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摸金流氓 > 正文
第四章 林雪柔
作者: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2018-03-14 18:14:19 全文阅读

   坐上了开往烟市的火车,带着我那四位数的身家,去找那位东探穴的人,心中不由感叹,这换做以前去这么远的地方都是座飞机,现在却坐上了绿皮火车,而且还是硬座,唉~在次深深的感叹了下,自作孽不可活啊!然后一狠心蒙着眼罩就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火车走了多久,我在梦中却听见了一声声动听的呼唤声,喂_帅哥,帅哥。时不时的还推推我的肩膀,这么动听的声音,瞬间让我愉悦了起来,嘴角都快勾到耳朵处了,口水也流了了来。

   喂_小子,一声凶神恶煞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我也被这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拿掉眼罩,阳光有点刺眼,我眯着眼睛,看着我对面的两个稍微胖点的男子,一脸的猪头相,我便恶狠狠的道:干嘛!。

  男子见我这样却是嘻嘻道:小子,你刚刚在做什么春梦,嘴都咧到耳根了,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有什么事么,没事别打扰我,我还得接着在梦,刚刚快到重点了,却被你吵醒,说完我擦了一下嘴角,确实已经流了好多口水。

   胖脸男子道:你身后人家一姑娘都叫你半天了,你都没醒,还要继续去做着你春梦?。

   听到胖脸男的话,我这才不由得把头转过去,一双精致的红色凉鞋,加上那雪白的脚,漂亮至极啊!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接着视线向上移动,细而白悉的腿真让人忍不住摸上一把,红色的裙子,更是把又白又长的腿衬托的刹是好看。

   腰间有一条蓝色的腰带,把那小蛮腰勒了起来,咕…我深深的吞了下口水,心呼好大,这都快把衣服撑破了吧!。

   在我感叹之际,那美女好似也感受到了我灼热的目光,声音在次传来,帅哥?。

   仅仅两个字,如若我听到过最好听的声音一般,那声音犹如黄鹂啼鸣般让人陶醉,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在梦中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

   我从自我YY中醒来,抬头对上那声音主人的脸,当我看他那面容的一刹那,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究竟是怎样的面孔,会在我的脑海中徘徊一辈子。

   那是一张怎样的面孔,我从小到大生活在H市的黄金街,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自认为也见过不少美女,可那些和眼前的这个天然美的美女比起来,好像都有点失去了光泽般。

   美的不知道让我用何种言语来形容,樱桃的嘴,小巧的鼻梁,一双明媚闪亮的双眸,洁白的脸颊,一头长发及腰,看着柔弱无骨,惹人怜爱。

   我看人从来都是从脚看起,因为我那爹曾经告诉过我,尤其是看女生,这是出于对别人的一种礼貌。

   我回过神来,脸带微笑的说道:美女有事么?

   眼前的女生大概被我刚刚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微红着脸小声说道:我_我应该是在你里面的那个位置。

   我侧脸看了眼旁边的空位,急忙起身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几天太困了,刚刚睡着了。

   女孩从我身边走过,一股清香穿进了我的鼻子,现在是夏季,这种清香给人一种清凉感很好闻。

   我目测了女孩的身高,大概1米7多点,因为我就有一米八五,而女孩头顶大概能到我的嘴巴处。

   当美女坐好,对面的那两个胖子,其中的一个开口道:美女哪里人,这是要去哪啊?。

   我看着这俩胖子,两人很是相似估计是双胞胎。

   美女礼貌的回应道:我是Z市的,这次去烟市有点事情要办。

   我一听烟市,我不是也要去那里么,连忙说道:好巧,我们一样啊!也是去烟市。

   应该是之前我那撇子样吧!这妹子也没怎么搭理我,我摸着脑袋,想想刚刚自己刚睡醒的一系列举动,能给人家留下好印象才算怪了。

   俩胖子看着我的模样一直在偷笑。

   气的我直接戴上眼罩接着睡,眼不见心不烦。

   一路上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也不算是太寂寞,最后也问出了她的名子,原来这美女名字叫,林雪柔。

   我深深的牢记了这个名字和人。

   晚上9点多火车到站,我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下来,再次看了眼父亲给我留下的地址,然后记下躺在床上休息了起来,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差点把我整散架,从小就是药陶子的我可受不了。用邻居的话说,九啊!你天天吃药咋长这么高,是不是不吃饭,都是拿药当饭吃才长这么高啊!难怪你们老葛家自从有了你,都揭不开锅啦!。

   每次听到一群老娘们的嘲笑低语,我就气的不行,可是也没办法,人家说的也是实话啊!。

   第二天扛起行李就开始出发,要说行李无非也就几件衣服,还有我爹留给我的那几样东西,其余的我什么也没带,也没有什么能值得带。

   哦……TM的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爹啊!你确定没骗我嘛?。

   此时的我坐在拖拉机上望天长嚎,坐了2个多小时的拖拉机身体都快散架了,这玩意坐上去可比按摩更要舒服啊!尤其是走的这山路。

   小伙子别着急,快到了,快到了。开着拖拉机的中年男子说道。

   我看着这个一脸胡子满脸皱纹,对我略带笑意的男子,不由得为他叹息。

   男子有个儿子上了大学,毕业后找了个好工作,也有了对象,然后要买房子,一个月将近两万的收入,却让这个劳累了几十年的父亲出钱,老两口为了这个儿子几乎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光了,能借的也都借了个遍,这不就是开着拖拉机去给他儿子送钱嘛,最后连饭都没让他吃,连口水都没让喝就赶了回来。

   用他儿子的话说就是,谁让你们生了我,生了你们就得付出该付出的东西。我刚买的车,那么难走的路,把车弄脏了怎么办,你给我把钱送过来吧!。

   我越看越觉得这个只有五十来岁的男子可怜,才进五十头发已经白了大半,满脸都是皱眉双手厚厚的老茧。

   我不禁摇头,这样的儿子当初真不如把他甩到农村的厕所去。

   农村的厕所夏天有什么,什么东西最多,我想大多数人都知道,咳咳……咳,哎呦我都快散架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