不敢回答的。枯槁老人感觉愈发局促。

西阳皇帝问道:“如果是换成钟左丞相他们,随便哪一个,都不会像你这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他们的腰杆都硬得很,那你知道为什么最后是你,而不是他们位居右丞相这个高位吗?”

杨老轻声回答道:“因为臣最没有胆子,做这个右丞相,只有臣最不会想着那些龌龊的事。”

皇帝点头,自言自语道:“大金能够给杨归鹤多少尊重,朕就能甚至能够给你杨归鸿更多的尊重。这就是朕和那群大金蛮子的最大不同。”

枯槁老人有些愣神。

西阳皇帝却已经笑着摇头,“只可惜用处不大。”

这位堂堂的右丞相已经完全不知所措。

事实上皇帝陛下一向很少跟臣子如此说话。

除去老人在十几年前出人意料地担任右丞相那一次之外,这是杨归鸿第二次听到。

皇帝陛下感慨道:“文人有文人气,书生有书生卷,可光是有墨客风骨,只以道德治理朝政,未必对江山社稷有益啊。”

枯槁老人不敢继续沉默下去,只得硬着头皮,干瘪瘪地回答道:“陛下英明。”

西阳皇帝转头笑道:“你啊,什么都挺好,就是太谨小慎微了,以后别再做自污名声的事情了,你的家都没了,还谈什么叛国,你叛了国,不还是一样的去大金当丞相吗,这丞相在哪当不是当?你说是吧?”

枯槁老人嘴唇颤抖,最后一咬牙,重新站起身复又跪下去,喉咙哽咽道:“感谢陛下信任老臣,臣一定尽心尽力的扶持好西阳这条真龙。”

西阳皇帝将老人搀扶起身,温声道:“庙堂之上,很多人都说你只是个胆小怕事的好好先生,但是朕觉得你这样的臣子,才是我西阳真正不可或缺的梁才!”

枯槁老人顿时老泪纵横,只觉得十数年来的委屈一扫而空,愣是再次跪倒下去,“臣何德何能,愧对陛下信任!”

西阳皇帝轻轻踹了老人一脚,气笑道:“堂堂西阳右丞相,还跪上瘾了?赶紧起来,不像话!”

枯槁老人这才起身,赶紧胡乱抹了把脸,“让陛下见笑了。”

皇帝坐回原位,挥挥手,“回吧。”

枯槁老人躬身告退。

西阳皇帝亲生轻声说道:“不知道中州山的那位,山主这个位子做的还习惯吗。”

————

位子习不习惯不知道,反正中州山现在风和日丽,小名阿空的猴子端坐在躺椅上,怀里抱着个雪莹透白的小狐狸,眯着眼睛,跟上去很是舒服。

“石头儿,你说咱们就这么在这里自由自在的在这里,不去管江湖上那些快意恩仇,多好啊。”昔日里手持棍子霸道无比的猴子,今日竟也说出这般柔情的话来?

真是像蜜一样甜。

小白狐狸的眼睛都快笑弯了。

“阿空,我我不求别的,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比什么都好,真的。”青拾姑娘一本正经的说道。

猴子抬起头,笑的合不拢嘴。

望着天边的云,好像快要下雨了,只是那些个小黑点是什么东西。

黑点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和尚。

正是峦山寺的空法大师。

“阿空施主,贫僧有礼了。”空法大师双手合十,行了个佛门礼仪。

猴子站起身,小白狐也知趣的离开。

猴子同样双手合十以作还礼。“不知大师来此为何啊。”

空法大师详细的说完了月下老人在晴远城所做的一切,然而猴子却只是做了一个听客。

“贫僧希望山主能够出山,除了这老魔,替天下人报仇。”空法大师如是说道。

猴子挠了挠头说道:“你不用扣大帽子给我,你们人类说话就是喜欢弯弯绕,不就是给你们作刀吗,真当我是个猴子了?”

空法大师苦笑道:“山主多虑了,山主不是一向主张以人为本吗?所以贫僧是真心实意的想请山主出山,除了那个老魔头,再者说,万一他联合其他的老魔,再次搅的江湖中不得安宁,山主您到时候也不好过啊。”

猴子稍一犹豫,说道:“那既然如此,我们明日再见。”

空法大师笑了笑,随即双手合十说了句“阿弥陀佛”,然后转身离去。

旁边小白狐狸窜了出来,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是好看,不过此时那双眼睛里却满是担忧,“阿空,那个月下老人的实力可不比别人,他得道时间那么长,万一你打不过他怎么办?”

猴子笑了笑,“打不过啊,那就跟他讲道理呗。”

————

王怜领着苏生在大街上逛了好久,所以一会到客栈苏生连饭都没吃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王怜坐在一旁,手里拿着那只酒壶,眼里的笑意不明就里。

同样是刀,那个一路南下现在基本已经到了晴远城的陈尧冬现在已经是一个使刀的好手了,这其中还得多谢叶风天天练刀,要不然陈尧冬也学不会,旁边的书生依旧是手持一本书,只拿不看。

一路走来,三人也算是见多了世界上的世故,所以对于月下老人这次的灭满门,若不是打不过,估计叶风早就提着刀上去砍死他了。

跟不讲公平的人说道理,

不如拿着刀,

一刀砍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