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凌天之心 > 正文
第七章 初遇妖修
作者:寒霜北鱼  |  字数:3253  |  更新时间:2018-03-14 06:00:18 全文阅读

  “走吧。”张生在宋峰离开好久才收起竹影琴。“师傅,那鸟……”段鸿迟疑地问。“只是一个死物罢了。”张生疲惫地向川泽更深处走去。段鸿沉默地跟在张生后面。这是段鸿第一次看见张生出手。虽然只是张生一个分身,但凭借灵境七品修者。光分身便如此强硬,本尊会强到何种境地。

  “川泽的深处会有强大的妖修,甚至会有入灵开智的妖修,逃往那里的修者大多数都死了。但是危险与机遇并存,在那里会遗留很多法宝、丹药,甚至功法。”张生说。“这么说,在川泽深处,你保不了我的性命?”段鸿问。“一个只会寻求庇护的人,他的修为永远不会超出常人。”张生说。段鸿听后,便默不作声。

  越往川泽深处走,段鸿越能感受到飘荡在天地间的灵气。聚灵术运转又快了几分,那种欲撑爆身体的胀敢再次出现。“你不必再自行运转聚灵术了,只需将琴弹好就可以了。”张生注意到段鸿的疼痛,便将竹影琴再次丢了出来。段鸿手抚着已断了一根弦的竹影琴,不知该如何下手。“竹影琴的琴弦由万花城的幽斋的幽弦配以百根细竹丝揉和而成,恰好我这里还有三根。”张生递过三根琴弦“以后此琴就就归你了。”

  段鸿换好琴弦后,就直接将琴负于背后。“那断了的弦不要浪费,将它们置于手。弩,每一次上弦都可以使你的灵力凝聚一分。“张生的手腕处弹出一把匕首,轻松切断一截碗口粗的树干,不一会儿,一把手。弩便做出来了。段鸿观察着张生做的手。弩,上面浮现着若有若无的线条。难道师傅是器修?段鸿猜测。

  “现在开始你的修行。”张生双手忽然变得铁青色,往树上一抓,幻影一闪人就没了。段鸿呆立原地,不是因为张生又把他扔了,而是因为他看见张生刚才所展现的那双铁青色的手。段鸿肯定,张生施展的是青龙盘云手,是龙吟诀的一记手法。体修?

  “别在那里傻愣着了,我也是要修炼,不过我会跟着你。如果你再不努力修行的话,你要死的时候,我就不管你了。”张生的声音回荡在段鸿耳侧,声似惊雷,震得段鸿整个人都快跌倒在地。雷鸣摄魂诀!心修?段鸿灵力经周身流动一遍后才止住了颤抖。“呀!呀!”尖锐的叫声打断了段鸿的震惊,只见四五只黄毛猴子在树间跳来跳去,但却没有离去。

  段鸿下意识要去拿竹影琴将猴子驱散,这才反应过来,琴做为兵器的弊端,那就是在自身修为不够长时间悬空御物的时候,琴只能架在双膝上,这样就不能灵活战斗,尤其对付这种修行了的墩猴的时候。于是他只能期待张生为他做的手。弩可以做到灵力化箭,段鸿手中可是一支箭羽都没有。

  手指勾动弩弦,灵力涌入,如刀割的疼痛袭来,比弹竹影琴还疼!木制的手。弩上的纹路渐渐变得清晰,一支白色的箭矢渐渐出现在弩槽中。段鸿见到此幕很是欣喜,手上的力道不禁大了一些。最后,白色的箭矢无比凝实的置在弩槽中。段鸿感觉拉这个手。弩简直太漫长了,可是反观灵力消耗,才刚过总体的百分之一。手指上的麻感让段鸿几乎感受不到手指的存在。看来无论是弹琴还是拉弩,身体强度一定不能被落下。段鸿暗想。

  墩猴们忽然停止了移动,段鸿感觉不对,瞬间将芥石内的三把阵旗罩住自己,与此同时,大地涌动,尖锐的土刺将段鸿所站的区域覆盖。这是神通?躲在阵旗保护中的段鸿虽是无恙,但是剧烈的震动还是让他心惊胆颤。神通是大修者才能掌握的一种攻击方式,其最主要的便是沟通天地,领悟法则化无形之法为具象之物。一般来说,妖兽至少要晋入灵境方可有机会施展来自血脉的神通术,然而看这几只墩猴的样子,别说是灵境妖修了,恐怕它们还只是刚开智慧,只懂得基本的思考、修炼。

“这是一个符?”段鸿看了看几只墩猴的位置,看出了其中的蹊跷。他向站得最高的一只墩猴射了一箭,之后拔出赤剑将周身的土刺斩断,左手聚灵,于半空画符。于最高处的墩猴身形一晃,便躲过箭矢,但是它的晃动却打乱了众猴所构成的符。

“定!”在众猴又要调整位置成符时,段鸿手停风起,众猴便不动了。“定身术真麻烦。”段鸿嘟囔一句,向川泽更深处跑去,顺手一剑刺死了挡在道上的一只墩猴。定身术是张生教他的第一个符咒,也是少数的可以不通过符纸就能激发的符咒之一。

  定身术蕴含最简单的空间法则,能领悟几分就看你的缘分了。隐在一旁的张生想。几秒后,定身术消失,尖锐的猴叫回荡在川泽中。不过这小子运气不错,一进川泽就惹上了灵殿,那些个妖修又有事干了。张生又杀了四个墩猴,只留下一只,然后潇洒离去。反正都得罪了,不如多杀一点,提升点修为。张生身影消失后,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传来,他的修为突破到灵境八品。

  剩下的那只墩猴将死去的同伴腹部扒开,将一粒近乎稠状的丹粒吞食。“执南,这都是谁干的?”忽而一紫衣人现身。“啊!”这只墩猴指向段鸿离开的方向。“倒是忘了你不会言语。”紫衣人手握住墩猴的左臂,淡蓝色的丝线连接一猴一人。“不是一个人。”显然,紫衣人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管你们是何人,得罪了灵殿,那就别想出这川泽了。”紫衣人的眼中冒着幽光。

  “吱!”墩猴执南在紫衣人前手脚乱划。“好,先带你回灵殿。你们这一届,只剩你一个执氏了,尽早入灵开智,就可以去蛮殿跟着你叔叔执尔修行。蛮殿与灵殿的资源可大有不同,至少在其内可以开启远古血脉。”紫衣人手牵着执南的手,向着段鸿离去的方向缓缓走去。

  灵殿的妖修!宋峰从林中现身。川泽有三殿二宫,三殿便是灵殿、蛮殿与荒殿,其内皆为妖修,三殿一体。二宫是指天地二宫,天宫为巫修门派,地宫为冥修门派。段鸿,“这下我看你如何活下来。”宋峰的腰间绑了两把剑,上面尽染鲜血。

  段鸿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惹了什么人,这个入世不深的少年还在不断拉动着手。弩的弦,左手麻了换右手,一路行来,不知被他射死了多少尚未入品的灵兽。这样,一路上的死尸就给追来的人免费充当了路标。

  “傻子,后面有人追来了。”张生实在看不下去,给段鸿点了一句。段鸿立马反身盘坐,将竹影琴置于双膝之上。真够笨的!张生暗骂了一句。后有追兵,自身无法察觉,这本身就说明了修为上的差距。而对方却迟迟没有追上来,显然是知道张生的存在。现在段鸿停下来,张生必定不能离他太远,这样张生被发现的概率就大大增高了。

  “波。”段鸿弹起一弦,音调是《秋寒》的起音。“是你?”紫衣人手牵着墩猴出现。“你是何人?”段鸿看见这人领着墩猴,就感觉不妙。“灵殿接引使。”紫衣人说。灵殿?段鸿有点糊涂,他不记得尊凌地界有门派叫灵殿。“灵殿的规律,跟我走吧。”紫衣人目露幽光。段鸿手平抚琴弦,原有的音韵忽然消失,眼神中露出一丝迷茫。

  “灵殿是什么,怎么还在这川泽立起规矩!”张生的声音如雷鸣。段鸿吐出一口血,心中不禁大骇,因为就在刚才,他的神智似被紫衣人夺去,又被张生夺回。“我不去找你,你反而先来惹我!”紫衣人手放开墩猴,妖气弥漫开。

  “你去对付那只猴子,这个妖人我来解决。”张生从某处钻出来,手还是提着那个鸟笼。“灵境八品的修为我还真不放在眼里。”紫衣人手中忽然多出一杆枪。“以枪为武器,想必是雀妖中的云氏。”张生说。“算你有点见识。”紫衣人背枪奔来。“然而不幸的是,我这里恰好有彭氏做的一个小玩应。”张生打开鸟笼,里面的鸟儿不经张生述说,便自行冲向那个紫衣人。

  段鸿见张生已经开打,他自然也不能落在其后,要不然,又会被他耻笑。《秋寒》声起,虽然乐曲的各个音调衔接得很生硬,但是段鸿可以弹奏整曲了,而且相比最初的弹奏,手指上的疼痛减少了许多。猴子执南也不示弱,厚实的一拳拳准确与段鸿发出的攻击相对上,淡淡的土黄色从它脚下升起,执南将它血脉中的土属性尽全力发挥出来。

  段鸿一曲《秋寒》弹尽也没有将执南打伤,唯一改变的,是两者都消耗了大量灵力。墩猴先天对土之法则感觉敏锐,基本上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调动大地的力量,这一点在执南身上就能体现出来。

  段鸿清楚,要想杀了这只猴子,要不先耗尽它的灵力,要不以伤创其至死。想到这,他也不管曲调了,直接发单音,加大了体内灵力流动的速度,他的手指开始出现伤痕,丝丝鲜血开始流出,但是他没有停。而执南面对危机更大,频率更快的攻击,终于支撑不住,被音刃击飞。段鸿仍不罢休,竭尽全力发出最后一击,执南身死。

  灵力波动散出,段鸿晋至灵境六品。

  “真是好戏。”宋峰从树丛中走出,站立在执南死尸旁。

寒霜北鱼
作者的话

请多多支持,多多收藏,多多指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