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155 花府煮酒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3205  |  更新时间:2018-07-04 02:30:18 全文阅读

方宗酉这次拜访花府,只带领了两名寨主,还有几名夜叉随从。

此时,他手中捧着一个紫木镶金的的小盒子,站在高大的花府宅门之前。

半晌之后,宅门大开!

几名青衣门客分列两旁。

一名黑衫黑面的独臂修士,缓缓走出。

他站在门左,左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开言说到:“魔使大人请入府吧!”

方宗酉黑瓷似得眸子,瞧了他一眼,心知此人,就是独臂鬼,贾籁!

“有劳贾道友带路了。”

方宗酉一行人,跟随贾籁进府。

入得府中 ,但见此处颇为雄伟!

那景象正是:

山水横拖千万里,楼台直上五云端!

殿阁勾连西青石,紫砖长街绕北溪!

龙头大桥铺玉阶,狮子假山镇灵泉!

当真一座府中之府,城中之山!

雾霞有仙气,花木有灵精,好一个福地洞天!

若是没有相当的底蕴家族,如何能守得住,这般珍宝似得,疆域地盘?!

花府之内广阔宏伟,处处被安设了明岗暗哨!

方宗酉走在其内,早已被若有若无的法力气息锁定!只要他稍有异动,肯定会被击杀当场!

一行人跟随独臂鬼贾籁,沿一条路,拾阶而上,直通一座大殿。

殿外,长廊两侧各有十名筑基初期修士负手而立,冷视方宗酉。

殿上又有十来名修士分列两旁,都是实力不俗,气势非凡之人。

殿上花有神,坐于大位之上,花有鬼站在一旁。

花有神的身后,则立着四名,形貌奇异的修士。

一人白发白衣,面色金黄,眼目赤红。正是无心鬼,甄追!

一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皮肤黝黑!背上负着一口棺材,正双手抱胸,眼神凶狠的望着殿下方宗酉。这人正是抬棺鬼,莫卜!

一人络腮胡子,虎目浓眉!裸着上身,露出钢铁般的筋骨肌肉!散发荒蛮气息。正是猖狂鬼,乔黑!

最后一位,身材不过四尺,矮小如童子!脸上却戴着个面具,面具之上密密麻麻的刻写着封印符咒!仿佛他那张脸不仅没法见人,还是个必须依赖封印术压制的怪物!

颇为神秘!

这人,就是有夜哭鬼之称的庙小!

方宗酉见到这个阵势,怎会不知道,这是花氏兄弟在向自己显示实力呢!

当即恭敬的行礼,:“方某,连日以来,俗事缠身,久不晤尊颜!疏于朝拜问安,实在是死罪!今日略带薄礼拜访,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没想到,平日里威风凌凌的唐唐魔使,竟然也能把话说的这么谦卑恭谨。

实在让人大开眼!

只见方宗酉说完,便将手中紫木镶金的木盒打开。

一个散发金色火焰的珠子,静静卧在寒玉凹槽里!

上方站在花有神旁边的花有鬼,眼神一凝,说道:“居然是火龙珠?!这颗珠子可是修习火属性功法的修士梦寐以求之物!价值连城!在市面上可是能卖上万块仙玉的!方魔使,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方宗酉闻言,他那张白瓷似得脸上,硬生生挤出一丝谦逊的微笑,:“听闻花氏兄弟修炼火魔决,刚好在下前段日子在靖宗国淘到这颗三千年的火龙珠!……正所谓,宝贝赠英雄!火龙珠当然要赠给修炼火魔决的英雄啦!于是 ,就想着把它献给二位,还盼赏脸笑纳!”

一直坐在殿上的花有神,哈哈一笑,从大位上起身下殿,踏下台阶,走至方宗酉面前。

方宗酉见他靠近,则更加恭谦,双手呈递火龙珠于花有神面前。

花有神笑吟吟的接过礼物,向旁边一递,自有属下收起。

“方兄实在太客气了,来!我们去后堂慢聊!”

说罢,挽住方宗酉的手,二人一同转入后堂。

若是不清楚内情的人看到了,还以为他们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呢!

后堂,奴婢们已经摆好宴席。

琼浆玉液,仙果灵芝,应有尽有。

花有神坐在首位,花有鬼坐于下首相陪。方宗酉坐在客位,两位寨主依次而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几位魔龙山脉的首脑人物,开始谈及正经的话题了。

方宗酉对着花有神,拿起酒杯,说道,:“在下接下来,想要斗胆说几句比较煞风景的话!在这里,先自罚一杯。待会儿若有言语上的冲撞之处,还望宽恕则个!”

言罢,他一饮而尽。

花有神笑到:“方兄言过了,有话但说无妨。”

方宗酉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到:“在下虽然是倦蛇邪卫提拔的魔使,替他老人家代管召元。但是,深知自己资历尚浅,所以想要结交几个魔龙山脉的元老人物做朋友!一来,希望能学习经验。二来,也希望得到帮助!而两位,正是在下希望结交之人!今天来,就是冲着这份人情!不知花氏兄弟,看不看得起我?”

说罢,方宗酉给自己斟满酒,端起玉盏对着花有神和花有鬼相敬。

花有鬼眼睛看了哥哥一下,却没动酒杯。

花有神低头微笑。半晌,他抬起手边的酒盏。

“交朋友,当然可以!方兄堂堂魔使,能对我一介山野莽夫如此看重,是花某的荣幸!这个朋友一定得交!”言罢给弟弟使了个眼色。

花有鬼也端起酒盏。

花有神率先将酒喝下肚,方宗酉和花有鬼同样喝下了一盏。

方宗酉连喝几杯仙酒,却面色清明,不改不变!

而此时,几名奴婢又将几人酒盏满上。

方宗酉再次端起,说到,“既然是朋友,方某就厚着脸皮,求二位帮个忙!这话说出来,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这一盏算是在下恬不知耻的惩罚,先干为敬!”

方宗酉再次将酒喝干。

把酒盏放在桌上,他说到:“魔龙山脉之所以能成为福地洞天,全赖灵泉之水的滋润!我们几大魔使分坛中的修士弟兄,也全靠这水养活度日。而花府,作为灵泉之水的发源地,更是魔龙山脉的名门所在!前几日,我刚刚从靖宗国回来,就听属下们说了,花兄发下了布告,日后各大分坛,如果还想继续使用灵泉之水,必须每年交付一万颗仙玉或十万块灵石……这……”

方宗酉苦笑道说,:“我们刚刚在此站稳脚跟,底子没有魔龙山脉老人的厚,实在是吃不消啊!……”

花有神微微一笑,夹了口菜慢慢咀嚼。半晌,他敛容沉声说到,:“魔龙山脉可一直都是九王爷凫旻的家业呀!………现在他有难了,别人却试图瓜分他的地盘!……”说罢,他瞅了一眼方宗酉。

“我知道,鬼丘国向来是弱肉强食!……魔使大人有野心,在下自然不会阻拦!可是,当初九王爷待我花某人不薄!我不能不为王爷日后留意着后路啊!不能让他赔了地盘不说,还一丁点好处也剩不下吧!相比较于各大魔使和邪卫得到的东西,一万仙玉,实在是九牛一毛啊!如果连这点代价都不想付出,那干脆就退出魔龙山脉,岂不是更好?”

方宗酉闻言沉默。半晌开口说道:“花兄对九少主的忠义之心令人钦佩!……但是,在下说句不当讲的话。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啊。九少主在太罗国为质期限,现在已经由三百年增至一千年了!……即使到时回国了,他还有能力执掌当初的势力吗?花氏兄弟又何必为了那遥遥无期的希望,苦苦相撑呢?只要你说句话,在其他势力下所获得的赏识,最次也是个魔使头衔吧……”

未等方宗酉讲完,花有神脸色一沉。抬手阻止。

“方魔使不必说了!我是不会背叛九王爷的!你我都知道,在修仙界,叛徒的下场都是最惨的。背叛了九少主,我不光没脸待在魔龙山脉,我甚至没脸在待在鬼丘国!九少主如果最终无法东山再起,那也只能说是我花有神福薄!大不了一死而已,又有何惧!但是,若要逼我做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休想!”

一旁的花有鬼听到哥哥的义正言辞,却脸色变了数变!想要开口说话,却又忍住了,只能一口喝掉自己杯中半盏酒。

方宗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半晌,缓缓说到:“花大哥一心想要舍生取义,的确令人钦佩!……但是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我们瞒天修行的修士呢?况且……我们这些做主的,也要时常为手下的弟兄们多考虑考虑啊!假如他们有想法,要另谋出路,咱们也不可强加阻拦不是?”

花有神听了此话,斜睨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花有鬼。冷冷的说到,:“跟着我混的人,没有软蛋!倘若,有谁想要败坏花府的气节!老子就先结果了他!”

花有鬼在一旁脸色变了数变。

方宗酉却笑了,:“花大哥不要动气,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就算花府不同意加入其他势力,也不会闹到喊打喊杀的地步。大家既然是朋友邻居,自然有事好商量。花府想要在魔龙山脉自立门户,也的确需要大量的仙玉,灵石来维持日常的开支……我们几大魔使分坛,既然要用花府的灵泉,出点钱,也是应当的。只是,一万仙玉,太多,一时也凑不齐……只希望花兄能宽限几日,并且在此期间,能放开截流之水,以供兄弟们使用。”

花有神一听方宗酉同意了进贡灵石仙玉购买灵泉。脸色也一缓。

说道,:“方兄赠送了一颗火龙珠,也价值不菲。就当是抵了今年的用水仙玉吧!明日,我就让人通开召元的灵溪!”

方宗酉起身而拜:“如此!感激不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