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支离梦边人 > 正文
(第二回/学海问渡)
作者:郑连群  |  字数:6545  |  更新时间:2018-03-29 13:08:27 全文阅读

沈静和雨燕从住院部出来刚走到医院门前就见裴雯从车里下来,她捧着一簇鲜花快步走到雨燕的跟前,雨燕给裴雯和沈静相互做了介绍以后说:“你还买这么多花干什么呀,我都出院了。”

  裴雯说:“放在你们女生宿舍不也好看嘛,这就是送给你明天的一份好心情。”

  裴雯说着把沈静和雨燕让上了她的保时捷,路上裴雯说:“我姐裴雪下个月8号结婚让我过来请你,你这刚出院能去吗?”

  雨燕说:“能去,就是嫁给那个老板林满川是吗?”

  裴雯说:“是,腻腻糊糊的也好几年了,沈静姐,请你跟雨燕姐也一起去吧,我喜欢听你说话。”

  “我还去吗?跟裴雯的姐姐又不熟。”沈静说着看了看雨燕,雨燕说:“这不跟裴雯熟了吗,人家又诚心诚意地邀请你,一起去吧,连认识认识裴雪,她那个人呀、既漂亮又干练,典型一个白骨精。”

  沈静说:“那到时我一定跟雨燕去给你姐道喜去。”

  正聊得开心裴雯的车开进了学校,她把雨燕和沈静送到宿舍楼门口刚下了车,两只小手在方向盘上紧捯了几把,汽车嗖地甩了个弯儿嗡地留下一团声音走了。沈静看着裴雯保时捷的大排气管喷射出一股清烟飞也似的消失了说:“哎呦!裴雯这小妹妹开车真够猛的呀?太酷了!”

  雨燕说:“她呀、就是那个宠物店里养的小泰迪,平时总在那笼子里关着、憋着、老实着呢,只要是一放出来、那一撒欢儿就没影了。”

“我看裴雯说话做事挺爽的。”沈静看着瞬间消逝在校园林荫道上的保时捷,雨燕笑着说:“嘻嘻,爽是爽,花钱爽做事也爽!说话办事从来没有夹带藏掖的,高不高兴全在脸上。我倒是欣赏这样心地简单的人,不喜欢跟那种喜怒不行于色、城府太深的人打交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你从她脸上任何时候都看不出来、那不可怕吗?”

正说着话雨燕的手机响了,她接通电话说:“啊,是我虞雨燕,呃,王主任您好,我明天有时间,上午准时到,谢谢您!”

雨燕挂断电话松了口气,沈静说:“什么喜事呀看你这么神清气爽的?”

“我不是在好几个单位都投了档嘛,总算是有个回音了让我去面试,可结果怎么样还不得而知了,我想在这家前瞻公司应聘时装平模。”雨燕释然地说着,沈静惊喜地说:“哎好啊!你这气质形象做麻豆绰绰有余的,恭喜你!”

  “哎,不管怎么说总算有点眉目了吧,要么这些债还不把我愁死呀!”雨燕说着话跟沈静一起进了宿舍,临近中午陈潇潇、梅茜、丛晓月几个女生陆续下课回来看见雨燕马上围了过去亲热地聊了起来。

星期天早上的校园里阳光和煦晨风习习,路旁的垂柳随风飘摇,树下学生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认真地读着书。

宿舍里同学们有的在画画儿、有的在聊天,各忙各的。雨燕找到沈静说:“我想去一趟晏老师家答谢一下,另外还想请你替我说说学习诗文的事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我这就让我姐沈吟跟晏老师联系、让她带我们去。”沈静说着拨通了电话说:“姐,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系虞雨燕的事吗?她想去晏老师家拜访拜访,你给联系一下看看今天什么时候我们过去一趟?”

沈吟说:“晏老师应该在家,没有变化的话你们下午两点在学校门前等我,从老师家回来我也正好跟你们一道回学校了。”

“搞定!哎对了雨燕、你应聘的事怎么样?绝对没问题!”沈静信心满满地说着,雨燕顿时满脸愁云涌现,她犹豫了一下说:“唉、一言难尽啊!”

“不会有问题吧、你这么靓。”沈静急切地问,雨燕欲言又止、然后慢悠悠地走到窗前看着外面茂密的白杨树上、蹦着跳着唱着的白脸儿山雀长舒了一口气说:“瞧那几只小鸟多么开心呀、自由自在的,我真羡慕那些小鸟儿,哪有人活的这么累、这么大的压力啊,哎、不说了。”

沈静看着她一脸茫然没再说话。

  下午两点雨燕和沈静准时在学校门前等候,沈吟坐着男朋友靳世豪司机开的奔驰跟着也到了,上了车沈静把雨燕介绍给姐姐,然后路上又一起买了些山竹、蓝莓什么的水果去了晏老师家。

进了门两个人跟师母寒暄几句过后沈静说:“那是虞雨燕给您和老师买的进口水果,那蓝莓多吃对眼睛有益处,还能调节人体机能。”

师母说:“来就来吧、还买这么贵水果干什么呀?”

“没多钱。”雨燕谦恭地和师母客气着、然后跟晏老师说:“谢谢晏老师救命之恩!还让您垫了那么多钱,但是可能还得拖欠您一段时间,我会尽快想办法还给您的。”

  晏如山说:“哎、钱的事无足挂齿不提了,你就好好学习拿出好成绩就算是还账了。”

  “不行不行!我绝不能那样做的,只是会晚一些时候。”雨燕诚恳地说着,沈吟跟着说:“虞雨燕非常好学,她还想拜您为师跟着您学习诗文了。”

  “好好!我就喜欢好学的学生,就跟沈静一起去我那吧。”晏如山爽快地答应着,雨燕跟着说:“又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的,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得寸进尺了?不过我真的是从小就特别喜欢古诗词!能求到您门下学习古典文学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谢谢您!”

  “晏老师还擅长文人画呢,在咱学校有一个很大的工作室、课余时间都在那作画。”沈静跟雨燕介绍着,雨燕惊喜地说:“是呀?那到时还请老师费心给我也指点指点我的画儿可以吗?”

  晏如山说:“哎!我那画儿不过是聊以抒怀、自娱而已,国画的事还是得听你们系里老师的,有机会我们倒是可以一起切磋切磋相互促进。”

  从晏老师家出来雨燕和沈静一起去了沈吟的宿舍,正好其他室友都不在、沈静就问沈吟说:“那个靳世豪到底有没有家室、姐知道吗?”

  “不知道也没问过。”

  沈静说:“那你打算就跟他这么乌漆麻黑地混下去是吗?”

  沈吟说:“那怎么办呢?我也没想过一定要嫁给他呀,你看看周围那些卿卿我我的男生女生、她们就都是打算终成眷属吗?我看不过是徜徉爱河共度一段好时光罢了,就算是其中某个某对真心相对、可是一旦毕业天各一方你会相信她们会是那守望着天街夜色凉如水的牛郎织女吗?”

  沈静跟雨燕说:“唉,也是,就算是结合了也未必能过一辈子,我妈我爸青梅竹马又怎么样了?现在不也离了吗?顺其自然吧。有一次我妈跟我说女人最大的风险投资就是恋爱,你最初根本看不出谁能给你幸福、谁能跟你白头偕老。我后来想想我妈这小半辈子含辛茹苦,可我爸也是兢兢业业,当初还不都是山盟海誓爱得死去活来的,而后来呢志不同了、道不合了、共同语言没有了、只要说话就吵架那怎么办呢?连我们姐儿俩看着都烦了都觉得该离,这能说他们谁错谁对、谁辜负了谁吗?应该说谁也没有辜负谁!就是现代人对感情生活的要求高了,离了婚之后彼此都轻松了你说不也是好事嘛,所以我们姐妹对婚姻的期望值都没有那么大了。”

  沈吟说:“现代人的婚姻就像两个人合伙做生意,一开始的愿望都是好的,没赚钱时关系也是和睦的,小有起色时也都能各司其职尽忠职守,然而一旦发迹了就开始相互猜忌锱铢必较、各怀心腹事了,会不会劳燕分飞那就看是不是哪一方谁还在乎谁、愿意迁就谁了。”

  雨燕坐在一边侧耳听着,沈吟喝了口水接着说:“女孩子谁不憧憬着嫁个白马王子呀?可白马王子跟你分道扬镳的概率最高了!但是庸庸碌碌的谁愿意跟他呀?跟靳世豪起码我现在觉得幸福了、满足了也就够了。”

  沈静笑着说:“嘻,我们这女生吧,找个年貌相当的等于拿着青春赌明天,他不成功你就跟着一辈子受穷;他成功了吧离着跟你拜拜也就不远了,即便是不离不弃也未必好到哪去,没准儿夜夜独守空床望夫归。”

  雨燕说:“你们说得是不是也太消极了?我觉得起码还是得有理想目标、有追求方向,与性格知趣相合的伴侣一起打拼这个过程就是幸福的呀。”

  沈吟说:“你还刚进大学校门还太单纯、太理想化了,别看你在大雨天失足跌了个跟斗摔得还不轻,可是在人生路上你还没有经历过风雨、没有过磕磕绊绊摔过跤,等到有一天你的青春崴了一下脚你就不这么说了。”

  雨燕说:“是吗?也可能吧。”

  沈吟说:“不是也可能,是很可能!我刚上中学时就把自己的初夜、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那个初恋男友汪湟了,结果又怎样了呢?跟他连个像样的饭店都没去过;给我连块手绢也没买过。还不是沉浸在他那甜言蜜语里、攥着一张永远也无法兑现的支票,最后看着他抱得美人归,我呢?还不是可怜兮兮的落得两行涕零心酸泪吗?后来呢又交了几个,噷!看着哪个都是亲你热你跟真事似的,其实不过是朝秦暮楚的玩玩而已。我呀、那些年该付出的付出了;该收获的没收获;可是不该受伤的我却受伤了,不管怎么样我现在生活状态不错,值不值得我不知道,反正我不用再风里来雨里去披星戴月的、到头来还是个月光族。将来是未知的、现在是现实的,不虚此时、不枉此生得了。”

  沈静叹口气没说话,沈吟跟雨燕说:“有时想想这花季女生如梦年华,女生天生爱做梦,可是、是梦就有梦醒时分,是梦都难以成真,谁梦想成真那就是梦想、梦话,就说我妹小静吧…”

  “哎姐!你别那么八卦瞎噗叽好不好?说说你的怎么跑我这来了你?”沈静抢过去说道,沈吟辩解说:“我不是想跟雨燕把话说明白了吗?”

  沈静说:“你停!拿你自己都说不明白、拿我你就说明白了?还中文系研究生了你,你读的那书是不是都打糨糊喝了?什么呀梦呀梦的、把我都说糊涂了你、你打住!”

  “疯子吧你?”沈吟直视着沈静说道,沈静说:“我本来不疯、不疯也得被你气疯了,真是的,雨燕、咱走。”

  雨燕笑着起身跟沈吟告别和沈静一块儿出来了。

  “我是不是真的像你姐说得那样很单纯啊?”雨燕问,沈静说:“单纯嘛倒不是,就是有点理想化,毕竟你们家乡民风淳朴、没有城市里物欲横流眼花缭乱的这么撩拨人心嘛,以后你在这日久天长没准儿也会蜕变的。”

  雨燕说:“会吗?我看学校男生女生大家都积极上进、挺热情洋溢、都挺好的我会吗?”

“也许不会、也许幸福天使阿兰贝尔特别眷顾你。”沈静嘻嘻地笑着,雨燕说:“如果一个人连梦都没有、那怎么可能明天一早幸运之神就站在你的跟前呢?”

两个人正聊着雨燕的手机响了,她接通电话说:“啊,飞燕呀你好,呃呃、你搞画展啊?祝贺你!啊、我?我在9号宿舍楼跟前了,好好,等你。”

“双飞燕找你是吗?注意点儿这个人心机太重!”沈静认真地叮嘱着,雨燕说:“知道了,她搞画展请我做特约嘉宾?奇怪!”

“千万小心她!”沈静伸出食指点着雨燕说:“你在这等她吧、我先回宿舍了。”

  过了几天雨燕跟着沈静带着自己画的一幅荷花《高洁图》去拜访晏老师,晏如山打开雨燕的作品仔仔细细地看着,沈静在一边说:“雨燕特别喜欢荷花。”

  雨燕说:“我非常喜欢周敦颐的《爱莲说》,喜欢他笔下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格,喜欢荷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品质,所以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荷花,后来学画也特别爱画荷花。”

  晏如山说:“喜欢画荷花的画家很多,但是像你这样真正爱荷花、懂荷花的并不多,可是你所画的荷花与所题的高洁寓意似乎并没有关联,这个高洁不是客观的洁净、而是境界上的高尚、高古、皓洁,你并没有把荷花那种超凡脱俗的特质以国画的笔墨形式表现出来,还是比较侧重笔法技法和物象形象了。”

  雨燕说:“啊,确实是这样,可是我怎么才能表现出自己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呢?”

  晏如山说:“这就是你落笔之前构思立意并没有专注于如何去表现作品的主题,尽管笔墨、笔触都很得法、都很不错,然而在用水、用墨、用笔上却完全没有考虑到如何去烘托荷花在境界上高洁品格的那种追求和探索。”

  “嗯。”雨燕点头答应着思酌着。

  晏如山接着说:“画国画摘录古人诗句、抑或掇取其意不失为一种方法,而且有的诗词本身就是具有画境的,比如像欧阳修《临江仙》的‘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这画出来意境多美啊!可它是一种动态的美、那你在作画时就必须考虑到笔法的运用了。再比如苏轼的“春江水暖鸭先知”,如果以此为题作画,那么你就要知道这句诗的侧重点在于表现出鸭子历经严寒之后适逢早春时的那种欢快,而且着眼点在于乍暖还寒、在于在同一环境里的人还没有感觉到温度的回暖而水中的鸭子已经先知先觉了,而温度是画家无法用笔墨技巧表现、只能通过形象刻画凸显出来的。

  雨燕凝滞的表情渐渐化开,晏如山看了看她接着说:“再比如唐代诗人郑谷的‘多谢浣纱人未折,雨中留得盖鸳鸯。’这雨打的荷叶、避雨的鸳鸯不是很入画吗?很抒情、很直白又很耐人寻味,你可以摘过来就用,但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法能够表现出那鸳鸯是在雨中的情境、这就要费一番心血去推敲了。然而有些诗是借物咏怀的,那就一定要透过字句去深入理解、不求甚解往往容易弄巧成拙反而贻笑大方,做学问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这没有捷径,那就只有多读书、读懂书才行,可这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了,而且还需要将文学的积淀与国画的笔墨技巧高度融合、相辅相承从而形成一个主辅统一的关系。”

  雨燕认真地听着,晏如山又说:“中国画为什么自古就推崇名人字画、而不是字画名人呢?因为它的意义在于强调了画家自身的综合素养,在学而优则仕的古代一方名士的身份、地位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其学识、修养、襟怀、眼界等自身条件的优越,那么他们笔下的书画作品自然就是非同凡响、就是高屋建瓴。所以这也反映了当时鉴赏家对画家的艺术评判标准是具有前瞻性的审美意识。试想一个缺乏文学素养的画家,如何能创作出意境深邃思想深刻、耐人寻味打动人心的绘画作品来呢?然而从获得知识到收获成果还是有个消化过程的,如果你想要创作出好的作品来、那么你的知识储备、你的眼界、境界还应该是第一位的。”

  雨燕说:“您讲得真好,我们很多同学在绘画上很有天赋,而在文化素养上的确是个缺憾,我们平时作画还是比较注重笔墨技法,很多同学、很多时候也就是画好以后再找个合适的诗句题上去,比如说真正要表达个人的什么真实感受、什么思想情怀其实在落墨之前根本就没有思考过。”

  晏如山点头听着,雨燕继续说:“晏老师,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您!真的发自内心地非常非常钦佩您!我想起意大利伟大诗人阿利盖利•但丁的那句诗‘老师,在您的智慧之光照耀下,我的视野如此迅速地豁然开朗。’今天听您一席话让我一下子顿开茅塞、一下子觉得作画构思立意的眼界拓宽了、审美取向的境界提高了,您的话真的使我受益匪浅受用终身,由衷地谢谢您!”

  晏如山笑着说:“不用那么客气,还是你天资聪颖心有灵犀,我先给你推荐几本书,像《唐宋诗举要》、《昭明文选》你可以先熟读几遍,要逐字逐句地品味诵读,不明白就检索辞源务求甚解。”

  从晏如山工作室出来,雨燕跟沈静说:“今天听晏老师的一番话真是胜读十年书,一下子让我的心境豁然开朗了,晏老师的学识修养真的是让我心悦诚服了,也非常非常谢谢你!”

  沈静笑着说:“谢我什么呀?又不是我教你、介绍人也不是我。”

  雨燕逗笑地说:“那就谢谢那场雨、那场病吧、让我认识了晏老师、让我结识了你这个抱宝怀珍、冰雪聪明的小美人!”

  沈静笑得前仰后合地说:“烧我呢你?”

  回去之后虞雨燕去书店按晏如山推荐的古籍如数买了回来,到了宿舍一有时间就仔细地翻阅读得非常用功,每每遇到问题立刻寻根探底检索词源必求解惑,而且一边读书一边作笔记写心得一丝一毫也不含糊,还在书上圈圈点点做了很多标注,没过多长时间书籍的边口就起毛了。

  沈静笑她说:“你这不亚于孔子读周易韦编三绝呀,不过我不知道你这是看书呀、还是吃书呀?”

  雨燕说:“连看带吃吧,过去古人不是说‘《文选》烂、秀才半’吗?甭管学得怎么样我先得把这本书给它弄烂了啊,嘻,我这离那儿还远着呢,本来我这古文底子就薄嘛,所以读书时凡逢生疏费解的字句都一定会字句必较、务求理解,否则囫囵吞枣就是白白浪费时间了嘛,这几本书翻来翻去的翻到现在还是一知半解了。”

  沈静说:“其实我也一样,晏老师讲课非常认真负责,如果你去了提不出问题来、或是答不上问题来都是要挨批的,那时要是张口结舌的还不如不去了,也白耽误老师的时间。”

  雨燕说:“是,每次去晏老师那我都自己先要把学到的和要问的东西都捋得清清楚楚才去了,我想这就是给自己奠定基础,基础不牢想建成高楼大厦无疑是个豆腐渣工程。”

  几经点拨过后、雨燕再去请教晏老师指点迷津时已经明显有长足进步了,晏如山看着雨燕的笔记心得和列举的问题说:“看来你读书确实是用心用功了,从你提出的问题就能判断出你读书所能达到的程度了,很好!再接再厉。”

  雨燕说:“这段时间我读书还真的有些上瘾了越读越爱读,而且觉得读进去之后真能领会到古人那种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感觉了,现在我几乎可以说是卷不离手如饥似渴的那种状态、自己都觉得有点像个如醉如痴傻不拉叽的书呆子了,但是起码我作画时再题跋不会空洞无物、不会没有所思所想了,已经养成了一种意在笔先的习惯了,一提笔会首先考虑到要表现的主题,尽管我还做不到理想的状态。”

晏如山说:“这才是你能创作出好作品的良好开端。”

《支离梦边人》获得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全部著作权保护,侵权必究!

郑连群
作者的话

《支离梦边人》是一部具有文学性、思想性和独特美学理念和人生价值观高度的励志小说,以一位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女大学生锲而不舍追求人生与绘画梦想的故事展开。故事架构将虞雨燕界定于荷花生日的那天出生,与生俱来就喜欢荷花、喜欢画荷花,喜欢周敦颐的《爱莲说》、喜欢荷花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并以之自勉、那样一个追求荷花一样高洁的人生境界高度,然而却又因身陷行为艺术泥淖、以致从学校乃至步入社会与家庭饱受精神与肉体折磨的极度反差和复杂的情感胶輵之中,其宗旨在于以出淤泥而不染来反衬主人公荷花般之高洁的人生追求。但是由于小说没有任何心理活动描写及人物性格刻划,所以其中大多数主要人物的性格品行、都是在故事过程中逐步形成、甚至临近结尾时才得以明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