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阴司诡事 > 正文
第一卷 第十章 被算计
作者:榛子张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18-03-13 20:13:37 全文阅读

看到店老板之后,小女孩毫不犹豫的朝他飞奔过去,我想要拦住她,却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看着女孩距离店老板越来越近。

“回来……”

我想要喊她回来,声音却卡在嗓子眼,根本发不出来。

“原来你还能感觉到障气,是我疏忽了!”

洪叶在我耳边呵呵的笑了几声,像是很满意我现在这种状态。

我费力的抬起头,发现她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只是此刻她的样子,和我往常见到的时完全不同。

这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黑色长跑,漆黑如墨般的头发,随风飘散着,双眼没有眼白,犹如两个漆黑的眼洞,直勾勾的盯着我,整个人就像是黑夜的一部分。

她的手中正捏着一片红色的叶子,是被血染红的,鲜血正顺着叶脉滴落到地上,看着特别醒目。

“他师父是谁?”

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用尽全身力气质问道。

“后悔有期,阴司大人!”

洪叶没回答我的话,而是冲我鞠了下躬,随后身形一晃,就彻底消失在黑夜之中。

我眼看着她消失,却无能为力,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意识也渐渐模糊……

“他怎么还没醒?你的办法到底管不管用?”

也不知沉睡了多久,我恍惚间听到沈凯阳的声音,但眼皮抬沉重,我试了几次,都没能睁开眼睛。

这时我突然感觉一只冰凉的手,附在了我的眼皮上,这种冰冷感瞬间袭遍全身。

我一个激灵猛然睁开了眼睛,原本桎梏在周身的压迫感,也随即消失。

“小亿,感觉怎么样?还能说话吗?”

我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沈凯阳的脸在我面前无限放大。

我没说话,脑子里短暂的空白了几秒钟,才终于想起晕倒之前那段诡异的经历。

眼光扫了眼周围,看到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孩,正绷着脸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坐着。

现在看到这孩子的脸,我依旧条件发射的想起,不久前在梦中见到,那个脸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心里就忍不住冒出一股寒气。

“大阳,这什么地方?”

我揉了揉脑袋,想从床上爬起来,但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

沈凯阳听到我说话,才松了口气,拉过旁边的枕头放在我脖子下面,让我半躺在床上。

“这是她家。”沈凯阳指了指小女孩,表情十分尴尬,继续说:“我接到电话说你晕倒了,就赶忙赶过来,送你去医院。可你除了脖子破了点皮之外,再没有别的伤,医生也不清楚,你为什么会晕倒。

她说你是被障气伤了魂,很快就会醒过来,让我先带你到她家休息,叫我去接你的电话也是她打的!”

我下意识的朝着女孩身边看了一眼,确定这孩子有魂魄,是个活人,我才松了口气。

女孩见我醒过来,就立刻走出房间,没过多久又折返回来,手中多了一个档案袋。

她将档案袋丢给我,绷着小脸,说:“我爸说你想知道的事情,被他锁在银行的保险柜里,只有继承了他的遗产,你才能拿到保险柜里的东西!”

我诧异的看了小女孩,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迅速打开档案袋,才发现里面是一份遗书。

大致意思就是店老板确定让我继承他财产,但前提是我必须说服爸妈收养这个小女孩。

沈凯阳好奇这里面写的什么,从我手里抢过遗书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他一脸阴沉冲我摇了摇头。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劝我不要领养这孩子。

我心里也有些抗拒,她爸就算是被师父利用,但毕竟害过我,要让他女儿成为我妹妹,实在让人接受不了。

但如果不领养她,那我就不能打开那个保险柜,也就得不到店老板那个神秘师父的线索。

“费朦朦小朋友,哥哥认识不少没有孩子,但很有钱的人家,只要你把保险柜里,哥哥想要的东西……”

沈凯阳的脑子一向比较活,在我钻牛角尖纠结着要不要领养女孩时,他已经改变了策略。

他是想要给女孩找个靠谱的家庭领养她,条件是女孩要店老板师父的线索给我,这样我既不用照看她,又能得到线索,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只可惜沈凯阳的话刚说到一半,他自己就先卡壳了。

因为费朦朦根本没理会他,而是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我爸说了,除非你父母领养我,否则绝对不能把那个人的线索告诉你!”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声声砸在我的心坎上,我盯着这女孩,知道这孩子是甩不掉了。

“小亿,你昨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看到费朦朦的样子,沈凯阳颇为无奈的拿出一根烟点着,随后问道。

我简单将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和沈凯阳说了一遍,包括洪叶的那部分,都没有任何隐瞒。

“我仔细查过你家的历史,几代都是普通人,查不到有深仇大恨的仇家,看来只有这一条线索了。”

沈凯阳沉默了半晌,有点无奈的看着费朦朦,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恐惧。

我提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服父母收养费朦朦,终于领养了她。

等全部拿到她爸留下的遗产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我拿着保险柜的钥匙,迫不及待的拉着费朦朦赶到银行。

我拿着钥匙和银行的工作人员一起,将保险柜打开,发现里面只有一个黄色的小熊玩偶,除此之外连一张纸都没有。

我将玩偶拿出来,费朦朦立刻跳着脚想要抢我手中的小熊,我早有准备,立刻将小熊居高。

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抢到小熊,才愤愤地喊道:“那是爸爸留给我的!”

“你先说说,你爸师父的线索去哪了?”

我压着火气,冷冷的问道,感觉自己被人耍了。

现在的情况果然应了洪叶的话,店老板活着的时候,差点将我杀了,连临死前也要算计我一次!

“根本没什么线索,他这么做只是想让你们家领养我!”

费朦朦完全不理会,我近乎喷火的眼神,跳着脚抢过小熊,就飞快的朝着银行外面跑去。

看着她远跑越远,我愤怒的将钥匙丢在地上就追了出去。

这小丫头跑的奇快,我在后面追了好几分钟,才终于逮到她。

“费朦朦别闹了,快把那个混蛋的线索给我!”

我一把抓起费朦朦,她本来才五岁,体重特别轻,我对着她几乎吼着说道。

这一嗓子出来,周围立刻有不少人看了过来,眼神中都透着几分警惕,有几个人甚至停住了脚步。

而费朦朦则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完全不在意我发火,只微微、冲我摇了摇头,那意思很明白,她什么都不知道!

“爸爸说只有你能救我,所以无论如何等他死后,我必须留在你身边,其实他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他那个师父。”

过了几秒钟,我稍微冷静了一点,费朦朦才幽幽的说道。

我刚刚压下去的火气,瞬间涌了上来,他们父女两个难道当我是傻子吗?

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他师父完全不了解,他至少见过那个人,和他学过一段时间法术,怎么可能对他完全不了?

“爸爸没有见过他师父,我也问过爸爸,他说是偶然间由此做梦,梦中有个面目模糊的人教他法术,每个月都会梦到几次,他把那个人称为师父。”

费朦朦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回想了一下,很认真的说道。

说话的时候,她一直抱着那只小熊,这个玩偶貌似对她很重要。

我凝视了她片刻,她的眼神非常清澈,并不像在说谎,只是在提到她爸的时候,眼神中会不经意间闪过一丝难过。

我顿时泄了气,有些不甘心的将小熊玩偶抢过来,反反复复检查了一边,确定玩偶里面没有藏东西,才彻底死心。

我坐在路边,脑子里一片茫然,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粉色工作服的年轻女孩,突然走到我身边,冷淡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并没有动,而是注意到她胸前的工作牌,上面写着漪澜美容院斐珍两个字。

漪澜?

看到这个名字,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穿着杏色网纱裙的高挑美女。

上个月我才见过她,这家美容院应该就是她开的。

“章先生,请这边走!”

这女孩说话的语气也冷冰冰的,不禁让我想起了洪叶,心里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

“爸爸说过那家店的老板是个很厉害的人,你不如去见见她,说不定就能解开心里的谜题了!”

费朦朦依旧抱着玩偶小熊,扯了下我的衣角,脆生生的说道。

那个女人的确很神秘,是和洪叶一样的人,她曾经说过只要我去找她,她会告诉我一些事。

于是我点了点头,跟着斐珍往美容院走,然而刚走了两步,我突然发现费朦朦没跟过来。

我诧异的转过头,朝着周围看去,这才惊愕的发现,这街上的人和车,都像被定住了一样,静止不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