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134 危险赌注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8-06-14 08:33:13 全文阅读

覃乚笑吟吟的,就连那张铅色的脸 ,都有些生机了 ,:“没想到方兄这么强 !想当初我有眼不识泰山 ,还要与你较量 。如今看来 ,我还真有些不自量力了 ......”

“方兄这才叫真人不露相嘛 ,之前就觉得修为不错 ,那压箱底儿的东西自然惊艳 !”史雍勾着左护的肩膀 ,显得很亲近 ,他可是从一开始就对左护表现出了充分的善意 ,如今左护挣了脸面 ,他有种押对宝的感觉 。

黑月在一旁只是默默地笑 ,他是很沉稳的 。

左护也只能故显羞涩的笑 ,这个时候 ,适可而止 ,总会让人舒服的 。

正说着 ,背后传来笑声 。:“我们为鬼丘国立了功 ,值得去庆贺一番啊 !”

左护闻言随众人转身 ,正好撞见一只狗头 !

饶是见过两次 ,依然被吓了一跳 。

却是同样为鬼丘国赢了一局的荀文冉 ,那位狗头修士 。

荀文冉眯缝着一双狗眼 ,露出个微笑 ,轻摇纸扇 ,显得风度翩翩 。

他是异形族的人 。虽然同属鬼丘国 ,但很少有异形族修士与黑月他们这些修仙家族的正常修士打交道 。

左护也知道这点 ,所以同史雍黑月一样 ,没有要接话儿的意思 。

但是覃乚不同 ,仿佛天生就好斗 ,遇到不感冒的人 ,总是要挑衅一番 。

只见覃乚冷笑,:“这不是靠脸吃饭的荀秀才吗 ?你的这副尊容,可得好好保养 !将来打遍天下无敌手 ,可全靠它了啦!”

荀文冉听到这明显的奚落之语 ,却很开心的笑起来 ,:“那是,那是 !我是斯文人,以德服人 !就靠脸面打天下 。你看起来气色有些差呀,也得好好保养 。”

“你!.....”

覃乚本来是要讽刺荀文冉长得丑 ,但他的脸也好看不到哪去 。

意识到这点儿 ,竟然一时语塞 。

黑月则一摆手,阻止了覃乚的无理取闹 。:“好了 ,我们都是鬼丘国人 。出门在外 ,应该互相照应 。荀兄弟替我们修仙国赢了比武 ,咱们恭喜你了 。这城中各国修士众多 ,不如我们一起结伴回云中巢吧 。”

荀文冉高兴地咧嘴一笑 ,说道 ,:“好啊 !”而后颇为郑重的做了个长揖 ,:“小生恭敬不如从命 !”看的覃乚一个劲儿的翻白眼 。

就这样 ,荀文冉随左护一行人又说又笑的出城去了 。

荀文冉似乎跟左护很投缘 ,总是问长问短 。为了不露馅儿 ,出什么差错惹人怀疑 。左护只得打起精神 ,认真应付 。

就在左护等人走后不久 ,他们身后的人流中闪过一道倩影 。

柳芮孤身,在成群结队的修士中站定 。

她的目光凝视左护走去的方向良久 ,若有所思 。而后消失在人群中 !

......

话分两头 。

方宗酉与南添进城参与磋商大会 。此时他正与众修身处三劫城的议事殿 。

大殿呈圆形排列 。

修士们围成一个同心圆 ,都颇为端庄的盘膝坐在蒲团上 。

最里面的圈,是各修真国元婴级的使臣 。作为本次磋商大会的主角 ,他们都不苟言笑 ,神情专注 ,为各自修真国的利益据理力争 。

同心圆的正中间端坐三人 ,都是化神境的靖天修士 。其中一个,便是刚刚主持完第一天比武的钟不允 。他代替近期闭关修行的宗主染红云,出面主持磋商大会 。

其实在三个月前,染红云还未闭关之时 ,已经举行过一次磋商大会 ,促成了几个条约 。

分别是久真国,要求古芳国协助通缉因盗窃修真机密和法宝典籍而逃入古芳境的头号叛仙 ,号称月宫蟋的仙界神偷 ,屈曲 。

古芳国答应了,只交还叛仙 ,但不承认获得机密以及法宝典籍 。

还如 ,凰纹国国主少子,死在图回国一事 。多年来一直争论不休 ,一度引发两国修仙界战争 。

此次 ,在染红云的出面下 ,让图回国割让领土作为赔偿 。图回国一方面畏惧日渐强盛的凰纹国 ,也想乘机化解此段恩怨 。另一方面要给染红云面子 ,所以很痛快的答应了 。

另外查氏与凰纹国之间的领土纷争 ,也因查氏做出让步而终结 。

染红云主持的那次磋商大会解决了很多事情 。

所以这次钟不允的麻烦不是太多 。只剩下几个国家的领土纷争,以及各国互相间派遣暗探细作之类的矛盾 。也很好解决 。只需放回被捕的细作 ,赔偿道歉 ,做做表面工作就可以了 。

唯一一个比较棘手的便是近年来,鬼丘国与太罗国之间的冲突 。一度造成鬼丘国九少主暗潜太罗国挑拨是非,带人威逼千叶宫的事件 。最后九少主被擒,鬼丘国割地赔偿保得九少主性命 ,但是却要作为人质三百年 。鬼丘国吃了个哑巴亏 ,暂时偃旗息鼓 ,但两国依旧明争暗斗 。成为如今修仙界最不稳定的因素 。

此次磋商大会进行了很久,最后只剩下鬼丘国要求换回在太罗国为质的九少主这一条未通过 。

鬼丘国要进行磋商的理由是,之前已经割了数条灵石仙玉的矿脉和地域给太罗国 ,足以弥补九少主逼宫的罪过 。太罗国接受的割地和矿脉之中 ,仅晟黛区的仙灵之海,就足以让任何一个修仙国垂涎 。而今得到好处却不放人 ,实在有点得寸进尺 。

而太罗国使者不以为然 ,认为九少主入侵本国国土 ,犯的是死罪 。用割地的形式换回他的一条命 ,算是便宜他了 。但死罪可免 ,活罪难饶 。为质三百年不能变 。

钟不允一度从中调解 ,要双方各退一步 ,让九少主凫旻为质年限减至一百年 。

但这件事关系到太罗国钳制鬼丘国的长远计划 ,太罗国使者没有让步 。

磋商一度陷入僵局 。

最后鬼丘国要求将此事列在论道比武的终极奖励中 。

如果鬼丘国方,胜出最后的比武 。要求太罗国不仅要返还全部的原本割让的土地矿脉,还要他们立即护送九少主回国 。并要求太罗国缩小西侧两国交接边境线一万里 !

鬼丘国使者下了这样的赌注 ,太罗国当然也不会退缩。

同意接受这样的失败条件 。但也有胜出条件 。那便是 ,如果太罗国赢得最后胜利,要求增加九少主为质年限到一千年 !并要求鬼丘国每年向太罗国进贡仙玉一百万块 ,进贡仙奴五千人 !还要求鬼丘国国主凫在山,每三年入千叶宫朝拜宫主 。

听了两国双方的要求 ,即便是被号称笑面铁心金蛟剑的钟不允,也要苦笑连连 。

这两个国家无论谁最后赢了 ,都将引发血雨腥风 。

钟不允不禁暗叹 ,修仙界平静的日子即将远去 。

鬼丘国和太罗国可不比五十年前的图回国 ,都是有实力违背若言的狠角色 。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最后钟不允只能同几位长老拟定条款。要两国代表签字画押 。并定下十天后进行第二场的论道比武 。

......

再说左护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云中巢 ,应付完荀文冉 ,覃乚等人的热情 ,便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

今天自己创造出的贪之罪,差点让他走火入魔 。

终于到了独处的时候 ,苏醒后的蝴蝶,知道了来龙去脉 ,当然免不了一顿责备 ,:“左护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居然在那么危险的环境里创造新法术 ,我 .....我都快被你逼疯了 !”

躺在床上的左护半眯着眼睛 ,说道 ,:“我错了,蝴蝶 ,你就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

蝴蝶轻哼了一声 ,“你呀!一点也不知道体谅人家 ......”

左护也知道 ,总是让蝴蝶担心确实没有体谅过她 ,心里很愧疚 。可是方要说些抱歉的话 ,却接到叶红鱼的传音问候 。

蝴蝶又一声娇哼 ,嗔道 :“快去会你的小情人吧 !” 然后就不再搭理左护了 。

这种情况让左护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只得去给叶红鱼开门 。

左护刚一打开门 ,便觉得眼前一花 。

以他如今的修为 ,当然知道是叶红鱼使用了遁术进来了。

于是他重新把门关上 ,回转身子 。

便看到叶红鱼轻盈的落座在房间里了 。

她为自己斟了一杯茶 ,饮了一口 。见左护无精打采的走回床前趴在床上 ,蹙眉责问到 ,:“今天在比武场上的那个法术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

左护把脸埋在锦被中 ,懒懒的说道 ,:“也没什么 ,只是突然间创造出的新法术而已 ,现在还不成熟 。”

叶红鱼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

左护听到耳中知道 ,她一定担心了。

每次担心,她都会用生气来掩饰 ,这也是叶红鱼长久不变的性格 。

果然,就听到她冷声质询 ,“新法术 ?在比武场上领悟出来的 ?你这么做太危险了 !你知道吗 ?”

“知道,知道 ......”

左护将脸抬起来 ,无辜的说 ,“可是对手太强了 ,我总要找些办法赢才好啊 。”

他翻了个身 ,闭目平躺,:“夺舍后的希蒙,是不可能连凝气期的修士都搞不定的 。如果输了,很可能会引起方宗酉的怀疑的 。”

叶红鱼听罢 ,望着平静的躺在床上的左护 ,有些心疼 。

她缓和了语气 说道 :“可是 ,也没有必要拼命啊 ......输了自然有办法搪塞过去 ,没什么大不了 。假如你因此有个好歹 .....”

讲到一半 ,却突然发现左护鼻息平稳 。于是就走近些 ,半跪在床前 。原来他已经睡着了 。

叶红鱼只好细心的为其诊视一番 。确定没有什么伤患后 ,如释重负的轻呼口气 。

仔细瞧着左护面庞 ,她的目光渐渐柔和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