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72 害怕失去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2620  |  更新时间:2018-04-23 10:43:21 全文阅读

“距离下次换防还有数月时间。由于你初入鬼丘国,我还不方便让你跟随巡护,所以在此期间就呆在这地堡中,你就随意挑选一间石室修炼吧。”

希蒙说罢,丢给左护一枚玉简,“这里面,是鬼丘国内基本信息,大致了解一下,以免日后出糗。还有,独自一人不要轻易出石沼!“

希蒙安排好左护进入石室,又吩咐几人外出巡逻,便邀几个头目进入一间密室。

密室之中,灯火忽明忽暗。

希蒙盘膝坐于上首石榻,几名下属侍立在下。其中便有,一开始接触左护的背斧者,斗笠者还有黄发女修。

“这个郝大顺,你们怎么看?”

希蒙淡淡的问。

沉默片刻,黄发女开口说道,“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另一边背斧者却出口夸赞道。“不过这小子倒挺有趣,敢于当着暗卫的面如此辱骂,胆色过人,也很聪明!”

希蒙沉默半晌 ,又将夜叉脸面转向斗笠者。

“夜翼,你觉得呢?”

斗笠者夜翼沉声说道,“发现他时,刚好看到他身处死尸之中。看那个情形,相当惨烈。如此杀伤力,肯定是筑基以上修为才能干得出来。所以要说是这个小子一人所为 ,的确令人很怀疑........不过听他讲,使用了高阶符术,倒也有可信度。”他沉吟片刻后,接着说道,“可是,他的修为很古怪,令属下看不透澈。”

何止是夜翼看不透左护修为,就连希蒙也摸不清其底细。

只不过他作为副使,不好意思讲出来罢了。

另外,左护面对他时,散发的那股不知名的气息,也颇让希蒙吃惊。

“我预备将郝大顺留在我身边。所以,在没有汇报给魔使之前,不要将他的消息透露出去,以免被舍苏以及其他副使挖了墙角儿!”

几人应若后相继离去,希蒙则盘膝休息。

.........

而此时,左护也正在石室中闭目养神。

这几日发生了太多事。

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可能让他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与朱平的斗智斗勇,令他身心疲惫。面对希蒙的明盘暗问,亦让他难招难挡。现如今又背负着郝大顺的名字和故事在异国他乡,假扮着不属于自己的人生......也不知要熬到何年何月.......

左护一向自认为,自己是个相当单纯的人。从不会害人,更不会骗人。

没想到,现在居然能,如此老道的扮演谎言中的自己.......

莫非危机之中,发觉了这样一项潜能不成?左护苦笑着摇头。

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蝴蝶,你还好吧?”

自从蝴蝶释放了紫雾过后 ,就陷入沉默 。

这让左护相当担心 ,所以现在,稍一得空,就出言询问。

“嗯,还好.....只是消耗了些许元气,不碍事.....”

万幸的是,蝴蝶很快回应了左护,让他松了口气 。

虽然那声音依旧显得虚弱,但蝴蝶能够安然无事的说话,左护便心安了。

“真的只是这样吗?”左护心疼的追问,“制造了那样强大的威压,需要付出很多代价吧?......”

岂料左护的关心,却令蝴蝶轻轻啜泣 。这让左护刚放下的心 ,又悬了起来 。

“怎么啦 ?身体很难受吗?你现在很难过吗 ?”他的语气逐渐变得焦急 。

“没有 ....身体不难受 ......只是 ....蝴蝶对不起你 ....呜呜....是我害了你...呜呜呜 ....让你 ....让你落入这般危险的境地 !蝴蝶该死 !”

蝴蝶哭了起来 ,原来她是在自责 ....

见蝴蝶不是因为身体难受而哭泣 ,左护再次放下心来 。笑了笑 ,叹了口气出言安慰道 。“不要这样嘛。别再哭了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你可是帮了大忙的啊!若不是魂威镇压住朱平 ,我现在早就已经被杀了呢 .....所以 ,不是你害了我 ,而是你救了我啊....傻丫头 .....”

“可是 ...可是我就是自私嘛 !怕死怕的厉害,总以为能够找到两全其美的方法,却迟迟不肯动用根基之力 ...延误了让你脱险的最佳时机....如果,我能早些使用魂威镇压的话 .....事情也许 ,就不会是这样了 .....”

左护却轻笑 ,“这怎么能算自私呢 ?谁都不愿死的 ,活着多好呀 ,我也不希望你死 。我们左氏欠你的太多了......害你背井离乡 ,害你困在妖卵近万年 ,如果再害你死去 ......这份恩情 ,还要怎么还呢 ?另外 ....我也舍不得失去你呀 .....”

听了左护的话 ,蝴蝶又回想起在危急时刻 ,他冒着被杀的危险 ,喝止自己释放魂魄威压。不禁有些疑惑的问 ,“那你宁愿冒险自己动手杀人 ,也不要我用魂威镇压朱平 ,也是怕我会死,对吗..... ?”

“对啊 ,那样强大的力量 ,如果可以轻易使用的话 ,你肯定早就用了 。所以 ,我判断 ,那紫雾如果释放的太过分的话 ,肯定会让我失去蝴蝶的 。所以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 ,绝对不能让你死 !抱着这想法,我拼了 !”左护颇为自傲的笑了笑 ,“谁知 ,还真让我拼对了 ,一招就杀了朱平呢 !怎样 ?我厉害吧 !哈哈 ....”

看着左护的样子 ,听他说这番话 ,蝴蝶心里暖暖的 。她没想到 ,自己一个与他连面都没见过的妖兽,一个可以被他随意驱使的奴婢 。居然在其心中拥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

蝴蝶本来就应该拼了性命去保护主人的 ,却因为一时犹豫 ,铸成大错 ....但是左护不仅没有埋怨自己 ,还这样出言安慰 ......

原本有些虚弱和伤心的蝴蝶 ,现在却心头激动的颤抖。

她幽幽的开口嗔怪 ,“左护真傻 ....我死了,对你又没有什么损失,干嘛这样紧张呀?......”

左护一听 ,不高兴了“怎么会没有损失!你死了,我会很心痛,很伤心....我舍不得让你死....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还没尝过,当你主人的滋味呢!”

蝴蝶沉默 ,半晌后 ,柔声说道“油腔滑调...说的我心里痒痒的....好吧答应你,为了你活着,这样行了吧?不过 ,你日后,再也不能这么鲁莽了哦 。虽然左护心疼我 ,让我很开心 ,但是假如有一天 ,真的需要牺牲掉我来保护你时 ,切莫犹豫 。要知道 ,蝴蝶存在的价值 ,就是如此啊 。”

左护闻言皱起眉头 ,“.....日后我会更加小心地的,绝对不会再出现 ,需要牺牲掉你的场面 !”

蝴蝶叹了口气 ,心想 ,真要出现了那种情况 ,可就由不得你了呀 .....

而后 ,左护又开口问道 ,“还不知道 ,蝴蝶你动用的那股紫雾到底是什么呢!动用了 ,究竟会对你有什么危害 ?我现在很担心你如今的状况呢 !到底受了多重的伤 ?蝴蝶你要老实回答我哦 !不准隐瞒 !”

蝴蝶叹了口气,“好吧...怕了你了...我动用的是根基之力。”

“根基之力?是什么啊?”

“妖兽从母体那里,继承而来的力量,就叫根基之力。用来维系在蝶卵中生存所需的消耗。一般情况下呢,未出世的神蝶是不会使用这些力量的,所以不会有消耗。但我不同,被血脉封印困在这里,没办法修炼,所以,想要施展魂威,就只能消耗根基之力了。由于这股力量没有办法得到补充,所以只会越来越少,直至...最后消失...”

听完这一席话,左护眉头又皱了起来。“那,根基之力消失后,会怎么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