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汉之西 > 正文
第二章 千里姻缘相貌牵
作者:梅溪小童  |  字数:2270  |  更新时间:2018-03-14 08:14:56 全文阅读

在离沛县不远的单父(今山东单县),有一个姓吕的人吕公与沛县县令要好,他为了躲避仇人,投奔到沛县县令这里来了,并且在沛县安了家。

沛县的各路头面人物听说县令有贵客,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屁的好机会,都纷纷前往祝贺,刘邦现在是亭长,又喜交游,在沛县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人物了,他就是不想拍马屁,也不会错过这个喝酒吹牛的热闹场合,于是他也去了。

萧何是县令的属官,掌管收贺礼事宜,他对那些送礼的宾客们说:“送礼不满千钱的,坐到堂下。”看来古时的人比现在的还现实,俗话说来者都是客,他这样说也不怕别人难为情。

刘邦平素就看不起这帮势利眼。于是在进见的名帖上谎称“贺钱一万”,其实他一个子也没带。名帖递进去了,吕公见了不禁大为吃惊,不知道这是何等人物,赶快起身到门口去迎接刘邦。吕公这个人还有一项本领,那就是会看相,他一看见刘邦的相貌,非常诧异,从相貌来看刘邦确实是大贵之象,于是就对他非常尊敬,并热情地把他领到堂上坐下。事实证明,吕公学到的相术是真本领。

对刘邦知根知底的萧何见了这一幕,也不怕刘邦生气,大声说道:“刘季一向满口说大话,很少做成什么事。”刘邦听了既不害臊,也不生气,还干脆就坐到上座去,一点儿也不谦让。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吕公不停地向刘邦递眼色,意思是让他留下来,刘邦那么聪明的人自然领会了他的意思,酒席散后,他就留在后面不走。吕公找到他说:“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给人看相,经我给相面的人多了,没有谁能比得上你的面相,希望你好自珍爱。我有一个亲生女儿,愿意许给你做妻子。”为人谨慎的吕公虽然没有明说刘邦面相怎么样,但是既然连女儿都愿意给刘邦,刘邦自然知道自己相貌不一般了,又听说人家要把女儿送给他,心里那个乐就别提了,然后就屁颠屁颠地回家操办婚事了。

客人都走了后,吕公的老婆不禁对吕公大为恼火,原来,沛县的县令也想娶吕公的女儿,她对吕公说:“你起初总是想让这个女儿出人头地,要把他许配给大贵之人。沛县县令跟你要好,想娶这个女儿你不同意,今天你为什么随随便便地就把她许给刘季了呢?”吕公的大男子主义很严重,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个娘们懂什么。”

最后,吕公也不怕得罪县令,终于把女儿嫁给刘邦了。刘邦就这样白吃一顿还白得了一老婆。

吕公的女儿叫吕雉,她后来和刘邦生了一男一女,儿子叫刘盈,女儿就是后来的“鲁元”。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刘邦当了亭长,有了老婆,并不代表他不会犯事了,也不是当了亭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他和以前一样还是会因为惹事生非而常常被官府追捕。那时的公务员管理条例肯定比现在宽松的多,至少绝对没有规定有刑事犯罪记录的人就必须清除出公务员队伍的条款。所以,刘邦不管犯了多少事,亭长照做不误。而且,他的朋友多,并且大多数都很够意思,每次犯法惹事都能化险为夷。

刘邦当亭长时至少吃过两次官司:

一次连累了他老婆,多亏了他兄弟。有一次,刘邦因为逃避官吏追捕不在家,官吏就捉走了吕雉。现实中从事捕吏这一职业的人给很多人的印象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人,其实,历史上也一样。捕吏抓到女人后,接下来会做什么大家就应该猜到了:不是轻薄,就是调戏。但是,这个捕吏忘记了一件事,刘邦有一个叫任敖的好兄弟也在监狱当差,这事恰好被他看到了,他不禁大怒:这还得了,竟然敢当着爷爷我的面调戏我大嫂。他毫不犹豫地把那个心怀不轨的小吏打了一顿,并且下手不轻,把那倒霉蛋给打伤了。

另一次和他的好朋友夏侯婴有关。刘邦喜欢和人开玩笑,还动手动脚,并且有点不分轻重,一次和夏侯婴闹着玩伤了夏侯婴,于是有人告刘邦犯法。根据秦法,刘邦作为公务员,故意伤人,要加罪一等。但刘邦辩解说根本没有伤害夏侯婴,当事人夏侯婴也为他作证表示没有这样的事。后来这个案子搞来搞去,伤人的刘邦没有事,受伤的夏侯婴反而被关押了一年多,挨了几百板子。

这样的朋友真是没话说,这件事也表现了夏侯婴仁厚的人品,这种品德在后面多次展现了出来。

这样有老婆、有孩子、有朋友,喝喝酒、聊聊天的日子大约过了两年后,天下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公元前221年,秦灭掉六国中最后一个诸侯国齐国,统一中国,建立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秦朝,秦王嬴政自称“始皇帝”,史称“秦始皇”。这位仁兄建立秦朝之后,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自己肆意享乐,穷奢极欲,对人民却进行残暴统治,横征暴敛。他大兴土木,征徭役,修宫殿、建陵墓。秦始皇修建的规模最大的宫殿就是大名鼎鼎的“阿房宫”。唐代文学家杜牧写了一首《阿房宫赋》来形容当时的情况:“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意思是秦灭六国后,为建造阿房宫,把蜀地山上的树木都砍尽了,山变得光秃秃的。同时,秦始皇还前后五次出巡,浩浩荡荡,劳民伤财,人民苦不堪言。

因为各项浩大的工程需要大量做苦力的役夫,根据秦朝规定,刘邦也要以官吏的身份到首都咸阳(今陕西咸阳)服徭役,他那些官员朋友们都去给他送行,每人随礼三百钱,唯独萧何送他五百钱。在人际交往中,有时候一个用心的小细节确实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萧何因为这个多送的两百钱,在多年后得到了刘邦额外的回报。

刘邦到咸阳去服徭役后,有一次看到了秦始皇出巡,他见了始皇帝出巡那盛大的排场,长叹一声说:“啊,大丈夫就应该象这样啊!(嗟乎,大丈夫当如此矣!•《史记》)”

从这句话中我们能听出他对秦始皇强烈的羡慕和向往之意。面对同样的情景,那位将成为他一生中最主要对手的年轻人也说了一句话,那句话和他说的这句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将两人截然不同的性格展现无余。而在他们两个讲着话发着感叹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却已经采取了行动。

因为徭役,刘邦却被逼上了绝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