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32 组队出宫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2596  |  更新时间:2018-04-03 09:49:08 全文阅读

所以,当从任务玉简上看到离仙阳宗很近的地名,中崀山时。他的心里有一丝激动。

离开母亲有一段日子了。虽然对于修仙者来说,这点分别的时光不算什么,但左护还没做好当一个无欲无求的修行者的准备。

是的,他想家了,想念母亲了。

而这枚玉简,无疑给了他回家的机会。

去中崀山域。既可以执行任务获得近千块的灵石,又可以回仙阳宗探望母亲,简直是一箭双雕啊!

登时他心中便有了计较。将其余的玉简和竹卷整整齐齐的摆好放在案子上。拿起那枚去中崀山的任务玉简递给那中年修士,说,“我选这个。”

中年修士接过玉简查探了一下,抬眼看着左护,“你确定要选这个吗?”见左护毫不犹豫的点头,他又说道,“这个丁级任务虽然只是押送灵石原矿,但是途径多个人迹荒芜之地,也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你的修为看起来不算强....如果勉强接受的话,恐怕你会追悔莫及啊!”

文士这几句话说的中肯,也的确是为左护着想,这令左护心中颇为感动.

但是左护早就有了决定,他的脾气可是相当固执的。

这种脾气说好听点叫执着,说不好听了,叫不见棺材不落泪。此时让他改主意恐怕就困难了。

当即拒绝了文士的提点,摇摇头,“我决定了,就选这个!”

文士无奈的摇摇头,“好吧!”然后手中拿出一个文卷卷轴 ,在上面写了一串字,然后盖上印章交给左护,“去任务评级吧!”

左护接过文卷,看了一眼,上面写着,“灵石原矿押护,中崀山域第三十七矿地,事务宗核准!”后面是押护人,空白,大概需要左护签字画押才做准。

拿着文卷来到任务评级,也改了个章印,确定是丁级任务。又去了任务核准,里面是个面容冷酷的女修当值,再次盘问了一番左护,并且在她那里留了份字据,写上自己是自愿参加任务,无人胁迫,富贵由天,生死自负,云云,类似于生死状,最后签字画押。

然后去了清单画押,终于在自己手中文卷上的押护人的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左护。

清单画押处的人又把左护支回了一开始的“领单”处,没想到自己头一个进去的房间,竟然是众多流程中最末一环!

当那位老先生拿着左护的申请文牍时,眉头皱了一下。原本他以为,这个少年会选个在千叶宫控制范围之内的,稍微简单一点的任务,可是现在他居然挑了一个对于他这个层次最难的丁级任务!心中有些恼怒这小子辜负了自己一片好心!但此时说什么也晚了,左护已经签字画押了,说明在任务核准处也留了文底了,没办法更改了。多说无益,掏出印鉴盖在文牍上,不冷不热的说道,“两天后,天丰路第二十二号聚仙殿集合,领队者是筑基期修士,影戈!全队加上你六十二位修仙者,修为凝气期三层以上不等!”将文牍递还给左护,“回去准备吧!如果你能平安归来的话,就可去酬功处领取奖赏单!好自为之!”

对于老头的冷淡,左护却并未放在心里。多半是自己辜负了对方一番美意,令他心生不满。当即有些歉仄,于是仍恭谨得向老先生告辞。

出了事务宗,拿着这份已经生效的任务文牍,左护心中是满满的兴奋!

“喂,你真的要接受丁级任务吗?看起来有些难度吧,我现在还被困在妖兽卵里,假如你遇到危险,可没人救你啊!”

心间响起蝴蝶的传音。

“呸呸呸!你就不能盼我点儿好吗?怎会那么点背,我参加回任务就那么容易遇到危险啊?”左护翻着白眼,不以为意,“押护灵石原矿而已,再说有那么多修士跟我在一起呢,怕什么。”

他踏着轻快地脚步,走在街巷间。

“最重要的,我能顺路看望妈妈!”

听左护这样说,蝴蝶也不再相劝,“随便你怎样啦!”虽然这样说,她心里也是暗下决心,一路上定要盯紧了这个冒失鬼,有自己这个高手在暗中指点,只要左护不强出头,保他安全应该没问题的。

回到洞府,左护利用这两日的空闲,再次进行吐纳修炼。但是,经历过两次洗魂后,修炼质量大大提高,身体对于灵元的要求,也变得颇为苛刻了,这样普通的打坐修炼两日光景,也只能让左护精神保持充沛而已,对于修为的帮助,已经微乎其微!

很快,两日便过去了。

这天清晨,是去中崀山执行任务的队伍集结的日子。左护如约来到天丰路第二十二号聚仙殿。

这所用以集合修士的大殿,颇为恢弘庄重。没有院子,进了门就是殿室,几根承托殿顶的柱子雕龙画凤,清凉的大理石地板上,没有任何的桌椅板凳,人们就这样三五成群的站在殿堂上。有的轻声交谈,有的静默不语,见到左护进来,都只是斜眸一撇。只有一人不同,他站在大殿的最中央,旁边有几人依他为中心站着,不时陪着笑跟他说几句话。看到有新人进来,他朝左护招呼了一声。

“喂小子!是去中崀山的修士吗?”

声音颇为浑厚有力,将整个大殿的杂音都压下。左护的耳朵竟被震得嗡嗡直向,不由自主的运起体内灵元,魂力外放之下,将这股震动之力抵消。

“筑基期的修士的修士还在你面前摆谱,真没劲!”左护心间响起蝴蝶不满的传音,显然方才这个修士释放灵力威压的行为让她很不爽。

但左护却不以为然,心想,这人既是筑基修士,想必就是此行的带队者,影戈。不敢怠慢,迎了上去,露出歉意的微笑,作了一揖,说道,“左护来晚了,请影戈前辈恕罪!”

影戈脸色略缓,心想,这小子也是有两下子,方才他用筑基威压给他施加压力,不成想这个叫左护的小子脸都没变色,居然给扛了下来,但他横看竖看,这家伙也就是个凝气期三层的样子,只是身上的灵力波动有些古怪,他看不透,心里猜测,这小子应该是某个大家族的后代吧!还是先不要得罪的好。

“唔,晚倒不晚。”他扯起一丝微笑,伸出手来,“把你的任务文牍给我看一下吧。”

“是。”左护将文牍交给了他,趁他看文牍的空挡,左护仔细瞧了下影戈。

一袭宽松的黑衫。宽大的身材,典型的武夫样子,灰色的带子绑住袖口和裤口,显得精悍干练,黑色的头巾包住不算长的头发,右额穿过眉毛,略过鼻梁,到左脸颊,有一道疤痕,为他平添了几分凶蛮之气。

影戈看完文牍,在上面用指尖灵力勾画着什么。待到他将文牍递还给左护时,左护看到,用灵力签下的影戈二字。

做完这一切,影戈便不再搭理左护,左护自行找了个位置,静等出发。

陆续又来几个人,看来他们才算是真的来晚了 ,均都没有得到影戈的好脸色。半个时辰以后,终于人员集齐,拢共六十二人。

话不多说,影戈带领众人出发 。从天丰路走捷径,穿过黄枫谷,在一处山洞进入,影戈用结界信物打开了千叶宫的结界出口出得结界。竟身处在一片原始森林。

  影戈施展法术召唤出一只长相颇为雄峻的大鸟。此鸟自高空来,由远及近。双翼一展 ,遮天蔽日!它在一处山巅降落,钢铁一般的双爪将山峰压垮了近一半,翅羽收拢,扬起尘沙风暴。方圆几里的参天古木,尽数折断。幸亏大鸟落得较远,不然左护一行人可要遭殃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