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周往事记 > 第一卷 市坊少年
第一章 养济院的苏醒
作者:余生风起  |  字数:2098  |  更新时间:2018-03-14 11:14:11 全文阅读

“这是哪里......啊!”杨华悠悠睁开迷瞪的双眼,随机惊呼一声跃了起来。不知是因为身体羸弱亦或伤病在身,随即摔倒地上,再次陷入昏迷。

  “华哥,你快醒醒,别吓我啊!”一个黑粗浓眉的少年使劲晃着杨华,鼻涕眼泪撒了杨华一身,杨华似无所觉。旁边还有几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少男少女,杨华眼睛瞅着这摊草席和过风时发出“吱吱”声的茅草窝,叹了一声道:“我没事,别担心。”然后只听“当”的一声,一个瘦瘦小小、眼睛眉毛鼻子快长到一起的孩子把手里的算盘掉在了地上,一溜烟跑了出去,边跑边喊“夫子”。

  愣了愣神,杨华看向屋内几人,只见一片寂静。大家大眼对小眼盯了好久,然后黑粗短胖浓眉少年吸了吸鼻涕道:“华,华哥,你……你没事吧?”“我能有什么事儿?”杨华心虚道。众人面面相觑,只好再次进入互瞅状态。还好之前跑走的瘦小少年及时回来,缓解了这场尴尬。

  随着瘦小少年进来的还有一个青衫方巾的中年夫子,脸较瘦长,双目炯炯有神。挥了挥手,几个少年依次出去,最后一个大概十岁左右,虽然也是破衣烂衫但是收拾得很整齐的小姑娘回头恋恋不舍地看了杨华几眼,随后才出去。

  中年夫子做到床边,不由分说地为杨华把脉,然后查看了下杨华头上的伤势,松了口气后问到:“还记得自己是谁吗?”杨华点头又摇头,夫子再问:“还记得老夫和外面你的跟班吗?”杨华皱着眉头细想,夫子于是闭眼细思,很久之后才问到:“知道自己怎么突然会说话吗?”  

“不知道,只是我梦到了很多东西。我记得有一眼望不到头的道路,路上都是不需牛马就可以跑的铁车,天上有铁质的飞鸟,还有在墙上会动的文字和图画,有拿着柱状东西在黑色板子上写写画画的夫子,也有下面成群嘻嘻哈哈的孩童,有拿在手里点点就能看到文字图画的板子,还有在两条钢条上飞速奔跑的铁车……”杨华絮絮叨叨地将自己“梦到”的一些东西说给夫子听,浑然不觉夫子已快将自己的胡须扯断,许久,杨华讲完后屋里又是一片寂静。夫子眼角跳了跳,道:“我讲讲你之前的事情,你好好听着……”

  茅草窝外的几个少男少女叽叽喳喳了好一会才等到夫子出来,于是赶紧上前问明情况。夫子以杨华头部遭创失忆但却因祸得福可以说话敷衍,而后大步离去。众少年欢呼一声挤进茅草窝,接着便是欢声笑语传来。

  之后的半个月杨华一直在养伤,同时整理自己脑中的记忆。原来自己本名杨华,和这里的十多个少男少女都是养济院的孤儿,由县里“林大善人”的远方侄儿管理,当然存在于账目上的养育费跟这些行乞儿是没有一文钱的关系的。之前的青衫夫子名叫诸葛青衫,之所以在这旁人看来腌臜龌龊的地方教导他们这些“行乞儿”还是因为自己挣下的缘分。杨华自小不能说话,但是非常照顾周围的孩子,久而久之成为了孩子头。三年前在江边捕鱼时救下了意外落水的夫子,而后夫子问他想要什么回报,杨华只是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嘴里“呀呀”发声,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夫子上前接过树枝在杨华头上敲了三下,笑着道:“也罢,反正如今也没什么去处,这心也冷了,就教你三年,学多学少看你自己。”杨华笑中带泪,和一帮少年俯身拜师。

  养济院如今一共十二个孩子,十男两女。杨华如今12岁,之前抱着他哭的黑粗短胖浓眉少年名为王大黑,孩子们戏称为“王黑蛋”,11岁。拿着算盘的弱小少年名为张吉盛,大家都称“张算盘”,10岁。此外还有阮家兄弟三人,阮大10岁,阮二阮三双胞胎9岁。周吉旺,外号“周麦秆儿”,10岁。柴茂五,外号“柴胖子”,13岁。谢红运,外号“大红红”,12岁。谢红运的妹妹谢红芸,外号“小红红”,10岁。赵芝虎,外号“一只虎”,12岁。赵芝虎的妹妹赵芝兰,10岁。之所以养济院的孩子差不多一般大是因为这些孩子们都是特意找来的,年纪不大便于控制,太小又得照顾,死了又可能有麻烦,所以“林大善人的”侄儿林岑嘉都是找八九到十二三岁之间的少年,每三年换一批人。杨华一众便是三年前从流民中挑出来的孤儿,算算时间也到被赶出去的时候了。之前杨华一直在为自己一帮人以后的衣食住行心烦意躁,在江边捕鱼时和鱼档头“蔡二赖子”发生冲突,被打破了头,混合了异时空的意志,成为了现在的杨华。

  伤终于好的差不多了,今天杨华一大早出门,打算继续投入捕鱼行乞的伟大事业中去,却看到夫子的门户大开。进去后发现夫子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除了屋内书桌上的书和信件外空空如也。杨华顿时明白了什么,跑出了大门,左右道上那还有人,于是叫醒了所有人。大家围在书桌前面面相觑,张算盘抱紧夫子留给他的算盘小声抽泣着。最后还是杨华出声了:“父子在信中说,这些书都留给大家,希望各位一心向善,明理自立”。杨华没说的是夫子在信中特别提到他,说他突然可以说话可能是“宿慧”而后开窍,并且告诫他不要随意向别人透露他梦中所见所想,免得自找麻烦。众人看着这些书和三年来夫子在学业和生活的照顾,都红了眼眶。看着大家情绪低沉,杨华给大家打气:“大家都别忘了夫子的教诲,好好过日子,等以后再见到夫子让夫子为我们感到欣慰才是要紧事”。于是大家收拾心情,开始捕鱼的捕鱼,打扫的打扫,行乞的行乞。

  融合了另一个时空现代人的知识,却还保持着身体本来记忆的杨华不会想到。他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种子,即将在将要沉沦的华夏大地上发芽成长。

余生风起
作者的话

新人试水作品,慎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