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乱世盗徒 > 正文
第二章 拜码头
作者:隐居的黑猫  |  字数:4387  |  更新时间:2018-03-13 09:27:10 全文阅读

崇山县位于栖山府北部,背靠茫茫安山山脉。从芦鸣山北面的后山上流淌下来的小清河,在这里打了个转往东,经过崇山县县城脚下,之后再欢脱的奔腾几十里,跟几条从其他地方流过来的小伙伴汇聚一起,被称为“安河”。

更为巧的是,这条河上有一座桥,被大家成为“安河桥”——陆科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面色古怪,像是憋了一泡半个月拉不出来的屎。

崇山县作为栖山府最靠近山区的县,这里向来治安不好——稍犯点事的家伙,想要窜进深山老林,百分百都要从这里经过。在他们进山避风头之前,又百分百会在这里寻求点补给。长此以往,基本上这里住的人家都经历过“强人”们的祸害,于是安分守己的平民大都迁走了,剩下的要么是一些跟山里的强人们有联系的,要么是这些强人们也不敢惹的。

这些强人们在山里转悠的时候,经常一抬头就能遇到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于是感叹偶遇知己和痛骂官府之余,这群人就拉帮结派各立山头——安山山脉群匪就是这么来的——很不幸的是,陆科回忆前身的记忆,发现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不过实力弱小被挤进山脉深处,那里零零星星的会有行商经过,全寨上下十几口人全靠这些客户养活。

说到安山山脉的群匪,有几个比较大的寨子,全寨上下大概有几百号人。他们分布在安山山脉边缘,扼守着几个交通要道,凡是想经过山脉北上做生意的商人,都需要给他们上缴规定数量的过路费;然后他们会开一张“收讫”的单子,派人沿途护送;这些商人在南下经过的时候就不会被收费了——陆科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禁目瞪口呆,难以想象这群强盗竟然还发展出了职业道德。

不过强盗毕竟还是强盗,这种有秩序的生活也是为了以后能经常收过路费;作为细水长流的“生意”,是不能满足广大基层强盗们大碗吃肉大碗喝酒、一夜暴富狎妓泡妞的质朴的物质文化需求的。

于是除了日常的维护山脉内部秩序之外,他们还勇于拓展外部业务——所以崇山县就遭殃了——在祸害完崇山县之后,大半个栖山府也被这群强盗划作“势力范围”。

这就是崇山县治安状况极为混乱的原因了。曾经有几任发奋图强试图扭转崇山县治安风气的县令和守备,在自家床头发现来历不明、带有恐吓性文字、且被刀扎在枕头旁的书信以及附带的数百两银票之后,就再也不敢对这里的治安说半个字了——不过也有不信邪的愣头青,半个月之后他的家属就被通知来抬灵柩了。

啥?你说杀官是违法的?杀官是会被官军围剿的?呵呵呵呵...这就是你的不了解了,这跟整个天下的局势有关。

安山群盗还在萌芽状态的时候,整个天下的局势还是相对稳定的,虽然也有时不时的大旱和洪涝,但都被皇城中那一群饱读诗书的老头子们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化解了;在这个时间段内,安山群盗大都还是些零零散散的小组织,干着一些“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的做一票就跑的小勾当,那个时候也有几次官军的围剿,虽然收效不大,但好歹崇山县还有一段时间的太平。

整个局势的崩坏在于十年前。跟陆科原本时空中的中国历史一样,大统一的中央帝国的崩溃,从来不会是由于外敌入侵,而是由于内部原因。很不幸的是,在一次大饥荒之后,帝国东部出现了农民起义。这群泥腿子高举着“换天改命”“天下大同”“不再有饥饿!”“打官军,分馍馍!”的口号攻城略地,一度侵州占府,声势浩大,各地官军竟然不能抵御!不过好歹是几百年积累下来的帝国,底蕴还是有的。皇帝紧急调动边军入内地剿匪;五年大战之后,起义的东宁州被打的稀巴烂,周边的几个州也被波及。

起义虽然被平定了,但是隐患并没有被消除。首先北方的游牧民族库塔利亚(音译)趁边军大规模调动时入侵,占据了南下的通道——燕山山脉,从此往南一马平川,十数日北方铁骑就能兵临皇城;其次是起义的东宁州,这群边军也不是啥好东西,平定起义的时候在东宁州滥杀无辜,擅闯民宅,杀人放火——因此这个州的人对官府都有一种刻骨的恨意,说实话稍有点火星这片地方就能燃烧起来;再次,起义初期官军的孱弱被各地看在眼里,而且调集边军之后竟然还要五年才能平定“叛乱”——这个官府的无能无力和虚弱已经被天下人目睹,各地豪强从此人心思动;然后,五年的围剿的军费支出,大量消耗了帝国的财力,据说围剿结束的时候,不仅是国库,就连皇帝的内帑也抠不出多少铜板了;最后,虽然聚集在一起的起义军被消灭了,但是被击败的他们作鸟兽散,流窜到帝国的各个地方——现在的安山群盗中就有他们的身影。

在这种蹲在火药桶上拉屎,随时都会被炸飞天顺便被糊一屁股屎的局势下,你说,我安山豪杰们杀个把个县官,帮你们纯净一下官吏队伍,又能咋滴?

确实不能咋滴——剿是剿不净的,因此一旦出兵,他们往山里一躲,官军劳师动众之后毛都找不到一根;没有收获,就会将官府的虚弱再一次暴露在天下人眼前,在有心人的宣传之下成为天下笑柄;成为笑柄,就会减轻天下人对官府的畏惧之心,局势会愈加崩坏——没有一个州牧和府台或者将军,会愿意背这个“笑柄”的锅——因为只要背上,多半会要被皇帝砍头抄家——因此闭上眼当做啥都没发生,报一个“工作勤勉,通宵达旦直至病死于任上”,发个先进工作者奖宣传一下糊弄过去就好了。

因此安山群盗愈发嚣张,为了宣传自家名声,各个寨子的大当家都会起一个响亮的称号:“轰天雷”“霹雳火”“黑旋风”“扑天雕”“豹子头”...说实话陆科听到这些名号的时候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水泊梁山,但是回想起穿越前那个戴着厚框眼镜、头发油腻、用一副宅男中也罕见龌蹉眼神看着自己的作者(他的龌蹉陆科已经体会到了)信誓旦旦的跟自己保证这是一个完全架空的世界,陆科就把这些名号归结于作者自己的恶趣味了。

由此可见,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了刺探崇山县情况的探子,必然背负着安山山脉大当家们攻城占地,争夺首义之功的野心。

陆科想想觉得有点搞笑,自己从深山里气喘吁吁的跑到这里,刚刚好赶上这群大当家们图谋县城的时间点。而这个探子在回报的路上又刚刚好遇到自己手下拦路打劫,看到一群生面孔不由自主的想来看看情况,却被自己识破,又从中联系出他们的图谋——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于是陆科招来自己手下的几个小头目。

按照记忆中显示的,这群小头目都是曾经跟前身出生入死过,至于出生入死的过程,由于跟目前的剧情没啥太大关系,在这里就不详述了。陆科一一看过,沉下气讲道:“我想干一件大事。”

此时芦鸣山往西三十多里的一处大寨的聚义厅中,正是一片喧闹之声。

“照我说不如趁晚上偷偷溜进去,一刀一个,全都剁了。”

“还不如派人去水井中投毒。”

“潜伏到城里,在我们攻城的时候让他们在里面开门。”

“伪装成商人,在进门的时候突然夺门。”

...

扑天雕赵参摁住太阳穴,强忍住把这群人打一顿的冲动。这群没脑壳的呆瓜,守军有四五百人,这里几个寨子加一起才一千多号人,人家有弓有弩有盔甲,竟然还能想到去攻城,作死也不是这样作的;还有那个说要一刀一个的,去的人少了能剁几个?去的人多了...去的人多了你他妈以为营地里的岗哨都是瞎的?特别是那个说投毒的,妈的赵参现在就想把他给掐死——在井里投毒,他妈的等我们占了县城喝不喝水?喝不喝水!

倒是最后一个提议还稍有点靠谱,赵参抬眼看了看提出这个建议的当家,不过随后就被恶心到了——这家伙抠完鼻屎不擦手直接拿起猪腿啃——你不能指望这群放荡不羁了太久的家伙讲卫生。

赵参是四年前才到安山山脉的。在四年前那场兵败后一边倒的屠杀之中,赵参跟两百多个兄弟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剩下几十个人逃了出来。随后他们一路逃命,跟跑来捡漏的地方官军作战,等杀到安山脚下的时候,就还剩十几个。

起初赵参纳了投名状,进到一个寨子之中。老寨主赏识他和他手下的悍勇,赵参又及时向老寨主表示臣服,老寨主便让他做了二当家。两年之后老寨主在一次拓展业务的过程中失了手,被对方围在一处乱箭射死;赵参就顺利成章的从二当家荣升为大当家。经过近两年的经营,赵参闯出了“扑天雕”的名号,手下四五百号人尽心效死,在安山山脉这一亩三分地,赵参俨然成为说一不二的势力。

这次对崇山县的谋划,就是赵参先提议的。他召集了周边几个寨子的大当家,一番鼓动之后,这群强盗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表示愿意跟赵参一起干大事。

赵参仿佛回到了四年之前那段意气风发的日子...不过看着眼前这群连出主意都不靠谱的人,赵参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走了一步臭棋。

“大家听我讲一下!”听不下去的赵参不得不中断了他们兴致勃勃的讨论。这些大当家们闻言安静下来,看向赵参。

“诸位。”赵参说道:“据几路探子回报,县里的官兵有四五百人,虽说官兵怯战是出了名的,但是他们现在装备精良,还占据着城墙作为地利,我们硬拼是拼不过的。”

闻言,聚义厅里又开始新一轮的喧闹。

“我就说嘛,还是我说的靠谱,往井里投毒!”

“进去一刀一个剁了才对!”

赵参已经出离愤怒了,跟这群人在一起谋划大事,简直是耻辱!耻辱!

“听我讲!”赵参“啪”的一声用力拍在面前的案几上,吼道:“都给我安静!”

聚义厅里的喧闹迅速平息,几个大当家都瞪着眼睛看着他。

赵参扫视了一圈,强压下怒火,语气尽量温和地继续说道:“投毒是不行的,一刀一个剁了也不现实...”

“这不行那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听我说完!”赵参再次重重拍了一下案几,深吸一口气,慢慢说道:“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夺城门!”

“我就说嘛!还是我说的靠谱!”啃着猪腿的那个大当家把啃完的腿骨往盘子里一扔,得意洋洋。

赵参不说话,盯着他。

“行行行,我不插话,你说你说你说。”

赵参收回目光,然后张了张嘴,却突然发现已经忘了要说什么。

陆科也在张着嘴,不过与赵参不同的是,陆科打了个饱嗝。

“舒服。”难得吃了一回鱼,虽然只是清水炖的,也没有放啥佐料,但是陆科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吃上肉了嘛!

几个头目也有同感,不过他们对陆科嘴里所说的“大事”更有兴趣。也不知道是啥重要的大事,使得陆大当家竟舍得把鱼分给大家吃。

那个脸上带长疤的头目首先问了:“大当家的,究竟是啥大事啊?”

其他几个也紧跟着:“是啊是啊,啥大事啊?”

陆科一边用鱼刺剔着牙,一边含含糊糊拽了个文化词:“隔岸观火。”

啥啥啥?看火?看啥火?烟火?哦呦!想不到大当家你还挺有童心的嘛!

看到手下一脸想偏了的表情,陆科就明白这帮子文盲并没有听明白自己说的意思,于是他不得不再次拽文详细解释了下:“鹬蚌相争...”

“渔翁得利!”这回有人脆生生的答上来了。

“孺子可教也!”陆科一副满意的神情。

不聊这位兄台竟一脸娇羞:“毕竟...毕竟人家曾经和大当家您...心意相通过嘛!”

是那个娘娘腔!陆科一阵恶寒。

“咳咳!”用两声轻咳掩盖过刚才的失态,陆科继续说道:“总之,最近崇山县这里会有一场大仗,我们要仔细谋划,在混乱中捞上一笔!”

然后陆科就开始分派任务:“老三,你带几个人去城里踩点,要找到县城的马厩、武器库,以及最重要的银库!一旦县城里乱起来,我们需要你领路,这次收获多少就要看你的了!”

“嗳!”厨师老三点头:“不过啥时候城里会乱起来呢?”

“我会派人去通知你。”随后陆科说道:“其他人跟着我去拜码头!”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隐居的黑猫
作者的话

修改了几遍,最终版的还算满意~昨天热的睡不着,凌晨两点才睡。今天顶着困意看书,头痛欲裂;勉强写完了这篇,实在撑不住了~先发布了去睡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