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秣马南宋 > 正文
第二章 狩猎
作者:湖樵散人  |  字数:3178  |  更新时间:2019-10-13 10:46:55 全文阅读

第二章 狩猎

屋外仍然是寒风呼啸,清晨的太阳虽然已经缓缓的升起,却像一个气竭的老人,再无半点温暖。他这个独生子不由得想起了小太阳、电暖器、空调。。。。。。

如今这屋中就一个破旧的火炉和几根干柴,那最后一片吹肉昨天已经煮了吃了,盐和柴也只够用两三天,虽然不是那么冷却感觉非常破败和潦倒。

看着床上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仍旧虚弱的军汉,他拿起了长刀、旧弩、几支箭和一些小陷阱,牵着小黑走出了门。

冬天的山路很不好走,尤其是这南边的。雪下得不多就容易成霜,根本就踏不实,一脚下去一个不小心就得摔个头晕眼花。

还没进山就已经滑了两跤,好在他爸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猎户,教了他不少摔倒怎么保护自己的办法,所以只是点滑倒擦伤而不是摔倒创伤。

走到一棵槐树边,小黑突然停住不走,而且蹭了蹭石斌的腿。这只聪明的小猎狗在提醒他猎物出现了,石斌仔细的看了看,原来是个小洞穴,里面应该住着一窝松鼠。

喜上眉梢他的慢慢蹲下来,退出百十来米开始做陷阱。说是陷阱,其实就是一个绳套附带几个铁钉。对这只小猎物不必用那种大型的陷阱,只要紧紧把这绳套拴在树桩、岩石或树上就好。绳套是个活结,可以套住小动物的喉咙或大动物的腿。再弄几个铁钉扎伤它们的脚,最后用弩箭做致命一击,就都完事了。

不过为了狩猎成功还得选好诱饵,小松鼠吃种子和果仁,部分物种会以昆虫和蔬菜为食。

他戴着手套从一个小布袋里抓了几颗核桃和几块盐水泡过的黄瓜放在绳套里,离开时石斌还用烟熏了熏四周以驱散自己身上所留下的气味。

这样的陷阱他做了五个,弧形分布在洞穴的之外以保证捕猎的成功率。

没多久,小松鼠们果然受不了食物的诱惑开始窜到洞口。不过那只年长的松鼠似乎很谨慎,刚一探出头没一会又把头缩了回去,就这么弄了十几下还是不带着其他的小家伙出洞穴。

石斌趴在地上才一会功夫手脚都冻僵了,心中虽然焦急但却一动也不敢动,连气都不敢大声喘,生怕功亏一篑,要知道这时候逮个猎物太不容易。

松鼠在这寒冷的冬天也瘦的只剩皮包骨,如果在平时他可早就放过这鸡肋一般的小家伙。不过现在可就不会,再怎么说也是一口吃食,何况家里还一个伤员。

功夫不负有心人,饿急了的小松鼠终于受不了食物的诱惑,一个个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最终都都掉到陷阱里。

他高兴的从藏身的草丛里出来,连身子都没擦干净就飞快的跑到陷阱旁,熟练的宰杀了几个小猎物,仿佛生怕这几个小家伙挣脱活绳套跑了。

将手中的猎物扔进一个气密性好、专门装猎物的袋子中后,便拆了陷阱离开。

石斌明白这只是一个开始,老天眷顾,才是清晨就收获五只松鼠,今天的口粮算是有了。拿出食袋中那硬得都能磕下牙齿的馍馍,他放心的吃了起来。

吃完这顿早餐,为了尽量多捕杀点猎物,石斌飞快的向栎树林走去。根据他的经验野猪冬天喜欢居住在向阳山坡的栎林中。阳坡温暖,而且栎林落叶层下有大量橡果,野猪要靠它度过寒冬。

他悄悄的走向了野猪经常喝水的地方。看着地上还轮廓分明的脚印,他知道自己来对了。在小溪旁的栎树丛中多做了几个铁夹子陷阱。不过这次是用松鼠的内脏做诱饵。随后他就跑去下风口处的灌木丛里做了个简易的小棚,而且在离棚不远处撒了几个铁蒺藜,算是一种自我保护,然后就靠在一块大石上休息起来。

这“守石待猪”也不是很难,只是灌木丛里到处是缠着的藤蔓和一块块腐烂的木头,要呆住了还真是不易。一个不小心就会碰到周围的藤蔓,不但会被刺扎了还会因为这惊跑本应到手的猎物。腐木散发出的阵阵霉味也让人很不舒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石斌靠着石头眼皮都开始打架却还是不见野猪的踪影。他知道这野猪的习性,一般早晨和黄昏时分活动觅食,如今已经到了上午,虽然他知道并没过多久,但是最好的捕捉时机已经错过,估计得呆到黄昏了。

冷风萧萧很快就把人吹得麻木,这环境让他加速感觉到疲劳。不过经验告诉他熬到太阳落山应该就能捕获到野猪,因为这血腥的松鼠内脏和严冬的食物紧缺只会让野猪不顾危险的猎食。

小黑的一个响鼻把昏昏欲睡的石斌警醒了,不远处一只母猪带着两只野猪幼崽慢慢的走了过来。她要带仔,光靠地上落下的那点果子是不够的。不过很明显,松鼠内脏的美味并没有让这只经验丰富且贪婪的母猪丧失警惕性。

能活下来的都是强者,这是自然界的法则。她慢慢的走向了绳套,却在边上停下,用鼻子在旁边嗅了起来。可还没等石斌反应过来,那母猪却发出一声嚎叫带着那两只幼崽跑了。

这可让石斌傻了,自己明明就是按照父亲教的方法做的,可为什么每次他捕杀野猪都失败,而父亲都成功呢?

天已经黑了,石斌也不能再在这山里打猎,必须回去做饭,而且得快。

回到家里生火煮了两只松鼠吃,饭后他就坐在床上细细的想了起来,希望找出哪里出了纰漏导致捕猎失败。如今他已是山穷水尽,不能再失败。如果失败,那军汉就必然会死,自己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须知捕猎不是每天都能成功,今天只是运气好。照理说这寒冬腊月的动物都该饿昏头了,居然还有这么高的警惕性,看来这野猪比松鼠可聪明多了。

还没想清楚就听到小黑叫了起来,随之而来他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原来是锅子里的水给烧干了。

忽然石斌似乎明白了其中的诀窍,捕杀小松鼠时自己身上什么气味都没有,还用烟熏走了陷阱旁留下的气味;而捕杀野猪时,自己不该心急而走得太快,虽然熏走了陷阱旁的气味,但身上的汗味却被野猪闻到,那狡猾的家伙自然就跑了。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父亲在打猎的时候永远是在悠闲的走着,绝对不会看见猎物就立刻跑过去布陷阱。

第二天,天还没亮石斌就上了山,并在栎树林中又布下了几个绳套陷阱和铁夹子陷阱。陷阱布好后把弩放在一旁后,就趴在那一动不动。

石斌这次可是慢慢的走上山,保证了一滴汗也没出,为了以防万一他把自己和小黑身上也用烟熏了一遍。

黎明的时候那头母猪和两个幼崽又出现了,看来这是他们的地盘和经常捕食的区域。

见到那陷阱中的几块松鼠内脏,母猪这次却没走过去,而是在那陷阱附近游走了几圈,仿佛在寻找什么。估计是昨天石斌留下的汗味和今天同样的食物让她有了警惕。

看着这个只老奸巨猾的母猪就是不入套,趴在地上的石斌可谓是焦急万分,毕竟在地上趴了一个多小时,人都快冻僵了。他还从来没这么捕过猎,只感觉这倒像是搞特种训练。

就在他感觉自己再也忍受不在,想干脆用几支弩箭结果了那母猪时,她却叫了一声,小猪们随即跑了过来。看来烟熏之后已经完全掩盖了人的汗味,让她彻底放心了。

石斌拿起弩装上弩箭瞄向了母野猪,等着她入套的那一刻。因为母猪比较大说不定被套住后还能挣脱,此时还需要几支弩箭来加一道保险,而小猪就不可能了。

他兴奋的等待着,还轻轻的抚摸这小黑身上了毛。这聪明的小猎犬缓缓的站了起来,姿势如同一张弓。很明显,它也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就在母猪入套的那一刻,石斌扣动了扳机,而且毫不犹豫的连射三箭。小黑则从灌木丛中飞奔出去,直扑目标。果然,母猪身强力壮,一个绳套只是把她绊倒了,不一会她就重新站起来挣扎。三支羽箭也不过让她受伤,最终还是小黑死死的咬住才没让她逃掉。

石斌跑过去给那可怜的野猪母亲补了致命了一刀。看着那两只逃掉的小猪仔,他知道它们活不过今冬了。不过丛林法则向来就是强者生存,不必为弱者沮丧。

有了这么个大猎物,石斌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他熟练的割下母猪的里脊、、五花肉和一只前腿放到袋中,把其他部位放到搭在灌木丛的草棚里,多抓了几把干草覆盖,撒上些腐烂的浆果,最后还用烟熏了熏,石斌才放心的离开。

背着这袋好肉石斌飞快的向镇上走去,只想用这些肉在中午之前在那买到足够的柴米油盐。要知道,只有这好肉才能换好货,而他和那军汉吃的肉则在山上草棚里藏着。

常年在山中打猎,石斌早练出了一身神行太保的本事,中午就从镇上回到家中,并带了几个包子给那军汉吃。

他虽然口渴、疲劳,但也只是在水缸里挖了一瓢水喝。屁股都没在凳子上挨一下,话也没跟那人说一句,又啃着包子出门去拿那些藏起来的野猪肉了。

看着这猎户为自己如此拼命,那军汉感触良深,只想等石斌回来后好好谢谢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