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空离叹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幽冥谷被劫
作者:追月的阳  |  字数:3573  |  更新时间:2019-11-20 23:30:31 全文阅读

第二百六十一章 幽冥谷被劫

暮春时节,蜀中飞鸽传来消息,半月之前,疫病肆虐,天府之国,十之七八都已染病,千里沃野,荒无人烟。此次疫病,爆发之突然,传染之迅速,死亡人数之多,简直就是前所未见。益州,天下九州之一,本该是隔绝中原的富足之地,经此一疫,几乎回到原点。

疫病一夜之间爆发,益州存储的草药几乎消耗殆尽,特别是其中一味最为重要的甘回草,世间本就稀少,蜀中存储本就不多,加之十来天的消耗,已所剩无几,故此飞鸽传书,寻求空离谷的支援。

空离谷收到来信,迅速调集所有可用的甘回草,通过陆路运送至江城(今武汉)而后,由九州镖局负责押送进蜀。

九州镖局知道事情紧急,立刻调集不下三十来的护镖高手,五辆马车,从码头接过甘回草,星夜兼程,来到了幽冥谷之前。

进蜀的道路不止一条,但唯有穿过幽冥谷是为最近,穿过其中,再走个一天一夜,就到了蜀中平原了。只是,这个地方盗匪横生,加之一线天的地形,是埋伏打劫的最佳场所,多少商旅在此覆灭。此处距离天机堂估计有个百里左右,又在崇山峻岭之间,算是个无主之地,平常也就没有人过多注意。

此次押镖的镖头是九州镖局总镖头的大徒弟李一帆,个头不高,五尺半,宽宽的方块脸,眯着个小眼睛,嘴唇冻得有些发紫,在黝黑皮肤地衬托之下,也不是那么明显。头发收束在头顶的位置,用一个圆环扎着,圆环中间别着一根木簪子,至于头发末端,任其垂在在脑后。五六天脚步停歇的赶路,几缕不识趣的头发还是耷拉在脸颊的两侧,时不时的需要整理整理。年近三十,走过许多镖,算是个闯江湖的老手。

李一帆有些紧张,毕竟自己身上背负着几十万人的安危,容不得半点马虎。手下人探路前来报告,进蜀的其他道路几乎全被昨晚的一场倾盆大雨给冲断了,根本就行不通。唯有眼前的幽冥谷道路好走些,徘徊了将近半天的时间,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了。一路上,也有不少盗匪想要抢夺,但只要听说是救命的药草,全都开山放门,任其通过。一想到这里,悬着的心不禁放下了许多。

幽冥谷,因死在其中的人不计其数,传闻是厉鬼勾魂,无常索命的幽冥之地,故而得名。在两侧的山峰之上,各自有两棵百年大树,已入初夏,树叶已经挂上树梢,背对着碧空如洗的蓝天,暮春最后的风吹过,夕阳西斜,却有种凄凉的壮美。

李一帆骑着马走在最前面,下令快速通过幽冥谷,不得耽搁。进入幽冥谷之中,死亡的压迫感迎面压来。枯枝落叶之下出露个白色的骷髅头,破碎的衣服时而飘飞于天际,岩壁上星星点点的黑色的血迹到处都是。断崖之下,没有积雪的地方,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生锈破碎武器横七竖八地胡乱堆放着。远处岩壁伸出枯枝,几只乌鸦在上面叫着,好像死亡的信号。自从进入幽冥谷,九州镖局每个人的心里都紧绷着一根弦,生怕出半点纰漏,命丧于此。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不会因为你的担心而迟到。

镖队走到了幽冥谷中间,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山顶的巨石从天而降,封住了来路。整个镖队瞬间紧张了起来,护镖的人立刻从马上跳了下来,缰绳拴在车上的横杆,从马车上拿出弓弩和箭囊,一手持弓,一手持箭,围在马车周围,眼睛紧盯着两侧的山上,随时可以出手。

就在众人六神无主的时候,山上传来了消息:“押镖的,留下车上的东西,赶快滚蛋,不然,杀人越货,绝不留情。”声音透着狠毒,就像是恶鬼的声音,一直回荡在山谷里,久久地才散去。

李一帆站在镖队前,对着山上拱手行礼道:“众位英雄汉,我等路过宝地,无意冒犯。车上装着的是些救命草药,并不值钱,还望高抬贵手,让我等离开。区区五十两,不足敬意,权当是九州镖局请各位的酒钱。不论什么江湖恩怨,人命关天的大事,开不得玩笑的。”说完,李一帆拿出五十两银子,放在了断崖之下的空地。

山上继续传来声音:“哼,九州镖局,好大的名头,只可惜,老子不是吓大的,最后一遍,车留下,人滚蛋,不然,幽冥谷又多收三十具枯骨。正好,蜀中之人死完才算是最好,也省得我们亲自动手了。”瑟瑟寒风,夹杂着让人窒息绝望的话语,瞬间毛骨悚然。

李一帆自知碰上了硬茬子了,后背不禁发凉,但还是壮着胆子对着山顶喊到:“九州镖局,人在镖在,若是各位执意为难,我等只好硬闯了。”说完,李一帆走在最前面趟路,后面的其他人护着马车跟着走。

就在这个时候,山谷上方出现了一股浓烟,渐渐的,遮天蔽日,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谷内一片漆黑,唯有谷口方向有丝丝光亮,营造出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李一帆下令原地停下,燃起火把,所有人护着镖车,以静制动,走一步看一步吧。

李一帆已经大致能够猜到对手的身份了,估计也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鬼暮了,来的人应该是还不是什么小角色,这条小命估计得撂在这里了,自己倒是无所谓,真要是这批药草出了问题,蜀中枯骨无数,自己可真就百死难赎其罪了。

但现在的李一帆已经察觉到了异常,空气中的味道不对,这应该是鬼暮的独门毒药——暗香千里。虽然只是听说,但它已经算是恶名满江湖了,多少江湖人物被其暗算,想必毒已经混合着刚才的浓烟渗透进来了。手下的人大多数已经沉醉在其中,一个个地倒下了,脸上全都是安详的表情。

李一帆也已经中了毒,好在内力深厚,能够暂时抵挡住一会儿,但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已经没有多少反抗的机会了。就在李一帆半睡半醒间,几个身着黑衣的人从谷口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完全没有给李一帆说话的机会,过来直接就是一刀,随着李一帆最后的眼睛闭上,幽冥谷中又多了些许冤魂。

第二天早上,在几十里之外接应的人一直没有接到人,只好顺着进谷的道路一条条按图索骥找过来。找到幽冥谷的时候,他们全都被惊呆了,九州镖局所有兄弟的尸首全都被长枪钉在了崖壁上,就这样的空落落地悬着,看得人心惊胆战。在场的兄弟们全都一个个咬牙切齿的,他们没有想到对手真的这么心狠手辣。但最令他们气愤还是山崖上一行大字:九州镖局,徒有虚名,李家一帆,死有余辜。

九州镖局在蜀中分舵的兄弟们看着地上的已经化为烟尘的草药,已经无可奈何了,随之而来的还有蜀中的一些郎中,算是丢到了所有的希望,瘫坐在地上痛哭起来。兄弟们把李一帆等人的尸首从悬崖绝壁上取了下来,好好地收殓了一番

兄弟们仔仔细细地检查着兄弟们的尸首,其中的一个兄弟无意间看到了师兄的衣角有一个缝隙,顺着缝隙撕开,里面掉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如果兄弟们发现这张纸条,那么我已经不在人世了,走进幽冥谷之前,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其中可能会有埋伏。我死不足惜,但蜀中千百万人性命高于一切,我不能冒这个险。因此把大部分药草留在谷外的一个山谷里,兄弟在那里留守,赶快去取出来救命,切切,十万火急。

兄弟们来不及顾及心中的伤痛,赶到了那个山谷,见到了已经哭成泪人的两个小兄弟,他们是此次押运中年级最下的,李一帆把最后生的希望给了他们。兄弟们把袋子打开,里面的药草完好如初。看着这些李一帆用命保下来的药草,瞬间哭成了一个泪人。但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九州镖局收拾停当之后,带着所有东西离开了幽冥谷。

李一帆无愧于英雄这个词,如果没有这些药草,蜀中的人也许就撑不过去了,只是人已经不在了,为了更多的人不再惨遭毒手,必须要有所行动了。

消息很快传回了九州镖局千刀的耳中,直接把桌子拍碎了,对着自己的儿子千城喊到:“千城,把消息传去空离谷告诉林清言,要是他们再不动手,九州镖局就要和漕帮公开撕破脸皮了。娘的,老子什么时候过的这么憋屈,真想真刀真枪和漕帮较量较量,不为一帆报这个仇,老子誓不为人。”

很快消息就已经来到了空离谷,林清言很早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千刀的来信更是搅动了他的心,看样子,必须要有所作为了。否则,一旦让鬼暮日益壮大,终有一天会自食恶果的。

林清言把纸条交给了徐梦瑶,说到:“梦瑶,漕帮已经把刀顶在我们的胸口处了,要是在任由他么肆意扩张,我们就真的没有容身之处了。方道这些年真的是过了,为了我们三家的地盘,真的是有些疯了,几乎是不计一切后果和代价。”

徐梦瑶看着眼前的纸条,有些担忧地说到:“清言,你真的想好了吗?现在和漕帮也都还只是暗战阶段,只要没有撕破最后的脸皮,那就还有争取的机会。如果要是打暗战的话,也就只有一阳去了,只是,我有些担心罢了。”

林清言若有所思地说到:“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再去考虑这个问题了,一阳是空离谷的弟子,又是未来的掌门,不能一辈子把他圈在身边的,也是时候让他出去闯荡闯荡了。漕帮这些年已经把江南大大小小的的门派全都收入囊中。四处出击,我们的生存空间岌岌可危,不能在瞻前顾后的了。”

徐梦瑶没有反对的理由,只是淡淡地说到:“就算你要把一阳放出去历练历练,还是亲自和他谈谈吧,最好能够和师妹清音聊聊之后再做决定,也好让他们有个反应的时间。”

林清音心里很焦虑,就在不久前,漕帮联合安业城,已经占据了中原的大半部分,安业城的南宫凌云也不知道怎么的,为了中原的市场,狼狈为奸,一点点把九州镖局逼得都要没有立足之地了。空离谷毕竟是荒蛮之地,漕帮一时之间没有时间顾忌,但只要一腾出手来,下一个就是空离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