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溯月流鸿 > 正文
藤曼
作者:天选芷兰  |  字数:2157  |  更新时间:2018-03-26 21:50:13 全文阅读

很多人都觉得女人是最了解男人,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一个女人能了解一个男人,是因为她喜欢这个人才愿意去了解。

如果一个女人一开始就不喜欢,那么她永远都无法了解这个男人。

当她因为一个男人对她好而爱上,可能会短暂的拥有美好生活,可是一旦这个男人物质上不能再满足她,她会选择更高、更大的树向上爬。

而在她心里,以前的男人就变得卑鄙、龌龊、无能,一文不值。

感情有时候就是这样。

雾里的花,水中的月。

观赏很美,想要得到注定是噩梦的开始。

夜晚,出奇的安静。

皓月当空,星河璀璨。

现在已是深夜,很多人都回了家。他们能回去是因为他们有家,仍在外面留恋的人,不是没有家,而是有家不愿意回,或者有的家根本算不上一个家。

夜晚的静谧,往往是属于两个相爱的人。

江边的风刮得更厉害了,越是夜深,风仿佛刮得越猛,它好像也在愤怒,为什么愤怒?因为没有可以陪伴它的人。

世华好像是在旧城,一个破旧的小酒馆碰到这个面容苍白的男人,他们俩可能事先就已经约好,也可能没有。但不管有没有,他们已经吃了饭、喝了酒。

他们沿着这条街的小巷往前走,月光在地面铺上了一层银色的地毯。

这条街好像是个古镇,因为是在旧城,所以没有开发它,只是把它当作文物一样保存,还原最真实的面貌。

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牌坊,牌坊很古老,像有非常多年的历史。

牌匾上有三个草书的大字,“芷月城”。

也许很多年以前,上世纪这里的确辉煌过,可是现在这里,怎么看都像是一片废墟。

他们往里走,四处长满了杂草,长得比人都高。建筑是古代时期的木桩建筑,可是已经倒塌了,满地都是烧焦的木屑、

它以前一定辉煌过,就像一个女人曾经年轻、漂亮过。

它以前一定雄伟、壮丽、气壮山河,可是它已老了,老的已经沉睡。

“记得,你说过你的鞭子叫银蛇,另一条叫藏龙。”世华的眼镜闪闪的发光,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

脸色苍白的人,手也苍白,只有那双眼睛,黑漆漆的瞳孔,刀锋一样的闪着光。就在一瞬间,他拉下了腰间系着的银鞭,鞭头尖锐,呈三角。

用力麾下,长长的鞭身盘卷在地,鞭纹似鳞甲,银光闪闪,活脱脱就是一条银蛇。

“这里本就是你我的师承之处,手里的长鞭是师傅留下来给我们继承的。”

世华没有什么印象,他的大脑里面也和李那年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孩童时候的记忆,比李那年更凄厉的是,他没有见过父母。

他只有一张卡,每个月卡里都会打过来花不完的钱。

世华在笑,笑的比哭更难听,他什么都没有,就连自己爱的女人都不敢有。

“这里,到底藏着多少的秘密,莫兰。”

莫兰再将长鞭一挥,银光弹指间闪过,它就像一条蛇缠上了他的手臂。

“这里不仅是你我的师承,还是云义方的师承处。当年的一把火也是云义方放的,整整烧了一天一夜。”

世华的头突然疼,不仅疼还很晕,他往前走,走上台阶,走到废墟里,看着满目的苍凉,当年那把火好像又在眼前燃烧。

“为什么?依理说云义方目前的地位,当年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莫兰脸上没有多的表情:“云义方那时,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二十多年前,他的心里就已经充满了仇恨。一个人的欲望太强,最终就会走向毁灭,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

世华愕然,“他在这里应该呆了很多年,也许很早就开始预谋这件事,对吧?”

莫兰点头,“他从小就在这里,看着一草一木,看着每天的朝阳东升西落。这里是旧城,也是曾经T城最繁华的地方。芷月城不是一座城,是一个武馆,而它的前身是社团。”

世华渐渐有些明白,“他能一把火把这里烧了,想必一定很恨这里。”

莫兰在笑,冷嘲热讽的笑:“岂止是恨,简直是疯了。你知道吗?他爱着一个瞧不起他的人,那个女人是他的青梅竹马,却嫁给了一个老头。对云义方不是一点感情没有,也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世华也笑了,仰天而笑:“你这么说,就能让我懂了。其实,云义方心里看不起这个女人,却又爱着。一把火根本就不够,所以他又想把怒气迁到上官鸿身上。”

莫兰低头不语,过了一会,他抿了抿薄薄的嘴唇:“上官鸿,不管怎么说都是个不错的人,比起云义方更有男子的英气。”

世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很想躺在这里睡个觉,享受一下故居的味道,可他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居所已经不再是能住的地方。

“我的好兄弟,李那年,也在她的身边,这次他们会不会无法脱身?”

莫兰点头,“多的不能保证,一切只能听天命。”

世华看着夜空,眼里有了一层雾水:“你那边的主子是不是很恨李那年?”

“恨得想吃了他的骨头。”

世华摇头,“这些男人都因为一个女人去恨人,活的真不洒脱。”

莫兰也坐了下来:“也许他们认为自己能控制别人的命运,所有的人都该听他们摆布。”

世华笑而不语。

月光寒,夜已很深。

世华站了起来,“至少我们得保住李那年的命。”

莫兰问道:“为什么?”

世华笑着,自信的笑容:“因为我感觉只有他能对抗得了云义方,现在可能不行,以后一定行,给他时间。”

莫兰迟疑,他不认识李那年,更不了解。

“凭什么这么认为。”

世华走了出去,朝牌坊外走。

“就凭他能抢走你主子的女人。”

莫兰又不说话了,他想了想,也跟着走出去。

废墟里面有树,树上缠绕着很多藤曼,它们一圈一圈的缠,努力向上爬,爬到顶端的时候,又伸了出去,缠上更高、更强壮的树,就像红杏长的旺盛时喜欢长出墙。

藤曼永远没有想过当最初的那棵树离开,它们会怎么样?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带着春雷,还有闪电。

一棵树倒了下去,拉扯着藤曼一齐倒在了地上,藤曼不能再爬了,它的根已被大树扯断。

不管藤曼爬的多高,它的根始终在原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