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随言三国 > 正文
第四回 桃园三结义
作者:北林寒士  |  字数:5702  |  更新时间:2018-03-14 16:14:31 全文阅读

张角哥仨虽然这造反发动的有点仓促,但暗中已经筹备多年,信徒之多,又超越了当时所有的同行,一下子搞起来,声势还是浩大无比的,共同扎着黄头绳造反的起义军,达到了数十万人之多。

一时间,八州共反,全国冒烟。

“十常侍”组合也不能,或者说不敢继续按着这事了。

这群宦官也害怕了,这可不是小打小闹了,这是一场真正有力量掀翻大汉朝廷的大事件,这十个货如果继续按下去,将来事情闹大了,就算灵帝再惯着他们,他们怕是也没有好果子吃。

灵帝先是召来了新任大将军何进,这何进呢?算是继窦武之后,新的一门外戚了。

何进家里本来是屠户出身,后来这生意慢慢做大了,就寻思也弄个官当当。但是在汉朝时期,纯粹的商人,地位是比较低下的,更何况何进还是屠户出身,屠户这个货在当时又算作了一个腌臜活计,何进家里的地位,可谓是低下中的低下了。

虽然走正经门路当不上官,不过当时灵帝大卖官位,何进家里要是真舍得花钱,倒是也能弄个官做做。

不过何进一家已经有点产业了,要是买个小官,继续搜刮百姓,到头来不还是为了钱,那还不如继续搞自己的屠宰业,发展点连锁店什么的有前途呢,何必还买什么官,搞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行当呢?

不过灵帝当时给世人开的口子是很大的,你不想mai官也不要紧,灵帝当时还在不停的搜罗美女,选拨妃子啊。

何进知道这消息之后,不禁喜上眉梢,心中暗想,我那老妹长的可不错,那可是一掐一包水的大美人啊,看来咱老何家青史留名,光宗耀祖,就得靠我的老妹妹了。

于是何进上下打点,把妹妹何氏送进了宫中,十常侍等人收了好处,自然也经常会在灵帝面前提起何氏,经常为何氏创造与灵帝见面的机会。

灵帝当初废了宋皇后,就是因为那宋皇后太过温婉,不解风情。而今一看到这屠户出身的何氏,一看到何氏那份与宫中其他妃子完全不同的野性之美,瞬间便沦陷了,瞬间便感悟到了什么是霸道总裁爱民女的桥段。

再加上文武百官整天念叨着国家不能没皇后,灵帝干脆大手一挥,圣旨一道,一个屠户家的婆娘,从此青云直上,一步登天,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殿下。

因为何氏是靠着十常侍等人帮衬的才有了皇后的位置,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皇后、皇帝、宦官以及外戚等几方势力,倒是挺和睦的相处了一阵子。

何进也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从屠夫界的精英,混成了屠人也可以的大将军。

不管何进当初是做什么的,做了大将军之后,你总要为国家负责。黄巾起义大规模爆发之后,灵帝第一个就找到了他。

何进虽然出身低微了一点,但是我们不妨想想,不论在哪个行业,能干的有模有样的肯定都有几分本事,何进是从屠户一直干到了大将军,那自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何进当即下令,命令朝中大员朱俊、卢植、皇甫嵩三人各自领兵,分三路迎击黄巾军。

我们都知道,其实上位者所做的,往往只是大方向的决断,他们做事,其实是远远要比基层人员省事省力的。

比如说皇帝一声令下,说明天干匈奴,于是文武百官管钱的筹钱,管粮的运粮,管兵的调集部队,管后勤的征调民夫,再有各级参谋拟定战略,各级将领鼓舞士卒,最后万事齐备,交给皇帝一看,皇帝说,行,就这么干,于是全国发动,开始干仗。

皇帝要是说,不行,方案有问题,然后随便嘟囔几句,一众人等又得回去撅屁股返工。这道理其实跟现在的基层工作者没事就得改方案,都是一个道理的。

何进点的这三名大员,在当时的朝廷里还都是挺有本事的,是能打仗,能打硬仗的好手。

但是光靠他们哥仨也不成啊,全国八州之地都在造反,靠他们三个打打敌军主力还行,要想全面打击黄巾军,他们哥仨也忙活不过来啊。

于是何进继续下令,命令各地刺史、太守、州牧,各自征召兵马,自行抵御流寇。

正史上说这个口子是从刘焉那撕开的,刘焉当时的说法是,全国各地都是些贪官,靠他们是不行了,陛下您还是把这些贪官废了吧。

灵帝说,那不行啊,那钱咱都收了,要这么搞的话,以后谁还花钱mai官了。

刘焉说了,那干脆,您再设个官职,就叫州牧,让那些有名望的,还有咱一家子的这些老刘家人担任,这州牧的权利,比那些太守刺史都大,让他们招兵买马,收拾黄巾贼。

灵帝一看这还算个办法,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呢,我始终在说,本书是以三国演义为主,我也不是搞历史的,这些我知道的呢,就顺嘴提一下,好叫各位看官做个了解,不必深究。

总之呢,这个口子开了之后,全国才彻底的乱了套,甚至比黄巾起义的威胁还要大。因为这个命令一发布,全国这些省级官员瞬间就抖起来了。

您想啊,从此之后,这些官员不仅有钱、有人,还有兵了,这不简直就是在大汉王朝里建立起了一个个的国中之国么?

但是灵帝也实在是被黄巾军吓破了胆,别的事也顾不得了,熬过一阵是一阵吧。

于是各地官员纷纷出榜,招兵买马。

上文提到的那位刘焉,当时任幽州太守,自然也依着朝廷旨意,出榜招兵,这一招可不得了,一下子引出来三位牛叉到不行的人物。

幽州治下,有一处叫做涿郡的地方,这里也有位屠户,叫做张飞,不过他混的可不如何进,虽然家里也趁点钱,但每天还得亲自杀猪卖肉。

而且这屠户长的面相凶恶,他平时要是不来肉铺吧,这生意还不错,他要是一来,这铺子基本就不开张了。

咱都知道,现在的商店、酒店招聘导购、服务员,还都愿意挑个长的带劲的,为啥,不就是为了吸引顾客,好多卖点东西么?

你看那车展上,一大半的人,不,不,不,可能不止一大半,可能更多的人都是为了那些性感妖娆的车模去的,有几个真心是为了看车的?

扯远了,总之这位爷一在铺子里,铺子的生意瞬间就变得冷清无比。

张大爷今天中午多喝了几杯,正敞着怀在铺子里坐着乘凉,斜眼就看到几个原本拿着钱要来卖肉的,一见到他在铺子里,吓得赶忙收起了钱上别家去了。

张大爷本来脾气就不咋地,加上中午这点酒顶的,这火气“腾”的一下子就上来了。手里拿着杀猪刀,跑到路中间拽了个后生就说道:“奶奶的,你看到我卖肉咋不买?”

别说,这位后生还真是打算出来卖肉的,只是看到张飞的凶恶模样,想绕点远路上别人家去买,可这会被张飞拉住了,那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走了,连忙拿出一贯钱说道:“张爷,我这正打算去您那买肉呢,这不是走的慢了点么。”

张飞接了钱,点点头:“这还差不多。”拉着后生来到案板前面,一刀切下一块肉来,丢给了后生:“滚蛋吧。”

后生还得满脸堆笑答应着:“谢张爷了。”

张飞一看,这办法不错啊,合着原来我天天总在铺子里呆着,不知道主动出击,这商机还是得自己寻找啊。

于是张飞站在肉案后面,拿着杀猪刀对着路人就是一路狂点,挨个喊道:“怎么着?你们这些人,家里都不吃肉么?”

被点到的人只能自认倒霉,挨个掏钱卖肉。

其实要就是买点肉,倒也没啥,主要是张飞今天喝的有点高,每次切肉又都是称也不称,只砍一刀,这肉切的自然也是有多有少。

不过张飞虽然喝高了,但好歹人是个买卖人,切肉的时候下意识的也是够数的少,短称的多,这就难怪那些人愁眉苦脸了。

这些人心里清楚,别说张飞手里还拿着杀猪刀,就是他赤手空拳,一个打他们十几个都不带喘口粗气的,他们也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倒了。

就在张飞这肉切的正过瘾的时候,一个大汉没用他点,自己主动到了铺子前面,只见这汉子身长九尺,面若红枣,丹凤眼、卧蚕眉、髯长二尺、威风凛凛、相貌堂堂,大咧咧的说道:“伙计,我买肉。”

张飞头也没抬,一刀切下一块就丢了过去,这位大汉接过了肉,从怀里随便掏出了几文钱丢在了案子上就要走。

张飞一看就这几个钱,也就能买块肉皮,这是耍弄老子么?他把杀猪刀往案子上一扔,恶声恶气的说道:“你这是啥意思?这几个钱够买肉的么?”

这长须大汉,自然就是后来的关羽关二爷了,二爷丹凤眼一眯,说道:“你这肉也不够数,给你几个钱就算给你面子了。”

张飞一听,“嚯”,我纵横涿郡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这么横的主呢,说道:“你出去打听打听,我张飞‘张一刀’,切肉从来都是一刀,有不够数的时候么?”

一边看热闹的人被张飞这么一问,哪个敢说不够,连连点头附和道:“够数,够数,张爷切的肉,哪能不够数。”

关二爷也不生气,依旧淡淡的说道:“那可巧了,我关羽‘关一掏’,买啥东西也是从来就掏一次钱,只要我掏了,那一样是肯定够数。”

张飞一听,好哇,今天我还碰到个比我还横的,当下跳到路中央,和关羽就打在了一处。

二人闹的时候,围观的人群里还站了一位英雄。这人双耳垂肩,双手过膝,按古代说法那叫身具异像。挨现在的说法嘛~~~~双手过膝?第一眼看到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联想到猩猩么?

此人姓刘名备字玄德,往祖上算几辈,还是皇族出身,他家的老祖宗,乃是中山靖王刘胜,不过他这位老祖宗当年也是属于没正事的,桓帝是弄了一帮妃子没儿子,这位刘胜当初可是生了一百多个儿子,估计自己都记不住儿子后来都混成啥样了。

这刘备就属于混的不咋地的,他爹早年还干过公务员,吃过公家饭,可结果没干几年人就死了,到他长大之后,家里混的越来越困难,整天就靠着编个草鞋、竹席啥的勉强糊口。

别看刘备现在混的惨兮兮,心中却是有大志向的。

刘备家住在一个叫楼桑村的地方,这村里有一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大桑树,树冠高大茂密,层层叠叠,远远看去,比那些王爷,皇帝出行的马车车盖还有气势。

这棵大桑树,就长在刘备家的东南面,当时就有算命的说了,这大树底下的人家,肯定能出贵人啊。刘备小时候也曾指着这棵大桑树说过:“我要是当了皇帝,就要用这样的车盖,乘坐这样气派的马车。”

刘备的一个叔叔听了他的话,觉得这孩子不简单啊,都没说先挣他一个亿这样的小目标,直接喊号就要当皇帝,我给他拿点钱,让他出去没事多学习学习,整不好将来真出息了呢?

为啥古代人一说类似这样的话,就会被人给予很高的评价呢?因为在古代,阶层极为森严,时讯也极为闭塞,很多人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可能就是每天烙饼吃个够,也就心满意足了,像刘备在年幼时候就能说出这么伟大的志向,那是极少极少的。

当然了,估计有些人说完之后也就过了过嘴瘾,然后一辈子也没啥成就,这样的人,也没人会记得他小时候说过什么。

总之,到目前为止,刘备虽然混的挺惨,但始终还留有这颗要干大事的心。

前些天他看到刘焉招兵的榜文,心里就一直在暗暗发愁,他倒是有心去从军杀贼,建功立业,搏一场富贵前程,可是家里还有老母亲要养活呢,自己一走,老娘咋办?

再说了,自己要是老哥一个去投军,从基层一点点干起,想干点大事那可费劲了,这几天,刘备一直正为这事发愁呢,一看关羽张飞二人这身手,不禁见猎心喜,心说,这两人要是跟着我混,那肯定都是我的好帮手啊。

刘备打定了主义,趁着关羽张飞打了半天,都累了个半死的时候,扛起了自己装草席、草鞋的小扁担,把二人分隔开来,说道:“你也别‘关一掏’,你也别‘张一刀’,干脆,您二位给我‘刘一挑’个面子,咱别打了成不?”

其实关羽张飞打了半天,心中对对方也都挺佩服的,而且也都觉得自己没有把握拿下对方,要是继续打下去,弄不好还真要丢人,这刘备挑了个好时候给二人了个台阶下,二人哈哈大笑起来,张飞更是说道:“咱们今天算是不打不相识,走,我请二位喝酒。”

哥仨找了个酒店坐下喝了一会,东拉西扯唠了会嗑,刘备就开始整动静了,他端着酒杯,长叹了一口气道:“唉,眼看天下大乱,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啊。”

张飞道:“这事自然有皇帝老儿操心,你跟着操的哪门子心。”

刘备说道:“老弟你是不知道啊,说起来,我也是皇族的一份子啊,眼看我们老祖宗的天下被祸害成这样,哪能不心疼,就是恨我自己力量太小,使不上劲啊。”

关羽说道:“哥们,我也是打算投军去的,干脆,明天咱哥俩一块去。”

刘备听了关羽的话,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咋的,从刚才的长吁短叹,瞬间过度到了泪眼朦胧,说道:“关老弟,就算是咱俩一起去,估计到时候也混不出什么名堂来啊,要是能多召集点人一起去,咱到时候在军队里才有话语权啊。”

一边说,刘备一边还偷眼看着张飞,那张飞是个直肠子,听了这话,再借点酒劲,当时就一拍胸脯道:“大哥,这事你放心,我家里有钱,等着咱多招募点弟兄不就行了?”

刘备听了这话,瞬间哭脸变成了笑脸,说道:“有了两位老弟帮忙,这事就妥了,我有心跟两位结为异姓兄弟,你们看咋样?”

关羽张飞一核计,现在天下这么乱,那就干呗,关羽还是有命案在身的,张飞也不满足于一直当屠户,于是还是最有钱的张飞说道:“好,我家后面有片桃园,明天咱们就上那磕头结义。”

第二天一早,这哥仨跟着张飞来到了桃园,一看这地方景色还真不赖,于是正了八经的焚香起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便是赫赫有名的桃园三结义了。

不论三人结义之前彼此心里都想了些什么,但是结义之后,三人可真是处的比亲哥们还亲。

张飞杀猪宰羊,大排宴宴,召集了一帮青壮三百多人,核计着一起干大事。

可上阵打仗也不能全是步兵啊,多少得有点骑兵才够排场,可就凭他们三位,一个编草鞋的,一个逃犯,一个杀猪的,上哪弄马去啊?那东西可属于战略物资,虽然朝廷的禁令并不严格,但也不是他们能弄到的不是?

说来也巧,当时有两位大商人,名叫张世平和苏双,就是常年倒腾马的,不过这阵黄巾军闹的太凶,他们原来走的路都在打仗,这二位也不敢继续走了。他们人多马也多,张飞这庄子又是涿郡最大的一处所在,这二位就寻思先过来借宿几天,再把马赶回去。

这时候就显示出刘备的能耐了,当初他老叔资助他出去游学的时候,刘备曾经拜过卢植、郑玄为师,和公孙瓒等人都是朋友,也算是交友广阔。跟这二位唠了没几句,就攀上了交情,这二位一看刘备的样貌奇特,说话间也挺有气度,就起了提前投资的心思,不仅赠送了刘备等人五十匹骏马,还送上了金银五百两,镔铁一千斤。

可能有人不解了,这两位商人不是缺心眼么?跟刘备他们也没啥交情,就把这么多东西送人了?

您别忘了,这些商人也不是傻子,当年吕不韦投资秦异人,那可是收获了一个国的利润。早在两千多年前,我们中华商人就已经在玩风投了。

张世平和苏双二人赠予刘备的东西,在当时的刘备眼里,那可谓是雪中送炭,但对真正的大商人来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可一旦要是刘备真混起来了,这投资肯定是成百上千倍的回报啊。

刘备有了钱,有了马,又有了精良镔铁,当真是意气风发,找了著名的铁匠,打造了各大游戏里都被视为宝物的“双股剑”、“青龙偃月刀”、“丈八点蛇矛”,带着数百士兵,浩浩荡荡的找刘焉去了,这回,刘备可是有了足够的底气,在这乱世之中,迈出自己的第一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