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修之痕 > 正文
第一七八章 似曾相识的审讯闹剧
作者:一段四十九  |  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18-08-10 05:02:27 全文阅读

苏戟坐在角落两手捂着脖子,“叫警察,不是,叫救护车,我脖子流血了。”

几个警察,赶忙附和道,“快点叫救护车,嫌烦企图自杀,自残。”

“恩?你们太过分了吧,还能这样颠倒黑白?”苏戟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表情。

“都别动,都别动,站在原地。”刘金率先站到门口,紧紧的顶着门,“他是超人,不死人,就是电视里那个,这点伤奈何不了他,很快就恢复了啦。”

“刘队啊,你在说什么呢,我们知道,你孩子的事儿,可是,这人命关天,如果这小子死在咱们审讯室……”

“他不会死,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他就是那个被车压断脖子,又奇迹生还,又死了,又奇迹活过来的外星人苏戟。”

刘金,吼道。

“啊?”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苏戟。

苏戟摸了摸脖子,手上的血还在滴答滴答的流着,但脖子上的伤确实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几个警察大惊失色。

“怎么着,我没说错吧,他死不了,牛牛有救了。”

“恩?呃,刘队,这个小,小苏子,的确是很神奇,惊到我了,可他,这是他的本事儿,跟牛牛有什么关系?”

“唐僧,记得吗?唐僧的故事。”

“啊——?”苏戟汗都流了下来,“你,你,你们是警察啊,难道你们要吃了我吗?”

警察们迅速转头,看向刘金,对呀莫非你个刑警队的队长,还能吃人不成?

“他们都是傻子,那是骗小孩子的。”刘金打断道,因为兴奋的因素,脸色潮红。

“骗小孩子的你还信,我告你啊,这可是法治社会,吃人,你胆子太大了。”苏戟警告道。

“你闭嘴。”刘金喊道,“我不用吃你,不,我的孩子不用吃你,只需要在你身上取一块儿肉就行了。”

“啊——”苏戟瞪大了眼睛,他都记不清楚,今天是第几次大声的啊了,这实在是,实在是太荒唐了。

扑通,突然,刘金跪倒在地上,竟是对着苏戟的方向,不听的作揖,跪拜,“苏先生,我求你了。”

苏戟赶忙也跪下,“我也求你啦,你是警察,给我跪,你这帮同事还不把我杀了。”

“他们不敢,苏先生,我是一个刑警,缉毒的刑警,我在边防,呃,啊——”不知道为什么,刘金的精神开始崩溃,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他极力的忍,却怎么也忍不住,这或许是煎熬了许久,破碎的心灵重新抓住了救命稻草。

“苏先生,你听我说,我是一个缉毒警,在边防干了20年,20年啊。最后的几年,我干了卧底,我,我破了那个大案子,抓了建国后,最大的一个边防毒贩。我接收了莫大的荣誉,我升了职,加了薪,我回到了内地,来到了龙城这个地方,这里很安全,很安宁,国家安排了我的家属在这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消息走漏了,还在外面跑路的毒贩得到了我就是叛徒的消息。他们主动联系了我,假装不知道我就是叛徒,说要把我迎回去,结果,我们中了计,我的全家,包括双方的父母,全都被毒贩残忍杀害,只留下了我的孩子,我拼命把他救了出来。自那以后,他成了植物人,一躺就是十三年。”刘金抬头盯着天花板,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半晌过后,苏戟感叹道,“太惨了,我很同情你,可是也不能吃我呀。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

“那你身上的情况,用什么科学可以解释?”刘金反问道。

“只是一块儿肉而已,你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你的能力是白骨生肌,说不定用不了多久,那块儿肉就可以长出来。我看过你的车祸视频和图片,我知道你当时伤势的情况,即便你今天不来,我也会去找你。”

“你找我,你找我也没用啊。”苏戟着急道。

“苏戟,你,你知道你今天得罪的人是谁吗?我可以帮你,保证这里没人敢动你,对你屈打成招。”刘金嗜血的目光,逐一从其他警察身上扫过。

“呵”苏戟突然冷笑出声,“好啊,好啊,朗朗乾坤,你们警察竟然就是这样保护老百姓的?行,我倒是突然很有兴趣,想听你讲一讲,我,到底得罪了谁?”

话说完,苏戟的脸冷了下来,带动周围的空气,一阵阵的阴冷。

几个警察不住的打着冷颤,四下寻找冷气的来源,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苏戟。接着是发自心底的恐惧,这么深的寒意,这人可是死了好多次都没死的人啊,自己怎么这么大胆,路上还不停的讽刺。文少是厉害,在体制里混,离不开这些富二代,官二代,可是那是以自己有命的前提啊,眼前这个人,似乎早已超脱了世俗的实力,到了另一个境界。

“一言一行,都可以影响到周边环境,果然不是什么凡人,苏先生,您别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不管你愿不愿意,是不是你的错,事实上是你得罪了一个人,一个你永远都得罪不起的人。也许您身体的特质,他绞尽脑汁也不会对你产生影响,可是你总要吃饭吧,你有亲人吧,得罪了他,你吃不上饭,亲人没有工作,不得安宁。”

“呵”苏戟面露冷笑,心里却是震惊不已,他在龙城也生活了这么多年了,这文在艮可能没有机会见到,但他的名声,却或多或少有所耳闻。这人嚣张跋扈,欺男霸女,偏偏家里后台强硬,几乎是无人敢惹。也就是这个嚣张跋扈的公子哥,扳倒了当时,叱咤华北的红人和龙城一哥三马虎。跟这些强人相比,自己又算的了什么,这个什么刘队长,虽然很讨厌,但说的话却不是没有道理。可苏戟不是傻子,既然这什么文少找上了自己,又这么猛,岂是一个刑警队的小队长可以说一句话,就算了的。

刘队长,苦笑道,“你想的是对的,我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队长,怎么能够左右了文大公子?这个你不用管,只要你松口,我保证这件事情会不了了之。”

“我松口?你这是为难我啊,刘队长,我答应,你得把我喂了你儿子,我不答应,我得被这文大公子喂了汾河的鱼。我真是流年不利啊。”

“啊——”歇斯底里的呼喊声,从审讯室外面忽然传了进来。几个警察面面相觑,愣了一会,直接冲了出去。刘金眼睛眯着,“苏先生,我没听错的话,刚才这两声呼喊,有一个是文大公子的。”

“我又不认识他,听不出来。”苏戟将头扬起,盯着天花板,再也不想说一句话。

刘金焦急道,“看清楚,是你的那个女伴,伤到了文少。”

“呵呵,强词夺理。文少是怎么和商月到了一起的,这里是刑警队还是菜市场,再说了,一个弱质女流,怎么伤一个男人?”苏戟慢条斯理的问道。

“苏先生,巧言令色,我说不过你,可是又有何用?你的女伴也是,到了这里,不想着磕头认错,征得文少的原谅,反而这样闹,她是完了。难道苏先生不想。”

“呵呵,说了你也不信,又何必说。我是个路人,被莫名其妙牵扯进来,自保都不暇,哪顾得了别人?”

刘金仔细观察苏戟的脸色,每个细微的动作,都不放过,他能看出,这个,这个姓苏的并非不在意他的女伴,而是胸有成竹,他的自信来自哪里?

“队长”一个警察夺门而入,“不好了,不好了,苏戟,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这么狠?完了,对了,完了,她……,她把文少的那个咬掉了。”

“啊——”苏戟和刘金同时站起,警察怒目圆睁,“苏戟,你给我坐下。”

刘金的脸色大变,急忙推开,挡着门的警察,出了审讯室。

“你别动,苏戟,你别动,你完了,那个女人完了,敢伤了文少,断了文家的香火,你们完了。”警察怒吼道,转身跟着刘金跑了出去。

苏戟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搞什么鬼啊。”他突然想起了在车上,商月那凌厉阴冷的眼神,没有无助,没有恐惧,甚至连愤怒都没有,有的只是,只是说不出来的阴森狠辣,“这是怎么回事。”

苏戟坐回了椅子,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转身,瞪大了眼睛,“什么人,是人是鬼?”

“嘻嘻嘻——,嘎嘎嘎,能进到这里当然是鬼了。”一个女声阴森森的说道,长发批了下来,特别的长,直到了脚底,双手伸出,脸微微抬起,上吊的眼睛露出了半截,正对着苏戟。

苏戟的心怦怦跳,尼玛的,这是鬼啊,鬼啊。苏戟转身就跑,嘭的一声,碰到门,地动山摇,咣当,门轰然倒塌,一片亮光照进了审讯室,刺激着苏戟的眼睛。

适应了足足有几秒钟,苏戟睁开了眼,入眼一片混乱,十几个警察狠狠的压着一个瘦弱的女子,对面是一个躺在地上鬼叫连连的年轻男人,七八个壮男围着他,嘘寒问暖,几乎个个身上都带着伤。

“你,你,你把门撞碎了?”一个女警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发抖了。

在审讯室椅子上坐着的女鬼,吐了吐舌头,“这下闹大了,哥哥该说我了,毕竟这里是警察局。”嗖,女鬼化成一缕青烟飘走了。

苏戟尴尬的望着厅里的人,支吾的解释道,“里面有,我是被吓出来,里面有……”回头再往里看,哪里还有什么女鬼。

“呃,苏先生,有话好说,冷静,冷静,多想想你的家人,你能把你脚下踩着的几位警官放开吗?”

“这句台词怎么这么熟悉?”苏戟歪着脑袋,看向了脚底,急忙向旁边跳开。

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下面是一个碎成了几块的门,门下,压着四五个警察,此时,哼哼唧唧的在地上翻滚着,其中一个警察指着苏戟,本来想说点什么狠话,却苦于疼的根本说不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