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星际漫游者 > 正文
何为战士
作者:长风伴诗酒  |  字数:2314  |  更新时间:2018-03-13 05:49:34 全文阅读

学习的日子异常的平淡,没有人给予晨星特别的关注,也没有人闲来无事挑衅别人。在星空学园,大家都过着一个学生应有的生活。

晨星为自己选择的课程一是机甲驾驶,二是维修养护,这两样是他最大的兴趣。

虽然晨星是半路入学,但是几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对机甲维修养护这门课程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缺乏的只是系统的知识归类。这段日子的学习,让他迅速的整理好了以前就存在于脑海中的各种知识碎片,归类,总结,衍生,求证。晨星目前的学习状况良好,成绩每每总是受到讲师的夸赞。而在动手操作的缓解上,他更是出类拔萃。

机甲驾驶课程,与晨星想象中的有一点区别。原以为就是单一的对各种各样机甲进行操作,模拟战斗,训练肌肉记忆与神经反射。但是实际上有很多时间是坐在书桌前,听讲师讲述每种机甲的发展史与经典机甲战斗。

今天的机甲驾驶课堂上,全息影幕中正在播放着有关帝国主战机甲烈火三型的战斗画面。

讲师名叫艾伦,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曾经就职于女王之盾,但是在几年前的一场与自由联盟的冲突中,双腿严重受伤,虽然通过科技手段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已经无法适应机甲驾驶为身体带来的压力。星空学园看中了他出色的机甲驾驶能力与战场经验,便聘请艾伦任教。

全息影幕中的一场战斗截选已经播放完毕,艾伦扭了扭脖子,长出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开口道:“喏,我的双腿就是在这场战斗中受伤的,战斗中最后倒下的机甲就是我。我很幸运,在我倒下之后不到一分钟,支援部队就到了,对方撤退了,我保住了性命。最后将我击倒的四台机甲中,有两台是帝国的烈火三型。”艾伦在陈述中,面带着笑意,并没有什么悲观的情绪。

“讲师!您难道不遗憾吗?”看到艾伦轻松的情绪,下面不禁有学生问道。

“嗯,问得好。这位同学,你的问题想必也是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我在星空学园已经送走了4届毕业生,每一次我讲烈火三型时,我都会引用这一段战斗影像。每一次都有学生会问我相似的问题。”艾伦从椅子上站起,走到教室的床边,抬头望向天空。

“你们,亚特兰蒂斯的未来。你们所看到的东西,很多都是被塞选,被提纯过的。就像刚才的那场战斗,你们所能看到的,最多就是机甲被击中而无法战斗。但是,我看到的,是鲜血,是断肢,耳中听到的,是战友濒死前的惨叫。真正的战争,没有影视作品中那么唯美。”艾伦那原本带着笑意的面容,在这一瞬间变的庄重起来。“你们问我有没有遗憾,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一生追求机甲驾驶的更高水平,却在正值壮年之时戛然而止,换成任何一个人,这都会是一辈子的遗憾。受伤之后,我沉沦过,迷茫过,甚至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不能这么做。那场战斗,我的战斗小队10名成员只活了我一个。如果我与他们一同战死,现在就像他们一样,只是英雄纪念馆里,烈士文献中的一个名字。但是我活了下来,那我的生命就有了10倍的厚重。你们不理解,为什么我看到这段影像还能笑出来。嗯,因为我的生命只有十分之一可以允许我悲伤,痛苦。而其余的部分,我要为了战场上舍命拼搏,最后为我争取了一线生机的战友而活。我要让他们快乐,我想他们也会快乐。至少,他们的牺牲为亚特兰蒂斯的未来们留下了宝贵的经验,这是一种传承,一种意志的传承。如同人类的繁衍一样,意志的传承往往有着比生命的延续更重要的意义。我希望你们不要把这段影像仅仅当成是一段战斗回放,这是先驱者们用生命为你们谱写的经验,未来的课上我会陆续为你们放出更多的影像,希望大家在学习经验的同时,也可以缅怀先驱。”

课堂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这些学子们从来就没有意识到,他们平常看到的那些战斗回放,竟然有着这么沉重的故事。一时之间竟然难以控制情绪,纷纷陷入了沉默。

晨星此刻正歪头凝视着窗外的天空,在沙场征战的那些日子中,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敌人的鲜血。他曾经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些厮杀的意义何在?但是始终没有一个能让自己信服的答案,更多的只是遵守命令。都说遵守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这无可厚非,可是如果下达命令的人包藏祸心,那么遵守命令的军人是不是就成为了帮凶?

晨星从不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因为正义会因为立场的不同而被寄予不同的意义。那些战死在自己手中的对手,他们的朋友,亲人一定会认为正义属于他们一方。而自己,想必就是那个行凶的恶魔,是给小孩子讲的故事里的大坏蛋。但是对于自己的朋友亲人,自己是一个战斗英雄,是维护帝国尊严的利刃,那些死于自己手中的对手,都是咎由自取。对于战场上厮杀的战士,没有对错,无关正义,仅仅是立场不同,各为其主罢了。

而艾伦导师的那一句“我的生命有了10倍的厚重”,确是实实在在的敲打在了晨星心头最软的那一部分。作为一名上过战场的战士,他也曾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过类似的话;也曾看见铁骨铮铮的汉子拿着阵亡战友的名牌,默默流泪的样子;更经历过有人用血肉之躯挡住自己的长枪,高喊着让队友撤退,代替自己活下去。

“该死的战争!见鬼去吧!”

沉浸在自己小世界里的晨星突然一拍桌子,高喊一声,猛地站了起来。当他意识到自己失态时,为时已晚。这一句话成功的引起了艾伦讲师与其他同学的注意。在大家不解的眼神中,晨星左手握拳背于后腰,右手化掌放于心前,伴随着这个所有人都不理解的姿势,沉声道:“致敬,真正的战士!”

“致敬,真正的战士!”

艾伦看着讲桌下这些稚嫩的脸庞,用这样一个怪异的姿势高喊出“致敬”之时,眼泪有种不受控制要涌出的感觉,连忙转过身去,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又转过身来说道:“好,大家坐下吧。下面进入今天课程的正题。烈火三型机甲的主要性能有。。。。。。”

“唔,怎么搞的,竟然做出这种奇怪的行为,诗语知道了会不会嘲笑我这个哥哥。。。。”

课堂上的晨星还在为自己个刚才的表现感到羞愧之时,却不知道自己行为,已经引起了监视器后一双眼睛的注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