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出诡 > 正文
第三章 炮台山
作者:蝶骨  |  字数:2024  |  更新时间:2018-03-12 19:12:33 全文阅读

3 炮台山

  小辉回到家里,张建国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烟。

  “爸,你就直说吧!二十年前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据我后来的打听,村里面有十多个人都死了。而且死的方式还不一样,有人是被野兽撕碎的,有人是被煤炭洞子坍塌掩埋的,甚至还有人找不到死因的。”

  张建国转过头,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烟头从阳台上弹飞。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刘瞎子的腿是我打折的……”建国说着,满脸都是悔恨神色。“我没办法,如果不这样做,我们谁也逃不掉。”

  “那天晚上,我先是在洞子里挖煤。可那火老是熄掉,我用打火机点了好几次也点不着,就知道不能长时间待下去了,氧气含量不够了。”

  “我刚出洞,就听见狗叫声,紧接着就看到瞎子拿着手电筒去了东边。于是只好跟上去了……”

  鸟,全都是鸟。而且是没有脚的鸟,长着人脸,铺天盖地飞舞。人都疯了,全部嘴巴大张,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狗躲在窝棚之中瑟瑟发抖。

  不远处就是瞎子,他应该是眼神不好,看到这惊恐的一幕居然没有停下,还依旧朝着那片地方走去。、

  长着人脸的鸟不断的从那洞子里面飞出来,有人受伤,直接被撕咬得体无完肤。

  我没有办法,摸到窝棚附近,找到了雷guan。丢进了那洞子里,我转身就跑,结果瞎子过去了。

  他的腿就被生生震断了,那些飞舞的人脸鸟也四散开来。

  我怕那些鸟去找你,就先跑回去带着你和小荷走远了。看到你们睡了,我又回去了。

  把瞎子拖出来,还有村里面的几个有气的人。

  在送到医院的路上,有人死了。那尸体就变成了带着人脸的鸟。

  在关键时候,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我看到那鸟即将活过来扑人,我直接动嘴把它咬死了。

  所以,最后的那几个人被野兽撕碎,其实都是我。被坍塌掩埋的,也可以说是我。

  我做了很多,却间接害死了更多的人。

  我唯一救回来的就是你,没想到你还是长了翅膀。

  沉默,诡异的沉默。

  张建国说道这里,仿佛想起了某个场景,脸色苍白无血。

  小辉若有所思,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要举家搬迁到现在的县城。

  “那洞子里面到底有什么?”小辉问道。

  张建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可他却讲起了另外的一个故事。

  炮台山,顾名思义,当年这山上是架过炮台的。

  抗日时期,国民政府一方面担心日寇从滇越边境入侵,一方面也担心红军从云贵边境入滇,所以在各地兴修炮台。

  而在清水县,就修在如今的炮台山上。

  修了炮台,就不可避免的要修地下设施,比如武器库与防空洞。

  当时负责清水县的是国民政府7729部队,民间称为二七炮团。

  团长冯志平,云南讲武堂出身,听说跟建国后的某位元帅还当过同窗。

  冯志平有两个副团长,一个叫侯兴伟,江湖骗子出身,坑蒙拐骗偷没有他没做过的。一个叫黄涛,本地农民出身,没有文化,可打仗绝对是冲锋陷阵那种。

  冯志平到炮台山的第一个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仙女为他坠落凡间,可最后却送了他一口鲜红欲滴的大棺材。他拔枪而射,当场将仙女打死,装进了那棺材中,就埋葬在了炮台山下。

  冯志平第二天醒来,将梦境同两位副团长一说。

  侯兴伟当即大笑并祝贺团长,说即将发财高升,因为梦中出现棺材,必定预兆升官发财。说不定这下面就埋藏着某个宝藏。

  黄涛却连忙劝阻,传说这山下曾经出现阴兵过境,实属大凶之地,只能掏山不可挖地。

  冯志平一声戎马,哪里在乎什么封建迷信。当即招来通讯兵,所有人锄头镐子齐动,围山深挖修建地下设施。

  才挖了两天,便挖出了一口鲜红色的棺材。

  冯志平听到下属报告,当即大喜,认为这果然是祥瑞之兆,吩咐杀猪买菜,犒赏三天。

  刚把猪杀好,惨剧袭来。

  起初是当日挖出棺材的四个士兵身上出现血红色大泡,奇痒难忍,抓破后黄水四流。

  当时在双七部队担任军医的是阮文华,认定这是漆毒传染,当即对四个士兵进行隔离治疗。

  漆毒在云南深山中并不常见,是漆树的皮与叶所散发出来的某种能引起人体过敏反应的物质。

  阮文华作为军医,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他认为那红色棺材就直接是用漆树为木材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盗墓。

  这一情况恰好让侯兴伟听到,喜悦的跟冯志平报告。说既然能用漆树这种少之又少的木材作为防盗手段,那说明这地下有一个巨大古墓,只要挖开,绝对是升官发财了。

  挖,往深了挖!冯志平哪里在乎什么漆毒,只要能发财,有枪,人还会少?

  吃了三天的猪肉,冯志平终于吃不下去了。那种诡异的水泡不光是起初的四个人,已经蔓延到数十个人的身上。而最让人恐惧的是,起初四个隔离治疗的士兵,一夜之间全部离奇毙命。

  冯志平叫来了阮文华,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

  阮文华唯唯诺诺不敢说话,生怕怪罪自己一个诊治不当直接枪毙了。

  黄涛作保后,阮文华才敢说出实话。这种怪病根本不是漆毒,进入人体后表面上是水泡奇痒难忍,其实更深处有某种东西寄生于内脏。

  只用三五天,内脏便会被腐蚀一空,能活才怪了。

  听到这里,冯志平暴跳如雷,掏出手枪就送了一颗花生米给阮文华。

  冯志平作为一团之长,当即安排人将红色棺材深挖掩埋,然后将已经出现病症的士兵集中枪毙。发出命令,今后这事儿不许再提。

  从此之后,炮台山只有炮台,没有地下设施。

  可所幸的是,日寇并没能穿过滇越边境,红军也从贵州转向陕南一带,这炮台山自修成就没用到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