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不与梨花同肩落 > 正文
3
作者:南坡  |  字数:2806  |  更新时间:2018-03-14 10:14:44 全文阅读

梦想这个词,呵呵,总是那么美好,也那么的讽刺。

对于一个才夸进青春期未被现实洗礼的少男少女来说,满脑子还是初中那一套,连发言也一个模板,政治正确,最好高端大气上档次,至于实际与否谁也没心思去考虑,和高考有关的都是老师爱听的,而李笑林的梦想是那么的背道而驰,高中就像人生最后的象牙塔,在这里可以没有道理可讲,老师说的就是圣旨,越是单纯的地方就越讲道理,可一群才接触梦想这个词不谙世事的小屁孩聚在一起,反而没什么道理可讲了。

正如我不明白李笑林为什么会突然跑到我后面来座,那天他那种空荡荡的眼神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可这种担忧转瞬即逝,高莹莹开始拿李笑林的梦想开玩笑,李笑林也讥笑高莹莹是一条咸鱼,因为整个班都知道高莹莹的梦想是嫁给井柏然。两人经常为此争吵,我从没参与他们之间的争吵,可李笑林上课的小动作确实影响了我,相反,我注意到班里的另一个人,李江,腼腆瘦弱的男孩,他坐在教室第二排,很少见他讲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闷着头看书,相比他的安静,反而觉得自己有些焦躁,至少我周围有两个八卦的人,我决定下次模拟考拿下第一。

这天早自习我才进班就感觉同学们看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我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校服,没什么异样,座到位子上,高莹莹一把拽住我神秘地小声问:“你在和闫东在谈恋爱吗??”

“啊??”脸瞬间变的滚烫,感觉两个耳朵也热的厉害:“你——你在说什么啊!?”我的声音因为气愤分贝也提高了一点

她朝我做了一个鬼脸:“你别急啊,我也是听别的同学在传呢,不知道是那个小人又在造你的遥呢!!”

我无言以对,以前上初中的时候班里也有这样的事情,可这种传言是建立在一种暧昧基础之上的,可我和闫东并不是那种关系。

见我不盯着课桌发呆,高莹莹贴过来问:“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个造谣的人揪出来!”这时特仑苏夹着一本笔记本走进教室,她看看后墙上挂着的钟表,已经六点半了,班里还有几个人没到,她打开笔记本将这些人的名字记了下来。

整个早自习我都忐忑不安,学校三令五申不准谈恋爱,被老师发现少不了要叫家长,我害怕母亲失望的眼神,人的语言就像是一把刀子,能把人刺的遍体鳞伤,而造谣的人永远都觉得自己的判断就是真相,而那些不明真相继续传播的人根本就不关心事情本身对当事人意味着什么?可为什么是我?就是因为我的梦想是北大?我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自己的愿望不能公之于众,成为众矢之的完全是有可能的。

高莹莹的办事手段和处理事情的速度在高中时代就表露无遗,中午第三堂课她就查到了造谣的始作俑者——李笑林,代价是前面三堂课她都在传纸条找答案。

下课高莹莹拉住李笑林问他为什么造谣,他一脸无辜不知道所以地装傻充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无辜地瞟了我一眼。

“狗屁!几个得到消息的人都是从你嘴里听来的,你还敢狡辩?”高莹莹得理不饶人地瞪着他。

班里的同学好奇地围过来,其中还居然还有李江,我难为情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就在僵持的时候,李笑林突然钻出人群往外面跑,边跑边嬉笑着:“凭什么说是我说的,你有什么证据!!!”

“你别跑——”高莹莹手长莫及“我要告诉特仑苏!”

“你去啊——你去啊!”李笑林高喊着跑出教室

班里的同学一阵哄笑,我尴尬地座在位子上,让高莹莹帮忙真是越帮越乱,这种被当笑话看的感觉可真尴尬。

“我非逮住这兔崽子,真没想到居然是他,他估计天天在我们背后偷听我们说话!”

“算了!!谎言只会越描越黑!”其实我只是担心这个谣言传到闫东的耳朵里会不会产生什么误会?

“不行,桃花,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不能让你再受到这种恶气,你又不是软柿子,谁都想捏,谁再造你的谣我非和他没完,这个李笑林我饶不了他!”她的声音故意提高,那些围着看热闹的人知趣地走开了。

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我甚至忽略了谣言本身,这就是友谊吗?我想是的吧。

不管高莹莹如何软硬兼施,李笑林就是不承认谣是他造的,事实证明,这段不愉快的谣言风波只是在班级内部小范围的传播,没过多久就被人淡忘了,这要感谢高莹莹。

这件事以后,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我太敏感,我总觉得李笑林是在针对我。

上课老师提出的问题问谁会回答,李笑林总是起哄叫出我的名字,他有时候还会恶作剧,他会将涂改液一点点的涂在我的长发的末端,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每次回家都要洗头。

高莹莹故作老成地说:“我感觉他是有点喜欢你,故意吸引你的注意力!青春期的男生都这样,一股一股的冒傻气!”

“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即使你想上北大,可你也不能阻止一个青春期男性荷尔蒙正常的分泌吧!”高莹莹一脸哲学家的样子很滑稽

我不相信高莹莹这一套歪理邪说,我更不相信李笑林这个黄毛小子会喜欢上我,我觉得是他太孤独了,哗众取宠的人的通病不就是孤独吗?

这点让我猜中了。

我上初中一直到初三都是骑自行车上学,可初三下学期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不知道被谁偷了,上了高中以后,我发现骑电瓶车的人越来越多了,我算了一笔账,每天公交至少来回四趟,每个月用在公交上的费用就是一百多块钱,所以我决定再买一辆自行车,一来节约,还可以锻炼身体,最主要是比较自由。

高莹莹听说我要买自行车自告奋勇非要跟着我一起去,周六在商场门口我见到了换了一身便装的高莹莹,她扎起了马尾,看起来像是一只很有活力的小蛮牛。

“你怎么周末还穿校服!”高莹莹探着脑袋很兴奋

“出来急,没来及换!!”

“走,咱们先去逛会街!!”她缠着我的胳膊,把我拉近了商场。

高莹莹的家境优越,她的父亲开着一间规模颇大的服装厂,从她校服里面的衣服就能看出来她的衣服花样繁多,可她却不以为然。逛了一会商场,在一家吉安特专卖店门口停了下来,店里的自行车琳瑯满目,现在的自行车都是变速车,蹬起来特别轻便,当然价格也不菲。

高莹莹在店里转了一圈,在一辆红色的跑车前面停了下来,她之前好像从没接触过自行车,我见过几次,放学以后有辆黑色的汽车把她接走,店里老板以为是她要买自行车热情地给她介绍。说实话那辆自行车真的很漂亮,可兜里揣着母亲给我的三百块钱,有种吞铅的感觉。

“这里的自行车太贵了,我还是买一辆二手车吧!”趁老板不注意,我对高莹莹说。

她对我吐吐舌头:“都是上千的啊,我也觉得好贵,不过摸摸我们也占便宜了!”

我被她逗笑了,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那个午后商场里的高莹莹是怎么样的照顾了我自尊心,也明白了一个家庭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到底有多重,站在终点看起点总有种恍然的错觉。

在二手市场以两百快买下了一辆黑色的自行车,老板要价二百六,高莹莹硬是杀掉了六十块。

骑着自行车往家走的时候,心里总想着在商场里看到的一辆红色自行车,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我经常会想起那辆自行车,人会被少年时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啊,可当前另一件困扰我的事情更加迫切地在脑海环绕。

我特意骑着自行车路过了阳光新村,清一色的橘红建筑,其实这里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离我家那栋百年不变色彩的老房子并不太远,明天就要去白若老师家吃饭了,心里有些紧张,回去的路上我把自行车蹬的飞快,也许是心情好的原因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