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临仙 > 正文
卷一 世上已千年 楔子
作者:尘水夕  |  字数:2602  |  更新时间:2018-03-23 19:14:30 全文阅读

大浪拍岸,无垠的黑海围绕着一座孤零零的岛屿。除了时不时响起的大海拍浪的声音,在这诡异的地方,一个人能感受到的,除了无边无际的茫然就只有对大自然发自内心的震撼,以及尊敬。

才怪嘞,见鬼的震撼,唐柯指着天怒骂了一句。虽然是一个自诩儒雅的修道者,但他已经被困在这处绝域不知道多久了,他有些崩溃,他甚至预感出去之后,怕是可能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比自己没有道侣的时间还久。而对于一个打娘胎出来便形单影只一心向道的修炼天才来说,这种想象对精神的折磨在无论哪方面上无疑都是毁灭性的。

虽然大部分时候唐柯都能修炼到物我两忘,但是在这该死的没办法修炼又无事可做的地方,原始的欲望似乎开始了无限的膨胀,膨胀到唐柯甚至有些期待看到一只眉清目秀的母鲨鱼。

一想到眉清目秀的母鲨鱼,唐柯忽然间有些崩溃,意识到自己底线定的太过于低了,唐柯想着,怎么说也要眉清目秀的母蜥蜴……

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的唐柯更加崩溃了。

但在这片土地上,无论唐柯再怎么崩溃也不会有人有任何的回应,唐柯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对着天空愤愤地翻了个白眼,收起那些无用的崩溃,开始漫无目的的踱步来抵挡那种来自于本源的原始的欲望。

其实唐柯心知肚明:这压根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世界的某处。作为未满五十便修到了上二境的天才,意识到自己的处于梦境之中并不算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但是唐柯对此却毫无办法,在一次修炼出了岔子之后,自己的意识就掉到了这片绝域,并且似乎还就被困在了这里,而令人绝望的是,哪怕他再怎么天才,也想不到一个可以从这里出去的方法。

只能等待自己的出的岔子什么时候自己过去,只是那明显不是现在,或是不知多久的过去。

在这诡异的地方,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唐柯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和脚下的沙地相看两不忘,无聊至极的他,甚至有把全岛的沙砾一个个数清楚的欲望。

呃,那样太自虐了,还是算了吧。唐柯如此说服自己。

这片天地似乎是生命的绝域,唐柯绕着小岛走了自己都数乱了的圈数,却仍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活物,而这里的天空虽然不是黑暗的,却也是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好感的惨白,没有太阳,没有昼夜。唯一能证明时间没有静止的,只有从海岸传来的浪涛拍岸的声音。

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脚下荒芜的大地之上,堆积着毫无用处的沙砾。头顶上是毫无用处的天空,眼前是毫无用处的空气。是的,在这片诡异的地方,感觉不到任何的灵力存在,而这也是唐柯毫无办法的真正原因。

毕竟,灵力修炼上的天赋再怎么骇人听闻,失去了灵力,就好比鱼儿失去了水一般,没有窒息就要谢天谢地了。

但作为在这囚牢里的一个清醒的人类,唐柯无疑会十分痛苦,没有什么比漫无目的的清醒更容易让人发疯。

唐柯也试过大喊大叫,还试过向下挖掘,甚至试过跳入那一接近就会感觉到莫大恐怖的黑海之中。

但是毫无用处,唐柯的喊叫声甚至激不起一丝一毫的回音,向下挖掘的时候,两边的沙砾似乎是阻止唐柯一般,丝毫没有给他的辛勤劳作留任何的颜面,在唐柯挖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沙砾便会从两边倾泻滑下,填上道姆刚刚挖出的坑洞。

至于跳到海里……那种诡异的无法挣脱的混沌感,唐柯实在不太想第二次被困在当中直到勉强挣脱而出。

折磨到绝望,最后麻木,以及最为难受的漫无目的清醒,这是唐柯感觉得到的为数不多的几种感觉,至于什么震撼之类的无用的情感,早在无尽的等待间烟消云散。

而最为吊诡的是,唐柯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来到这里,来到这里之前,究竟具体发生了什么,在这隔绝一切的诡异大地上,唐柯只知道,自己叫唐柯,也只能勉强记起自己练功出了岔子,仅此而已。

无所事事地听着海浪,唐柯最后放弃了走动,站着抵抗原始的欲望,而后,唐柯坐了下来,但是很快他便觉得坐着也不舒服,最后躺了下来,看着惨白的天际发呆,这也是他在经历过一开始的疯狂之后总结而出的对抗这种枯寂和欲望的最为有效的方式:既然什么都做不了,那就躺好忍耐,等待它的过去。

看起来有些无奈和颓丧,但是唐柯知道这是最好的方式,因为他在经历了最开始的疯狂之后便明白了一个非常好懂的道理:疯狂虽然可以让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感觉过得快一点,但是却无益于需要行动与改变的时候,做出最好的选择。

唐柯猜测,这个世界,可能并不只是一片荒芜,而是象征着……一些非常久远的东西。只是猜测并没有任何实际的佐证,唐柯也只能想一想,仅仅想一想而已。唐柯厌恶却同时感谢这份清醒,它让唐柯得以胡思乱想,打发这漫长又磨人的时光。

而就在唐柯思考人生的时候,突然间,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忽然停止了,缺少了声音的世界,瞬间变得诡异起来,唐柯仍然躺着望着天空,这种突如其来的改变并没有阻止他胡思乱想的心神,但冥冥之中有种可以称之为直觉的东西告诉他,选择的时刻到了。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合常理,但是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唐柯的意识中,就像是无数理所当然的事情之一。

但是唐柯从未觉得任何事情存在理所当然。

所以他坐了起来,静静地看着海边,潮水正缓缓褪去,视野中,那代表湿润的深棕色的沙子正在缓缓减少,似乎是想要离开这座岛屿,而忽然风平浪静的海水却冒起了无声的气泡。

唐柯努力地分辨着意识之中那种想要做出选择的想法的来源,毕竟除此之外,他好像也做不了任何事情。

这个梦中,唐柯唯一能掌控的只有自己,对于其他所有的东西,就像是一个可以接触到世界但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的旁观者一般,对于这个世界,根本留不下任何的痕迹。

等等,旁观者?唐柯愣住了。

在这诡异的梦里,可能是过去了一小时,可能是过去了一天,当然也可能仅仅只过去了一秒,唐柯突然笑了,海沉默着,土地沉默着,沙子也沉默着,这天地间,唯一存在的只余下了唐柯的笑声。

“旁观者……吗”唐柯轻声喃喃道,就像是解开了最为核心的谜题一般,“不不不,其实不是这样的。”

“但是是这样。”唐柯笑着,一挥手,在这充满诡异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件黑色大氅。

这个世界突然又恢复了喧嚣,面前的大海之中,拍岸的浪涛更为急促,而海中传出的沉闷的震动声意味着……似乎有什么东西瞬间升起。

待到唐柯披上那件大氅的时候再抬头,眼前的一切,只剩下了一个巨大又看不到边际的巨大墙面。

墙面是与沙地一样的材质,这么形容其实不太贴切,因为那些沙砾正在缓缓滑下,落在唐柯面前,就像是落入了水中一般,激起了一点起落,但最终什么都不剩。而待到沙砾完全滑落,眼前剩下的这堵巨墙,用石墙来形容或许更为贴切。唐柯看不出石墙是什么石质,但却不妨碍他推论这与走出这片天地有着莫大的关联。于是,他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

唐柯眼中忽然射进了几道白光。

尘水夕
作者的话

关于梦境,心理学的有一种现在已经不太流行的解释:“梦是一种现实中实现不了和受压抑的愿望的满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读弗洛伊德著作《梦的解析》,如果是先要比较简单易懂,可以尝试去理解理解《盗梦空间》,它对这些理论的研究和艺术表达做的非常的好,至于对这个没啥兴趣的朋友……就当做是作者在说些没用的胡话来看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