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99 一鸣惊人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18-05-12 17:12:56 全文阅读

已经拥有魂衣 , 魂力外放更加容易 。

按照术法口诀让魂衣表面的魂力形成符印规则 , 内心感应规则变化 , 让体内魂力与体外空间出现玄妙的呼应 !

盘膝坐在青石板上的左护衣发无风而动 , 良久之后 , 一个巨大的蝙蝠虚影,展翅笼罩于他的身体四周 !渐渐地 ,蝙蝠虚影开始凝实 ,深紫色的气场布满近八九丈大小的蝙蝠周身 !竟然将左护的身体完全掩盖其内 !

一丝尖锐的鸣音 ,正由低到高 ,有小逐大 ,缓缓冲击着密宫四壁 。墙壁之上的土石簌簌的往下掉 。已变为清澈的饲鬼血湖 ,水面被这股音浪震动 , 跳跃水珠 ! 舞动波涛 !

身在密宫外假山下的叶红鱼此时便已感受到其内那种刺痛魂魄的音波 , 慌忙运转功力抵抗 , 虽然左护所发出的天籁蝠音并不针对任何人 , 但也足以让叶红鱼震颤 , 她能感受到 , 如今左护所练成的天籁蝠音恐怕超出希蒙太多 。

这令她又惊又喜 。

不止叶红鱼 , 副使府中的所有女婢奴隶几乎同时感受到了这股威能 ,全都停下手中活计 ,惊异万分 。因为他们的副使希蒙除了在战斗中 ,平日里已经很少会显露此神功 。

仿佛从远古苏醒的蛟龙神凤 , 在向世人昭显它的降临 ,鸣音尖锐且饱满 ,从背水山一路传出 !

松子堡中正在听取属下事宜奏报的罢古敌 , 霍的站起身来 , 走到窗口石台边 , 目光沉冷地望向背水山的方向 。

他有些吃惊 ,这个希蒙因为身受暗疾之苦 ,早已在很久之前就不肯轻易动用天籁蝠音 , 即使是在战斗中,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也不敢显露 。

为何会无缘无故的在施展此术 ? 听这天籁蝠音,仿佛跟以前有大不相同 !难道是因为前些日子暗杀郝大顺 , 希蒙为此而敲山震虎不成 ?

罢古敌冷哼一声 ,回身入堡 ,不再理会 。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他根本就不怕希蒙出招 。

除了在边域驻守值岗的舍苏 , 玄虚宫的占喃刀 , 盘龙山庄的坤尤 , 绿烟谷的可儿沐 。都被左护这一声天籁蝠音惊醒 。

一石激起千层浪 !

几大副使都在琢磨希蒙如此做的用意 , 但都百思不得其解 , 心头不由得百转千回 。

任谁都想不到 , 此时“天籁蝠音” 早已更换了新主人 !

鸣音持续了一盏茶的光景才渐渐结束 。

希蒙副使府密宫门外假山后 , 叶红鱼面色有些苍白 , 她手扶石壁 ,晃了晃身子,缓缓跪在地上 。 奴印之伤还未稳定 ,又受到蝠音冲击 , 便有些支持不住 。

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 便欲昏倒 。

突然一个身影纵至身旁,双手扶住她的双肩 。

“ 你没事吧 ?”来者殷切询问。

叶红鱼身子一软 , 靠在他的怀里 , 睁开眸子 , 便看到左护一脸的关心的望着自己 。 左护虽然年纪尚轻 ,但已经是个英俊男子 ,靠的如此近 ,感受那种男性的气息 ,使叶红鱼不觉有些羞涩 , 脸上微红 。

“ 没 ... 没事 ,只是被音浪触动伤口 , 休息一下就好 。”说着便要挣开左护的怀抱 。

“ 你别动 。”左护非但不允她挣开 , 反而将叶红鱼横抱于怀 。 “ 趁天还未亮 , 我带你回房休息 , 召集夜叉卫的事可以迟些再办 ,疗伤要紧 ! ”

叶红鱼身为叶重的孙女 , 骨子里自然而然的有些骄傲的 。 自幼与众不同 , 冰雪聪明 。 虽然没有什么公主脾气 , 但普通的修士也不敢轻易亵渎 。 后来进入暗宗 , 经受训练和重重险境的洗礼 。 更加多了一份孤独冷艳 。 在异国他乡 ,从不轻易向外人显露脆弱 。 在一层又一层的伪装里 , 即使受伤也只是默默地擦拭掉伤口的血渍 。

所以当左护将她抱起时 , 实际上是有一瞬间的羞恼的。但不得不用手臂勾住左护的脖颈时 , 有机会如此近的距离肌肤接触, 彼此间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和体温 。羞恼之余却又兴奋和喜悦 。

其实不止叶红鱼心起波澜 , 左护怀抱美人 , 胸里也是砰砰直跳 。

抱起来之后才发觉 ,这样做有些太冒失了 , 但又不能再丢回地上 , 只能硬着头皮抱到底 。 心里有些惴惴的 ,暗想不要让叶红鱼觉得自己趁人之威占女人便宜才好 。

叶红鱼是真的累了 , 当左护将她抱回自己住的厢房内时 ,却发现她已经睡在怀里 。

轻轻将其放在床上 , 盖好棉被 。左护坐在桌旁静静等待 , 也趁机好好温习一下刚刚掌握的天牢蝠音术 。

不知不觉间 , 天光大亮 , 但叶红鱼依然未醒 。

“笃笃笃”

传来敲门声 。

左护心里奇怪 , 一般情况下 , 府内只有希蒙通传自己,或是以往叶红鱼来找自己才会有人敲自己的门 。 可如今 , 希蒙已死 。叶红鱼呆在自己房间 。会有谁这么大胆来打扰他呢 ?

“ 是谁 ?”左护开口询问 。

“ 公子 ,是我 ,晨薇 。”

门外传来晨薇弱弱的声音 。

原来是晨薇 ,左护放下心来 。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叶红鱼 , 似乎没有被敲门声吵醒 ,依然甜睡 。于是将纱帐垂下 , 把卧房外的屏帘打开 。将睡在里面的叶红鱼挡住 。这样做一是为了不打扰到红鱼休息 ,也是不教晨薇发现自己房内藏着希蒙的贴身侍女 ,免得麻烦 。

打开门来 , 晨薇看到左护时 , 脸上闪过一丝喜悦之色 。

她警惕的看了看左右 ,轻声对左护说 ,“ 公子 , 我能进去吗 ?”

因为平日里晨薇总是对自己毕恭毕敬 ,没有召唤绝不敢主动来打扰 。自从左护的饮食起居由叶红鱼负责后 。 与晨薇更是极少碰面 。但是现在 , 晨薇却主动要求进自己房间 。左护觉得有些奇怪 。

但是晨薇平日里颇为乖巧 ,讨人喜欢 。既然要求进房间 , 他当然也不会拒绝 。

于是点了点头说“ 进来吧 。”

左护将她引进房中的会客小厅 ,邀其同坐在桌旁 。

晨薇坐下后 , 眼神闪闪烁烁 ,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

半晌过后 ,仿佛下定了决心,凝视着对面一脸疑惑之色的左护轻声说道 “ 公子快些逃走吧 !否则将有杀身之祸 !”

晨薇话音甚轻 , 却语出惊人 !

左护忍不住眉头一簇 ,暗想这个小丫头怎么会知道自己有杀身之祸呢 ?难道刚刚死里逃生却又现危情 ?

“ 你怎么知道的 ?我会有何杀身之祸呢 ?”

晨薇见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说出来的话 ,对方仿佛还心存怀疑 , 不由得有些焦急 。

她握紧了一双小拳头 ,不住的点头 , “ 你要相信我 , 快些逃走 , 不然就迟了呀 !”

左护见她紧张的样子 , 心里有些感动 。 没想到这晨薇居然甘冒莫大风险为自己通风报信 。

左护微微一笑 , “ 你不要紧张 , 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你都知道些什么 ?”

晨薇见左护当听说自身有危险后却依然泰然自若 , 心里是又佩服又心急 。

但是看这个情形 , 自己若不说出实情 , 对方未必会知道事态的严峻 。 她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 慢慢平静一下情绪 。

“ 你最近跟随叶姑娘去了希蒙大人的闭关之所吗 ?”

左护心中一凌 ,暗想这晨薇果然知道些什么 。 于是点了点头 。

晨薇见左护承认 , 她自己却面有愧疚之色 , “ 郝公子真是命大 ....去了大人的密宫还能活着回来 .....其实我早该告诉你的 , 在你之前 , 没有人敢轻易进入那个所在 。但若是叶姑娘传诏 , 进去的人却从来都没有再出来过 ! 我以为你会也像之前的修士一般永远消失 , 心里好懊恼 ,没有及早的告诉你这些秘密 .......不料, 前几日,却突然发现你回来了 。心中欢喜庆幸之余 ,也决定找机会来跟你说 ......”

望着晨薇 , 左护心里百感交集 。

虽然这一席忠告有些迟了 , 但是这份情谊却弥足珍贵 。

原来 , 自己从来都不孤独 。 当希蒙这条毒蛇盯上自己时 , 不仅有蝴蝶护佑 ,叶红鱼舍身解危 , 还有晨薇暗中关切担忧 。

左护笑了 , 但他的眼睛里却有眼泪在打转 。

“ 谢谢你 ,晨薇 .....”

晨薇见他无缘无故的又哭又笑 ,心里更加慌了 , 颤声问道 ,“ 公子 ..你 ...你怎么了 ?”

左护笑着摇摇头 ,“ 没什么 ,其实 .....”

“ 啊 ....!”

刚想实话实说告诉晨薇此事的来龙去脉 , 却感觉眼前一晃 !

一道残影掠至晨薇身后 ,伸手扼住她的脖颈 ,晨薇吃痛 ,疾呼出声 !

左护定睛看时 , 原来是叶红鱼用手掐住晨薇的脖子 ,看这个架势是要下毒手呢 !慌得他赶紧站起身阻止 。

“ 喂!红鱼你干嘛 ?”

但面对左护的阻喝叶红鱼却不加理会 , 晨薇脸色涨的通红 , 口中的呼救也愈加吃力 , 很显然叶红鱼加大了手劲儿 !

左护急忙探过手去 ,用力捏住其腕部的经脉关窍 , 使之不得已放开了杀招 ,借机将晨薇一拉 ,护在身后 。

逃过一劫的晨薇 ,长舒了口气 , 但是没待这口气喘匀 , 便透过左护的肩背看到脸色有些苍白 ,但却隐现杀机的叶红鱼 !

身为府婢 , 晨薇当然知道叶红鱼是什么身份 !

她是副使大人看中的心腹侍女 , 修炼天赋丝毫不逊于夜叉卫高手 !只听命于希蒙 , 在背水山副使府 ,可谓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的超然存在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