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22 大局已定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5394  |  更新时间:2018-03-26 07:28:39 全文阅读

木和冷笑着看着下方众人,最后目光重新锁定凫旻。

  “九少主,你应当庆幸自己是凫鳌的儿子!“说罢,再次扫了一眼那两位魔将以及秋鉴和秋贤。”不要再愣着了,谁杀了八瞳老儿,谁就能活着离开天仙香囊阵。开始吧!”而后冲着凫旻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少主身份尊贵,还是随我出阵来吧,在外面好好观看这场大战!”

  “放肆!敢动少主人,跟他们拼了!”两名狼兽魔将不是吃素的,看到凫旻有些意动的想要随对方而去,顿时暴喝一声,如果凫旻落入对方手中,那才真是输的连本都不剩了。骨链漫天,就朝木和的面门击来。

  不曾想,木和动都没动一下,一股威压自上而下,与白色骨链对抗,不到两息,骨链纷纷碎裂,那股无法抵挡的气息同时将暴起的蟒魂金刚压制的死死的。

  “问鼎威压!”

  八瞳仙老面色骇然,虽然自己没有真正接触过问鼎修仙者,但是那种超越化神的力量,确是做不了假的!那个就是属于问鼎的气息!

  “本宫主只想灭除叛仙,对于鬼丘国的修士,暂不问责,照木和说的做,杀死八瞳老儿,就可以活着出阵来!”

  从一开始就不曾显现真身的木赞,发出隆隆神念,响彻八方。

  看着半空还在微笑看着自己木和,凫旻脸色更加苍白,明明自己手中握着对方的命魂,却没有勇气将它捏碎!最后还是受制于人.....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凫旻暗想自己一个元婴小辈根本不是这些老妖怪的对手,面对绝对的实力,只能屈服。看着木和,他突然有些佩服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布设一个局,不惜冒着莫大风险,最终将自己引入圈套,这份胆略,自己拍马都赶不上。

  凫旻慢慢飘升到木和身边,俯看着被压制的死死的属下,他暗叹一口气,“木前辈预备怎么处置我的两位魔将。”

  木和呵呵一笑,“少主入侵我太罗国,总要付出些代价嘛!这些个阿猫阿狗的性命根本不值得一提,九少主不要再操心了!”木和觉得这个九少主还是太天真了些,入侵太罗国的旗号,哪是那么容易打的。如今输了,自身难保,还来关心别人!

  听了木和的话,凫旻眼中闪过一抹悲哀,这些修仙者恐怕都将留在这里了。

  木赞将木和,凫旻接出了大阵。

  出了那烦扰人心的三色大阵,确是另外一番风景,哪里还有什么千叶宫紫枫城?白云皑皑的天空中,清风列列,木赞正持刀而立,被木和挟持而来的凫旻,从那把刀上感受到令人窒息的威压,使他不敢靠近,在三丈外小心翼翼的站着,如今的他就算是俘虏了。

  木和与木赞也不理他,凫旻就如一件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说的是啊,假如他不是鬼丘国国主凫鳌的儿子,就连这样当垃.圾的机会都没有,更加不会有任何存活的可能。应该庆幸,是凫鳌的儿子....凫旻颓败的站在一旁。却有了空闲,好好查探这个让他输的连裤.衩.子都没有了的“天仙香囊阵”!

  数百名脸戴面具身着灰衫的上等暗卫,将一团三色的云霞包围,透过三色云霞,可以将阵内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而阵内的一众修仙者却丝毫无法察觉阵外的窥探和情况。

  想必那些失踪的人就是这样被阵外的暗卫杀死的,凫旻暗叹一声,这个阵法相当玄妙,听说必须有问鼎的实力才可成阵,这样的高等级阵法,自己如何对抗?想到此凫旻觉得自己输的也不冤。

  天仙香囊阵中,八瞳仙老被阵中那无形的问鼎之力压制的死死的,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木和携带凫旻消失在大阵中,他们消失的一刻,压制消失了,但是八瞳老儿的脸色却更难看了,被问鼎高手困在这里,就算神通再高,只要自己还是化神修士,就没有可能逃脱。看木赞这个架势,是要凭借修为之高玩耍羞辱自己,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自己,却要看这帮叛仙自相残杀!

  好狠的心肠!

  八瞳仙老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无力感,自古以来,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木赞用这种方式灭杀自己,想来是为了省点力气,无可厚非。但是,就这么死在这里,也真是不甘。他抬头环望一周,却看到所有人都对自己虎视眈眈,沉默的气氛,快让这个小老头发疯。他原本是想重新组织一下这些虾兵蟹将,共同破阵的。但是从这个局势上来看,已经没有人信任自己了,并且自己也不再信任别人。因为木赞那句“谁杀了八瞳仙老,谁就能活着走出天仙香囊阵。”貌似已经起作用了

  。看着对面已经摆明车马,杀气凌然的魔将一众,他突然冷笑起来,还天真到这种地步,要用自己的命来换生机?

  也罢,临死拉几个垫背的也是不错的。想到这儿,小老头倒有些释然了,想要用老子的命换生机?没门儿!八瞳仙老双眼中毫不隐藏的表露杀机,环视着所有人。

  两名魔将暗自传音商议,“怎么办?那个疯老头已经完全无法信任,彻底无用了!”

  “既然如此,干脆先下手为强,用八瞳仙老的头来博得一个活路!看木赞的意思,很可能不打算跟鬼丘国全面开展,九少主应该暂时安全,我们只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帮木赞清除了八瞳仙老,说不定,能躲过此劫!”

  “好!”

  说干就干。

  那八瞳仙老也是想要出手解决了对自己威胁较大的魔将的,可刚要动手,却不料对面的一个魔将首先发动的攻击,数百条的白色骨链,横空插了过来,被问鼎威压打击的心神不稳,只来得及草草闪避,一条骨链擦着自己的肩膀掠过去,只感觉骨链上传来一股子吸力,竟然将体内的仙力吸走一丝。八瞳老儿心中大骇,慌忙收紧心神,狂闪暴退,若是被那骨链穿中,岂不被吸死?

  八瞳老儿修为高,反应迅速,闪得快,可他身后四周的修仙者可没那么幸运,骨链将十几个来不及跑开的倒霉蛋穿了个透心凉,穿着修仙者的骨链原本是那种阴森的惨白色,可是渐渐的由远及近的开始变成令人心惊的鲜红色,一头被插穿的修仙者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开始枯萎,在凄厉的喊叫声中,慢慢变成干尸散落在地上。

  看着将重新变回惨白色的骨链收回身边,八瞳老儿面露凝重之色,这样残忍的手法,这样的仙术,虽然对方戴着面具,却也暴露身份。

  “锁命骷髅!鬼丘谷狼兽魔将中排名第五十二位,炼化骨骼,修炼成仙法,锁魂圣链,可吸取他人仙力精血,补养己身!”

  对面使骨链的的魔将桀桀一笑,“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家伙,见识就是不凡。”

  “少于他废话,趁早杀了他,我们还有可能走出阵去!”旁边的魔将有些不耐烦了。

  八瞳仙老冷笑道,“驭灵天尊吧?如此急着送死,我便成全了你们!”苍老丑陋的脸面开始变得狰狞,头顶那颗暴虐的雷神之瞳重新焕发雷光,他霍然抬头,“木赞,你想看困兽之斗吗?我就让你看个够!!”反正左右都是个死,他预备让所有人跟自己陪葬!

  在雷光轰鸣中,白色映照在所有人的脸上,“不好!这老头子要释放已经炼化的雷域!”驭灵天尊惊叫一声,就要与其他人一同退避,可是,他哪里快得过雷电,数息间,大阵中所有人都淹没在雷霆里。

  大阵外,看着那似乎被雷力撕开的天仙香囊阵,凫旻几乎要被吓瘫,这种程度的毁灭力量,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幸免于难,这该死的八瞳仙老也着实疯狂,临死反扑竟然不留余地,身处在雷力中心的他,恐怕连魂魄都没有了吧?却也抱怨木赞玩过了火,如此力量何人来收拾?

  下意识的瞧了一眼木赞,却并没看到有一丝惊慌,只见木赞冲欲要爆炸的大阵挥了一刀,原本的天仙香囊阵,以及雷光,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凫旻不由得一呆,“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木和却淡淡的一笑,“问鼎之力可以开辟空间,也是问鼎修士独特的能力,天仙香囊阵就是空间阵法中的一种,宫主方才的一刀,正是将大阵转移至其他空间去了。”

  凫旻心中一惊,刚才木和的一番话,透露出了许多惊人的消息,千叶宫已经拥有问鼎之力,且能轻松掌握,那把刀,很可能就是问鼎之力的载体,而不是原本自己所想的那样,叶重没死,问鼎成功。想必这样的问鼎之力,也不能随意使用吧!瞧着面色有些灰白的木赞,凫旻暗自猜想,这也许就是木赞不杀自己的原因!他要用自己来做与父王,鬼丘国谈判的筹码!

  凫旻不傻,相反,他很聪明,如此短暂地时间内,他便将木赞的计划和打算猜测的七七八八。这一次,木赞不仅将太罗国内隐藏了数百年的反叛者一网打尽,更是趁机将自己擒拿,鬼丘国在想侵吞太罗国的话必然会投鼠忌器,日后,太罗国拥有问鼎之力的消息传遍整个大陆,就再也没有修真国敢挑战千叶宫的权威了,没想到,自己的一次失败,竟然成就了木赞的英明,凫旻颓然丧气,从今以后,自己恐怕再也翻不了身了!

  看着表情变幻的凫旻,木赞冷笑,“一切都结束了!九少主随我回千叶宫商量一下这次太罗国受损赔偿问题的事宜吧!”

  就这样,凫旻这场谋划百年,数月的周密布置的入侵大计,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宣告失败,而且败得极惨。

  鬼丘国花费近千年安插在太罗国的棋子和内线,被连根拔起,损失掉了近百名鬼丘国修仙子弟以及索命骷髅和驭灵天尊两位魔将,更糟糕的是凫鳌的第九个儿子凫旻,被木赞生擒活捉。

  几天后,消息传回鬼丘谷,鬼丘国举国震动!

  凫鳌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从闭关中走出,亲自向千叶宫发出停战议和的请求,并派出使者前来说辞,凫鳌自然十分愤怒,凫旻贪功冒进,事先发动入侵时,并未禀告自己,如今自己身陷太罗国不说,还连累鬼丘国!真想不管了之,省的受太罗国拿捏,但是,凫鳌虽然儿子多,但真要撇了凫旻不管,恐怕会影响士气,也不落忍。所以,千叶宫提出的许多不公平条约,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包括割让鬼丘国边境幽端区的仙玉矿脉,晟黛区的仙灵之海,以及妖灵山脉,当凫鳌在议和卷宗上签字的时候,忍不住的肉痛,那可是近一千万里的疆域啊,其内,仙玉矿脉数不胜数,天材地宝更是多如牛毛!

  另外,九子凫旻要在太罗国作三百年的人质!

  凫鳌虽然不满,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三百年对于修仙者来说,说短也短,有了三百年做人质的经历,或许对凫旻是好事,最后凫鳌也不得不接受,但条件是,鬼丘国可以自由派遣使者探望,并且可以携带修炼资源给凫旻,太罗国不得阻拦和干预凫旻的修炼。并且保障其安全!

  太罗国下了保证,答应了要求,并且木赞还册封了凫旻为天字门长老,虽然是个空头衔,但木赞还是煞有介事的为其举办了册封仪式。并将整份的议和内容发布神诏,联合鬼丘国将卷宗昭告整片修仙大陆。

  鬼丘国吃了个大亏,隐忍下来,周边修真国碍于太罗国的问鼎传闻,也安分下来,太罗国携此大胜之机,对国内的修仙门派整顿清洗,不久之后也平静下来。这片修仙大陆似乎进入了一个和平稳定的时代。

  不久后,木赞宣布闭关,由木和代宫主位,典紹为暗宗宗主。

  虽然对外是这样宣称,但实际上,木赞已经完全变为鬼魅,长留龙魂刃中,问鼎之力的使用会消耗掉大量的仙元,不能轻易使用,被封存在密室中,木和一有闲暇就到密室中陪伴龙魂刃中的木赞。

  “师兄还好吧。”木和将一盏冒着热气的茶推向对面刀架上层层封印的龙魂刃,自己则端起另外一个茶杯,细细品着。“尝尝着仙露泡的茶。”

  一股茶气飘起,被龙魂刃吸收,“还不错,品后令人心旷神怡啊!”刃中响起木赞爽朗的大笑。“宫中事宜处理的差不多了吧,不然也不会有空闲找我来品茶呀。”

  木和一笑,“师兄还真是乐天知命,被困在刀里,也不忘打趣我。”他表情一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出龙魂刃,真是苦了师兄了!”

  木赞的笑声回荡,“怕我苦,就多带我出去走走,龙魂刃有我的魂魅加持,再加上我设置的封印,应该不会泄露问鼎之力了,待时间久了,我就能完全掌握这龙魂刃了!”

  “好。日后我随身带着龙魂刃。”

  “嗯,这才像话嘛,呵呵。”龙魂刃再次吸了一口茶气。“那凫旻怎么样了?不能因为是人质就慢待了他,传出去,落人话柄可不好。”

  “凫旻现在住在天字门的天驼山庄里,我派了人跟着他,倒也不曾约束,只要不是要紧的地方,他都可以随便出入,定期有鬼丘国的使者来探望,我们也不曾干预,现在他过得比我还逍遥自在呢。”

  “哈哈哈....这就好,要他做三百年的人质,也足够我们休养生息了。不过....那个叫蝎子尾的内奸找到了吗?宫里一直有个魔将级的内奸,恐生事端!”

  听到木赞问道此事,木和不由得老脸一红,“说到这蝎子尾,我还真是惭愧,竟然寻不到他的蛛丝马迹,想来是个厉害角色.....不过,我会努力将他揪出来!”

  龙魂刃里的木赞沉吟片刻,“那蝎子尾倒也不妨事,一直隐匿不出,说明此人虽然隐匿之术厉害,修为却一般,如今他的主子在我们手中,量他也不敢轻举妄动,或许已经通过某些渠道隐藏起来保护凫旻了,只要不动凫旻,相信蝎子尾不会盲目的出来惹乱子!”

  木和点点头,“师兄说的对,不过我还是会派出暗卫排查,就算抓不住他,也能让他心里不安,说不定,忍受不了,就此撤离。”

  “嗯。”

  其实木赞猜测的不错,在鬼丘国得知凫旻被擒之后,就给蝎子尾发布了一条命令,潜伏下来,保护好九少主的安危,只有这一个任务,只要凫旻安全,她就不得有任何动作!

  值得一提的是,被木赞册封为天字门长老的凫旻,将真灵邪子剑作为朝贡品敬献给了千叶宫,这让木赞对凫旻的看法稍有些改变,觉得这小子还挺识时务的,他原本还想着另外琢磨个法子,将那宝剑据为己有,没想到他到送给了自己。

  但是木赞所施展的寄魂大法因为他抵抗入侵耗力太多的缘故,已经提前了不少时间开始发动,肉身枯萎了,最后变为鬼魅藏于龙魂刃中,因此也用不得此剑了,木和有自己的本命神兵,青蛇尾。也用不惯此剑,加上真灵邪子剑上的怨灵之气太重,所以,被封存在了神兵阁用来淡化剑身上的怨气,用木赞的话说,既然暂时没人使得动此剑,那就让它等待有缘人吧。

  太罗国的一场危机就这样结束了。在外人看来,千叶宫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就解决了这样凡人一场内忧外患的修仙大战,堪称奇迹。但只有木和,以及一些高层长老知道,为了这场战争,千叶宫付出了什么。

  但这一切仿佛与左护没有半点儿的关系,大战开始时,他还在闭关修炼,冲击凝气期二层的瓶颈,由于修为低,所以这样的战争,左护还没有资格参加,甚至也没有资格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帮不上忙,这也许是修为低的好处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