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心玄机 > 正文
3.蝶舞临危劝助,葬门长老相争
作者:古宵  |  字数:4004  |  更新时间:2018-03-14 09:56:10 全文阅读

闺房之中,孙小懿正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挑逗着烛火。她的手特别美手指细长皮肤粉嫩,每一根手指都像是难得的艺术品,让人看到之后就会有想上去碰一下的冲动。

  孙小懿双眼无神,外面江尘正在为她打斗她也不知道。

  “刚刚那个江尘倒是挺识相的,居然真的不对妹妹出手,姐姐我都磨好刀准备饮血了,害得我空欢喜一场!”孙小懿正在想着事情,一道娇嫩的声音却从她的床上传了出来。只见一个衣着妩媚长着一张狐媚脸的女子正躺在床上笑盈盈的看着满是心事的孙小懿。

  孙小懿也不回头搭理她,只是继续挑逗着烛火,不过对于这个女子她还真的有些无奈!

  此女名叫蝶舞,只比自己大一岁就和自己妹妹长妹妹短的,在门中也算是天之娇女,无数青年才俊想要追求她却都未见有人得手,可是孙小懿却知道这货根本就不喜欢男的,她喜欢女子!所以她没事就缠着自己,而这次自己渡劫她也是主动请缨要保护自己。

  见孙小懿不搭理自己,蝶舞也有点躺不住了,她主动的站起来走到孙小懿的旁边,仔细的盯着孙小懿的俏脸:“妹妹,我见你一遇到那个江尘,魂都让人勾了去,这可不是妹妹你的性格啊,要不我去把他杀了,也算是为妹妹解开了一个心魔!”

  “你敢!”孙小懿声音一冷,冰冷的杀气从孙小懿看似柔弱的身躯中散发出来,整个闺房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孙小懿身前的烛火也因为这种杀气而被压制的越来越小。

  “妹妹别动怒嘛,你看你现在也没有修为,要出手也不过是吃亏而已,而且我还是个怜香惜玉之人,万一我伤到了你我还不心疼死!”蝶舞拍了拍自己丰满的胸脯,几句话之间就让孙小懿的杀气消散与无形,孙小懿也知道自己修为全失根本不可能和蝶舞抗衡,只能选择继续沉默,不理会蝶舞。

  “呦呦呦,你看一提对江尘不利,妹妹你的脸都冰冷了几分,你这一不开心,我也跟着不高兴了!”蝶舞的脸也是一寒,好像在吃江尘的醋一样。

  “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你和我都清楚,在我面前就不要这样惺惺作态让我看着恶心!”孙小懿终于开口,不过话语中却是在讽刺蝶舞。同时她仍然没有多看蝶舞一眼,好像看这位天生媚骨的姑娘会脏了她的眼睛一样,这让蝶舞一阵气恼,可是她还不能发脾气,所以只能气鼓鼓的坐回到床上不再理会孙小懿了,孙小懿也乐得清闲,继续逗着烛火想着事……

  孙府之外,武阳因为愤怒,他的招式变得凌厉了起来,每一爪抓下都带走强大的气劲,身旁的墙壁都被他战斗的余力打的千疮百孔,但是江尘从始至终没有发动攻击,他一直在防守,他在磨合自己新的剑意。

  “江尘,没想到你居然隐藏了如此之多,即使是我用尽全力都没办法打破你的防御,可是你为什么不还手?难道是看不起我?看不起这个把你当兄弟被你耍的团团转的傻子?”武阳又是一抓打在江尘的剑盾上,两人都被震得后退了几步。

  江尘也感觉自己的“合之剑意”也领悟的差不过了,他收起了放在身前的剑盾,:“武阳,你与我继续纠缠的结果也就是让小懿完全复原,何必还要执着,放过她一马,改日我还清了小懿欠下的债后,毕会负荆请罪,到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是吗?可是我等不到那一天了,我们按照我们切磋时的规矩来办,不过这次我们玩真的!”武阳摆了一个进攻的架势,双爪上蕴含的能量开始暴动,他周围的事物也跟着开始颤动起来:“只三招,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江尘叹了口气,将寒光剑竖立在身前,一股灰色的充满死气的能量环绕在寒光剑的剑身之上,没等武阳先出手,江尘的剑率先刺了出去。

  “哀之剑,叠魂!”江尘的剑上好像缠绕着无数条勾魂的厉鬼,他们缠绕在剑身上,当江尘刺出去的刹那陡然向着武阳扑过去。

  无数个厉鬼袭来,不过武阳丝毫不乱,他的掌心突然出现一股强烈的吸力,那些厉鬼本来还打算一起将武阳撕碎,可是此时却被武阳掌中的吸力所牵引,纷纷撞向武阳的掌心,然后变为无形!

  江尘攻势不减,寒光剑一转剑上仿佛蒙了一层水雾,这水雾比那千年玄冰还要冷上三分,此时用出,武阳和江尘的周围全都被冻结起来,武阳只感觉他的身体都被冻住了变得行为迟缓!

  “哀之剑,孤凉!”面对江尘快到极致的一剑,武阳几乎被冻住的身体根本无法做出反抗,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也许死在兄弟的手里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然而寒光剑没有斩下,而是停留在他的身前:“我赢了,你走吧,今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今天我做的事情你也告诉各位长老,所有的后果我江尘全都接下!”

  武阳沉默了片刻,最后他抬起头看着江尘的脸:“你拿我当过兄弟吗?”

  “没有,你一直只是我利用的对象,你所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在我的计划中!”江尘脸上冷笑,心里却是叹了口气,他不想武阳处在忠与义之间,这是他能为武阳最后做的。

  武阳听了江尘的话却是面无表情,他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开,江尘继续坐在孙府的墙根之下,从这个夜晚开始,江尘的生活都将彻底地改变!

  躺在孙小懿床上的蝶舞早就感觉到了外面发生的一切,但是她没有和孙小懿多说一句,只是悠哉悠哉的躺在床上玩弄自己的头发,脸上美滋滋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武阳回到“葬”的总部,直接走到一个较为偏僻的房间门前敲了敲,可是让他等待了半天,房间里也没有回音,武阳摇了摇头然后退下了,江尘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不敢声张,只敢告诉他还在闭关中的师父,可是师父既然没有时间管理这些事,武阳就只好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武阳回到自己的房间,用力的在自己的胸口打了一掌,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让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他托着自己的身子倒在床上然后双眼一闭装作昏迷,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今天晚上执行完任务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上报情况,他能帮江尘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江尘才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一夜也没有“葬”的人在此赶来,江尘自然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他叹了口气回头忘了一眼孙府的方向,想必孙小懿已经恢复了吧,自己也应该离开了!

  江尘扛着剑,迎着朝阳离开了孙府走向莫州城的城门。莫州,可能已经不适合自己待在这里了。

  “公子这是要去哪啊?”还没有等江尘走出去几步,一个妩媚的蒙面女子就突然出现在江尘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不是蝶舞还能是何人!

  江尘用鼻子嗅了嗅,一股胭脂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子中,这味道让他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浓妆艳抹的女子,心中对蝶舞的感官也一下子下降了不少。

  “我与姑娘素未蒙面,我要去哪里又与姑娘何干?”江尘懒得理蝶舞,绕过蝶舞继续向着城门走去,不过此时他的身体却绷紧到了极点,他一直在用自己的全部心神防备着蝶舞!

  因为蝶舞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江尘面前,即使以江尘的敏锐直觉也没有发现她之前究竟是如何藏匿的,这份隐匿气息的手段即使是身为杀手的江尘也万万做不到,这怎么能不让江尘倍加小心。

  “我是和你没什么关系,不过孙小懿……”

  听着蝶舞提到孙小懿,江尘本来想要迈出的脚步又停了下来:“你认识小懿?”

  “何止是认识,我和她情同姐妹,本来妹妹好好的渡劫,只可惜……”说到这蝶舞叹息似的摇了摇头,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哀伤让江尘的心没来由的一突。

  “可惜什么?”江尘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当知道孙小懿的消息之后,他已经把孙小懿的一切看的尤为重要,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的事情。

  “可惜妹妹她渡劫失败了!据说她所修炼的功法有伤天和,渡劫失败会遭受严重的反噬,我虽然将她的情况暂时稳定住了,可是想要根治却需要三天的时间!”

  “那你的意思是……”江尘好像已经知道了蝶舞的来意,他究竟是否要按蝶舞说的做心中已经有了定夺。

  “我在这三天中会全力帮助小懿度过难关,可是我需要你帮我守护四周,让别人打扰不到我们。要不是小懿的情况突然,我就去调动教里面的力量或者找个安全的地方为小懿解决困难了,可是现在的局势我也只能找到找你帮忙了!”蝶舞一脸忧色,江尘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蝶舞说的是真是假。

  “昨天晚上你就在小懿的房中?”

  “嗯,只要你昨天晚上敢出手对小懿不利,我会在第一时间将你斩杀!”蝶舞说话间的杀气让江尘知道蝶舞不是在说笑,于是江尘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你要我怎么做?”

  “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现在想要杀小懿的人都以为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实力,所以应该不会妄自行动,但是还是为了以防万一,你就在你昨天晚上待的地方守候就行,如果真的有不长眼的想要过来,你拦住他们便是!而且你也不用守护三天之久,只需要一天就会有人来顶替你。”蝶舞简单的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局势,然后就转身走向孙府,她要去为孙小懿疗伤去了。

  江尘想了想,还是将剑抱在怀中,走到了孙府的围墙之外,双眼一闭在此为孙小懿护法……

  武阳本来已经陷入了昏迷,可是却感觉一股清流流经他的四肢百骸,让他不得不张开双眼。

  入目的是一个满脸皱纹面带微笑的白衣老者,武阳认识他,他是这里的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一位长老,虽然武阳从来没有见过他出手,但是作为杀手,他凭借自己过人的直觉可以感觉到这位长老的笑容背后隐藏着多么恐怖的杀气!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受了如此严重的伤?”白衣长老眯起眼睛,在他问武阳话的时候武阳甚至感觉这个家伙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整个经过,此时明明就是明知故问而已!

  “属下昨晚前去辅佐银牌杀手江尘前去狙杀孙府小姐孙小懿,可是没想到我们得到的消息并不准确,孙小懿居然提前渡过了劫,害的我二人皆是重伤,只不过我侥幸逃脱,江尘被孙小懿抓住,下落不明!”武阳早就想好了说辞,不过他可不敢看白衣长老的眼睛,因为那双眼睛可能让他把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的说出去。

  白衣长老早就已经人老成精,武阳说的是真是假他自然知道,但是碍于武阳的师尊,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既然如此你就继续休息吧,我们会把江尘救出来的!”白衣长老温和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就离开了武阳的房间,留下武阳躺在床上,也不知自己的话能不能蒙混过关。

  离开了武阳的视线,白衣长老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将自己苍老的右手抬起,一个身穿黑衣的蒙面光头青年就出现在他面前。

  “佛灭,我派你去调查此事,如果真的和武阳说的没什么不同你就回来,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把证据带回来。”

  名为佛灭的光头青年听了也没有回话,只是身子一跃消失在白衣长老的视线里。

  “无情,虽然你行事缜密,但是你的这位徒弟好像并没有你那般心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