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21 垂死挣扎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4658  |  更新时间:2018-03-25 16:25:06 全文阅读

城头上看着这一切的木赞,微笑着摇摇头,“反应倒快,可惜已经晚了。”

  似乎在印证木赞的说辞,逃逸中的凫旻突然感觉周围的环境在迅速的变化着,这不是因为飞行造成景象扭曲,而是突然间从一个空间置身于另一个空间,这是一个橙红绿三色组成的混沌空间。原本四散逃离的一众修仙者,茫然的漂浮在这个三色空间里,并下意识重新聚拢在一起。这是人的本能,当危险和未知来临的时候,总会觉得,大家靠在一起,会安全一些。

  “幻阵吗?”

  八瞳仙老眉头紧锁,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大意了,真没想到木赞对于阵法的造诣到了这个程度,居然是阵中植阵,外面是防御法阵,里面确是这个类似陷阱的幻阵,更高明的是,这个阵法的发动居然延迟了五到七个呼吸,他也不是没想过,会有阵中阵存在,所以一开始凫旻下令冲杀时,他犹豫了片刻,并仔细用神识探查了这一片区域,没有发现有阵法的波动,这才跟着冲上来,谁知道,正是因为这五到七个呼吸的延迟发动,让他没有发现此幻阵。

  他冷哼一声,“想那木赞也没什么大本事,单凭幻阵能把我等怎样?!待我来破开此局!”说罢,张口喷出一团精血,单指虚空一抹,笔走龙蛇,凭空画出一联血符,血符一出,像是开启一道封闭的大门,玄光自他天灵三尺之处乍现,一颗金色的眼瞳,带着白色的雷弧隆隆作响。

  雷神之瞳!

  此瞳一出,众人为之侧目,其中秋鉴最为震撼,他的左手,是凫旻赏赐的一只雷妖之爪,对于雷,他再熟悉不过,自己的雷爪雷力与这颗眼瞳之雷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秋鉴却不知,八瞳仙老开辟五行之眼后,曾将一片雷域炼化,经过千年的温养,形成雷神之瞳,如果不是此时有性命危险,八瞳老儿也不敢轻易开启这颗眼瞳,雷力最为暴虐难控,稍有不慎就会击灭施术者。雷神之瞳中的雷虽然厉害,却没有形成雷灵,一旦失控,后果难料!

  但是,此时的八瞳仙老顾不得许多了,直觉告诉他,这个大阵不简单!

  “开眼!”

  八瞳仙老暴喝一声,那颗大眼球顿时笼罩在一片雷海中,将老头的身影也淹没其中,众人纷纷避退三舍。雷鸣之声充斥四合!

  “木赞老儿!待我出去,劈烂你的脑袋!”

  暴虐的气息,形成一道雷剑。

  咔!!

  雷剑向着三色的天空劈了出去!

  .........

  声势浩大的一道雷电,就算是千丈巨石也会粉身碎骨,千里之阔的山峰也会因此颤三颤!

  为了不让雷力失控,雷神之瞳恢复了平静,可是八瞳仙老的脸色霎时难看。

  三色的空间仿佛无边无尽,雷神之瞳刚才劈出的那一道雷,就像泥牛入海一般,连一道回音都没传回来!

  “这怎么可能?如此强的攻击术一点作用都不起!”凫旻脸色苍白,黑色的皮肤都无法掩盖那个苍白,事情的转变太快了,前一刻,他还在憧憬胜利的未来,后一刻就要败得一塌糊涂了,落入这个死局,连八瞳仙老都束手无策,对于从小养尊处优的凫旻来说,这个打击是致命的。

  八瞳仙老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凫旻,“落得如今这个地步,九少爷恐怕要负全责!”

  凫旻脸色一沉,“仙老这话什么意思?如今我们是一条绳儿上的蚂蚱了,就不要再说这些没用的了!”

  “哼!说什么大阵的阵眼都已摸透,如今却落入圈套,不是你的责任是谁的!”八瞳仙老脾气暴,说到生气处竟向着凫旻踏出一步,现在的他雷神之瞳还没解除,雷威尚在,骇的凫旻连连后退,一直守护的两个魔将身影一闪,挡在前面,“八瞳老儿,你想造反吗?!”

  老头哈的一声蔑笑,“造反?老夫从来没说过要归顺鬼丘国,只是顺便帮你个忙而已,如今事不可为了,惹得这些麻烦上身,老夫杀你出出气,算什么造反?!”

  这一战,左右都是赢不了了,凫旻所承诺的赏赐估计也会成为泡影,此时杀了这厮以解心头怒气,日后逃亡第三修仙国,也落得个逍遥自在,想到此,八瞳仙老杀机陡升。面对两个魔将拦路,兜手一支,两股婴儿手臂粗细的雷光冲向二人,面对此雷,狼兽魔将不敢轻心对待,上手就施展最强术法,其中一人,双手交.合,自双臂间幻生出一圈圈的白色骨链,密密麻麻的骨链穿行天地,织成一张链网;另一人,展开手心,其上有符文密布,几乎与伙伴的骨链形成的同时,手心里喷薄出一团团黑泥,黑泥蠕动,脱落,露出一只全身鳞甲的怪物,煞气滔天。来不及看清怪物的具体模样,雷霆落了下来。

  咔嚓!

  银芒伴随巨响,骨链吸引雷电传导入虚空,其上椭圆型的骨环承受不住雷力爆成飞沫,但很快就有新的出现,来填补空缺。一旁的怪物怪吼一声,不退反进,竟挥起一拳击向雷霆。“砰!”的一声巨响,将雷霆打散,代价仅仅是退后一丈。

  两位狼兽魔将硬扛下了这样的攻击,引得众人惊呼。

  雷霆消散,骨链还在,露出了怪物的面目,脸上一圈黑色的毛,像是一只猿猴,眼球是金色的,全身披覆蟒蛇般的鳞甲,黑黄相间,肌肉高高鼓起,显示出暴虐的力量,身材不高,一人大小,左臂一层焦黑,鳞片脱掉了一地,但肉眼可见的,受伤的皮肤正在恢复,鳞片开始重新形成。此时正冷漠的注视着八瞳仙老。

  仙老眼睛一亮,“果然有些门道!”目光在那只猿猴身上游走,“蟒魂金刚!大蛇妖和猿魔的后代,全身鳞甲坚不可摧,力大无穷!”他啧啧称奇,“真没想到,你居然能收伏此獠!当真不简单。

  唤使蟒魂金刚的魔将,与这蟒魂金刚本命相修,这也正是能够收服这金刚的原因,本命相修虽然避免了妖兽反噬主人,但也有弊端,妖兽一旦受伤,主人也会受伤,此时他正暗自叫苦,蟒魂金刚虽然硬接下了雷力,但也受了内伤,虽然金刚身体表面强大,五脏却脆弱,连累自己也受了内伤。在这样险象环生的环境中,受伤可不是好事。

  正要出言斥责,旁边有人大喊大叫。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失踪呢!”

  八瞳仙老脸色阴沉的似要滴出水来,自己所仰仗的雷神之瞳三番五次没有建功,这让他很没面子,加上身处这不知名大阵中,心情别提有多烦躁。

  “何事喧哗!”

  看到仙老面色不善的看过来,一个小门派的长老,心中一凌,慌忙解释,“仙老莫怪,是本门的数个弟子无故失踪了,恐怕此阵有古怪!”

  失踪了?

  八瞳老儿慌忙环视四周,的确发现少了不少的人,就连凫旻也是面色大变,“我从鬼丘谷带出来的几个护卫也失踪了不少,一定是木赞!趁刚才之乱使了什么手段!”

  魔琴老母一脸警惕之相的看着四周,刚才的那场窝里反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了,都没有发现大阵中有什么异常,如今回过神来一清算,失踪了数百名随行的修仙者!

  这太不合乎常理,一般的幻阵只能起到囚困的作用,就算发动攻击,也是由阵法控制,杀死阵中之人,如果是这样就会会留下踪迹,像方才那般不声不响的将人掠了去,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人能自由出入大阵!但这样做相当困难,且风险极高,施术者一般不可能冒险入阵,稍有不慎就会死在自己设的大阵里。

  正心中反复思量推敲的魔琴老母稍微一走神,突然感觉背脊胸腹间一痛,一瞬间,便感觉力量开始流逝。她艰难的低头,看到一把长剑自腹部捅穿而过!这一剑刺穿了她的丹田命门所在,修为根基之处!又快又狠!

  自己被暗算了!

  来不及痛呼,魔琴老母奋力一挣,逃出长剑的穿刺,鲜血染红了她黑色的披风。

  多少年了,她没有感受过受伤的滋味,如今却被不知名的宵小暗算,心中又惊又怒,不待她转过身来,一只穿戴黑色鳄鱼皮甲的手臂勒住了脖颈,背后又是一痛,这一剑刺穿了心脏,意识渐渐模糊了,喉咙被扼住,发不出丝毫声音,但庆幸的是,有人发现自己遇袭,并看了过来,那人大声呼喊,可是魔琴老母确是听不清他在喊什么。然后,八瞳仙老也发现了自己的遭遇,但他并没有过来救自己,而是冲自己发出一束巨大的雷霆!

  这个老家伙果然狠辣决绝,想把自己和袭击者一同劈死!

  临死之时,她领悟到了八瞳仙老的想法。

  轰的一声响,魔琴老母带着不甘和恨意被雷电击成飞灰,袭击者在被发现后立即遁走的无影无踪,只留下近乎癫狂的八瞳仙老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挥舞着雷电!

  小老头快要崩溃了,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杀人,却无能为力,他骄傲的自尊心受到极大地挑战,就在方才,他看到魔琴老母背后的三色虚空中凭空出现一只手臂,勒住老母的脖子,将她杀死,动作迅速,没有丝毫的花哨,可惜那婆子,修为如此高,最后却死在如此平凡的一剑之下。反正婆子不死也废了,自己干脆劈出一击打算将来不及逃走的袭击者留在这里,不料,依然未能建功,还引得众人惊惧的瞧着自己。他所在的区域竟然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看什么看!再看老夫将你们提前送去投胎!”

  凫旻面色更苍白了,局势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面对癫狂的八瞳仙老,他想死的心都有,虽然自己周围被秋鉴,两大魔将,木和,以及秋贤那几千鬼魂保护的密不透风,但他依然感觉不到安全,如今不但要防备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杀人的对手,还要小心不能惹怒了发疯的八瞳老儿!

  突然间,感觉有个地方不对劲!

  他环视了一眼自己的周身,魔将发动了防御法术,严密注视着一切,秋鉴暴露出自己的雷妖之爪守护一旁,秋贤操控着数千鬼兵寻找着敌人踪迹和出路,几名护卫也各显神通保护在外,木和手持“青蛇尾”之剑,默默的呆在自己不远处。

  木和!

  对!就是木和!!

  他终于想到了那个让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木和是木赞的师弟,虽然叛出了千叶宫,但仍然不可信,若是自己战胜了木赞还好说,可是如今自己大败,而且是危机重重,木和还呆在自己身边,顿时令他毛骨悚然!

  就仿佛睡醒之时突然发现自己床上盘踞一条毒蛇,吓出一身冷汗。

  “护驾!!”

  凫旻的一声惊呼令四周护卫措手不及,分不清敌我的魔将手忙脚乱的摆开阵势,暗道九少主莫非吓傻了不成,这一惊一乍的谁能受得了!只能是凫旻逃到哪,他们护到哪。

  很快,众人便弄清了少主惊呼的缘由,因为凫旻正一脸警惕的看着远处被孤立的木和。木和显得很无辜。

  “少主,这是何意?”

  凫旻如今也冷静了下来,沉声喝问,“木和,本王如今落得如此境地,想必你也有份参与谋划吧!”

  雷电中的八瞳仙老似乎也回过味来,盯着木和,眼露杀机,为了不被偷袭,他只能沐浴雷电,做出最完美的防御,如今仿若暴怒雷神。

  “休要跟他啰嗦!不管是敌是友,现在只能宁错杀,不留情!”

  说罢,数道闪电狂吼而至,木和青蛇尾之剑一挥,一股风刃形成的龙卷冲向雷霆,自己借势暴退,风刃将雷电的走向搅乱,极少数的电弧击向木和也已是强弩之末,大剑一扫间,轻松抵挡。

  凫旻想要杀死木和轻而易举,只需将木和魂血捏碎即可。

  可是他却犹豫了,如果木和与千叶宫还有联系的话,由自己杀死木和恐怕会激怒木赞。倒不如看八瞳老儿与他斗个两败俱伤的好。冷眼观瞧,却看到现在的木和被狂风包裹立于半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中一凛。

  “九少主为何不捏碎我的魂血?”木和眼中闪过精芒,“少主果然是个聪明人啊,懂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错!”

  凫旻面色一沉,“你果然是诈降!故意引我入这个阵中之阵!”

  木和哈哈一笑,“不错!凫旻,你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束手就擒,免遭苦难!”

  听闻此话,凫旻嗤之以鼻,“束手就擒?!现在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就不信你与木赞有本事接下我们的拼死反击!”

  木和点点头,“不错,如今的你们算是拧成一股绳了,再想偷袭也难上加难,想要杀死你等颇费手脚,可是......你们输定了,这个阵法,谁都破不了!”

  八瞳老儿哈哈一声狂笑,“老夫豁出去这颗雷神之瞳不要,看看能不能破此阵!”

  木和平静的看着八瞳老儿。“这是天仙香囊阵!”

  “不可能!天仙香囊阵,只有问鼎之力才能施展的高阶困术幻阵!木赞怎么可能会!”

  天仙香囊阵,三重天修仙大陆上流传下来的高阶仙法,须有问鼎之力方可成阵,聚阵魂。此阵不同于普通的阵法,没有阵界,没有固定的阵心,大阵随目标移动而移动,随目标停留而停留,阵眼不容易被找到,除非是施术者自行解阵,不然,被锁定的目标将会永远迷失在阵中。此阵就像香囊一样如影随形,所以阵名叫“天仙香囊。”

  听到此阵的名字,八瞳老儿信了一半,吃惊的下巴都要掉了!如果是这样,此阵真的是天仙香囊阵,说明千叶宫里有了问鼎高手,莫非,叶重没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