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第十节 梦魇

更新时间:2018-05-17 01:07:45字数:3168

“乔森,回头啊,我不漂亮吗?”

一个粗犷的男声在后面叫着我的名字,我知道他是谁,而且我也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境地。所以我不会回头的。

身后的男人是个变态杀人狂,这个混蛋在芝加哥作案长达两年,总计杀害了十一名年轻女孩。他最终死在了我的枪下。

“乔森!我们是朋友对吧,你回头看看我啊。”

一个误以为自己是少女的大汉发出了令人恶心的呼声。我和他确实做过一段时间的朋友,那时我以为他只是一个浪漫的画家,但是当我知道真相后,我就毫不犹豫的带上了枪去找他。当找到他时,我也毫不犹豫的开枪打死了他。

“乔森!你这个混蛋!”身后的声音变得歇斯底里,但我还是当做没听见。

我是不可能回头的,你当我傻啊?我已经梦到了至少二十个死在我枪下的人,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以死时的样子来找我偿命。

并且他们都成功了。

一阵莫名其妙的痛感从我的后背传来,我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胸口处刺出的刀刃。

“乔森,你这个混蛋,和我一起去见上帝吧!”身后的变态放声狂笑起来,伴随着他的狂笑,我的双腿不听使唤的软了下去,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心脏被刀刃撕裂的痛楚持续了好久,我哆嗦着从梦中惊醒了。

用手摸摸胸口,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狂跳。我确实是在梦境中吗?

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在梦中的梦中的梦中做了多少梦?我不断被惊醒,却又不断的被惊吓。

“乔森...是你吗?”

“又是谁?想杀我的话请直接动手,能不能不要刺激我的心脏了?”看来我还是在做梦,这个诡异的梦到底能不能做完?

“乔森,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听不出说话的人是男是女,但是我的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播放起了幻灯片。

非洲 乌干达

一个身穿防爆服的年轻士兵正小心翼翼的靠近炸弹,隔着面罩我都可以看见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在场的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清楚:如果炸弹爆炸的话,拆弹士兵身上厚厚的防爆服其实一点用都没有。

“喂!”士兵突然在对讲机里叫了起来,有几个军官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躲在装甲车后面拿着对讲机的军官探出了脑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里...有些不太好办,我需要一个人来帮忙。”士兵的声音有些发抖。

在他身后三十米的地方站着至少五十个人,一个军官拍了拍一位士兵的肩膀,说:“哈利,你去帮帮他。”

这个叫做哈利的士兵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看起来应该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士兵,说他只有十六岁我都相信。

“长官,我去。”站在哈利身边的一位年纪较大的士兵说道,哈利的眼里立刻流露出感激的神情。

“马尔斯...你...”另一位士兵小声说道。

“没关系,要是我...要是我下个假期回不了家,请你帮我转告我的妻子,说我爱她。”马尔斯用一种失望的语气说。

我狠狠的把烟头往地上一弹,走上前去说:“还是我来吧。”

马尔斯惊讶的看着我说:“年轻人,这太危险了。”

“对我来说并不危险,如果我回不来也没关系,就当我是自愿的好了。”说完我推了一下已经迈出一步的马尔斯,自己走上前去。

在我身后的两个军官嘀咕着:“那个家伙是谁?”“是德克斯特派来的人,和我们一起对付游击队。”“这样啊,这么年轻,可惜了。”

我一边打招呼一边蹲在拆弹士兵的旁边,我向他亲切的笑着说:“嗨,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士兵却有些惊讶的说:“你连防爆服都没穿吗?”

我口上说着不用担心,心里则想的是:穿上也没有什么用。

“你不是需要一个人帮忙吗?我能做些什么?”

“啊...我需要你帮我按住侧面这个按钮,然后另一只手随时准备剪断这根线。我让你剪的时候,立刻剪断它。”

“哦,好的。”我看着炸弹复杂的线路,汗珠顺着脸颊流下落在地上。

“我叫索尔玛。”士兵随口对我说。

“哦,我是乔森。”

“为什么来帮我的人会是你?你不担心炸弹会出什么问题吗?”索尔玛一边问着,一边进行着手中紧张而危险的工作。

“自愿上战场的人可比我勇敢多了,而且,我也不担心这东西会出什么问题。”我强迫着自己保持微笑,并且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要逞能。

其实我怕得要死。

“剪!”索尔玛话音刚落,我就‘咔嚓’剪断了这根红色的线。

“然后按住下面那个按钮,准备剪那根黑色的线。”

索尔玛继续摆弄着炸弹的计时器,刚才剪断的红色引线只让计时停止了一分钟的时间。现在还有二十五分钟四十九秒的时间留给我们。

“乔森,可以告诉我你多大吗?”年轻的索尔玛问道年轻的我。

“你觉得我有多大?”

“我觉得你应该二十二、三,应该和我差不多,我到下个月就满二十二了。”

“你猜的蛮准的,我上个月刚过完二十三岁的生日。”

其实,那个时候的我还不到二十岁呢,我只是单纯想安慰索尔玛而已。

“这还挺巧的,乔森。你是来自英国吗?”我能感到索尔玛的声音有些紧张,也许是耳麦的问题吧,他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

“你猜的好准啊。我来自英国利物浦,你呢?朋友。”我说出的这声‘朋友’让索尔玛不再那么紧张。

“我的祖父是德国人,但是我在西雅图出生长大。”

“那么你因为什么参军呢?还是做拆弹部队这样危险的职业。”

“因为我的父亲。”

索尔玛没再说关于他父亲的事,我也只能尽量往好的结尾去想。拆弹仍在紧张的继续着,索尔玛一共让我剪断了五根线,可是计时器依旧在跳动着数字,不过对于我们而言,没有发生失误就足够可以了。

我用手甩下一大把汗,看着索尔玛的面罩都替他感觉到热,我要是索尔玛的话一定会把面罩摘下来。

二十五分钟,我感觉像二十五天那样漫长,我和索尔玛都害怕着炸弹会突然引爆,如果威力很小,那么索尔玛应该会没有大碍,而我一定是完蛋了;如果威力极大,那么我和索尔玛将会一起完蛋。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每一次吞下口水时,我都感觉心脏被咽了回去。

“索尔玛。”

“怎么了?乔森。”

“为什么不将这颗炸弹原地引爆?”我好奇的问他,因为就算这颗炸弹爆炸,唯一可以破坏掉的就是一个哨塔。

索尔玛为难的告诉我说:“乔森,虽然我不该对你说,但是既然你问了。现在我们脚下五米的深处就是一座地下军火库,我们实在无法转移它,所以只能原地拆除它。现在下面正疯狂的转移军火和加固顶棚,我们无法确定炸弹的威力,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索尔玛说自己是部队中最好的拆弹兵,就连他也无法确定炸弹的爆炸程度。

“整个连队只有你一个人吗?”我的意思是‘只有你一个人会拆除炸弹吗’。

“我的战友都被调走了,新战友明天才能到。”

“但愿今天平安无事。”我一咬牙,剪断了第六根线,计时器上的数字停了下来。

“我们成功了!”

索尔玛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他噗的一声坐在了地上,对我说:“谢谢你,乔森。我的腿不听使唤了,麻烦你叫几个人过来帮我脱下防爆服。”

然后索尔玛费力的摘下了面罩,让我吃惊的是——‘他’竟然是个女孩!我敢断定索尔玛绝对是个女孩。

“索尔玛。”

“怎么了?乔森。”

“你竟然是个女孩。”

“我没说过自己是男人啊。”

果然,女孩就是这样。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她,她轻轻的擦着额头上的汗珠,然后对我伸出右手。

“伊琳娜·索尔玛。”

“施海伯·乔森。”我握住她的手。

“可以帮我先拿瓶水吗,我的喉咙好像已经冒烟了。”

“好的,稍等。”

“啊...乔森,待会回去...一起吃个饭好吗?”

我考虑了一下,说:“好的。”

一阵微风吹动了索尔玛干练的短发,她对我微笑起来,她的笑容在经历这场惊心动魄的事件后看起来非常的迷人。

我转身往回走,一个军官对我喊道:“什么情况?”

“情况正常,炸弹......”

‘炸弹已经被拆除了。’这后半句话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震耳的爆炸神在我身后响起,我被一阵巨大的冲击力掀上了天,然后重重的摔在装甲车上。之后,我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护士正为我更换手臂上的绷带。我张开嘴想说话,但是却发不出声音,最后我用嘶哑的声音问护士:“我在哪?”

护士告诉我,我已经在这里躺了一个星期了。

后来我又得知,炸弹下方的军火库顶棚承受住了冲击,但是一名拆弹兵不幸阵亡。

幻灯片到这里戛然而止,我惊愕的转过头去——索尔玛正站在我的身后——并且还是她死时的样子。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沉默之城》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沉默之城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第十节 梦魇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沉默之城”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