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成华烟云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瓯州内乱(四)
作者:三中五中  |  字数:3387  |  更新时间:2018-03-12 15:12:42 全文阅读

看着眼前的麻业老板江万年,谢灵根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一条真正的毒蛇呢。许世昌毕竟是他手把手带起来的,个人禀性他清楚,可特么地现在就出了这一档子事呢,你许世昌真要纳个妾,你说啊,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你要纳妾,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呸呸,想什么去了。

在成朝,底下贫困男子那很多是终身光棍,没钱娶老婆,也不会有女子愿意跟你吃苦,稍微好一点的,有生计谋生的,都是一夫一妻,男耕田来女织布,幸福,美满,但是再往上,一个男的,都会多娶几个女子,一妻多妾是也,这其实也是社会的分配不公。女子跟家财,相当程度是是相关的。太穷,没有家财,自然也没老婆,太富,家财万贯,自然多娶几个。

许世昌上位之后,逐渐富裕起来,这时候,你要娶几个女子为妾,谢灵根不会反对,因为谢灵根自己就有多名小妾,有一个小妾比他女儿谢秀娘的年纪还小。但现在女儿来哭诉,这事情就烦了,按女儿哭诉时的说法,许世昌变心了,要休妻再娶。你娶小妾我不反对,但你要休妻再娶,你就想也别想。

其实这就是许世昌家底太薄,上位太快的缘故。他贫穷时,与德信他娘相依为命,什么小妾之类,那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迅速上位之后,又战战兢兢,瓯州城外军事压力,城内民政压力,他也没精力去想去接触一些文人骚客笔下的花前月下的爱情故事,然后他持身又正,从不去青楼妓院,这样就给人一个错觉,这是个伟男子。伟男子对爱情那是忠贞不二的,所以伟男子要是看上另一个女子,那么想当然的,应该是会休妻另娶吧,应该是这样的吧?

很明显,大家都高看了许世昌。哪个男子不偷腥啊,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是一种欲望,本能。所以许世昌如果知道自己要休妻另娶,肯定破口大骂,哪个孙子造谣中伤我啊。

不过,苏红妙也的确比谢秀娘有魅力,那一颦一笑,直接把许世昌给看呆了,所以要许世昌放弃苏红妙,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我现在是瓯州州牧,手握五千精兵,我再找个女子怎么啦,怎么啦,还不行?谁反对?

当然有人反对了,很多人反对好不好,你许世昌上位之后,把穿草鞋的都那样拔高,让我们这些穿革履的很不爽好不好,而且我们也很怕,那些窑工,苦力,手工业者被你过分拔高下去,这瓯州城还有没有我们这些员外,富商的位置。哦,跑题了吗,没跑题,谁理会你许世昌是休妻再娶还是直接娶三四五六个小妾,我们反对的是你这个人,苏红妙是一个借口而已。

后世历史专家说许世昌势力的倒台是朴素工人革命的第一次失败,这些历史专家也是吃饱了撑着,人家许世昌就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本没有什么工人革命之类的概念想法,迫于当时中土大陆内乱,倭寇入侵等等情形,从窑工苦力当中征集兵员,编练瓯州义兵,后来改为瓯州护军是最直接的做法,从那些老爷少爷那征兵,能打得赢不?那高家二少爷还不是一上阵就被一刀砍翻。不过几百年后,许世昌骨头都烂了,你们历史专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许世昌也不能爬出来反驳你了。

城南三板桥那一带,几个炼铁炉子没日没夜的开炉冒烟,谢灵根正在江万年陪同下视察这几个工场。

“谢公,请看,这是炼铁工坊,这里出产的熟铁,运往那边,谢公,来来,看,这是火枪制作坊,看,这些枪筒,都是精铁制作,比朝廷那些烂铁筒子好上百倍不止,谢公,再来这边,这里之所以砌了墙,您也知道的,要保密,这里是燧发枪机生产所在,枪机跟枪筒组装完成之后,就是一把利器了,我们每月可产六十支火枪,现在正在准备加大规模,估计再过几月,就可以月产一百支以上了。”江万年领着谢灵根一边看一边介绍。

谢灵根忽然看到河的另一边,有三个炉子明显更高,好奇问道:“那三个高炉是做什么的?”

江万年脸色有些黯淡,回话道:“那是许德信那傻瓜的,他在三板桥这里只炼铁,炼出的铁运往城内杨晓府,他们在那打造火器。”

谢灵根下意思的说道:“那么高的炉子,产铁几何啊。”

江万年也是郁郁:“跟我们差不多的产铁量吧。”

“什么,我们这里有几十个炉子,他那就三个,虽然高一点,产量居然差不多。”谢灵根太惊奇了,这句问答直接刷新了他的科学观,至少炼铁观。

“不知道许德信从哪搞到了徐元化徐大人的一些秘籍,这高炉炼铁,对,还有这燧发枪机,都是从那些秘籍中抄来的。”

“徐元化徐大人的秘籍。该死,这是朝廷秘藏,他一个傻瓜,又从哪搞到。”

“这具体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谢公,事成之后,我们定要将这些秘籍抢在手中。”

“嗯,必须如此。”

其实这些人眼里有秘籍不假,但时间是一直往前流动,人也要往前进步,整天抱着老祖宗的东西做梦,等到哪一天,一个更强的外来势力来攻打,那么就算有老祖宗的秘籍也不顶用了。孙若望,许德信,王玉京他们并不是死守徐元化的书籍知识,而是在徐元化的基础上摸索前进,燧发枪,膛线枪,新知识可以碾压旧知识,新知识制作出来的武器也是碾压旧知识做出的武器,这一点,谢灵根江万年并不是很懂。

接下来的一年多,谢灵根江万年一直在各种准备,而许世昌也一直没纳妾,这点就让谢灵根更加确定了要除去许世昌的心思。你为什么不纳妾,你纳妾多好,要是只纳个妾,我谢灵根也不是容不下你。

当然,纳不纳妾,江万年都是容不下许世昌了。前不久,他手下的各行的雇工居然都有闹事的,有闹工钱太少的,也有闹工时太长的。奶奶的,工时长工钱少我才能赚钱好不好,要是不赚钱,我费心费力经营制麻工坊,制绳工坊,麻布工坊,炼铁工坊,铁器工坊,等等工坊还有那店铺干嘛。而这些雇工越闹,就越坚定了江万年这帮瓯州员外富商要除掉许世昌的心。

而许世昌呢,他并不知道有人,有很多人要除去他,那些老油条,老毒蛇,刚刚在州牧府聚会还是点头称好,大家相聚甚欢,谁能料到背后已经在准备要除去自己了,而他正处于一种莫民的小幸福当中。

去西山窑场那训练回来,就去九山湖籀园小聚,或者干脆偷个懒,西山那也不去了,直接去籀园。

苏红妙小女子,闻听许世昌跟她说得种种保证,也是欢喜,而且听说飞云高家也是保住了,许世昌也没血腥清洗,就更加开心,她认为保住高家是自己给高哲承的报恩,嗯,现在,恩报完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许郎,抱紧我,晚上不要走好吗。”

此刻,籀园卧室的床上,一对赤裸男女正在气喘吁吁,貌似正经历了一番云雨大战。

“妙妙,我明天再来好吗,对不起,我发誓,尽快娶你进门。”家中母老虎谢秀娘这段时间越发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了,有几天,床都不给自己上,把自己赶去书房,而德清,桔姐这两个孩儿也是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不过自己也确实心虚啊,而越心虚,就越不敢开口说纳一个妾。他怕自己一开口,自己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就破碎了。其实许世昌不知道的是,他在外偷腥的那一刻起,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已经破碎了。

而许世昌越这样下去,事情就变得越不可挽回,谢秀娘几次闻道许世昌身上的胭脂花粉味,那不是自己用的那种,那是别的女人的,每次闻到,就要回娘家哭诉。谢夫人也是捶天捶地,女人命苦啊。这一切看在谢灵根眼里,就愈发烦躁不安了。

对瓯州情势变化非常敏感的人也很多,许德信的丈人卞玉峰就闻到了,卞玉峰去劝许世昌要不能仅仅对外防御,还要加强对内的调查,却被许世昌蛮不在乎地拒绝。

“城内,有岳丈大人周转,有甚不放心的,卞兄多虑了。”

无奈,卞玉峰只能怒气冲冲地离去,“竖子,不足与谋。”

不过卞玉峰也是老树成精,很快调整心态,不过这次,他把宝压在了他女婿身上。城内那群老不死的,不知道乱世什么称雄吗?自己不知道也不会看看瓯州外面吗?现在是武夫当道,你谢灵根谢公以前不是很聪明的吗,扶起许世昌,打下这瓯州美好景象,还把盘踞大门岛多年的倭寇清除,现在怎么老糊涂了。

再兴二十一年夏,许德信大婚之后的第二年,瓯州城内阴云密布。

谢灵根府内,江万年跑来,非常开心地报喜,说道:“谢公,大喜,大喜啊。”

“哦,何事大喜,是你那梅屿新兵练好了?”

原来谢灵根江万年为对付许世昌,编练的新兵避开瓯州城内众人耳目,躲在瓯州西方瓯江北岸的梅屿县那练兵。每月一百支火枪,经过一年多,一千二百名火枪手逐渐成型。

“谢公,不仅如此啊,驻守海城的石遇方,已被我等成功策反,随时可反戈一击。”

“噢,石遇方也被你们策反了。”

“是啊,谢公,石遇方的原话,你听我跟你说来,我原本就是州牧谢大人提拔的,现在重新回到谢大人手下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反正呢?”

“噢,石遇方竟然如此赤诚,不错不错。”

“谢公,我还打探到,籀园那戏子的肚子都很大了,快要生产了。”

“孽障,真是孽障啊。”别的事情谢灵根不气,唯独这件事,谢灵根直接气血上涌,坐都坐不住。

再兴二十一年夏,瓯州城内,暴雨欲来风满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