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废铁飞剑为名立法
作者:君罪如山  |  字数:1886  |  更新时间:2018-03-12 06:56:09 全文阅读

王子健,无华门一名不起眼的小道士。因为其貌不扬,又性情耿直,好问道而不知其所度。喜争辩,常口出无忌,得罪人甚多。

  也因此被门中长辈所不喜,认为其志大才疏,好高骛远不适合清心寡欲的修行。

  便将其打发到孤落峰上,去照料打理本门神树,还美名其曰“磨练心性”。王子健就这样在无华门中被众人冷落疏远,只有嵇梦然师姐一人对其照顾有加。

  也是有了这份苦差在身,王子健的修行进度便渐渐地落后于同辈门徒。

  为了不泯然众人,王子健便会挤出时间来抓紧修行。聊是如此,如今的他也已经进入了分神初期。

  按照门中规矩,凡是弟子达到了分神初期之境。都会有领其入门师父赠与飞剑,开始进行御剑的修行。

  这一天,王子健的师父御守真人找到了王子健。

  “子健啊,照顾神树的工作繁杂沉闷,这些日子以来你真是辛苦了。为师看中的就是你这恪尽职守的态度,换了旁人只怕不出三天就要哭着来求我。而你不仅任劳任怨,从无怨言的坚持了一年。不但将神树打理的非常好,更可喜的是修行进度也没有因此而落后。只要你坚持下去,假以时日必能成大才!”

  王子健心中苦笑,这是一年以来这位师父对自己说过最多的话。

  不去理会这份赞誉中到底有几许真情,王子健经过这一年的磨砺,性子也变得谦虚了很多。

  “师父莫要谬赞,这一切本都是弟子分内之事,做好只是理所应当。一切都是师父教导有方,以身作则为榜样勉励弟子修行,弟子也必然不辜负师父的厚望。”

  这一番明褒实贬,却不知听在御守真人耳中会作何感想。

  而御守真人似笑非笑,既是欣然也是难堪。

  不想继续虚伪的游戏,失去耐性的御守真人开门见山,单刀直入的说道:“子健啊,如今你也已经进入了分神初期。按照本门规矩,为师要赐你飞剑,传授你御剑法诀。你可要好好的把握珍惜,勤勉修行,争取早日能熟练掌握这门技艺。你随我来吧!”

  王子健苦盼已久的时机,终于来了。御剑飞行,杀敌于千里之外这是他儿时心中磨灭不去的梦想。

  这一年经历的太多,改变的太多,不变的仍是对大道执着的追寻。

  王子健一声允诺,便随师父入了大堂。

  一番简短的仪式,王子健毕恭毕敬三拜九叩的对着祖师爷上香礼拜,然后背诵门规。

  御守真人再来几句勉励弟子修行的话,随即取出一柄宝剑。

  王子健双膝跪地,双手呈上,毕恭毕敬的接过来宝剑。御守真人便将王子健之名,登记入册。

  至此仪式结束,王子健迫不及待的拔出了宝剑。

  只见这柄剑朴实无华,黯淡无光。剑身上又污渍斑斑,缺乏保养,完全看不出这是一柄精铁打造的飞剑,更像是用废铁铸造而成的废剑。

  更不知道,这柄剑的前任主人是谁。也许和自己一样,都是本门中遭人不得见的前辈吧。

  与其他师兄弟光鲜锋利的飞剑相比,手上这柄剑恐怕是连切肉都嫌钝吧。

  这个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自己这平凡之人佩带无华之剑简直是绝配。无锋之剑,才是修行养性之剑。

  一念及此,王子健心情由阴转晴。

  乐呵呵的接过飞剑,毫无异样。

  御守真人只当这弟子着实是个怪人呆子,一个破烂竟也能高兴至此。

  “子健啊,别看此剑平淡无光,但用来练习御剑却是十分合适。既不会伤人,更不会伤及自己。你何不趁此,为此剑取个名字呢?”

  王子健正拿着废剑手舞足蹈,听闻御守真人的话。

  略微沉思,随即脱口说道:“立法”,无法可依,无矩可循。恶性难止,善举难扬,此剑正可唤做立法。

  御守真人连声赞叹,便将御剑法诀图册交于王子健,讲了一番督促勉励的话便让王子健离开了。

  应付完御守真人,今后这柄立法剑就要与自己性命交修了。这是自己入门以来的第一个法宝,也是对自己而言分量最重的。

  出了大堂,王子健正欲回到孤落峰。却正巧看到嵇梦师姐然早已等在堂外,见到自己眉开眼笑的走过来。

  “小师弟,师姐我听说今天是你领剑的好日子。快让我看看,御守师叔给了什么好宝贝。”

  听闻师姐的话,王子健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立法剑交了过去。

  嵇梦然看到剑鞘如此朴素,便将剑整个的拔了出来。

  朴实无华,黯淡无光,由于缺乏保养剑身上污渍斑斑,整个一柄无人问津的废剑。

  嵇梦然眉头紧皱,面露嗔色,一股无名火起。

  “真是太欺负人了!这叫什么东西,这还能称为剑吗?你先等等,我这就去找御守师叔,让他给你换一柄。”

  说完,就要去找御守真人。

  简简单单的关照,却让王子健这个宗门最不受欢迎的人心头一暖。

  他从前因为固执已见,直言无忌又不会溜须拍马十分不受人接待,也受到了数不清的冷眼与嘲笑。可眼前整个宗门中唯一懂自己的人,却又是最不喜欢自己的人的女儿。

  王子健连忙拉住,轻笑道:“师姐的好意,子健心领了。其实我还是很得意这柄剑的,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立法。剑如其人,朴素则近道。这柄立法剑对我来说是法宝,更是警醒我的警钟。”

  见王子健执意如此,嵇梦然不禁微微摇头。她知道眼前这个师弟的脾气,决定的事就绝不会后悔,也就只好作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