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绳州林子陵

更新时间:2018-03-15 00:18:04字数:3005

大夏皇城。

在集市角落摆下自己的字画,我盘身坐下。

“这次,就卖十文钱吧。”

定好价钱,我又陷入了沉思。

少年时曾经的玩伴现在估计都应该成长为能够独挡一面的大侠了吧,而我在皇城里混迹了近十年,终究还是一事无成。

洛十七,我要何时才能见到你。

……

看着曾经的玩伴们又一次兴致勃勃地围在一起议论着与我无缘的灵武一途,我神色暗淡着驱赶了羊群,缓缓向山坡行去。

“丘哥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洛十七刚刚得知我的名字,满脸兴奋地坐在我身旁。

“那我便称你小十七。”我笑笑,站起身来继续无精打采地放我的羊。

“丘哥哥,丘哥哥,”洛十七在身后小声念了几遍,忽然扬声:“我可以换个称呼吗?”

“为什么?”我回头,她眉头轻蹙,灵动的眼睛中却透着一丝笑意。

“丘哥哥念起来好像丑哥哥。”

“我乳名唤作林子陵。”

“嘻嘻,子陵哥哥好听。”

那一年,我十岁,她六岁。

我在山坡上牧着羊,她就在我身后跟着。她的声音传遍了山坡,也抚平了我的心。

从此,我再来牧羊的时候,手中便多了一本书。上天让我不能修炼,那我便读书,以书作舟,用汗作桨,这偌大的江湖,我不信我游不出。洛十七是随她母亲来到的这绳州,原因我不知,只知道她有着极高的修炼天赋,却死活也不肯去修炼。按她的意思讲,若把枯坐打熬的时间用在陪我放羊上,她晚上睡觉也会笑醒的。

“哒!”一只小巧精致的脚踩在了我的字画上,我只觉头大如斗。

“姑娘,在下观你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为何偏偏要跟我过意不去呢?”我没有抬头,惋惜着盯着自己的字画。

“哼,少废话,今天可以交保护费了吗?”她见我盯着她的脚,赶忙收了回去,用一种威胁的声音说道。

我气急,还有王法吗,这个女人已经一连踩坏我四张字画了。今天故意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就是为了能躲开这个冤家,怎么她还是找来了。这下完了,我就打算用这最后一副字画换的几文钱去买些宣纸和吃食,如今被她踩坏,我还怎么活啊。

见我低着头不说话,她好像有些忐忑:“怎么,生气啦?我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这般小气。喂喂,说你两句你怎么还哭了!”

我擦了擦眼泪:“在下哭不是因为被姑娘说,而是为这副字画。自古文人墨客为世人所轻,只知嘲讽我等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知稼墙之艰难,只会满嘴酸臭迂腐的废话。殊不知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想我大夏皇朝之墨客,每逢政治昏暗,社会动荡之时,无不舍身取义,用口、用笔、用行动,要锄尽天下之奸佞,换世间之太平。在下卑微,为世人唾弃也便罢了,可是,书无罪啊!正因这书文字画,我大夏之文化才得以传承,正因这书文字画,我大夏之历史才得以铭记啊。姑娘,字画无罪,若下次再来,就请踩我吧。”

“哈哈哈,什么狗屁!”忽然不知何处窜出一满脸胡茬的莽汉,他一边用穿着草鞋的脚用力踩着我的字画一边狂笑,“在老子眼里,你的这张破纸一文不值!”

“放肆!”先前女子一脸寒霜,只觉寒光一闪,那莽汉的大好人头便已滚落在地。

“你!”女子指了指我,“随朕回宫!”

……

我被绑在一不知名的破庙里,口中塞满了臭哄哄的布条,几欲呕吐。就在刚刚,我一人放着羊的时候突然来了群人,将我毒打一顿后便绑进了这座破庙。我面前站着一面相阴冷的少年,他手中扇子在手上轻轻地砸着,围着我转了几圈,口中脏话连篇。

“先把他给我扒了!”

几名手下依言动手。

“啧啧啧,”阴冷少年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这是什么?”

他指着我手臂上银色的神印,好奇问道。我被他们用臭布堵上了嘴,说不了话,即使能说我也不说。阴冷少年研究了一会我手臂上的神印便不再理会,又开始狠狠地盯着我。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把你请到这来吗?”阴冷少年把我口中的布条取下扔掉,又擦了擦手。

“你知道什么叫做守株待兔吗?哈哈,我已经派人把消息透露给了洛十七,以她对你的感情,必然前来救你。到那时我就出手擒住她,那时,哈哈哈。”阴冷少年很自信,把自己的计划尽数说出。

我气急,忽然又很怜悯他,洛十七是大将军的女儿,他这种近乎作死的手段是怎么想得出来的,他手下这么多人竟也没有一人站出来提醒他。

“我劝你现在将我放了。”我吐了口带血的唾沫,低声说道。

“放了你,好哇。”

阴冷少年一个眼神,一名手下过来给我解绑。我活动了活动有些发麻的胳膊,忽然间看到阴冷少年挥了挥我的衣服:

“想要衣服吗?过来拿啊”

我没有动,反而蹲在地上遮着身体。我很清楚,以我的实力,不可能从他手上抢到我的衣服,只是自取其辱罢了。阴冷少年见我不动,就令手下一起拿石头投我。我躲闪不及,不小心便被击中了头部,接着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擦拭着我的脸,我悠悠睁开眼睛,只见洛十七眼泪连连,梗咽不已。她衣服上嘴唇上有着血迹,我大惊:

“十七!你受伤了。”我挣扎着坐起来,只觉得身上疼痛难忍,不由轻嘶一声。

“子陵哥哥,”洛十七哭着扑到我怀里,“十七再也不离开你了。”

我忍着痛双手捧起她的脸,仔细检查了下,发现她并没有受伤,嘴唇上的血迹是她自己咬破的。

“说什么傻话,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呜。”

“十七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谁,谁给我穿的衣服?”

“是阳叔。”洛十七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看我。

……

洛十七开始变得勤于修行了。

……

“诸位爱卿以为如何?”夏皇轻笑着环视堂下的众人。

“陛下,”洛天河向前一步,“末将以为,朝廷应设下一文化司,就由这文人管理,末将推荐林丘做这司长,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我与洛天河有过一面之缘,此刻再见到他心口不由一痛。

当年便是他,强硬地来到绳州,强硬地带走了洛十七母女。此刻他朝堂上这番言语,明面上是为天下文人着想,是为皇帝陛下分忧,其实恐怕把我生生栓在这深不见底的朝堂,断绝我与洛十七再见的机会才是真。

“甚和孤意!”

夏天换上往常见我时的衣服,敲了敲我的房门,溜了进来。我看着桌上燃烧着的蜡烛,心乱如麻。夏天,大夏王朝第二十代皇帝,是个女人。

“你这人真是无礼,见到朕来也不行礼?”

我叹了口气,没理她。

“真是好大的胆子。”她声音很小,缓缓坐在我面前。

“你,在思念一个人。”

“陛下,”我站起身子长长一辑,“文化司一位,林丘愧不敢当。天下有能者众,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她幽幽叹了口气:“我不想让你伤心,就留下一年,行吗?”

我定定地看着她,这是怎么了?

“你走吧,现在就走吧。身后之事,自有我来处理。”夏天没有自称朕,忽然收回了看我的眼睛,“她,等你也等的很苦。”

我没有说话,开始慢慢收拾自己的衣物,不知怎么竟想起当年与十七分别的情景。

心仿佛在滴血。

“林丘!”夏天站在我身后,“朕命你,抱抱朕。”

……

皇城开始盛传起我的故事,竟越传越离谱,我的名字,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传到了他处,特别是洛州。

“子陵哥哥你闭上眼睛,”洛十七眼睛红红的,“我送你一个礼物!”

是她的吻。

我不说话,紧紧拥抱着她。她抽噎着,嘴里喃喃嫌弃我的嘴巴很咸,谁不是呢。

“子陵哥哥,你要好好读书,不许哭!”十七胡乱着给我擦着泪水,“将来你学有所成,就到洛州灵武学院来,我们一起当老师!”

我重重点头。

“老爷,十七小姐就在里面,洛阳这就请她出来。”门外洛阳的声音故意说的很大。十七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子陵哥哥,十七要走了。”

“哼!洛阳你可算是把她给宠坏了!”洛天河如何不知洛阳的意思,“还不快去?”

洛阳把十七带走了,我冲出门外,怔怔地看着十七一行,洛天河骑在七级魔兽背上,远远地看了我一眼。

我打开手中紧握的纸条,是洛阳临行前悄悄塞给我的,上面字不多,仅有五个:

皇城白义铭。

……

有别于十七走时的浩荡阵容,我背了包袱,来到座没有墓碑的坟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一人踏上了前往皇城的路。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神印传说》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神印传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绳州林子陵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神印传说”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