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问剑天涯 > 正文
第一章 初入
作者:夕铭  |  字数:2992  |  更新时间:2018-03-13 13:13:03 全文阅读

日光穿过绿叶的重重封锁洒落在少年稚嫩的脸颊和那身破旧的布衣上,以及他那那把布满划痕的木剑上,少年手持着木剑指向树林深处,上下起伏的胸口并没有让他握剑的手臂有一丝晃动,一位同样身穿破烂布衣的老者站在远处神色慎重的盯着少年。

  只见那少年眼角一紧,握剑的手臂微微上扬,大喊道:“风吹残雪,飞燕逐月。”这一声喊气势凌云,在他喊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的身子也随之动了起来,那一瞬间眼睛已经完全捕捉不到少年的动作,只能见他白色的身影穿梭在树木之间,这附近的树木上均发出噔!噔!噔!的响声,每一声响声都带动着成片的绿叶飘落而下。

  七声响后少年已经回到了原地,若不是他漆黑的发丝上还挂着几片森绿色的叶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少年内心压抑着兴奋,他成功了,他终于在五秒内成功劈到了八颗树。

  老者脸上挂着笑容,望着少年的目光也柔和了几分,道:“你总算是把这一式练会了。”

  少年扬起那并不算刚毅的脸庞;期待的望着老者道:“这样我就可以去游历江湖了吧!”

  老者并未回答少年的话,反而看着那熟悉的脸庞渐渐的陷入了回忆,那是八年前,他爷孙俩在一茶馆休息,那茶馆的说书人讲的正是一白衣剑客游历江湖的故事,不得不说虽然其中有许多夸大其词的内容,但确实是引人入胜,即便是他这种混过江湖的也不由得缅怀当时快意恩仇的日子。

  在回去的路上孙子兴奋的和他说以后要当那样的剑客游迹在江湖,惩奸除恶,当时的他只是觉得那不过是孙子在听说书人讲的故事后,兴奋之下才做出的决定,回来后便随意教了俩招,心想等他觉得练剑太苦了就自动会放弃,没想到这之间给他了太多惊讶,而且这一练就是八年。

  反倒是后来他给孙子设定种种目标,更加严厉的训练他,每当看到他筋疲力竭趟卧在地时,虽有不舍但他知道,自己这孙子绝非池中之物,早晚会有展翅翱翔的时候,他放弃了让孙子当个普通人的想法,努力的教导下,如今他也终于可以迈出这第一步了。

  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少年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喜悦直接蹦了起来。

  老者板起脸轻轻咳嗽一声,少年一听爷爷咳嗽便是有话要说急忙挺直身子。

  老者叹了口气,用十分严肃的声音道:“子澜你记住,这套剑招非紧急情况下莫要在人面前显露出来。”林子澜一听心中一凛,爷爷口中所说的那套剑招是五年前爷爷教给他的,刚刚那式飞燕逐月正是这套剑招中最后一式。

  不过他此时心中有不解,为什么不让他使用这套剑招呢?

  老者从孙子的眼中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这就是我之前给你讲过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故事了。”

  林子澜颔首,经这一提醒,他想起来当初爷爷给他讲的那个故事。

  “好了,衣服和钱都在包袱里,在江湖上闯荡要注意爷爷经常跟你说的那些事情,对任何人都要留个心眼。”

  “什么时候累了,就回来看看这木屋。”

  林子澜接过爷爷递来的破旧包袱,望着那住了十三年经过各种修补的木屋,起初那兴奋的心情渐渐变成了不舍。

  “我走了。”从他的声音里能明显听出不舍。

  老者挥手笑道:“去吧!”

  林子澜向前走了几步,猛然回头望着那没有了往日严肃只有慈祥笑容的爷爷问道:“爷爷,你去哪?”

  老者笑容不变道:“我啊,就在这里。”

  “要不我们一起去闯荡江湖吧!”

  老者笑容不由的扩大了几分,道:“子澜你不小了,我想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在这里听到白衣剑客林子澜的传说。”

  林子澜抹掉眼角那晶莹的液体,“爷爷你保重身体。我出发了!”

  林子澜不希望爷爷看到他哭的样子转身后步伐迈得很快,就在他马上要离开这里时细微的“扑通”声传入他耳里。

  林子澜迅速回头,只见原本站着的爷爷已经仰倒在草地上,林子澜体内力量迅速集中在左脚,在草地上一踏整个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飞掠回去。

  “爷爷!”

  林子澜扶起老者,老者望着孙子那焦急的面庞,露出笑容道:“我只是有点累了,没事的,你再不走天就黑了。”

  林子澜又怎能不注意到爷爷眼里的疲倦和灰淡,“不,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陪你。”

  老者试着伸手去摘掉孙子头上的叶子,可他这苍老的手刚伸到一半就垂落了下来,林子澜见状急忙接过爷爷的手放在他胸口上。

  老者也不再试图做些什么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从小被他拉扯到大的孙子,低囔道:“可惜啊,没有坚持到最后。”

  林子澜抱起爷爷道:“爷爷坚持住,我带你去找大夫,你还没有看到我名震江湖。”

  “傻孙子,别白费力气了,我自己身体什么状态我自己不清楚吗?”

  林子澜根本去听爷爷说些什么,只是抱起爷爷一个劲的往附近的村子跑。

  突然他感到胳膊一阵剧痛,爷爷那苍老的手紧紧的握着他的胳膊,林子澜停下来脚步,老者微笑道:“子澜一定要记住爷爷说过的那些话。”

  老者说完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林子澜抱着爷爷那渐渐发凉的尸体,缓缓跪倒在地上,他的头紧紧贴着爷爷的面颊,不断的抽涕着。

  今天也许对很多人来说是平常的,但对从小到大只有爷爷相伴的他,这一天不亚于整个世界的崩塌。

  林子澜将爷爷的尸体埋在了木屋后的大树下,立好了石碑,对着石碑磕了三下后头也不回的拎着包袱离开了这居住了十三年的树林。

  他走了一路,眼泪也溅落了一路,他不敢回头,他怕他一回头会让爷爷看到他哭的样子,他也不敢有任何停留,他怕他这一停留后就再也走不了,爷爷你等着,你一定会听到我名扬江湖。

  当他完全走出树林俩三公里后,这才停了下来,用那粗织布衣的袖子在脸上胡乱擦拭着,然后让嘴角用力的向俩边裂开露出一个笑容后,才向附近的村子走去。

三天后林子澜正准备找一个村子好好休息几天,突然听到一声细微的救命声。

  他寻声而望没有发现任何任何人的影子,他可以确信他没有听错,难道有人遇到危险了?

  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他想起爷爷跟他说过,不是所有喊救命都是遇到了危险,因为其中有一些可能是故意引诱那些善良人士的陷阱,借此来截取钱财。

  他还是决定先看看情况,便蹲在一个小土坡后悄悄露个脑袋,望向声音的来源处。

  “站住!”

  声音越来越近,而且越来越多的声音传入林子澜的耳朵里,这时他视野尽头处出现了一个白袍女子,在她后面还跟着一群人追赶着她,俩边相差三丈左右的距离。

  这么一对比,在林子澜眼里速度很慢的女子其实跑的是相当快了,毕竟后面一群男的累死累活的也没追上人家。

  女子快速的从林子澜面前跑过,身后的一群人紧跟其上,俩方根本没有注意到土坡这里还藏着个人。其实只要任何人撇一眼土坡这里,立马就能发现林子澜,因为实在是太明显了一颗脑袋没有任何遮挡的出现在土坡上,当然也得亏林子澜年纪小,脑袋也不大,否则这些人视线不往这边看也能注意到的。

  俩方人渐渐在林子澜的视野里消失了,林子澜这下纠结了,要不要跟上去看一看呢?思忖了一下决定还是跟上去再看看,他可是要成为那种惩恶扬善的大侠。

  林子澜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跟上了这群人,女子又跑了近七里地才停了下来,而她后面的这些人并没有急着抓住女子反而和女子保持着一丈的距离停了下来。

  女子双手扶膝大口喘着粗气盯着追他的那群人,那群人中不少都直接坐在了地上,其中一个穿的还不错的矮个男子捂着腰挣扎的站了起来,平缓了一下气息,面对女子道:“小姐,别跑了,跟我们少爷回去吧!”

  林子澜一听,这难道就是强抢民间妇女?他曾听说书人说过,一些地方常有富家子弟的公子光明正大的强抢那些长得好看家里还没有什么背景的女子。

  一想到这里林子澜就按耐不住自己,冲了出去。

  “光天化日下竟敢强抢民女!”

  林子澜一个轻功飞跃在双方中间,背朝女子,颇有些侠客的韵味。

  但不管是那群男子还是那名女子都对林子澜这突然出现弄的有些发懵,林子澜的出现确实让他们一惊,但让他们发懵的原因是,这个侠客怎么有看上去有点小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