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化作皇子安天下 > 正文
第二章 七皇子
作者:桥北有公子  |  字数:2923  |  更新时间:2018-03-14 19:02:38 全文阅读

次日,天尚且蒙蒙黑,郑胤慎膝下九位皇子便奉旨于养心殿集合,可是仔细一数,却能发现到场只有八人,还少一人。

然而郑胤慎似乎并没有发觉,正准备颁布考题。

见此,赵安连忙躬身在天子耳边提醒道:“陛下且慢,还有一位殿下尚未出席。”

郑胤慎听得心中一愣,眯着眼睛仔细一数殿内的人数,果然发现只有八名皇子到场。

可是他一时半会也说不出少了哪个皇儿,只晓得受到他关注的五名皇子皆有出席。这五子分别是皇长子太子承肱、次子忌王承涛、三子平王承景、四子燕王承菘,五子邳王承远,

这五名皇子最年长的已有二十四岁,最年轻的也已二十岁。除太子承肱外,皆已出阁辟府,尊封王位,是大陈天子心目中比较满意的皇储人选。

而其余的儿子,则是目前还未出阁辟府的。要么是郑胤慎舍不得,比如皇六子承翰,此子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备受郑胤慎宠爱;要么就是岁数还不够出阁辟府的年纪,比如皇七子承过、皇八子承疆、以及皇九子承宣。

也正是因为最小的三名皇子尚且年幼,郑胤慎并没有把他们列入皇储的人选名单中,因此也就没怎么去关注。

“是哪个皇儿未出席”郑胤慎皱着眉头问道。

“乃皇七子承过。”负责这场皇试的大太监赵安低声告罪道:“老奴已派人去催促了,相信七殿下马上就会赶来了。”

郑胤慎又皱了皱眉。

皇七子郑承过,是他的第七个儿子,今年刚刚一十三岁。

早些时候郑胤慎就听说此子顽劣不堪,贪图玩乐、不好学识,加上体弱多病致使担任宫学授课的大学士们一直在私下抱怨。

但因为此子年幼,况且又没什么经世之才,不在皇储名单之内,于是郑胤慎先前也就没怎么关注。

没想到今日此子竟然连皇试都迟到,这让郑胤慎心中恼怒。

大陈天子默不作声地坐回龙椅,面色阴沉很是不好看。

这让四周观试的众大学士们面面相觑,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而已入席的那些位皇子们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有默然的,有准备看热闹的,唯独最年幼的皇九子承宣满脸担忧之色。

众皇子中,他承宣与承过关系最为密切,因为承宣的生母陈淑妃是承过他母亲生前的异姓好姐妹,并且也是承过的养母。

因此,尽管同父异母,但承过与承宣却是喝着同一个娘的奶长大的。虽然如今他俩的年纪渐渐大了,早已搬出了陈淑妃的寝殿,但关系依旧密切。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一干宫殿郎卫领着一位年轻的皇子走入到养心殿,只见此子生得眉清目秀、相貌堂堂,虽然年幼但颇为俊秀。美中不足的是,也不晓得此子是不是刚睡醒,举止间带着几分慵懒困意,眼神远不及其他几位皇子那般炯炯有神。

看着皇七子郑承过这幅表情,大陈天子立马猜到,此子必定是被宫殿郎卫从被窝里拖起来的,可是摆着殿内那些位大学士在,他也不好意思将这件事拆穿,只好狠狠地瞪了郑承过一眼,示意他入席。

见众皇子终于到齐,郑胤慎便颁布了这次皇试的考题。

总共两道题,第一题考验才学,要求九名皇子以个人志向挥笔成文,参照诗经写一篇文,诗辞不限;第二题,则考验皇子们的治国之学,要求众皇子写一篇国富论,可以剖析当今大陈的国情议论,也可以评论朝廷所施行的种种政策的利弊、并适当加以个人的观点,总而言之,只要是能增强大陈国力的,都可以写出来。

颁布完考题后,郑胤慎就起身赴早朝了,留下殿内的大学士盯着他那些儿子们。

大概一个时辰左右,早朝结束,郑胤慎又带着大太监赵安返回养心殿,准备检验这些位皇儿在这一个时辰内的成果。

此时九名皇子都已写完了文章,停了笔,坐在考案后恭候着他们的父亲来批阅验收。

郑胤慎起初是很满意,可随着他的目光扫过整个大殿,他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这不对啊,明明九位皇儿,怎么又少了一个

瞪大眼睛仔细一数,郑胤慎发现现场果然就只有八名皇子,还有一个不知去了哪里,仔细回忆了一下,郑胤慎发现此子竟然就是刚才迟到的那个皇七子郑承过

“承过呢”郑胤慎问道。

话音刚落,皇次子忌王承涛坐在席中笑着说道:“回父皇话,承过他回去了。”

“回去了”

“是。承过说他没睡几个时辰就被郎卫们强行拉起来,不得不赶至养心殿来参加皇试,既然写完了,那就回去继续补觉。”

“这逆子”大陈天子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摆着众大学士在场他也不好发作,忍着怒气勉强说道:“哼看来我七皇儿是成竹在胸啊谁去把他写的念念。”

众学士面面相觑,竟没有一个站出来去念七皇子承过所写的诗词文章,想来这些位都是清楚这位皇子殿下的才学的,以至于没有一个人主动去念他写的东西,免得念出来触怒天子,牵连到这里。

见此,郑胤慎抬手一指皇九子承宣:“承宣,你念。”

“是,父皇。”

尽管是同一个娘抚养长大的,但年纪尚小一岁的皇九子承宣却比哥哥承过更具皇子的礼仪,只见他徐徐站起身来,在朝着皇父拜了一拜后,走到哥哥承过的考案旁,拿起案上的纸仔细瞧了瞧。

这一瞧不要紧,年幼的承宣顿时皱紧了眉头。

“念啊”郑胤慎不满地催促道。

然而,承宣还是犹豫着难以张口。

见此,大太监赵安顿时心中明了,想必是皇七子承过写的文章写得不妥,使得皇九子承宣顾念兄弟之情,难以开口。

因此,他轻声对郑胤慎说道:“陛下,近几日风大,九殿下尚年幼,或许感染了风寒,咽喉有恙,不如换老奴身后的内监去念吧。”

“唔。”郑胤慎扫了一眼郑承宣,也察觉到此事有异。

在大太监赵安的眼神示意下,一名小太监躬着腰快步走到郑承宣身边,从这位苦笑不已的九殿下手中接过了考卷,大声念了出来:“报晨之鸡尚未啼,君召众儿殿文德。一问才识,二问朝评。吾兄读书万卷,吾弟挥笔有神。奈何儿臣腹中空,抓耳挠腮文难成。”

郑胤慎听得微微一乐,精于诗经的他当然清楚郑承过这首诗的格局并非出自诗经,但不知怎么念起来却感觉朗朗上口,尤其是那句奈何儿臣胸中空、抓耳挠腮文难成,生动形象地描述出郑承过刚才坐在殿中看着其他兄弟挥笔疾书、自己却苦于难以成文的窘迫。

虽然诗体奇怪,但也算写得不错啊,为何承宣不敢念

郑胤慎心中纳闷。

而此时,那位小太监仍在继续念着。

“世人皆道皇子好,岂知皇子亦难当。百姓未起吾已起,百姓已睡吾未睡。”

郑胤慎不禁有些动容。皇七子承过的怪诗虽然用词直白,但却写出了皇子的为难,尤其是那句百姓未起吾已起,百姓已睡吾未睡,生在帝王家的皇子们,哪一个不是从小受到严格的宫学教育,毫无自由可言

而且这句话用在身为大陈天子的郑胤慎身上也颇为合适。

郑胤慎在位十五年,勤于国政,哪一天不是睡得比百官晚、起得比百官早即便是平民百姓中,又有多少能像他一般

所以说,皇子难当,天子更难当,而要当一位贤明君王,那更是难上加难

这一句,简直写出了郑胤慎的心声。

而此时,那名小太监正念着最后一句。

“索性吾志不在此呃索性吾志不在此呃”

“念啊”郑胤慎一脸纳闷地催促道,心说这不是写得挺好的么,怎么又不念了

在大陈天子的几番催促下,那名小太监憋地面红耳赤,忽然,他咬了咬牙,将最后一句念了出来。

“索性吾志不在此,哈哈,随他去罢”

此言一出,满殿寂静。

而大陈天子郑胤慎更是呆若木鸡。

“哈哈随他去吧随他去吧”

猛然回过神来,郑胤慎气得双眼瞪得睛圆,他终于明白,为何承宣迟迟不敢念这首怪诗。

“放肆”

天子震怒,养心殿内众人皆吓得叩拜在地,惶恐不安。

附承过的怪诗,一首打油诗想破头

报晨之鸡尚未啼,

君召众儿殿文德。

一问才识,二问朝评。

吾兄读书万卷,吾弟挥笔有神。

奈何儿臣腹中空,抓耳挠腮文难成。

世人皆道皇子好,岂知皇子亦难当。

百姓未起吾已起,百姓已睡吾未睡。

索性吾志不在此,

哈哈,随他去罢

承过养心殿一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