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145 魔高一丈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18-06-25 01:09:01 全文阅读

这不是控物术!

而是刀灵吸收了主人的鲜血后,从沉睡中苏醒!

它此时已经不在是,简单的一把兵刃!

而是完全懂得主人的意愿,并依照其意愿行事的生灵!

郅昆乃刀修!

将刀,修炼至通灵!是刀修最高之境界!

尤其是结丹期,就能使刀拥有刀灵,更是罕见!

只是此境界的刀灵,对主人的依赖性太大,还无法做到自主吸纳灵力。

因此使用它时,需要郅昆源源不断的向刀内,输入自身精血!

这也决定了黑狗,苏醒的时间,不能太长!

同时也注定乐,此刀是速战速决的杀手锏!

只见郅昆双指成剑!引领黑狗刀,在虚空中腾挪旋转!飞遁如梭!

喝一声“去”!

刀化做残影!切向命水之湖!

罡气分开水面,露出圆睁怪目,口露兽齿的南添!

南添见刀,来势凶狠!此时虽手握鱼妖花骨锤的他,却也不敢硬接!

便一头钻进水波,飞快遁走!

再出现时!半空中水汽,突然炸开一道水花!南添正举着花骨锤,一步踏出!

向着此时刀已离手数丈的郅昆,狠命一砸!

但是手无寸铁的郅昆,却一副淡然不惊的神情!

花骨锤即将到达面门之时!他眼前爆出一团墨色黑烟!

黑狗刀!就像能够穿越空间一般!前一刻还在切开的命水之湖中!后一刻,却挡在了郅昆身前护主!

此等速度!也只有具备器灵的兵刃,才能够做到!

这是灵随心动,化空还虚的能力!

之前刀灵未苏醒时,郅昆手握长刀来抵挡这样的一锤,不仅万分吃力,还受了内伤吐血!可是如今黑狗刀悬浮虚空,硬接下这一招时,却让南添有种蚍蜉撼树之感!

南添大吃一惊!

急忙后退,但已经来不及了!

郅昆不再给他机会!剑指一挥,刀化烟尘消失!

但是南添已经觉察到一股,能将他劈为两半的锋锐!割的他天灵上的皮肤生疼!

这种稍有差池!就会身首异处的危机!令他胆寒!

“我认输!”

南添在向后奔逃的途中,突然开口,急声呼叫!

话刚出口!黑狗刀已至天灵!

在这时!刀背,却被一只手!及时地牢牢抓住!

手的主人,正笑吟吟的虚空而立!

正是钟不允,出手相救!

而此刻 ,南添已经满头冷汗!几缕头顶发丝,被刀锋割断,落下!

若是他投降的话,晚出口一个呼吸!或钟不允稍稍一走神!那么掉落下去的!将是一颗带血的人头!

郅昆眉头一皱!

黑狗刀一出!还从来没有不沾血的时候!可是如今,却被人生生的给阻止了杀戮 !

心头不由得佩服南添的危机意识高超!另外,也让他见识到了,化神修士的可怕!

那黑狗刀!居然被钟不允只凭肉掌之力,就能轻松禁锢,着实了得!……

钟不允将黑狗刀向郅昆一甩!

刀摆脱了其手掌禁锢后,嗡鸣一声,消失不见!出现时,已立在郅昆身前!

钟不允哈哈一笑,说到:“胜负已分,二位收功吧!”

南添阴沉着脸孔,将手中鱼妖花骨锤,向着下方命水之湖一丢!

大锤离手之刻,他脸上的鳞片,层层剥落!下巴回缩,裂开的大嘴还原!圆睁的狐目再次恢复平静。

只是瞬间,他就面貌如初。

把枯瘦的手掌向着命水一招,掀起蓝色巨浪!化为水龙卷凝聚手掌,变为一串,水蓝色的珠子!

做完这一切,南添悬空立在钟不允身后。默默地看着郅昆。

郅昆暗叹一声。

虽然赢了比武,但是没能趁此机会,重伤一位敌国结丹高手,却是有点儿可惜。

手一挥,黑狗刀发出嗡鸣,化为墨色烟雾,钻入身体消失不见!脚步一踏,从山石上纵下地面!冲山石打了一个手决,那山丘一震!急剧缩小。

最后化为核桃般大,被郅昆一手握在掌心。

许是石头上有些潮湿,他皱了皱眉头。轻轻甩了甩后,乌光一闪,收了起来。

南添在钟不允身后,见郅昆也收了神通,却默默地冷笑。

原本狼藉不堪的战斗场地,在二人停止战斗后,被修复结界暗暗修复!

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凹陷的地面便恢复如初。

南添缓缓从钟不允背后,飘下地面,与郅昆对望。眼神平静而冷漠,仿佛这场战斗,不是他输了似得。

这种眼神让郅昆大为恼火,忍不住要奚落他几句!

只见他,抬起苍老的容颜,眼神斜睨,嘿嘿冷笑。:“怎么?!年轻人,不服吗?!要不,再打一场如何?!”

南添闻言,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默然半晌不语。

最后转过身体,向场外走去,淡淡地撂下一句话,说:“我不会跟将死之人交手的。”

郅昆一怔。

还没明白什么意思,突然间!他脸色大变!

用手死死地抓住胸口!表情逐渐被痛苦取代!

哇!的一声,他吐出一口黑色老血,身体微弓,半跪于地!

在场围观的看客们一片哗然!

两名太罗国修士见此情形,迅速飞遁而来!护持于郅昆左右。

上空悬浮而立的钟不允,也眉头微皱。

在两位太罗国修士的搀扶下,郅昆勉强半跪在地,但神色异常萎靡!苍白的胡须上,沾满黑色血污!一双老眼,怨毒地盯着南添的背影看!

“你!……你!何时给老夫下的毒?!”

南添早就停住脚步,此时冷冷一笑,说道:“看来您是真的老了!难道没听说过,我的鱼葵命水比八岐蛇的毒液,还要毒上三分吗?”

“鱼葵命水?!”

郅昆想到了那蓝色之湖!

他虽然不知道那水有没有毒,但比武之时 ,一直很小心!不断用罡气护住自身,从没有沾染过半滴。又怎会中毒呢?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手一抖,那枚山石法宝,此时悬空在掌心!他将手用力一握!

一丝淡蓝色的气息!化为烟尘消散!

做完这个简单的动作,郅昆又喷出一口血!惊的旁边两位修士慌忙说到,:“前辈保重!……”

郅昆惨然一笑,摆摆手,说道 :“我真是老了!……玩了一辈子鹰,今天居然让鹰给啄瞎了眼!……”

郅昆旁边的一名修士,见他受伤不轻,暗想若是让郅昆陨落,这对于太罗国将是巨大的打击!

于是向钟不允拱手行礼说到,:“鬼丘国修士卑鄙无耻,明明输了还要下毒杀人!请前辈为我们太罗国做主!”

钟不允点了点头,向着将要离去的南添说到,:“比武论道,点到为止!不可以性命相搏!还请交出解药,救人一救!”

化神期的修为神念!传遍四方。

南添再怎么孤傲,也不敢违背笑面铁心金蛟剑的钟不允。他转回身子,说到,:“与人斗法,需要万分小心!一丝一毫的懈怠都会致命。我的鱼葵命水,将那颗山石法宝浸染许久!当然会令其存留剧毒!在没有用仙力净化之前,不能用肌肤接触!郅昆老前辈身为暗宗元老,连这个低级错误都会犯!恐怕也是气数将尽之兆!在下并无解药,恕我无能为力!”

钟不允听罢,虽然不悦,但是也挑不出理。

修士对战自然是小心为上,这种情况,郅昆也只能自认倒霉。

钟不允看了看已经快晕过去的老郅昆,说到,:“既然没有解药,也只能换血逼毒了。”

守护在郅昆旁边的一名修士听到这个方法后,向钟不允扑通一声跪地,说道 :“逼毒换血!必须要元婴中期以上的前辈,用元婴或元神之力,方可实施!可是如今我们身在异国,并无修为如此高的修士随行!还望钟老前辈能协调一下,请出几位化神期靖天长老!为郅昆疗伤,日后太罗国定有重谢!”说罢他磕了个响头。

虽然帮人用修为之力换血逼毒,会损耗真元。但见人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钟不允也不好拒绝。

于是淡淡的说到,“好吧,你们护送郅昆出轮回驿吧!我传音给几位师兄,出关帮这个忙。”

“多谢钟老前辈!”搀扶在郅昆两旁的修士都跪下磕了个头,便携着瘫软的老郅昆,冲出八角阵!手中令牌一晃,消失在轮回驿。

南添望着郅昆消失的方向,冷笑一声。

虽然输了比武,但是却让一个在太罗国,享誉数百年的暗宗老家伙,中毒受伤,也是挺划算的。

中了鱼葵命水之毒,就算换血成功,也会大损元气!

那郅昆已经年纪不小了!经过这件事,就算不死,也肯定是折损掉不少的阳寿!日后修为方面,恐怕也很难寸进了!

总而言之,郅昆算是废了!……

他转身一纵,出了八角阵!在自己的石室内,一脚踏出虚空,盘膝而坐!

八角阵阵壁上,出现太罗国郅昆的名字。

只是,那大阵场地上,既无败者,也无胜者,只有钟不允,依旧悬空而立。

他哈哈一笑,说道 :“既然是比武,自然有输有赢!刀剑相交,也难免互有损伤!但希望各位道友!在接下来的斗法中能点到为止!切莫以性命相拼,伤了和气!”

他说这几句话,自然是为了缓和一下火药味十足的气氛。

因为刚才郅昆中毒之事,太罗国的修士心中对鬼丘国,是痛恨入骨。

钟不允此时能够感受到浓郁到极点的杀气。

他话刚说完!就从太罗国区,跳下一个,半张脸上长了红色胎记的中年女子!

八角阵上出现“太罗国,羊姬,结丹中期”的资料。

在看到羊姬时,身在鬼丘国区的叶红鱼,双目一凝!暗道:“她也来了靖宗国?”

这个女人,叶红鱼是熟悉的。

早在二十年前,叶红鱼还在千叶宫接受暗宗修炼之时!她就听闻过,羊姬这个名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