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不登仙山 > 正文
第一章 青山镇
作者:萧忆吾  |  字数:3761  |  更新时间:2018-03-14 11:12:09 全文阅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剪刀山的交叉口照耀到青山镇时,陆戈就一个骨碌爬起来穿上衣服开始干活了。他从客栈后面的水缸里捞了一把水洗了脸,开始把所有凳子从桌子上放下来摆好,然后端来一盆水用布把每张桌子擦干净。

他做事很认真,尽管只是擦拭桌子上的灰尘,也会用力的擦两遍。其间刚起床还迷迷糊糊的彭掌柜塞给他一个馒头,陆戈就把馒头含在嘴里尝着那淡淡的甜香,手里还不忘着忙活,耳朵里听着厨房里的动静,思考着今天会剩下来什么好吃的。

其实陆戈的脑袋也迷迷糊糊的,只是凭着从小练出来的本能干着每天都干的事情。

当街道开始热闹起来,嘈杂的人声渐渐清晰地传入客栈的时候,另一个店小二彭六就赶快把门板取下来,伴随着一声洪亮的招呼,“客来哟~”

“哗~”如同洪水开闸,街上的人气彻底沸腾起来。卖早点的唐家夫妇顶着店小二彭六幽怨的目光把摊子摆在客栈拐角处蹭人气,完了还尴尬的陪笑;乞丐王树穿着撕成一条一条的脏衣服往客栈对面的道路上躺下,破碗扔在一旁就开始装死;卖货郎挑着杂七杂八的小物件响亮的吆喝着;各类食摊小贩各自开了张,街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这个算不上繁华但安定异常的小镇开始了新的一天。

陆戈赶紧跑到客栈门口接待来往的过路商人,这个小镇不是繁荣的商业地,但沿着青山镇主道的下一个小镇是商业繁华地,所以作为青山镇唯一的客栈——福来客栈——的店小二,陆戈是非常为彭掌柜感到自豪的。

彭掌柜对陆戈非常好,从把巴掌大的陆戈捡回家开始,彭掌柜就把陆戈当成亲儿子看待,陆戈自然也对彭掌柜有着对待父亲般的敬爱了。

虽然陆戈只是一个店小二,但他在忙碌之余,也和青山镇里的乡亲们打成了一片,比如仗着自己是彭掌柜的二把手,陆戈特批生意不好的唐家夫妇在客栈的边缘摆摊,好吃懒做但保护他不被其他小孩欺负的乞丐王树到客栈对面乞讨之类。

做这些力所能及又能帮助他人的事情,可以让自己心里感到高兴,这样一来,日子就变得不枯燥了。

“哎哟,客官您好,这边请~”趁着陆戈愣神之际,彭六已经招揽了一位商人打扮的客人,回过头时还不忘给陆戈一个得意的眼色示威。他们俩从小到大就时不时地较劲,但都是小打小闹。

陆戈精神一振,打量了富商一眼,眼珠一转赶紧小碎步上前,笑眯眯拉着客人热情道:“哎呀看小的眼瞎了,客官是还没有吃早饭吧,我们客栈新出了桂花糕点,专门为您这样有身份的尊贵顾客开放了二楼茶房,茶水免费,您这边儿请……”客人哈哈一笑,跟着陆戈的步子上了楼。留下彭六目瞪口呆的站着,精神恍惚。

“六子,别愣着呀,门口客人又来了。”彭掌柜的声音传来,彭六脸色僵硬,感觉非常糟糕,在老头子面前被陆戈“截胡”真掉面子,这真是很不愉快的开始。

“嘿嘿,六子这小子还和小戈较什么劲儿哟,这小戈脑子可滑着呢。”彭掌柜乐得一笑,觉得今天开了个好头,埋头算账去了。

客栈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陆戈和彭六忙得上气不接下气,趁着一个空当,陆戈抢在彭六前面接了给隔壁街的孙大娘送茶点的活儿从柴房后门溜了出去。已经忙得满头大汗的彭六看到了,还以为陆戈要偷懒,急得快哭了,指着陆戈的背影朝彭掌柜喊道:“爹~,我还是您亲儿子吗?”彭掌柜笑骂道:“你个傻小子,都快二十岁的人了,还跟比你小一岁的陆戈争什么争,人家孙大娘家的孙女看得起你吗?”“啊?”彭六恍然大悟,一拍额头连连道:“哦哦,我说这家伙这么积极。”想着回头要找陆戈这小子问问清楚,什么时候和孙大娘家的妹妹好上了。

彭掌柜看了空荡荡的后门一眼,有些遗憾的叹道:“傻小子,孙大娘家的闺女,能看得起你么?”

陆戈脚步轻快地转到客栈前门,摆摊的唐家夫妇已经开始收摊了,看到陆戈后连忙笑着打招呼,女人家从铺在竹篓上的白布里取出一块白色的便宜点心递过来,陆戈连忙收下,帮着唐家夫妇把东西收拾好,挑到唐家丈夫肩上,随便闲聊两句夫妇俩就回家休息去了。他们总是半夜就开始做点心,热爱着辛苦又幸福的日子。

陆戈把点心拿出来咬了一口,感觉味道比上一次好了不少,心里为唐家夫妇感到高兴。有了日渐进步的手艺,他们以后就不必靠着客栈的人气过活了,为了让唐家夫妇能够在客栈外摆摊,陆戈可没少被掌柜的骂白眼狼,好在掌柜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没有真的赶唐家夫妇离开。

快乐的心情表现在脸上,陆戈笑着走到蹲在对面的乞丐王树面前,把咬了一口的点心递给他,王树看了一眼上面显眼的牙印,没好气道:“你这家伙存心恶心我是不是?”然后他迅速出手把将要缩回去的点心抢过来。

“哦~那你不要啊。”陆戈又好气又好笑,这乞丐越来越讲究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可是在吃土啊。

“嘿,接朋友送给我的东西当然要讲究一下,不然对不起朋友。”王树嘿嘿一笑,把挡在嘴边的破布甩开,抱着点心享受地闻了闻,放在嘴里一点一点悠闲自在地吃了起来。

“怎么感觉你这样子像是放高利贷的王老财。”行人来往密集,陆戈也在王树旁边蹲下,“不,比他还自在。对了,今天王老财没有找唐家夫妇麻烦吧?”

“没有,放心,王老财要是还敢找他们,我就去王家门口泼粪,那老家伙最怕这口了。

”王树把破碗端到眼前数着里面的铜板。“一个,两个,三个……”

“就你这家伙想得出来这么个损招儿。”陆戈数落着他,眼神移到破碗的铜板上去了。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王树的余光瞥了陆戈一眼,顿时感觉到不对劲儿,连忙把碗搂到怀里藏起来,就像是母鸡在老鹰面前护着自己的小鸡仔。“你连乞丐的钱都要抢?”他表情变得夸张起来,好像看到了一朵奇葩。

陆戈有点窘迫,微黑的脸有点发烫,不知道红起来没有,“什么嘛……我可是比你有钱呢,只是……月钱要等到月末才发呐,孙姑娘明天过生日,我的钱不够买生日礼物……”

“嗯?”王树瞪大眼睛,转过身来兴奋地道:“厉害了呀兄弟,居然和那么漂亮的孙姑娘搭上了,什么时候事儿能成啊?”

陆戈:“……”天底下就只有王树觉得陆戈无所不能啊,从来没想过理想是不是现实。

“好吧,都给你,等你们办喜事可要请我吃喜酒啊,下半年我决定攒钱买一身新衣服,吃少一点都无所谓。”王树喜气洋洋地把破碗里的铜板塞到陆戈怀里,又从身上摸出几个铜板使劲擦干净递给陆戈,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衫褴褛,有些不满意。

“谢谢……”陆戈有些感动,这臭乞丐真是矫情。“我以后会还给你的。”他信誓旦旦地保证。

“我去!”王树瞪大了眼睛,虽然尽管这样还是毫无威慑力,“你把我当什么了?我能要你钱吗?拿走拿走!”他故意露出厌恶的表情。

“好吧,等我办喜事我就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哈哈。”陆戈转移话题,说着胡话, “那我先走了,你继续忙吧,不要偷懒。”

“知道啦,就你这家伙觉得我是在干正经事儿。”王树嘴里嘀咕着身体躺了下去慢慢变成伤残的模样,沾满污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手里的破碗颤颤巍巍的伸了出去,令人心酸的可怜模样。

叮当~

“给你,臭乞丐。”一个铜板掉进了破碗里。

“谢谢,谢谢诶,活菩萨哟~”

陆戈看了看太阳升起的角度,估摸着时间,开始向孙大娘的裁缝店那里去了。

裁缝店里的人不多,苍老的孙大娘还在低着头忙着缝衣裳。陆戈朝里面探头望了望,有种做贼的感觉,他有点心虚,赶紧整理了一下衣裳,摸了进去。

当陆戈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临近午时,这是人流的第二个高峰。

彭六看到陆戈回来,眼睛一亮,但手里的活儿停不下来,只好按捺住内心的八卦,等着闲下来再问。当客栈忙活到下午大家开始悠闲的聊天时,陆戈已经跑没了影子。

“总是这时候不见人影,嗨~”彭六和其他几个临时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不时向门口瞧一眼,有时候在这时间段也会有客人的。虽然觉得在客栈的生活挺无聊,很平淡,但彭六觉得就这样守着福来客栈也挺好,衣食无忧,没事和陆戈斗斗嘴,打打岔,多少年后接过这间不大不小的客栈平安的度过一生也是不错的打算啊!这是陆戈说的,彭六觉得陆戈是自己见过最聪明的人,所以他想自己也这样想就对了,反正自己没有别的想法。

陆戈躺在小镇外的青山上,嘴里含着一根青绿的嫩草,眯着眼惬意的望着天边的夕阳,想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他向往小镇外面的世界,听说那里很精彩,但青山镇真的是一个很舒服很温暖的地方,这里的人都很好很和善,陆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他们很好,有时候到客栈的顾客也会刁难一下健谈的陆戈,有时候他自己都感觉奇怪,为什么自己一直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陆戈永远想不出答案,所以也就不再想了。

实际上,陆戈和孙大娘的孙女并不多么亲近,那姑娘可能还不知道有个叫陆戈的人惦记着她,因为她只是在店里见过陆戈几面,或许只是把他当作普通的顾客呢。不过陆戈就觉得这姑娘特别好看,他在私塾外偷听的那些句子诗词不能拿来形容孙姑娘的美貌,他只是觉得那是个好看的姑娘,仅此而已。

陆戈觉得这样一个姑娘应该在生日的时候得到生日礼物,所以他可以凑钱买一个孙姑娘可能会喜欢的礼物,或者说是女孩子好像都喜欢的礼物——一只雕着桂花的梨木簪子。陆戈和客栈斜对面的徐瞎子关系好,徐瞎子只收工艺费,梨木白送。

他摸了摸贴身放着的小盒子,里面装着一只在他心里很贵重的簪子。要怎么送出去呢?陆戈寻思着,决不能让孙姑娘知道,不然以后都不敢去裁缝店偷偷瞧她了。

山下树林里传出惊慌的鸟叫声,渐渐临近的马蹄声传来。陆戈翻身坐起,探头望去,那是五匹神骏的白马,马背上的人都是一袭白衣,各自背着长剑,像是在急匆匆赶路。那五匹马儿比陆戈见过的任何好马都要快,奔驰间化作一束白光瞬间远去。

“真是好马啊!”距离太远,陆戈看不清马背上的人,但这些马儿留给了他深刻的印象。

萧忆吾
作者的话

每一步作品都需要时间徐徐展开,请给点时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