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151 难测人心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3269  |  更新时间:2018-06-30 21:30:06 全文阅读

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鬼丘国的修士们,几乎每个人都脸色难看!

比武结束后 ,他们大都待在馆驿闭门不出,希望快些完成条约事宜,打道回国。

一日,方宗酉突然传音让左护过去他的房间!

到了方宗酉的房内,发现他正在闭目打坐。

察觉左护的到来,方宗酉睁开眼。手中化出一个储物袋,扬起手腕一抛,将储物袋丢给左护。

“这里面有一万灵石。去坊市买些冰属性的铁精,用来炼制些法器。我这几日心情不好,不想见人,你就替我跑一趟吧。”

“是。”

左护应了一声,拿着灵石告退出门。

鬼丘国比武输了,修士间也都不愿多说什么,气氛死气沉沉的。能够借机会出去溜溜,也是不错的。

可是方宗酉看着左护离开的背影,却冷笑一声,再次闭上眼睛。

左护回房换了身衣服,出来后恰好碰上叶红鱼。

叶红鱼问道“:公子要出去?”

为了掩人耳目,在外面时,叶红鱼要尊称他为公子。

左护应到:“嗯,叔父要我出去买些东西。”

“那奴婢陪你一块去吧。”

“不用了。我很快回来。”

如今是非常时期,气氛凝重。假如带着叶红鱼一个女子出去闲逛,有些不妥。就好像是,在大家都不开心的时候,自己却领着女修游山玩水似的,容易遭人非议。

做细作久了,左护的心思也就重了。

出了云中巢,左护只身前往就近的坊市。

各国的修士,都想在回国前在坊市中寻觅到一些较为珍奇的东西,自然出来逛的人就比较多了。

卖铁精的店铺很多,左护找了一个门面稍大一些的。

用一万灵石,买了两块重一千六百斤的冰属性铁精,放在储物袋里。

帮方宗酉办好了事,左护也不着急回去,随来往的修士在坊市的长街,由南向北的慢慢散步。

沿街看看,是否还能再碰上像那件“小洞天”似的法宝。

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一道熟悉的身影!

紫色的衣衫,略微发红的披肩秀发,以及那绝美的容颜。

正是柳芮!

虽说以前左护与柳芮,名义上是一同拜师于蓝冰的同门,但交集甚少。

说过的话加在一起不超过五句。

但奇怪的是,自从来到靖宗国,却突然间变得与她有缘了似的。

坊市内那么多人,可还是如此凑巧,二人偶遇。

但是左护如今的身份,是方宗酉的子侄方岩,是与太罗国人对立的鬼丘国人。

因此,即使二人对面而立,也不能多说一句话。

左护低着头,准备与她擦肩而过。

“出坊市,往东三里外,有个遍地红土的山岗!岗下第二棵歪脖子柳树下,有东西相送!”

左护猛的站定,缓缓回头,望着柳芮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

就在方才二人擦身的一瞬间,柳芮使用神识传念,对左护说出那一番话语。

左护眉头微皱,心头暗想。:“看来她以为我处境危险,一直想办法帮我呢……人家既然是一片好心,更应该把话说明白,以免闹出乌龙。先去看看柳树下藏了什么东西吧。”

出了坊市,左护挑无人小径向东走了不到三里。

果然看到一处草木稀疏的红土山岗。

岗下那棵歪脖子柳树,倒也显眼。

左护四下环顾,确定没人后,走到柳树旁蹲下来。

拨开地面上散碎的砂石,露出一片,刚刚翻新过的红色土壤!

轻轻一挥手,劲气形成风!吹开两尺厚的红尘,露出土中一个黑色木匣子。

左护心念一动,木匣便被收入储蓄图腾里!

将土重新掩盖,恢复原状。

他迅速离去。

左护离去后不久,红土山岗上的一棵树影之下,转出一个人来。

正是“蝎子尾”柳芮!

看着左护远去,她清丽脱俗的脸上,扯起一抹邪魅的微笑。

原来,蝎子尾正在布置一张陷阱,等待着左护的落入!

为了配合她织就这个陷阱,方宗酉故意支使左护去坊市买铁精,使得蝎子尾柳芮,有机会跟左护见面。

左护拿走的东西,正是这个阴谋的开始!

回到云中巢,左护将买来的铁精给方宗酉送去后,便迫不及待的回了自己的房内。

将黑色的木匣打开。

露出了一块晶莹如玉的石盘!

石盘之侧有一枚玉简。

“这是做什么的?”左护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将石盘拿起来看了半晌,也没研究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

于是只能将它放下,拿起玉简。

玉简内,貌似记录了信息。

左护把玉简放在眉心,闭目凝神,使意念渗入其中。

脑海中便响起柳芮的话语:“匣子里的石盘,名曰传影石。能够远距离进行图影信息的传递。只需将你的灵力气息注入其中,便可使此石认主。玉简内有我的灵气印记,把玉简揉碎撒入传影石,就可与我单独传影联系,不被任何人所窥探!”

左护从玉简中抽出心神,按照柳芮的指引,把一丝灵元力注入传影石,而后又将玉简捏为粉末,撒在石上。

果然,左护的灵犀,与传影石瞬间相通!

心念一动,石盘上闪起一抹光华。

左护盯着光华看时,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与柳芮的心神之间,竟然出现感应!

这应该就是传影石的能力!

已经回到红雾楼房间内的蝎子尾柳芮,从闭目盘膝中睁开眼。

她觉察到了左护启动了传影石。

扬起紫纱衣袖,甩出一道白光,落在对面桌子上,化为一块跟送与左护的那块一模一样的传影石!

蝎子尾柳芮,走到传影石前端坐。

此时,玉石上出现了左护的影像。

柳芮微微一笑。

“你好呀!左护!”

另外一,端左护也看到了柳芮,当然也听到了她的声音。

左护淡淡的说到:“为何你执意认为我是左护呢!”

“我们曾经一同拜师蓝冰,相处的时日并不短。自然不会将你认错。况且,秦恪早就通过气息判定了你就是左护无疑。”

柳芮淡淡的凝视着传影石中故弄玄虚的左护。心头暗思,“想要赢得这个小家伙的信任,必须要多耗费点时间,在语言上下点功夫!”

于是她继续说道:“看来许久未见,你身上倒增添了不少秘密……不过,我对于那些东西并不感兴趣!只是因为,自从你一声不响的离开……事务宗对外宣称,你进入了暗宗秘密行。而后再也没了消息……香凝因为这个,总是郁郁寡欢……偷偷地掉眼泪……另外,她修炼上也遇到了不少问题……”

“香凝……她还好吧?……”左护终于忍不住的问了。

当初被迫来到鬼丘国,身处险地之日,最令左护放不下的除了母亲,就是那个小家碧玉的红粉知己,香凝了。

此时听闻香凝因为自己的突然“消失”而伤心难过。

左护不禁愧疚不已。

终于能够有机会了解一下自己走后,所关心之人的状况。

于是左护想要暂时卸下,这份许久的伪装。

柳芮内心冷笑,但面上却不动声色,:“香凝过得并不好,虽然我跟她没有太多谈心的机会,却明显能看出来,香凝想念你。”

左护皱了皱眉,:“麻烦你照顾一下她,对她说,左护欠下的,迟早要还的……”

柳芮轻笑,:“我会替你好好安慰香凝的。”

随后她话锋一转:“不过……你现在到底是怎样的状况呢?被挟持了?有没有危险?需不需要我帮忙?”

左护心头一暖。

虽然如今的形势,柳芮帮不上忙。但就凭这几句话,也足够使人感动。

“我现在正在执行暗宗的任务,目前还没什么危险。身边有不少来自太罗国的修士帮扶,不会有问题。”

柳芮点了点头,:“这样啊……不过执行任务,应该很难有机会回太罗国吧。我曾听闻,你有母亲在其他宗门修行,正所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但现在,左护你应该也身不由己吧……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否替你尽一下孝道呢?”

“尽孝道?……”

左护陷入沉思。

虽然叶红鱼说过,暗宗会帮忙照顾。

但也的确需要有信得过的人,来替他为母亲宽心。

不然,这么久不让妈妈了解自己的消息,是很不妥的。

现在柳芮主动提出来要帮他尽孝道,左护心头感激不尽。

“那……真是谢谢你啦!我母亲名叫郝月娥,在仙阳宗修炼。烦劳你替我多加探望。”

蝎子尾柳芮笑了笑,:“不必跟我客气。只是,我若去拜访伯母,难免冒昧,不知有何方法,能令伯母信任我是你的朋友呢?”

左护想了片刻,将自己小时候,只有母亲知道的的一些经历,和趣事讲给柳芮听。也好让柳芮与母亲相见时,能有些拉进关系的谈资。

不知不觉,二人聊了小半天,夜早已深了。

“好吧,太晚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有了这传影石,我们日后联络也会方便许多了,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讲。”柳芮在传影石中说到。

“嗯,我会的。柳姑娘早些安歇吧。”

说罢左护心念一动,传影石上白光暗淡,柳芮的影像,也随即消失不见。

望着这颗传影石,左护陷入沉默,心头却久久不能平静 。

他在想,要不要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叶红鱼。

其实与柳芮私自见面,就已经犯了身为细作的大忌,更别提,收下传影石。

这两个错误,都是足够致命的!

假如让叶红鱼知道了,她肯定不会同意左护使用传影石,甚至可能会因为害怕泄露机密,而阻止柳芮前去探望母亲。

左护觉得 ,柳芮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却不是个坏人,是值得信任的。

他收起传影石,自言自语的说到,:“……这件事,就先瞒着红鱼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