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墓求安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作者:纸罗兰  |  字数:2726  |  更新时间:2018-08-19 15:13:03 全文阅读

星野凛将东西巷子来来回回转了几道,也没看见一家卖猪蹄的店子,皱着眉头又走到巷子最里头的那家花店前。

坐在店里的整着花的是个十分妩媚的女人,浓妆艳抹,完全不像是会开花店的人,而且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虽说是花店,但是却散发出诱人的感觉,很香,导致半条巷子都是香气逼人。

星野凛看了看,发现越是香的花摆的越外头。

老板娘见外头的人站了一会了,刚刚又来来回回走了几道,于是便站了起来,娇声问道:“买花啊?”

星野凛摇了摇头,微笑着问道:“这附近有卖猪蹄的店子吗?”

老板娘笑了笑,回道:“这巷子里就我这一家店,要是想买猪蹄可不在这买。”

“这里是东西巷吧?”

“没错。”

星野凛想了想,拿出了小草给的三个铜板,问道:“这三个铜板能买什么?”

老板娘看了看后拿过铜板,还顺手还在他手掌上轻轻抚过,随后娇笑着扭着腰肢进了店内,不多时便拿出了一把干花递给了他。

“我家现在最不值钱的就是这花了,这个产地远,没什么人知道,在这摆了许久就是没人买,还好是干花,能保存的时间长。”

星野凛打算捧过花束。

老板娘突然将手收了回去,笑道:“要吗?要的话我拿细线捆扎一下,这样太乱了。”

“麻烦你了。”

老板娘这才坐回椅子上,挑出了一捆蓝色的细线,仔细的捆起来。

“你买这花是要送人的吗?”老板娘调笑道。

“不是,是有人让我帮忙买的。”星野凛说到这里笑了笑,然后才继续道:“她本想让我买炖猪蹄,想来是记错地方了。”

“三个铜板买炖猪蹄?这三铜板也只够买我这干花了。”

小草确实是说三个铜板便能买到,但是她若是记错地方还有可能,可连价钱都记错...难道是有意将自己支开?想到这里星野凛顿时脸色一黑,转身便要走。

“花好了,怎么一刻也等不及。”老板娘的声音软绵好听。

星野凛只得顺手将花拿上便快步往回赶。

赶到小木屋的时候,星野凛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还有豆大的汗珠划过脸颊,眉头紧皱,显然是心情十分的不愉悦了。所以当推开门,看见小草笑的一脸灿烂的时候一时僵住了。

小草见有些不对,敛了敛笑意,问道:“怎么啦?有人在追你?”

星野凛一时哽住了,好半响才道:“没有。”说完便才走进来将手中的花束递到她眼前,“我只买到这个。”

黄小草眨巴着眼睛,看了看花束,然后抬头看星野凛。

“怎么?”星野凛疑惑?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花?那老板娘也没有告诉你?”

星野凛摇了摇头,“我未见过实物,原先看过画册像是石头花”

黄小草一惊,“什么?那老板娘明明说过这叫满天星。”心里越想越气,随后说道:“莫不是卖不出去才换了个这么好听的名字吧?”

“满天星?”星野凛念叨着,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心头顿时一喜。

黄小草原本唉声叹气,听他这么一问也不禁脸一红,细细嘟囔道:“是啊,我前些日子去买花的时候见到的,这花可是产至西域,这周围没有的,我还想着你这么喜欢花花草草应该会喜欢的。”

星野凛看了看手中的花,坐了下来。

“可这是干花,我之前有问要些种子,不知道弄不弄的到。”小草说到这里,想到了什么,话头一转问道:“你何时生辰,到时候我就送你这个。”

星野凛微笑问道:“你不生我气了?”

小草瘪了瘪嘴,“这是两码事。”

星野凛见小草不愿继续提这件事,也不再追问,“我刚刚忘了买午餐了,我再去一趟。”

“不,你跟我来。”

小草笑嘻嘻在果树下丢下了些银钱,然后将摘下的两个红彤彤的大苹果递给了星野凛。

自己也急忙摘了两个,便拉着星野凛匆匆往果园外跑。

两人出了果园,又走了小段路,小草这才喘着气一屁股坐在了一颗树下,待到喘过了气才道:“他们家果园里的狗就这时候会离开吃些东西,其他时候盯得可紧了。”

星野凛也跟着坐了下来。

小草将苹果随意在衣袖上擦了擦,便开始吃了起来,头靠着树干,看着蓝天白云,好生惬意。

星野凛觉着肚子也有些饿了,拿起苹果咬了起来,苹果酸酸甜甜,散发着诱人的果香,果肉白脆,惹得人胃口大开。

小草吃完一个便有些涨肚了,将剩下的果核甩手越过树干往后远远一抛,然后用衣袖擦了擦嘴,随后伸了个懒腰,闲适地说道:“真是个好天气。”

晴空万里,阳光暖洋洋的,又有遮阴的大树,一眼望去是嫩绿松软的草地。

此情此景甚是美好。

星野凛也像是被小草的慵懒感染了,倒也只想这样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想去想,什么也不想去做。

不知多久过去了,星野凛渐渐觉着腿有些麻,打算站起来活动活动双腿,突然肩头一重。星野凛侧头,淡淡的香气从发丝间传来,

小草靠在他的肩头睡地香甜。

待到小草睁开朦胧的双眼,天空已经开始泛着霞红了,两条腿已经麻到不行,原本睡的香甜的脸顿时皱成了苦瓜脸,可又一动都不敢动,一动就觉着千万根针刺一般。

星野凛见她这模样到觉得甚是可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小草直起身子,麻劲也渐渐过去了,看着前方眨了眨眼睛后突然开口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星野凛疑惑。

“金世华,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去解决他。”

“什么办法?”

“他不是最喜欢玩陷害吗,那我们也来陷害他,就在他给全部佣金的时候。”

“怎么陷害?”

“用我。”小草一脸骄傲。

星野凛皱眉,一言不发。

小草继续说:“干脆就把这变成一次绑架案,直接将金世华拖到警察面前。”小草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才说道:“但是我需要你帮帮我。”

星野凛沉默片刻后,没有回答帮还是不帮,只是问道:“你之前说不生气这事是两码事,是因为你现在有求与我,所以才打算暂时和解?”

小草面色一僵,笑意渐渐消散,表情略带窘迫起来,她的确是有这种心思,这个计划买花之前就想到了,她需要星野凛的帮助,所以有意讨好他。

星野凛面色一狠,拳头紧攒,压下心里的杀意。

黄小草低着头不敢看他。

片刻后,星野凛才松开拳头,抬起了现在还有些麻意的腿站了起来。

“你要我怎么做?”

小木屋内。

煤油灯烧的正旺,整个屋内却安安静静,屋外也少了夏天的热闹,有的只是月下纵横交错的树影。

黄小草安静地趴睡在桌上,呼吸均匀。

星野凛放下手中的书,眯眼看了看黄小草,随后站了起来进了里屋。打开灯后,从里屋内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了麻绳,打开了之前颤抖的木板,一条楼梯出现在眼前,星野凛顺着楼梯下了楼。

低矮的密室内,一人被捆绑在凳子上,耸着脑袋,一人连着凳子倒在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两人都是伤痕累累,满身凝结的血渍。

星野凛走上前,扶住倒地的椅背,连椅带人扶了起来,拖回了另一个人旁边。随后拿起了准备好的麻绳将他们的脚也给捆在了椅脚上,捆好后站起来看着两人平静地说道:“你们也别再想着逃出去了,如果能轻易让你们跑出去,我也就不会把你们绑过来了,所以别再弄出任何动静,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

两人都是耸拉着脑袋,一言不发,星野凛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回到外屋时小草依旧是安静地趴着,星野凛走过去将煤油灯熄灭,然后打开门离开了小木屋,消失在了夜幕中。

待到小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屋里只剩自己一人,桌上摆着一碗豆浆和纸包垫着的冒着热气的包子和花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