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魏尕灵幻作品集 > 正文
亿年奇梦
作者:魏尕2018  |  字数:11127  |  更新时间:2018-03-10 11:17:11 全文阅读

亿年奇梦

作者魏尕

经过亿年沉睡,我在地心深处从漫长的黑暗中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漆黑,寂静无声,伸手不见五指。

我念出咒语,道“光”,光出现了,我发现,地心四周滚动的岩浆已经结成了硬块,变成了坚硬的岩石,我的坐骑太岁火龙已经变回一只龙头戒指戴在我的手上,它已经锈迹斑斑。

我想起了七亿年前的第七次魔法世界大战,那一次,来自八个异次元空间的妖魔鬼怪,同时入侵和平了一千万年的魔法世界,与一千万名魔法师展开了惨烈的魔法大战,我是太古派的魔法教主,是六次魔法世界大战的传奇英雄,打败了无数来自各个异空间的各种邪恶生灵,不过这一次的魔法世界大战是最惨烈的,妖魔鬼怪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上六次,它们的法力也比上六次的妖魔鬼怪要厉害得多。

我率领我的五千名弟子布下天威火龙阵跟十四只千年鬼妖在北极魔法森林中展开了一场激战,千年鬼妖虽然被我的结界困在林中,却利用附身法控制了我放出的其中十四条火龙,然后钻入地底突破结界遁地逃亡,我只好亲自驾上太岁火龙钻入地底进行追击。

我们风驰电掣般在火红的岩浆海洋中展开一场搏杀,一条条火龙在汹涌澎湃的滚滚岩浆中劈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空中大道,我们在四面都是静立的滚滚岩浆的空中通道展开了激烈的搏杀,我手中放出的万年冻结光跟千年鬼妖射出的电光鬼箭在空中炸出一个个五彩斑斓的巨大烟花球,不过,经过七天七夜惨战,我用万年冻结光将其中十三只千年鬼妖连鬼带龙结成十三条水晶结界柱,但最后一只千年鬼妖却驾着火龙不顾一切地向地心狂奔,我一路追杀穿过蓝色的中古代岩浆层,绿色的太古代岩浆层,透明的元古代岩浆层,最后杀到了地心的紫色等离子岩浆层,这里的巨大的高温高压不但令到那只鬼妖化成一片虚无,连我的万年太岁火龙也开始全身烧了起来,我只好念出太古魔法书传下的太古水晶结界咒语,将自己连人带龙结成了太古水晶体,于是,太古水晶体在岩浆海洋中进行了无了期的飘流,而我也进入了无穷无尽的沉睡……

用魔法分析了一下四周全变成灰色岩石的岩浆层,我知道世界已经过了七亿年,真想不到,一觉竟然睡了七亿年,不知道上面的战争现在完结了没有,也许已经完结了无数次。

七亿年,太漫长了,睡到连地心的岩浆也全部结成了岩石,我不敢想象,上面的世界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用咒语唤醒太岁火龙,然后高高举起龙头法杖在岩石层中打出一条数千公里长的无底通道伸向上方,我驾着太岁火龙,风驰电掣般穿过云雾滚滚,漆黑一片的无底通道,重新回到了魔法法世界。

火红的太阳依然高挂在空中,虽然是白天,但我发现,天空却变成了漆黑一片,繁星也不再闪烁,像在太空一样静静地挂在苍穹之上。

我分析了一下空气,空气竟然全部消失,魔法世界变成一片真空。怪不得白天也变得像晚上一样,幸亏我已修炼出直接吸收日月精华的金身,不然已经当场暴死,见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驾着火龙对魔法世界展开了巡游,我发现,一片片莽莽苍苍的巨大魔法森林,一望无际的魔法草原,一座座鳞次栉比的魔法都市,无边无际的魔法海洋,延展万里的魔法河流,各种颜色,数以亿计明镜般镶嵌在魔法大地上的魔法湖泊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周全都是光秃秃,荒无人烟的悬崖山岭,魔法世界的各种奇花异草,巨桥高塔,飞天凤凰车,海上巨龙船,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魔法世界,变成了一个荒芜孤寂,死气沉沉的岩石世界,到处都是裸露的山脊巨岩,纵横交错的深谷沟壑,不要说人影,连一个鬼影也见不到。

不过这种真空环境,一般的魔法师都没法生存,只有像我这种炼出金刚不败之身的超一流魔法师才可能活下来。

所以,我估计,如果有幸存者,不会超过十个。

不过结果令我失望,我张开万里魔法顺风耳,却感觉不到有半个魔法师的踪迹,看来好像所有的生命都消失了。

难道魔法世界已经灭亡了吗?那些入侵的妖魔鬼怪也全部消失了吗?但也没有理由什么遗迹也没有留下来。

望着空荡荡的荒凉世界,我内心感到一阵无比的孤独。

到底在我沉睡其间发生了什么事呢,难道这一觉真是睡得太久了吗,我已经去到了世界末日的尽头。

也许我要到天上的星星去找答案,我望了一眼头上清冷的星空。

我对这个荒芜冰凉的岩石世界巡游了半个月,依然一无所得,就好像以前的魔法世界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没办法,我只好用魔法变出一座水晶皇宫,再在水晶皇宫的四周变出几个湖泊树林再为修养之地,跟着我运用分身魔法将自己化成数以千计的分身上天下地找遗迹,结果依然一无所得。

我利用这座水晶宫进行提升魔法的进一步修炼,我要将金身变成光之身去宇宙中漫游。

这一天,我从荒芜的月球巡游回来,在月亮上我依然一无所获,什么蛛丝马迹也找不到,我驾着太岁火龙盘旋了几圈便在水晶宫大厅门口的八角广场降了下来。

突然间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我感到这里跟平时有点不同,是什么地方不同呢,突然间我明白了,这里现在竟有人气存在。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色的光柱闪电般从大门深处射出,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太岁火龙已被击中变成一只戒指掉到地上,跟着一朵闪着绿色光芒的鲜花飞过来,一下击中了地上的太岁火龙戒指,太岁火龙戒指化作一团轻烟消失了。

我马上一个凌空翻滚举起法杖向着大门深处的人影一指,一道强劲的冰冻光射出,“轰”一声,只见大门外站出一个披着黑袍,戴着顶黑色高帽子的女魔法师,她只用一朵鲜花便挡住了我的万年冰冻光。

我从来没见过法力这么高强的魔法师,只用一朵鲜花,竟然可以挡住老子雷霆万钧的万年冰冻光。

从脸容上看,这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魔法师,按道理,这么年轻的女魔法师,不可能会这么高深莫测的法力,而且又长得这么漂亮,除非,除非她根本不是人,而是吸人灵魂的妖物。

更何况,为什么整个世界的人都消失了,现在又凭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女魔法师,而现在这又是没有空气的真空环境。她一定不是人,说不定这个世界变成这样就是她这个妖物一手搞出来的。

“这就是你的本事?”那位女魔法师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

“从哪里来的妖孽,竟敢在老子的地盘放肆。”我大喝一声把法杖舞了起来“快说,你把所有的人全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没时间跟你玩游戏,拜托,别来这么幼稚的动作和对白,行吗?”女魔头笑着用手指作了个摇头的手势。

“大胆,妖孽竟敢羞辱本大师的魔法,不把你打个粉身碎骨你当本大师是透明的。”我火冒三丈,于是我念出咒语,法杖在我手中加速转起圈来,而且越转越快,很快就可以达到光速,我准备使出自己最厉害的绝招“万箭穿心”。

我这只法杖可不是普通的法杖,它是吸收日月精华,集天地造化修炼出来的法器,拥有无穷的魔法,它可以将阳光反射,反射成达到光速的神箭,每一箭都可破山断林,威力无穹。

而我现在即在要用的是,“万箭穿心”。一箭都这么厉害,更何况十万枝呢?

我记得我曾用法杖以光速向上抛出,将头顶的阳光散射成十万枝电光箭撒出,这一招“万箭穿心”我只在第六次魔法世界大战中用过一次,一下子便消灭了八千只水妖。

“你在洞里呆得太长了,还以为自己真的是神勇小白兔。”女魔法师笑了起来道。

“万箭穿心。”当法杖达到光速后我马上将它对着高高的太阳向上一抛,现在是真空天气,我相信这一招的威力会比以前大气时代加大上千倍。

谁知那个女魔法师不以为然地笑着把鲜花向上高高举起猛得一下向我扔了过来“万箭穿个屁。”

“呼”一声,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朵鲜花在空中的转动中将我撒出的箭光瀑布化为乌有,跟着“嚓”一声正中我的头部。

“啊”在尖叫声中,我发现,我的手开始变绿了,四周的水晶宫呼的一下消失了,我一下掉进了一个漆黑一片的无底深渊。

“啊”随着一声尖叫,漆黑一片的深渊消失了,我发现自己全身变成绿色从一个巨大的花茧中醒了过来,我摸了摸自己的尖耳朵和水晶绿皮肤,我发现,原来自己是个绿精灵。

“玩够了没有,我花了很多精力突破无数层的梦境,才找你的梦境,你倒在里面逍遥快活,还以为自己真的是什么魔法大师。”一个绿色的女精灵飘在我的上方双手叉腰对我道,它的声音就是那个女魔法师,样子也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她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女精灵。

跟着她在面前模仿我的声音“万箭穿心。”她接着笑了起来“简直笑死人了,我一个万箭穿个屁就破了。”

看来刚才就是这个女精灵在搞鬼。

“不可能,难道那个魔法世界只是一个梦境。”我不可思议地咬了自己一口,真的是一种很痛的感觉。

不,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我念了一个魔法咒语,我发现,完全无效。

“我是魔法大师,你偷了我的世界。”我叫了起来“我的法力,是不是被你偷光了。”

“你是个狗屁魔法大师,那不过是一场梦,你这个白痴,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天外高人,我一下子就将你梦中的那个什么魔法世界清理得干干净净,谁知还是找不到你,原来你这个狡猾的家伙藏在地心,幸亏我没放弃,不然你这家伙又可以在里面再逍遥几亿年。”女精灵气鼓鼓地盯着我。

“你骗人。”我有些火了“做梦怎么可能会做几亿年。”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时间,难道你没听说过,天上一日,人间千年吗?”女精灵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太岁火龙。”我骂了起来。

“它根本就不是太岁火龙,是梦境守卫者,将你锁在梦中的守卫者,如果不是我把它清了,你永远都没法醒来。”女精灵不以为然地双手交叉叠在胸前回应。

“我在梦里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是名震天下的传奇英雄,但现在变成了一个小精灵,你不应该将我唤醒。”我喘了一口气望了一下四周,只见四周全是纵横交错的巨大水晶树枝,它们无究无尽地伸向深不见低的下方和高不望顶的上方,高低交错的巨大树枝上挂满了无数排纵横交错的花茧,每一个花茧,竟然都可以看到一只正在沉睡的精灵脸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数排的精灵被花茧紧紧包住吊在纵横交错的树枝上,只有它们的脸部露出来,它们的双眼全都紧紧闭着,看样子像陷入到无边的睡梦中,我看个个都沉睡了很长时间了。

我伸出翅膀飞到水晶树的边缘,站在一条巨大的水晶树枝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张薄薄的云片在眼前飘过,原来我站在云层之上,只见巨大的水晶树外面是一望无际的白色云海,远方,一幢幢巨大的水晶树好像一座座巨大的山脉耸立在云海中,一排排的水晶巨树,好像连绵起伏的一道道山峦在无边无际的云海中层层叠叠铺到远方的天际尽头,我看到,那些水晶树上,也挂满了这种漫山遍野的花茧,好象无数白点镶在枝杈交错的树上。

我想起了,我根本不是什么魔法师,而是一个绿精灵,一个只有手指头那么大的绿精灵,在很久很久以前,精灵世界到处都是长满各种水晶鲜花的七色草原和紫色的水晶湖,无数的彩虹穿插在各种色彩斑斓的奇花异草中,精灵在彩虹中滑来滑去作为交通工具,花草就是精灵的居所,我常常躺在各种奇花艳瓣中构筑自己的房子,数以千亿计的绿精灵在鸟语花香中过了一百亿年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快乐的生活不知过了多少亿年,我还记得我常常躺在随风飘动的花草间在绿色的太阳底下美美睡一觉,在晶莹的紫色水湖上滑出一条彩虹的各种美妙感觉,我们不需要生产,花草每天都会我们提供无穷的能量。进行各种好玩的游戏,体验神奇美妙的感觉就是我们精灵的生活,我还记得,有时玩一个抓迷藏的游戏就可以玩几千年,每天都是玩就是精灵的生活,那简直就是无边快活的日子。

我们不知道精灵世界从何时开始,我身处的是黑铁精灵时代,精灵不会死亡,但每一个时代的命数到了,所有的精灵都会发生一次脱胎换骨,而脱胎换骨之后,上一代的记忆会全部消失,古书关于我们的最早记载是黄金精灵时代,再上去就没有记载了。

至于人类,我在古书上看过,据古书引述,在白银精灵时代,出现过一种叫做人类的东西存在,他们会使用魔法,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灭亡了,据说他们跟精灵不同,他们不可以永生不死,但却可以创造出比精灵世界奇妙得多的魔法文明,他们建立了城市国家,他们不是天地感化而生,而是用一种爱情的东西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他们不住在花草树木间,住在一间间用石头建起来的建筑物中,他们将这些居所称之为家,他们还喜欢群居,很多建筑物堆在一起就叫作城市,他们还分成很多国家,精灵没有城市国家,自然界的花草树木就是精灵的家,精灵吸收天地间流动的自然能量生活,人类则用魔法咒语生活,人类有各种斗争战争,精灵只有各种游戏,魔法人类虽然只有千年寿命,但他们一度控制了整个世界,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全部消失了,他们只是在白银精灵时代存在了三亿年,而每个精灵时代长达四百亿年,但关于人类的传说,成了精灵最喜欢听的故事。

而成为人类,成为很多精灵的梦想,不过,我在黑铁时代活了一百亿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绿色的黑铁精灵可以变成人类。

黑铁精灵时代过了一百亿年,每一天都在游山玩水,穿花插草,彩虹戏间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有一天突然间整个精灵世界刮了一场怪风,一切都变了,所有的精灵都失去了法力,他们再也无法借助花草吸收天地造化的自然能量,而更可怕的是,无数的巨大水晶树突然从地上长出,它们将精灵世界的七色彩虹,花草世界,紫晶海洋彻底捣坏,然后不停生长,越长越大,越长越高,每一棵都长到穿破云层,撞倒山脉,方圆十多里,象一座山一样才停了下来。

失去了花草能量的无数精灵只能爬上各座直插云宵的巨型水晶树,向高达五万米的水晶树顶部进军寻找太阳能量。不过,它们在爬行的过程中被水晶树上的一个个花茧抓住然后锁在了那些水晶树创造的无数层梦境中,原来那些水晶树要吸收精灵的能量生长,无数的精灵迷失在层层梦境中,没有精灵再想起原来的世界,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只有很少的精灵逃过了水晶树的入侵,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在地底组成了一支精灵奇兵,经常通过树根入侵水晶树的梦境网络进行破坏,我发现,所有的精灵在梦中都变成了远古传说中的魔法人类,原来那些水晶树可以探察到我们的思想,水晶树利用精灵的思想创造了无数层各种各样的魔法世界,让那些精灵以为自己是人类在魔法世界中打来打去,去进行传说中战争游戏,去忘记自己是一个精灵,无数千亿计的精灵沉迷于此,虽然它们实现传说中的梦想,变成人类,进行人类的游戏,不在进行精灵的游戏,它们不再进行玩的游戏,而是进行战争和爱情的游戏,它们在梦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短暂的人生,它们不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谁?原来的世界在什么地方,迷失在一层接一层的梦境中,就算很多精灵醒来,其实他们也只是在另一个梦中醒来,他们以为自己是迷失的魔法人类,却永远不再记得自己是逍遥自在的绿精灵。

于是,我们便担任起拯救沉睡精灵的任务,我是最出色的精灵奇兵,我多次杀入梦境化身魔法师打败了无数的梦境守卫,过五层斩六将,将几十个用五六层梦镜锁住的绿精灵救出来,但很多精灵都被梦境锁得太深,在几百层几千层的梦境深处,那些我们无能为力,只能挑一些只是锁几层的精灵救出来。

经过多次梦境网络入侵后,我们认为,可能有一个母体水晶树在控制所有的水晶树,我们必须找出这个母体,不过,好景不常,我在一次云层之上侦察母体的任务中被花茧抓住,跟着我失去了记忆掉进了梦境网络的无数层梦境世界中,变成了远古传说中的魔法人类。

“我睡了多长时间。可能有一百亿年吧。”我苦笑了一下,重新想起了我的任务。“你是不是地底军的新战士,有没有找到这些水晶树的母体。”我转身对那个女精灵道。

“好了,还没有玩够吗?”谁知那个女精灵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猛得一下把我举了起来,然后大叫一声“给我回去”就把我向太阳的方向扔了出去。

“救命”在尖叫声中,我竟一下穿过太空,飞进了巨大的绿色太阳里面。

“轰”一声,我发现眼前白光一闪,便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殿堂里面,我从光滑的大理石地板爬起来向四周一看,三个绿色月亮的月光从巨大高高的穹状玻璃淡淡地照下,十多层楼梯走廊盘旋而上组成了一个巨大厅堂,走廊上挂满了一排排各种各样的彩色巨幅油画,在厅堂中心的顶部,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白发老师正在讲课。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白发老师正在讲课“在无数大千世界里面,什么光怪陆离,千奇百怪的事情都会发生,林子大了,什么奇形怪状的鸟都会出现,魔法也是一样,一旦施展了,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甚至远远超出你的意料之外。记住,咒语和结印不是魔法的一切,魔法真正的灵魂是思维。就算彻底失去自由的人,他的这里。”老师指了一下自己的大脑“思维,仍然是自由的。思维就是上帝给予的奇迹,天下无数的神奇力量就是源自这里。只有思维,才是真正拥有无穷威力的地方,魔法只不过是打开这个神奇境界的钥匙……”

我转身一看,发现身后有一幅巨大的油画,油画里面正是那个云海之上耸立了无数水晶树的精灵世界。

“老师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你还不快去交作业。”油画里面,传来那个女精灵的声音,然后油画里面的世界开始转动了起来,油画里面的那个精灵世界像摄影机的镜头一样一下飞到了天际尽头另一边的一座水晶树上,跟着穿过无数纵横交错的树枝和排排包着绿精灵的花茧,来到了站在中心树枝的那个女精灵。

站在油画里的女精灵一个飞身便从油画里跳了出来,跟着女精灵变成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学生,我明白了,原来刚才我就是从这幅油画里跳出来。

我全想起来了,我是魔法美术高等学院的学生,这个是我的女同学爱丽丝,这幅精灵世界的魔画是爱丽丝的作品,站在讲台上的是魔法美术老师高邦,这个大厅四周所挂的几百幅油画全都是有生命力的魔法油画。

魔法油画里面的世界并不是像画里那么小,而是无穷无尽,画里看到的只是其中一角,画里的世界会根据你的意念进行调整,例如你看到画中一望无际的大海,如果你想看看大海的尽头有什么,只要你意念一动,油画中的大海就会马上去到尽头,如果尽头有山,你就可以看到山,如果你想看山的背后,只要你一想,山的背后就会出现在油画中。当然至于里面的世界有多大,那就全看你的魔法水平有多高,这就是神奇的魔法油画。

“唐克,你不用自己的魔法好好创作,反而跑进爱丽丝的画里玩了整整一天,太不应该了。”高老师摇摇头望着我“你那幅三流作品修改好了没有。”

“老师,爱丽丝的画将我困住了,我还失忆,我没有在里面玩。”我辩解。

“很好,这说明爱丽丝的画已经有一定的功力。”老师表扬爱丽丝。

“老师,爱丽丝在画里画了很多水晶树,那些树将很多精灵困在了梦境中,连我也不例外,爱丽丝太没人性。”我向老师告状。

“唐克,你还好意思说我。”爱丽丝突然大声地叫了起来“你还记得你以前曾在我的精灵世界中偷偷加了些人类上去吗?幸亏被我及时发现抹掉,不然我的精灵世界全被你破坏了。你说别人为什么不说说自己。”

“那些人类是我干的,但我没有你这么残忍,弄些花茧出来把精灵锁在梦境中。”我指出“你知道在梦境中过了上亿年的那种感受吗?”

“没有这回事,我只是修改一下精灵世界,我以前也作过类似的修改,那些水晶树的确是我加上去,但那些会将精灵锁入梦境的花茧不关我的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但我会修改的,唐克,你知不知道昨晚我没睡觉找遍了整个精灵世界,都找不到你,后来我把自己也锁入梦境才找到了你,你现在一个谢谢都没有却恶人先告状,太过份了。”

“这怎么可能,那些水晶树不关你的事,难道那些花茧是自己进化出来。”我不相信。

“魔法是有生命力的,当你施了之后,它会自我成长,魔法还有很多我们没有了解的地方,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记住,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老师笑了笑道。

“可是,”我仍然不服气“精灵是爱好和平的生灵,但爱丽丝画的水晶树却让它们在梦中变成人类用魔法自相残杀,这违背了精灵的天性。精灵只是喜欢玩,而不是杀戮。”

爱丽丝推测“也许,那些水晶树的花茧只是想实现精灵的梦想,你不是说,那些精灵梦想成为人类吗?也许,水晶树是好心做了坏事。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就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你偷偷地在我画上加些人类上去,那些精灵就不会有这种梦想,那么,那些可怕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又关我的事。”我叫了起来。

“对,这就叫做作茧自缚,被锁住梦境你是活该。”爱丽丝得意地笑了起来。

“谢谢!非常感谢!”我服了爱丽丝,向她作了个手势回应“我要向你致敬。”

“不好了,老师,又有一个学生跑进了你的仙境神界。”课厅另一边的一个学生狂叫。

走廊中间的一幅油画在空中飘了起来,一直飘到老师的面前,那是一幅到处都是琼楼玉宇,仙山云海的水晶油画,这是老师才能画出的杰作。

老师望着这幅画用手点了一点,画里的琼楼玉宇,仙山云海在里面高速运动了起来,一座座色彩斑斓的琉璃仙山在画里高速掠过,山后面是一座座飘着各种巨大彩虹的神仙都市,各路神仙在里面腾云驾雾,完全不知道我们在高速扫描他们。

“唐克,你快去修改一下你的作品,今天是最后一天。”爱丽丝提醒我。

我连忙跑出厅堂穿过长长的地下走廊走到尽头的一个房间,打开房门,里面墙壁一角静静地放着一幅我的魔法作品“创世”。

这是一幅在漆黑中布满无数星星的作品,我因为无心向学只是随便在里面点了无数的白点,后来它们变成了星星。

不过由于我的功力没够,所有画里的世界每天只是以很慢的速度膨胀生长,现在看上去好像跟昨天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被老师看了可能会被批评,我可能要加些东西上去。

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星球,我曾经在群星中有点认真画过一个星球,在上面画了一些树林动物,再加一男一女,如果我再在那个星球加点东西,也许不会被老师批评懒惰。

在我的咒语下,画里的星星开始运动了起来,穿过了无数的星系,一道道的星云高速掠过,最后一个气势磅礴的巨大银河系浩浩荡荡地旋转着呈现在油画上,穿过银河系,很快一个太阳系开始在我的画中出现,很快,那个蓝色的水星球在油画中缓缓转动赫然出现在我面前。

奇怪,我发现画里的世界跟我原来的已经完全不同,一个大陆变成了七大块裂开,下面还出现了很多像星星一样的小光点。

穿过大气层,我发现,原来那些小光点是由无数闪着灯光的高楼大厦高低起伏组成的灯海,每一片灯海,都组成一个城市,还有很多由金属变成的车在一条条象白带的公路上走来走去,整个星球,才一天,已经到处都是人和城市了,还有一些地方浓烟滚滚好像有很多工厂,还有一些地方好像有很多人坐在金属车上打仗,浓烟滚滚。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一天整个世界就已经脱胎换骨,面目全非。

不过这里一天也许画里的世界已经过了几十亿年。

我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个大步一冲,“呼”一声,白光一闪,我跳进了自己的魔法油画中,我要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跳向了一座人流滚滚的城市,“呼”一声,我跳到了一幢叫做帝国大厦的顶部,我身上的衣服也同时变成了他们的样式然后我变成了一个观光客站到了天台上,一大帮游客正在参加帝国大厦。

这里的天空是深蓝色的,一朵朵白云像巨大的棉絮静静地在苍穹上滑行,外面是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更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我还看到,几条金属船正在海面上滑行,一阵阵轻风吹来,我感到一阵心旷神怡。

没想到,我的画中世界也可以说得过去,我暗自得意。

这时,我看到那些观光客举着一种小小的机器照来照去,我发现,四周的景物竟然马上变成一张张色彩逼真的小油画从小机器飘了出来。

我对这些小机器进行了一下透视分析,天哪,里面竟然一点魔法都没有。

我对他们的脑部迅速作了一个分析,他们讲一种由二十六个字母组成的语言。

“您好!”我用这种语言向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姐打招呼。

“您好,我是这里的导游,你是纽约本地还是观光的。”她笑着问我。

“观光。”我明白了,这座城市叫做纽约,我指了指她手的照相机问“这是另类魔法吗?”

“另类魔法。”这位小姐好奇地望着我,跟着她突然大笑了起来“这不是魔法,是照相机,它是用科学造出来的,”

“科学,科学是一种新的魔法吗?”我不解地问。

“不,科学不是魔法,它是指利用自然界的规律,例如好像物理化学原理那些东西,让自然为我们服务。”这位导游小姐为我解释。

“你没有学过物理化学吗?”导游小姐问。

“我是乡巴佬,只看过《哈利波特》,对什么物理化学一窍不通。”我看到她的脑子里有一个文盲的代号乡巴佬,而魔法的代号则是《哈利波特》。

我走到天台的边缘,望着下方来来往往像甲虫一样的金属车流好奇地请求“你可以带我参加一下纽约吗?”

“你很幸运。”她笑着答应“现在正好是我的下班时间。”

我们来到了车水马龙的曼哈顿中心,到处都是人和车,在路上来来往往的金属车叫做汽车,更离奇的,这些车不需要魔法驱动就可以自动行走,原来它是用一种叫做引擎的东西进行运作的,而这种引擎,是用科学制造成出来,不是魔法。

我还看到电灯电视电脑电冰箱,各种各样用科学制造出来的,电灯可以发出光,电视机比我那个世界的水晶球和镜子看得更清楚,电脑更是神奇,里面竟然有各种各样的游戏,连跟我那个世界相似的魔法游戏也有,还有一个跟精灵世界梦境网络有点相似的互联网,反正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都有,但有一点跟魔法世界不同,这些东西没有魔法,却比魔法更厉害。

同时,我也了解到,这个世界也有自己的名字,它叫做地球,地球上的人还分成很多国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他们也相信上帝,而最大的基督教还说上帝用六天时间创造了这个世界。

我的内心偷偷暗笑,因为我就是用了六天时间草草随便地画出了这个宇宙,第一天我分了光和暗,第二天我画了很多星星,第三天我画了太阳,第四天我画了一个湖光山色的伊甸园,第五天我加了很多飞禽走兽,第六天我就画了一男一女,第七天我偷懒睡大觉,这不正是他们常说的第七天是休息日星期天吗?那我岂不就是他们传说中的上帝,可惜的是,这个上帝现在已经被自己的作品吓了一跳,弄到一头雾水。

真是做梦都没想到,我偷懒任由这幅作品自生自灭反而在画中创出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另类世界,这是不是叫做歪打正着。

我好奇地望着这些人类,我的神思在他们的全身和大脑中进行地毯式的流动和搜索,结果依然一无所获,我找不出他们的大脑有什么与种不同的地方,只是很普通的结构,他们虽然没有魔法,(对不起,这是因为我功力不够),可是,为什么他们的思维这么厉害,可以不用魔法实现魔法,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像老师所说,思维这个神奇境界是拥有无穷威力的,就算在没有魔法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创造出我们没法想象的千变万化,难道思维里面还有一种超越魔法的神奇力量存在吗?还是思维或者魔法还存在我们还没了解的一面呢?难道这就是上帝的奇迹?

我还看到一架巨大的橙色波音七四七飞机在天空飞过,我迅速将它的构造分析透视了一下,里面全是一块块的电路板和密密麻麻的电线,我分析了它们一下,没有任何半点魔法,咒语或者结印,全是用科学的东西造出的,我想恐怕老师也会对这种东西无法理解。

我忍不住指了指天上的飞机道“我没有画过这种东西。”

“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那位小姐微笑着问我。

“我是说,生命,真是一种奇迹。”我见露出马脚连忙改口,然后我再来一个转移视线“对了,你们这里有什么千奇百怪的水果吃,我饿了。”

“去尝一尝中国菜怎么样。”那位小姐笑着道。

“中国菜是一种很好吃的水果吗?”我继续问。

“哈哈。”她笑了起来,跟着她指了指旁边的一间西餐厅道“看到了吧,那种叫法国菜,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饮食方式。”

我看到一个个正拿着小刀小叉吃一些古灵精怪的东西,反正那些肯定不是水果。

“难道你们不是全吃水果吗?”我想起,在画中,我只是画了水果给他们吃。

“水果只是其中一种食品,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很多各种食品。”跟着她向我介绍了牛排海鲜巧克力,还有什么可口可乐咖啡之类,我做梦都没想过,除了水果,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可以吃的东西。

这时,我们来到了唐人街,这里的人的脑部结构又有些不同,他们讲一种由几万个方块字组成的语言,我还注意到,他们很多人拿着两根细小的木棍把食品塞进自己的口里。

“不是吧,他们用两根小木棍吃东西。”我不可思议地望着小姐问。

“这叫做筷子,是中国人吃东西的工具,我带你进去试一试,很好吃的。”金发小姐打开一间中餐厅的大门作了个请的手势。

我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导游小姐问。

“我想起了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我耸耸肩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