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全能商人王 > 正文
吃鸡的代价
作者:朝阳夕下  |  字数:2378  |  更新时间:2018-03-13 15:13:55 全文阅读

“哒哒”

  “哒哒哒”

  “操,他妈的挂壁”

  刘昊愤怒的大吼了一声,左手狠狠的敲打了几下键盘。

  “胖子,那个挂壁就在前面的石头后面,丢雷,炸死他”

  “砰砰”几声爆炸声。

  “靠,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他奶奶的,遇到个挂壁,好在最后还是成功吃鸡,哎吆,让我休息会,累死了”刘昊整个人身体后倾,就像头懒猪一样躺在了椅子上。

  “滋滋滋,滋滋滋”

  突然,就在下一秒,刘昊脑袋上的耳机里传出刺耳的怪叫声。

  紧接着,“昊儿子,快点准备,再来一把,他奶奶的,你这王八蛋这就睡着了……哎,快点…”刘昊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再之后逐渐的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意识昏昏沉沉,头痛欲裂。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昊挣扎着睁开了双眼,然而,眼前等待他的却是一片漆黑,真可谓双眼难分五指。

  “奶奶的,这是什么情况?天怎么就黑了?”刘昊清楚的记得,之前打游戏那会可才中午两点左右,那就算是自己太累了,睡着了,也不至于一觉睡到半夜吧。

  再说,这是哪儿?虽说眼前漆黑一片,但刘昊能感觉到,自己此刻是躺在床上或者是很平的东西上面,绝对不是椅子上。

  是自己睡着了,胖子那家伙把自己背到睡觉的地方?

  仅仅下一秒,刘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他太了解胖子那狗日的了,指望他将自己背到睡觉的地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别看胖子这家伙腆着怀孕九月女人的肚子,但那都是虚胖,而且,“胖子”只是他其中之一个外号,他还有一个更“贴切”的外号~懒猪。

  所以,刘昊毫不犹豫的否定了是胖子将自己背到这里的想法。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吧,睡意骤然涌来,刘昊思索,一切等天亮睡醒全都清楚了,还是先睡觉吧。

  ******

  红日滚滚,将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映照的清清楚楚,很多人在谈及黄土高原时无不为之色变,感叹其中自然环境的恶劣,殊不知大自然很多时候总是给予世间神奇,谁能否认佛晓之际的黄土高原刹那芳华之美不能惊艳于世人!

  “喔,喔,喔”

  几声大公鸡的打鸣声打破了中国西北S省下辖Y市D县处在山沟沟里一个普通村庄~刘村,黎明之际的宁静。

  刘村,隶属D县凡雪乡,和西山上的卜梁村、北山上的王湾村以及三山山地的川低村一起构成了共同的生产大队~刘天池村。

  刘村一共有40几户人家,300多人,主姓是刘姓和王姓,是整个生产大队刘天池村人数最多的一个村庄。

  刘开河,今年36岁,刘村生产小队队长,同时,也是刘氏家族主事人(辈分年龄最高)刘文杰最小的儿子。

  那么,按照农村传统习俗,刘文杰自然是跟着刘开河了。

  话说,刘开河能当上刘村生产小队队长,除了沾了父亲刘开河在刘村莫大威望的光之外,主要还是和刘开河本身就具备不俗的能耐有关。

  刘开河身高马大,面庞硬朗,无形之中就带着一种威严,农村人嘛,无非就是种地居家过日子,而刘开河恰好在这些方面很能干,除此之外,他还喜欢乐于助人,和村里的人关系处的很不错,所以,在几年前,原来的生产小队队长刘文杰退下来之后,刘开河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新的生产小队队长。

  不要小看一个生产小队队长这个职务,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农村,这个职务还是很重要的,它是一个农村经济发展的行政管理枢纽和润滑剂。

  在这个年代的庄稼人眼里,生产小队队长这个职务,或许比那些县长、省长的官可要重要的多。

  ……………

  四五月的季节,正是农忙的时候,所以,公鸡的打鸣声绝对堪比军队的起床号声,这不,仅仅十分钟之后,刘村这个之前还宁静的村庄,转眼间,就炊烟袅袅、人影幢幢。

  这一两年国家政策开始做出了调整,在很多农村逐渐实行开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刘村,虽然这种制度还没有得到公社政府人员的正式确定,但大家私底下也都偷偷开始执行了,刘村的人或许不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底具体含义指什么,但是大家明白,从现在开始,每家可以自给自足了,所以,这劳作的积极性毋庸置疑。

  “开河,你该管管你家的狗蛋了,我可瞅见昨天下午放羊的时候,王老二家的闺女翠花又被你家狗蛋欺负了”

  这不,当刘开河刚走出家门准备下地(锄地)时,就遇到了三哥(刘开江),两人说话不过几句,刘开河之前还很平和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这个坏种子”随口骂了一句之后,刘开河扛着锄头就走向了儿子狗蛋(大名刘昊)住的窑洞里(这里的农村在这个年代居住主要以窑洞为主)。

  “还不滚起来,这都啥时候了,还不起来放羊,一天尽给劳资丢人”

  “啪”

  一怒冲进窑洞的刘开河冲着简陋炕上的一个“八”字形人体脑瓜子就是一巴掌。

  “嘶嘶”

  睡梦中的刘昊正在和死党丁胖子一起玩吃鸡游戏(绝地求生)呢,而且到了决赛圈最后关头,眼看着马上要吃鸡,这个时候却是猛然一巴掌被人扇的头昏眼花。

  “爸,干什么,今天是周六,不上课,多睡会不行吗?”潜意识里,刘昊很愤怒的吼道。

  “看劳资一巴掌抽死你着,上个屁学,让你去上学你好好上了吗?赶紧滚起来去放羊,也不看看几点了”

  “爸,你在说什么,唉呀,烦不烦,一大早上的”刘昊无力且极不情愿的睁开了双眼。

  然后,下一秒,瞅着房顶,不,准确的来说,这应该不算是房顶,刘昊的瞳孔慢慢的放大,再紧接着,刘昊机械般的扭过了头,瞅着站在炕前的人影,这是印象中的老爸?

  全身睡意这个时候全无,刘昊又机械般的扭动着头颅,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越看我们刘昊同学心里越凉飕飕的,这种场景他认识,这是农村人居住的窑洞,他曾经亲眼见过,反过来,也就是说这绝对不是他家的大房子,那么,这他妈到底是哪儿?

  “睡傻了?赶快滚起来”刘开河瞅着躺在眼前炕上的儿子,虽然莫名有些感到奇怪,却又一想到之前三哥给他说的话,顿时火气又上来了。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刘开河当然不知道他眼前的儿子狗蛋心里这个时候在怒吼着什么。

  准确的来说,刘昊现在很懵逼,他有些不知所措但与此同时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

  眼前陌生的环境,甚至眼前的爸(和他印象中的老爸可不是一个模样)也是陌生的,刘昊作为一个标准的学渣,可是没少看网络小说,当然能够想到自己他妈的这是穿越了。

  可是他一想到这里,就有些不敢相信,“MMP,吃个鸡就这样整穿越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