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追忆路 > 正文
第三章 主人,我们又见面了
作者:西泠小乐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18-03-14 07:10:27 全文阅读

这五个大活人一出去就再没回来,而门外的楼道里依旧是听不到一点动静。

郑雄和卢婉清相互搀扶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警察来了?把他们都抓起来了?可怎么不见来人呢。

“小郑,你坐,我出去看看!”

“别,清姐,你坐下,我去看看,这事有点古怪。”

卢婉清想了想,于是接着道,“这样吧,咱俩一块去看看,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清姐性格温柔,但骨子里却还是有倔强的一面,不过平时不怎么显露罢了。

两人慢慢悠悠的来到了门口,都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正当郑雄伸出手,想要推开门的时候,门缝里突然金光一闪...

“清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被灯光晃了下眼睛!”

卢婉清紧紧的挽着郑雄的胳膊,那高耸的巨峰就这样紧挨着他,而郑雄的右手也紧紧的拉着她的手。

几秒钟之后,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楼道里突然有了动静...

“护士!护士!这里吊瓶挂好了,来帮忙拔下针!”

“9527病床的周星星,来前台登记办理手续。”

“护工,护工,这伙计又吐了,赶紧过来一下啊。”

“你们先等下,医生刚去巡房,待会会去找你们的。”

“救命啊,救命啊,我好疼,我快死了!”

“...”

恢复视线的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郑雄一把推开了病房的门。

卢婉清搀扶着郑雄走了出去,楼道里人来人往,医生、护士、护工都在忙碌着,一个个行色匆匆,病人、家属也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一切井然有序,这才是应该有的动静。

可是...刚刚为什么那么的安静?

虾皮哥那些人又去哪了?

郑雄站在那,四处的打量着,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这时,一位医生走了过来,看到郑雄后严厉的训斥道,“郑雄?你怎么出来了,还穿的这么少,这身体还要不要了?家属赶紧扶他回去,这衣服赶紧换一换,不然湿气全都吸进去了!”

“好的,医生,我们这就回病房,小郑,走了,别看了!”

回到病房后,卢婉清要帮郑雄换衣服,可郑雄死活不让,好说歹说让他自己在洗手间里换,而卢婉清则是守在门外。

“走,赶紧躺下,这么大个人了,还不让人省心,幸亏是我,要是换了你女朋友,恐怕都不知道怎么照顾你!”

“那必须的,清姐你是过来人,自然知道怎么照顾人了,以后让珊珊好好像你学习学习。”

卢婉清白了他一眼,随后拿着病历和单子就要出门去拿药,郑雄想一起去,可拗不过她,只能老老实实的靠在了病床上。

可靠着靠着就睡着了。

结果没睡多久,他又被之前的噩梦给惊醒了,明亮的灯光照的眼睛一下子无法适应,他只能眯着眼睛惊恐的打量着四周,嘴里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突然!在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就在床边,距离郑雄仅仅只有半米多的距离!

郑雄心中一紧,那身影的轮廓并不是卢婉清的,而是个男人!

是谁?虾皮哥?!!

本能的将双手护在了身前,等待着视线的清晰,可就在这时,那个人影说话了,“骚年,你的样子十分的不好啊!”

骚?你才骚,你全到家都骚!

过了几秒钟,郑雄眯着的眼睛睁开了,在床边居然坐着一个穿着好似流浪汉的中年人。

脸上胡子拉碴,带着个破帽子,身上貌似穿的是一件长袍,没有花纹,颜色范青,还扎着腰带,脚上穿的居然是一双布鞋,腰间还系着一个葫芦。

“你是谁?”

可下一秒,这家伙就起身凑了过来,瞪着一对牛眼就这样的盯着他,但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开口道,“头疼?做噩梦啊?”

郑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他是怎么知道的,“我刚刚被噩梦吓醒,是个人见到都能猜到的好吧。”

可接下来他问的一句话,让他彻底的沉默了,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呵呵,骚年,你不仅做噩梦,是不是还失忆了呀,这副身躯,还有这里面的灵魂都感觉不是你的!”这家伙指了指我的脑袋,随后便坐了回去。

郑雄瞪大了双眼,一脸迫切的道,“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我真的是郑雄吗?”

中年人摸了摸胡子,笑着道,“你是郑雄,可又不是!”

是又不是?郑雄不禁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这让他心里的疑惑更重了。

可紧接着,对方再次开口,“我能让你恢复之前的记忆,不过首先你得为我们工作一年!”

这句话重重的挑动到了郑雄的神经,于是他想都不想的道,“可以,没问题,要我做什么都行…”

此时的郑雄已经陷入了魔障,除了记忆,他的心里再没有其他事。

中年人笑着点点头,“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你答应了,那就要蹲守你的承诺,如果中途想放弃...等待你的...只有死亡!我可不是在吓唬你!”

“我是不会放弃的!”这一切如果搞不明白,像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你靠过来!”

就在郑雄靠近的时候,中年人的右手掌突然冒起了一阵七彩光芒,而在掌心之中,就这凭空的出现了一个魔方大笑的盒子,能清楚的能看见上面的龙型雕纹。

这是做什么?变魔术?

正当郑雄疑惑的时候,中年人已经抬手将右掌拍向了他的脑门。

没有破片,没有流血,散发着七色光芒的小盒子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融化进了郑雄的脑袋。

而此时的他只感觉一阵爆炸般的剧烈疼痛,想叫也叫不出来,想吐也吐不出来,只能感受到颤抖的身体...再后来便失去了知觉。

下一秒,床边的中年人已经消失不见,病房里一片寂静,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什么。

十分钟之后,郑雄渐渐的恢复了意识,一脸懵逼的看着空空的病房,现在的他感觉神经都要错乱了,于是他开始梳理自己的思绪,免得发疯!

摸着自己脑袋上的伤,虾皮哥揍自己是真的。

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药,卢婉清送自己来医院也是真的。

又看了看地上的血渍,虾皮哥带人来找茬也是真的。

那...中年人呢?消失的虾皮哥呢?这些是真实的吗?

郑雄正想着呢,突然在耳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咯咯咯,这当然是真实的了!那些个渣滓是大叔弄走的,不过待会还会回来的呦!”

这样的经历已经不是第一次的,但郑雄还是头皮一阵发麻,而且迅速传遍了全身,汗毛炸起,冷汗唰的一下就出来了。

他赶紧起身,从地上摸起了破碎的吊瓶握在手里,此时已经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瞪大了眼睛打量着病房内,还屏住了呼吸,生怕漏掉一点动静。

又在做梦?不能吧!

安静!

病房里除了空调的吹风声之外,没有其他的动静,喘了口大气,郑雄单手抹了一下汗水...

可就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脑海里居然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正冲着自己微笑。

“啊!~”吓的他连忙睁开了眼睛。

可病房里什么都没有,空无一人啊!

“咯咯咯,你不是看见我了,干嘛还睁开眼睛?!”

郑雄的耳边再次响起了那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嗲嗲的,很悦耳,没有梦里那个女人的冰冷,这倒是让他内心的紧张舒缓了一些。

难道是撞鬼了?闭上眼睛才能看见?

于是郑雄咬着牙,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果然,那个美女又出现了,只见她身上穿着白色底面金色花纹和镶边的薄纱长衫,里面穿的是一条红色带有金色龙纹绣花的红色肚兜,下身穿的是一条和长衫一样花纹的长裤。

而此时她正坐在一个正正方方类似箱子的东西上面,脚上没有穿鞋,带着脚链,那身段更是玲珑有致,让郑雄不禁老脸一红。

这箱子...怎么那么眼熟呢?

郑雄反复试验了几次,原来这个美女的影像存在于自己的脑海里,所以只要一闭眼就能看到她,而睁开眼就看不到了。

“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想的还真多,待会那几个渣滓就回来啦!”

这怪事年年有,今天却非常多,郑雄还没搞清楚自己记忆的问题,现在又是虾皮哥找事,还出现一个只存在于自己脑海里的古装美女。

难道...自己的脑袋真的重创,得了神经病?

“咦?我的头怎么不疼了?”

郑雄惊讶的发现,现在他想事情或是回忆一些往事,脑袋居然不疼了,而且现在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快,感觉身体都轻了许多。

“咯咯咯~有我在,那当然是不会疼的了,而且以后你也不会再做噩梦啦。”

郑雄沉默了,他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被噩梦第一次惊醒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一样了,熟悉的人和事,陌生的身体和记忆,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原因。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坤宝,主人,我们又见面了!”

“又?”

西泠小乐
作者的话

新书求收藏,起推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