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临仙 > 正文
第三章 修道二三事
作者:尘水夕  |  字数:4587  |  更新时间:2018-03-29 22:54:39 全文阅读

唐柯一脸平静地看着林嘉,那模样,林嘉感觉就算自己说自己是一个堕入魔道的修者,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惊讶。

林嘉有些不满意,但在眼前的红柄长剑的威胁下,他只能讪讪地坐下,有些烦躁地挠着头,将原本扎着逍遥巾的头发抓得像是一只炸毛的狮子一般:“别不信啊,我今天可就是因此被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追杀,刚被人从云间干下来来着。”

原来这人没有失忆啊,唐柯一阵腹诽,但是却也不想在此事上再询问过多,与自己无关的浑水,掺和的越少越好,这也是唐柯以及许多山上仙人的修道养成的思考方式。

若是按佛家的说法,自己一时仗义相助的因,可能结出道心崩溃,断绝长生的果。而所谓的修仙众人,又有几人愿意因为一点小小的意外,便早早地断了前路?

山下人常说的仙路无情,也正是因此。

虽然也不是没有像那江湖中人一般快意恩仇的修者,但最终走到仙路高处的,终究是少中又少。

他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那这般说来,两族大战之后,这世间的妖修,又是如何在人世间行走的?”

林嘉才欲开口,飞剑上却传来夭夭一声叹息:“罢了,你这样刚开窍之精怪,是当让你了解一些世间种种。但这样的灵族内事,任他这样的人修也讲不清楚,你且进屋,我与你说罢。”但忽然间,又似是想起了什么,飞剑上蕴含的气机微微一滞,传来的声音也出现了一丝恼羞,“但不准再露出那副痴态!”

看着仍然指着自己的飞剑,林嘉耸了耸肩,“既然如此,那我便去疗伤了,你们妖族之间的事情你们自行解释去吧。”

听到林嘉说的“你们妖族”,唐柯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么说来,夭夭小姐是妖族?”

林嘉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带着熊孩子的老父亲一般,被唐柯这样他看来的蠢问题气得有些无奈,但看了看长剑,他还是收起了跳起来把唐柯捶到土里去的心思,他眨了眨眼睛,想了想,“夭夭小姐的确是妖族。”

一想到那柄长剑,林嘉便倍感头痛,哪怕自己早已用月轮教的密牌示意过夭夭,但这位妖族的态度也没见任何好转,由此也可以见得这位夭夭小姐对自己,或者说人类的不信任究竟有多么深厚。

在那场大战之后,两族之间的隔阂,终究破镜难圆。

苦笑着叹了口气,想着夭夭这般脾气暴躁的女子,真不知要怎么才能好好说话。

女子……林嘉心中一动,忽然对着飞剑换上了一副深情款款的神色,对着唐柯挤眉弄眼,余光却看向飞剑,继续接着之前的话说道,“看这么美丽动人,温婉端庄,笑起来宛如春日的桃花,眉间微蹙,便能叫山下的那些男子肝肠寸断的女子啊。我在人间游历的时候可从未见过,今天被人击落在这浩寒峰上,没想到因祸得福,见得夭夭小姐,才知道从前见得那些,不过是凡尘泥胎罢了!”然而就算林嘉讲的义正言辞,飞剑还是指在他额前三寸之处,微微摇晃,仿佛在说老娘看你还能怎么编。林嘉深情款款的脸色有些僵硬,最后他败下阵来,把头发又挠乱了几分,“那个夭夭小姐啊,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在讲下去就不是发自肺腑的言真意切了,看在月轮教的面子上,能不能不要再为难小道了。”

红色长剑往前虚戳了一下,用剑身拍了拍林嘉的头,仿佛在说刚才那些夸人的话本姑娘还算喜欢,这才带着一声满意的清鸣飞回了屋内。

林嘉的嘴角塌了一下,伸出袖子,从中掏出一块方帕,擦了擦额头上微微渗出的汗珠,自顾自哀地叹着“女人啊”,配上一副快垮下去的英俊脸孔,看着煞是有些凄惨。

转头看见唐柯一脸见了鬼的神情,林嘉没好气的吼道:“惊讶个什么劲,这叫君子气度,你这山石怪怎么可能知道。”

心中暗想要是君子气度我还真的知道,但要是这样就叫君子气度的话,那天下的君子怕是都得窝囊的自尽了,但念及至此,唐柯临时升起了一些逗一逗林嘉的想法,“不是,林嘉你这样子,我忽然觉得吧……”

“什么?”

“你以后应该是一位‘一家之主’。”

林嘉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刚想些说些承你吉言的场面话,但看着唐柯石怪脸上露出的促狭的笑容,林嘉当即便反应了过来这个“一家之主”乃是反话。也不知道是戳到了林嘉的痛处,还是觉得这般预言实在是不吉利,他气急败坏地伸臂一挥,唐柯便被送到了木屋门前。

“滚!老子要疗伤了。”

这下轮到唐柯笑不出来了。

木屋静静地矗立在桃林之中,桃木做的墙面就算在这桃林间,仍然散发着一股令人微醺的淡淡清香,屋檐下的梁上贴着一个用来清除灰尘的去尘符。但是落在唐柯眼中,那清香便是迷魂香,那去尘符便是催命符,而夭夭便是那个传说中残忍暴躁的索命厉鬼。尽量摆出了一个唐柯自觉尚可,但实际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唐柯拉起门上的扣环,轻扣三声。

“进来吧。”

回头看了一眼林嘉,感受到那边投来的若有如无的神念投射在自己身上,显然哪怕是一路已然熟悉了不少,林嘉也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但也正是因此,唐柯反而渐渐放下心来,跨过门槛便进了屋内。

屋内的空间不小,却很简洁,一进门,唐柯便看到了一张木桌,桌上摆放着看起来制艺精致的茶具,刚刚将林嘉吓得不轻的长剑已然入鞘,被随意地吊在夭夭身后的木墙之上。直到此时,唐柯才发现,那红色的剑柄并非是因为用了红色的染料,而是一束细红绳以一种奇特的路径层层缠绕将剑柄绑起,既不见头也不见尾,就算是朦胧前世的修行经验,也无法告诉唐柯这究竟是什么绑法。唐柯目光微移,屋内右手边,是一摞书架,略微一扫,摆放其中的书物看起来都有些破旧,置于上二层的书,脊上多半写着“游虚”“抱一”“踪匿”“解阵”之类的字眼;而中下二层则多是“金瓶梦”《酒国》“司炉”这类的名称,有些个书名,甚至唐柯前世也略有耳闻,看不出来,这位名为夭夭的女子,居然是妖修之中少有的喜好书文之流。而左侧用木屏风隔起的部分,应该就是女子起居的闺房了,想起前世的一些礼仪,唐柯只略微瞟了一眼,便不再多看。

而名为夭夭的女子,此刻已然摘下了斗笠,在她的颈间戴着一个缺损了一大块,只能依稀辨认出形状的银色月牙型小石,满头青丝随意地散在身后,一双桃花眼透着认真的光芒,看着哭丧着脸合上门的唐柯,她露出了一丝意味难明的玩味笑容。

唐柯坐下的时候,夭夭便将脸绷紧,将煮沸的开水倒入朱红的茶壶之中,她刻意地避开了唐柯的目光,似是在避免尴尬,此时的夭夭,比起带着斗笠的时候的神秘灵动,更像是一个端庄严肃的导师。

直到茶叶浸开,她往其中加了几片桃花,方才抬起头来:“你名为唐柯?何以此为名?”

“朦胧间觉得此名甚好,便用了。”唐柯断然不可能说出自己实际上来自一千年这样惊世骇俗之语,想了想,最后还是觉得用“朦胧间”这样比较暧昧的说法不容易有什么破绽——朦胧间的记忆告诉我我叫唐柯,这样想也没错嘛。

但听得唐柯的解释,夭夭却摇了摇头,“混沌懵懂时虽最合本我,但此般起名却有些随意了。”夭夭有些遗憾地继续说道,“你可知我们草木山石名为灵族一脉,不似那虎鹤蛇蛟始族一脉,修道第一个不大不小的关卡便是命名?”

“愿闻其详。”

“灵族命名一事,暗证了己道,其中凶险,甚至可以当预言视之,若是过于随意,‘唐’乃远古仙帝尧之姓,其格局之大,如鲲鹏展翼,但这般以草木枝茎或解为规矩之‘柯’字配之,先不说这般以大衬小是否合道,单是你是石怪之体,取这样的草木名称,便是不太合适。”

唐柯心中对这些关于名字规则的翻了一个白眼,没想到自己只是嫌再想一个名字实在麻烦,便用了本名,没想到这博览群书的夭夭小姐还能对此兴出如此多奇怪的解释冒出来。

唐柯其实很想说一句不就是取个名字吗,只是见夭夭如此认真的向自己解释,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看得唐柯好像被震住双眼有些失神,夭夭却忽然噗嗤一声,脸上的严肃却再也绷不住,她笑了出来:“啊呀,都说你们山石精怪蠢笨,果不其然。”

“啊?”

“起名重要归重要,但不过是灵族本心之辩罢了,那些离你还太遥远,也没必要知道。”夭夭见得唐柯一脸呆滞,恶作剧得逞的笑意更浓了,连着之前被唐柯那样盯着看的气都消了不少。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着一饮而下。

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到了的唐柯老脸一红,但是想到自己没说出口的话,不由得有点恼羞成怒,道:“那你也不能就这样贬低我的名字啊!”

“我不喜欢得有理有据,可有不服气的吗?”见得唐柯一脸不服气,夭夭也不恼,只是伸出玉指,指向挂在墙上的长剑。

看着墙上忽然间出鞘五寸的长剑,感受到其中饱满的剑意,于情于理于战力都站不住脚唐柯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口水,只得讪讪一笑。

他忽然知道林嘉为什么会那般惧怕夭夭了。

只是唐柯学不会林嘉那般天花乱坠的夸人巧语,当下便转移了话题。

“那自取名这关过后,我们灵族要如何才能下山游历?”

“自然便是‘化形’一途了,而说到这个,就要说到我们灵族的境界之分了。我所修的灵路,第一境名为远游,或者你要称之为化形境也可以,简而言之,便是将自己山石草木的本体化为人形的模样,当然若是你不化形,那便是另一条路了,看你这副说话毫无阻滞的模样,应该只用说这条路就好了……”

经过了夭夭一番解释,唐柯也大概知道了目前山石草木这类灵族修者有两条路可走,一条乃是不化形,就凭本体修炼,走的是扎根于大地,沟通天地的成妖大道,化形大概要到修炼小成之时才能化形,而另一条则以修心为主修道为辅,境界大致分为七境,是少有的偏重于修心的修道方法,走的是游历世间,寻大道至理的路子,而因此这条修道之路却是异常不稳与艰苦,第一境远游境便是最难的化形之境,而只有化形成功才能有后续的修法。夭夭虽已达到了此路的第三境,却也在此境停滞了一段时间了。虽然三境看起来并不怎么高,但若是以人族的标准,却已然算是山上的神仙中人了。

而对于自己的本体,夭夭也不隐瞒,当下只是指着漫山的桃树,虽然没有明说,但其中所含的意思,却早已呼之欲出。

在这之间唐柯顺道也试探着问起了虚极山。

“世上草木精怪,都是应运天地灵气而生,你能朦胧间记起虚极山,又想要去寻那虚极山,那也正是说明此地冥冥中与你有缘,只是我对此地并没有什么了解,记得这似乎有一本和虚极有关的心法,你暂且先好好看看,这几天你先思考一下要选哪条灵路,过两日我带你去月轮教总坛去要一份适合你这样石怪的修炼之法。”

见得夭夭这般“修道有成”的“大妖”都不知道,唐柯心中有些遗憾,但这也不是太出乎意料的事情,至于“月轮教”这个名词,唐柯推测出是大概是类似于人族宗派的概念,便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若世上皆无人知晓,那我便依靠自己的双脚重返虚极,去看上一看好了。

夭夭也站起身,从最上层的书架上找到了一本小册子。

“此非我族心法,你且收好,莫要外传。”

那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册子上的纸张微微泛黄,显然是有些年代了,但是它的封面却显得非常崭新,上书的《虚极观复》四个大字令人一看便会觉得心境安宁了不少。

走到屋外,唐柯有些感慨,讲解这修道的二三事,虽然细碎繁琐,却反而更见一人的心境。

夭夭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但是“人”还是非常好的,无论是坦言真身、讲解修炼、还是赠给唐柯心法之余,还仔细地交代了修炼心法的一些注意事项,嘴上说是因为整个妖族因那场席卷修界的大战而变得同仇敌忾,所以同族间的互助非常频繁,但是第一次见面便赠予唐柯心法这样的事情,显然并非同仇敌忾,而更多的是夭夭出于单纯和善良的本性想要照拂“晚辈”的举动。

忽然间,朦胧的回忆又被掀起了些许,唐柯再次想起了小师妹,同样有着桃花眼,但单纯与善良的天性,放在前世宗门里的那些为了修炼资源和同辈第一虚名,就连自己有时都深陷旋涡的勾心斗角之中确实非常的遗世独立,或许就是因此,想保护这样的美好,却在又十分羡慕同时又非常欣赏的心态下,才因此生出了些许情愫吧。

心中泛起淡淡的明悟,唐柯却未曾发觉身外周遭的灵气,似乎如鱼得水一般,发出快乐的欢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