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无边传 > 正文
第二章 “美人”禅心
作者:抽刀不断水  |  字数:2542  |  更新时间:2018-03-14 05:31:32 全文阅读

又一日,李冲信步出游。

晨曦微露。

一抹乌云,倏然而至,笼罩长空,山风陡变凌冽。

李冲禅心一动,眉头微蹙。

刚才风轻云淡的山岗上,隐隐约约,罩上一层妖气。

一声轻叹,悠悠传来。

李冲暗叹一声,抬眼望去,半山腰的凉亭里有一女子,似在轻抚瑶琴,琴声叮咚,如珠落玉盘。

李冲缓步走进山亭,见一年轻女子端坐亭中石凳,年龄大约十七八岁之间,怀抱一张古琴。

见有陌生人走近,女子略显惊慌,随后盈盈而立,向李冲裣衽施礼。

女子云鬓高髻,柳眉星目,冰肌玉肤,身材高挑,罗裳罩地,举止优雅,落落大方,模样分明是个大家闺秀。

只见她:

一惊如孔雀回眸,风姿绰约,一颦如西子捧心,楚楚可怜!

好一个颠倒众生的绝色美人!

女子眉尖微蹙,轻启檀口,幽幽说道:“奴家心事重重,本想荒郊野外,任弦断声绝,率性一回,聊以打发光阴,不成想惊扰了先生,望先生海涵。”

李冲不动声色,微微一笑,“小生不请自来,打扰小姐雅兴,请小姐见谅。”

女子星眸一抬, “霜寒露重,先生行色匆匆,想必是赶去会友,只恨奴家生就一个女儿身,不能如先生一般谈诗说文,纵论天下,无拘无束。”

女子言语之间,透出一股浓浓的哀愁。

李冲又一笑,“小姐说哪里话,武有花木兰替父从军,威震天下,留下千古美名,文有李清照,才识冠绝古今,令男人汗颜,有谁敢说女子不如男!小姐谈吐高雅,琴技惊人,常言道,相请不如偶遇,烦请小姐弹奏一曲,小生洗耳恭听。”

女子嫣然一笑:“先生见识超卓,谦和高雅,先生既抬爱,奴家就为先生弹奏一曲,只是奴家琴艺粗浅,恐污先生圣听。”

女子玉指纤纤,轻抚瑶琴,一曲《高山流水》,从玉指间潺潺流出......

巍峨的群山,山高而奇特壮丽,山石似人似兽,似云似雾,山间到处奔跑着珍禽异兽,山上古木参天,直入云霄,山间飞瀑流水,时而气势恢弘,如万马奔腾,时而缓缓流动,似微风拂面......

李冲仿佛置身其中......

好一幅壮丽的《山川社稷图》!

一曲终。

李冲击掌赞叹:“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小姐琴技造诣非凡,就是那俞伯牙也要逊色三分。”

女子连忙施礼,口中说道:“先生谬赞,奴家实不敢当。先生谦恭有礼,学识渊博,大有圣人遗风,看先生不是为官之人,想是先生不愿同流合污、明珠暗投。”

李冲淡淡一笑,说道:“功名利禄如粪土,笑看风月任我行。天子昏庸,小人当道,小生早已心灰意冷,出世入世,对小生来说,没有多大分别。”

女子轻轻一叹,“先生一身本领,满腔热忱,只恨报国无门,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在这乱世之中能苟全性命,不损人利己,不危害苍生,此生足矣,富贵名利如过眼云烟,不要也罢。”李冲眼神深邃,看向女子。

女子秀眉一扬,说道:“蒙先生驻足,奴家深感荣幸,先生有要事在身,不敢因奴家误了先生行程,奴家恭请先生上路。”

李冲一笑,摇了摇头。

“小生蹉跎岁月,哪有什么要紧之事,小姐不要笑话小生了。”

女子轻轻一笑,大气温婉,娇艳动人,欠身施礼。

“奴家言语有不当之处,望先生不要笑话。”

语声嘤嘤,如黄莺出谷,婉转悠扬。

于是,萍水相逢的一男一女,在这荒郊野外的亭子中纵谈诗文,评说古今人物,从《诗经》的温婉细腻到《汉书》的恢弘庞大,从先秦文学的志存高远到唐诗宋词的巅峰造诣,从千古一帝秦始皇的丰功伟绩到唐宗宋祖的威震胡汉,从花木兰替父从军的反哺之情到昭君出塞的深明大义,从钟子期俞伯牙的人逝弦断......

一男一女,相谈甚欢,每每有独到见解,时而击掌赞叹,时而各执一词......

不知不觉,日头偏西。

一轮明月,缓缓升起。

陡然,一帘轻纱,倏然而至。

月色朦胧。

女子星目一黯,轻叹一声,吟道:“不许蟾蜍此夜明,今知天意是无情,何当拨去闲云雾,放出光辉万里清。”

女子口中所吟的诗,是女词人朱淑真所作,朱淑真才华横溢,与李清照齐名,李清照嫁了个好夫婿,而她却迫于父亲的强行包办,嫁给一个俗吏,备受欺凌和冷落。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对生活的无奈和极端厌倦,但鸟入笼中,从此不见天日。

诗从女子的口中吟出,更有一番销魂落寞的滋味。

只听女子幽幽说道:“奴家自小无母,受尽后母的白眼,如今竟逼迫奴家嫁给一个恶少,想不到前人之厄运,又要降临在奴家身上,奴家不堪屈辱,离家出走,想去投奔大理表姑,但路途遥远,兵荒马乱,如今进退不得矣。”

一时间,女子悲从中来,泣不成声,绝美的脸颊上,两行清泪,悄然滑落。

美人心碎,真是我见犹怜!

李冲暗呼孽障厉害,口中淡淡说道:“小姐不必过于悲伤,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小姐聪明绝顶,当知凡事不可强求,假以时日,自有识小姐之青年才俊,望小姐珍重,小生这就告辞了。”

女子突然面露羞涩,看了李冲一眼,低下头去。

“先生高瞻远瞩,日后必有一番作为,奴家如今无路可走,若先生不弃,奴家就伴随先生左右,做先生的一个小书童,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呢?”

眼波流转,一颦一羞。

李冲一愕,微笑道:“小姐说笑了,小生一介山野村夫,怎会配得上小姐的倾国之貌,你我原本素不相识,终究是陌路之人,各行其道,小姐跟了我,那才真叫明珠暗投,请小姐不要戏耍小生了。”

女子美目一动,口中说道:“奴家并非说笑,今日得见先生,实在是因你我前世有缘,先生不弃,奴家就将自己交给先生,任先生为妾为奴。”女子站起身来,袅袅婷婷,向李冲行来。

一见女子举止轻浮,李冲脸上怫然不悦。

“小姐熟读诗书,识礼义廉耻,你我都是读书人,怎可光天化日之下干这苟且之事呢?”

女子莞尔一笑,烟视媚行,语音呦呦:“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奴家与君一见如故,郎情妾意,天作之合,况且荒山野岭,只有你我二人,与暗室有何区别呢?望先生不要辜负妾之美意。”

李冲冷冷一笑,拂袖而起。“天道自然,无孔不入。这上有皇天,下有后土,虽暗室不可欺心,请你好自为之,切莫害己害人,否则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这个美貌女子,正是那恶鬼幻化而来。眼见李冲愤然离去,恶鬼知道,李冲已经看穿了它的真面目。

恶鬼眼神如刀,死死盯着李冲背影,心头恨得发狂。

李冲修为精湛,一身正气,看他走路的姿态,龙行虎步,阳刚十足,真乃是人中之龙。

如果吸尽他的精血,就会扫除自己修炼上的一切魔障,那么,摆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一条康庄大道,法力修为就是一日千里,到那时方圆百里、千里的鬼怪,统统都要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哼!”

恶鬼一声冷笑,脸上露出了残忍神色。

它的心里,又在盘算着下一个毒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