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情定土门沟 > 正文
第十七章 梦寐以求
作者:塬嘴上溜达  |  字数:2224  |  更新时间:2018-03-14 11:14:41 全文阅读

“菊莲,我知道了。你、你一直是哄我的……”赵八怪有点心酸地地皱了皱眉,显得十分痛苦!

“我、我!八怪哥……”

“我要死了,就听不到你一句实话么?”

“我的娃娃呀,你可、你可不敢啊!你、你……”胡桶儿伤心地哭着,“你这是叫我活呢么死呢?啊…”

“菊莲,我、我都要死了。就要、就要你一句话,我、我死也就安、安心了!”八怪期待着菊莲的回答――

菊莲对八怪的爱,是不敢奢求的!当赵八怪表白之后,虽然内心非常渴望,但她不敢表现出来!直到八怪搅黄了她的亲事,他对八怪地坚持与固执所感动!现在看到心爱的人这样子,对父亲地恐惧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八怪哥!我、我没哄你!只要你好好个,我、我……”

“菊莲――”八怪期待着从菊莲口中听到肯定地答复!

“只要你,嗯…嗯…只要你好好个,”毕竟是女孩子,菊莲憋的脸通红,声音越来越低,“我、我,愿意侍候你一辈子!”

“真的!”赵八怪把自己是个将死之人也忘记了,高兴得一骨碌坐了起来,惊得满屋子的人“呀”地叫出了声!

赵八怪自觉失态,又软软的向枕头上倒了下去,胡桶儿扶着八怪的头缓缓地放了下去。

“菊莲!有你这句话,我死、死也高兴了!”

“八怪哥!你不能死,你、你死了,我、我也没脸活了!”菊莲说着伤心地哭了起来。菊莲这话倒是真的,一个勾引男人的女人又害死了人,谁还敢要她?

“爱妈!”赵八怪又叫道。

“唉!我听着呢!”

“有件事--”

“我的娃娃你说,我都答应!”

“只怕我大不答应呢!”

“你放心,由不得他!”胡桶儿说着,看了一眼赵根柱,“我的娃娃,你、你只要好好个,啥事、啥事我、我都应承呢!”

“把八垧地过菊莲上兑了!”

“啥?你要死还向着赵俅……”

“赵根柱――”胡桶儿使出了全身的劲叫了一声,“日你家先人了着,为了唔点地――娃娃,啊…娃娃――都这样子了。不要说兑,只要我的娃娃、我的娃娃好好个,送过都能成――”

赵根柱被老婆这样一吼,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爱妈!我想见他大,”赵八怪看着菊莲说道,“我有话说!”

“我的娃娃!你等着。”胡桶儿话还没说完,下了炕又跑了出去――

菊莲定亲的事被赵八怪搅黄了,赵俅儿家亲戚走的也差不多了!王冬花虽然也恨八怪搅黄了菊莲的亲事,让赵家丢了脸。可现在八怪为了菊莲寻了短见,这让同是女人的王冬花很是感动!本来也想去看看八怪的,又怕赵俅儿骂,和几个女儿挤在阁房抹着眼泪!

胡桶儿和菊莲走后,赵俅儿窝着火躺在炕上听着姑姑和母亲赵王氏叹息着说:这都是前世的冤孽、今世的因果什么的,觉得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大大【叔叔】!”胡桶儿突然又闯了进来,“大奶奶、姑奶!”

“桂蛋,菊莲都去了,你还来做啥?”赵俅儿不悦地坐了起来黑着脸问道。

“大大!娃娃要见你呢!”

“见我做啥?有啥好见的!”赵俅儿觉得欺人太甚了,不由得火气又上来了,“还嫌把我辱的不够吗?我在这世上还要活人呢!菊莲去也就去了,还想啊门?”

“大大!我知道是娃娃不好……”

“知道你还来?你一家人非要把我逼到绝路上么?”

“不是的,大大!娃娃说,娃娃说,他、他…”胡桶儿伤心地说不下去了,“大大,娃娃说把八垧地过你兑了,我、我答应啦!”

“八垧地?”赵俅儿一听八垧地,这可是他一块心病啊!赵八怪都要死了,居然还替他在着想,这让赵俅儿有点意想不到,明显的态度就软了下来。“娃娃,暂啊门个情况?”

胡桶儿伤心地说不下去了,只是哭!

“桶儿!起来!这都是冤孽啊......”赵王氏在炕上叹了口气,“俅儿,能解的疙瘩就要解呢?”

“唉!走、走,我看一下去!”赵俅儿明白母亲说的话,下了炕和胡桶儿向外走去,冬花也紧跟了去!

胡桶儿只嫌脚短路长,几乎小跑着。围观的村民看到赵俅儿来了,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

胡桶儿心急,丢下了赵俅儿先进了屋, “我的娃娃啊!”

“爱妈!我、我好着呢!”

菊莲看到父亲进来了,慌乱地下了炕躲在了一边。

赵根柱尴尬的用手抠着鼻子也退到了房子另一头。

“八怪!”赵俅儿轻轻叫道。

“我大、我妈答应过你兑坟地了!”

“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好好个缓着!”

“如果、如果,我不死,”赵八怪看了赵俅儿一眼,“我、我,我要菊莲,你还答应么?”

“这、这,八怪,你好好个缓着,好了再说!”赵俅儿一时抹不开脸,搪塞着。

赵八怪摇了摇头,“我、我恐怕好不了了,只想、只想听你一句话!”

“八怪,只要你好好个,我、我答应!”赵俅儿看到八怪都这样子了,不忍地说道。

“爱妈、爱大!”赵八怪叫道。

“唉!”

“唉!”

“明日、明日了就寻上个人把坟地兑了!我、我就是死了,也就放心了!”

“我的娃娃!你、你可不能啊!你、你可是要我的命呢啊!”

菊莲见父亲在一旁,嘤嘤地低声哭泣着。赵俅儿也觉得心中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爱妈!我、我不想死啊!”

“我的娃娃,你、你可不――能――啊……”

“要不把毛家婶寻一下,试下看能不能救得活?”有人提议。

“双成、尕蛋!”胡桶儿一听像落水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对老六和老七说道,“两个赶紧到苦蕖滩寻毛家婶去!”

“嗯!”双成和尕蛋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赵根柱和赵俅儿叔侄最终结成了儿女亲家,赵俅儿也兑到了梦寐以求的坟地,总算是去了一块心病,可这件事让赵根柱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心口堵得慌!

毛家婶救活了割断了脖子的赵八怪,被镢头山以及菜子镇,甚至于陇西城的人们传说的神乎其神,都说是华佗再世,扁鹊再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下凡……

对于这些传言,赵八怪和菊莲清楚,毛家婶也清楚!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父亲的坟迁好了,赵俅儿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可冬花的肚子就是不见鼓起来,就这样过了一年多,赵俅儿心灰意冷的时候,冬花怀孕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